【悬疑小说】偷胎换骨

拾荒老人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到底怎么办?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做个活死人?小敏!你帮帮我,我求你了好不好?”

“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样才能帮到你呢?”

“你只要把那把梳子扔到火里烧掉就可以了!来不及了……快……!”

“什么梳子呀?我根本就不知道!”

那个叫小敏的女孩惊慌失措的从睡梦中醒来,浑身上下都潮乎乎的,自己从来没有多梦盗汗的这个毛病,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呢?肯定是这两天“好朋友”来找我了,所以才会这样。她相信这只是例假前的征兆,所以也并不在意。

借着外面的皎洁月光,小敏把身子探到床边,朝着前方下铺望去。吴小萌好好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她轻轻的“切”了一声,埋怨自己肯定是鬼故事看多了才会整天做这种奇怪的梦。

吴小萌和张阿敏都是A大的学生,他们是在2011年才进到这所处在一个郊区的学校。来一天的时候,吴小萌一进宿舍的门就听到小敏在埋怨的说“像这种学校啊……只要有钱谁都可以上……那怕是80岁的老婆婆也不例外哩!更可恨的是校园里还不知道有个那朝那代的太后墓!真是晦气!”吴小萌一看张阿敏就是那种心直口快的人,就搭腔说:“是啊!要是真有80岁老婆婆进来,那咱们学校就真成养老院了!小心太后晚上起来看你哦!”

就在这时,一个看着很老已经瞧不出年岁的老婆婆出现在了宿舍门口,躬着腰,身上背个破麻袋,手里拿个用硬铁丝做成的简易耙子,看来是个捡破烂的。张小敏轻轻嘀咕道“楼管怎么回事!这种人也让进来!”然后往门口看了一眼一下躺倒在床上玩手机没再说话了。

那老婆婆抬起头,把吴小萌吓了一跳。那张黑黄色的脸上皱纹又深又多,猛一看倒像是一块树皮,感觉整张脸皮都拧巴到了一起。而就在这样一张脸上却有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让人看着变扭不已,显得很不协调。

老婆婆用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盯着吴小萌,说:“你们宿舍有矿泉水瓶没?”

这一眼使吴小萌浑身打了个冷颤,这双眼睛就好像是把自己完全看透了一般,这一眼更像是来自己另一个世界的打量,就像恶狼正在打量着面前的孩童。

其实这老婆婆也是明知道故问,因为是刚刚开学。也不知道上学期是什么人在这里住,宿舍里乱七八糟,还没来得急打扫。正好桌上就放两个空饮料瓶,在桌兜和阳台还有一些。吴小萌看了高兴的说:“婆婆!你等一下呀!我找找给你!”

于是,他找了个大塑料袋子把整个房间都寻了一遍,连床底下也没有放过。总共有二十多个呢!把一个塑料袋塞的满满的。走到门口递给眼前这位老婆婆。吴小萌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在老家的奶奶也很大年纪了,她看到眼前这位婆婆一下就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奶奶,而这位婆婆这么大年纪还要出来讨生活,真不容易。

老婆婆收了吴小萌递上来的东西也不说声谢谢,只留下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她说“别乱说话!会死人的!”

吴小萌站在原地怎么也想不清楚老婆婆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她回头去看张阿敏发现她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只好又转过身来整理衣柜。伸手关门的时候,一眼瞥见门口掉着一把梳子。

吴小萌弯腰把梳子捡起来,探身到外面朝着两边楼道看去。她肯定这把梳子一定是老婆婆不小心掉下的。而此时,楼道里却空空如也,鬼影也看不到一个。

“算了!还是以后碰到了再还给她吧!”

吴小萌心里这样盘算着,这时她才认认真真的开使打理这柄奇怪的梳子。它不是现代塑料做的,也不是木头,更不会是铁的。总之,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手感。

这时,张阿敏从床上跳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跑到吴小萌身边奇怪的说:“咦?这是什么呀?”抢过去一看,才恍然大惚的调笑道:“呀!你妈可真细心,还给你带梳子呢?来让我试试!”

吴小萌大叫着说:“你小心点!别给人家弄坏了,还得还人家呢!”

张阿敏听了,更是哈哈大笑,又一幅不怀好意的挑着眉说:“跟你在一块这么久,还没见你这么娇羞过……人家……人家……人家是谁呀?是不是你的情哥哥送的?嗯?”

“什么呀?你再胡说八道我不轻饶你啊?”

“我哪有胡说八道,明明是让我说中心事了嘛!还不承认?”说完握着那柄梳子开始梳理自己的长头发。嘴里盯着吴小萌嘿嘿坏笑着说:“来!让姐姐我试试情哥哥舒不舒服啊……哈哈哈……”

吴小萌轻轻的嘀咕道:“成天疯疯癫癫的……我不理你了!”,之后便自顾自的转过身去整理衣柜了。

不知什么时候,吴小萌突然感觉宿舍里面特别的安静。就喊道:“小敏?怎么不说话了?”

小敏没有应。

吴小萌又说:“怎么了呀?生气了啊?”

可是张阿敏还是没有回答。

吴小萌回过头去看小敏,只见她正斜着脑袋还在梳着头发。脸朝着阳台,好像在看着什么景物。

吴小萌也看了一眼外面,除了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什么也没有。她笑笑走过去,推了张阿敏一下,说:“怎么?还真生气了呀!我们的大美人儿别生气了呀!”说着还给张阿敏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张阿敏突然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全身打了个激灵。当时吴小萌正抱着她,她当然能感觉得到。

“怎么了?小敏!”吴小萌急切的问道。

张阿敏看了吴小萌一眼,定了定神说:“哦!没事……我想睡觉!”

“你不是刚睡过吗?”吴小萌在张阿敏一掠而过的眼神里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没有啦!刚刚我是骗那个老婆婆的……没想到你也这么好骗!”张阿敏撇撇嘴说道。

“嘿……你个鬼精灵……看晚上那个老婆婆来抓你!”吴小萌开玩笑的说。她站起来想再把宿舍打扫一下,这样子怎么能住人呢?但她刚站起来,就听张阿敏在后面喊:“小萌…我有件事想求你…你要答应我!”

吴小萌回过头去,突然饶有兴趣的看着张阿敏说:“爱妃!什么事啊?看朕能办到办不到?”

“你肯定能办到的!”张小敏突然像是病了一样怏怏的爬在床上可怜楚楚的望着吴小萌说。

“什么事?你说吧?”吴小萌痛快的说话。

“哦……这……这把梳子能不能送我呀?我好喜欢!”张阿敏断断续续的说道,像个时日不多的病人一样。

“这……这个是我刚刚捡那个婆婆的……完了得还给人家的!”说到那把梳子吴小萌倒有点吞吞吐吐了。他在心里盘算着,婆婆身上那么脏,张阿敏肯定不会留她的东西。

“没关系的……你就把她送给我吧!好不好?”张阿敏苦苦哀求着吴小萌。

“嗯!那好吧……”吴小萌看着张阿敏那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很难为的答应了。

那个老婆婆自从上次见过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吴小萌还一直担心她会来向她要那把梳子呢!吴小萌心中暗暗好笑,一把破梳子谁用记得,肯定是那婆婆不知道在那里捡到的。一不小心就掉在了自己宿舍门口,又让自己捡到。那婆婆一定还不知道自己掉了东西呢!

可是,就在开学后十五天的夜里,一个诡异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那时宿舍刚刚熄灯,刚开始吴小萌并没有理,依旧躺在床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听歌。但全宿舍人好像都已经睡着,并没有一个人下床去开门。

一会后,吴小萌再小忍不住只好冒着寒冷起身。宿舍里安安静静,连室友们的呼吸声好像都停止了一样。可能是这种诡异的环境引起了她的警觉,不由自己主的她也摒住呼听,只听到心脏在扑扑跳个不这。

吴小萌睡在下铺,在这种天气里肯定是谁也不想起床,宿舍里经常玩这种把戏,谁忍不住谁遭殃。

吴小门站在宿舍中央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楼道里也静的出奇,听不到一点声音。就在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时。

“砰砰砰……”敲门声又适合的响了三下,吴小萌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出现在眼前的人让她吓了一跳。

门外站的正是那天出现在宿舍门口捡破烂的老婆婆,她还是躬着背,肩上扛个脏兮兮的麻袋,右手握着一把简易的耙子。她双眼直直的盯着吴小萌,冷冷的问:“你见过那把梳子吗?”

此时,一股寒意从吴小萌脚底升起,双腿不停打颤,战战兢兢的说:“没……没有……我没有……”

这里,吴小萌撒了一个慌,她太害怕,想尽快打发这个老婆婆走。二者,现在梳子也没在自己手里,等从张阿敏那里拿回来之后再还给老婆婆也好。

那老婆婆好像并不信她的话,盯着吴小萌的脸看了一阵子,又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这才把目光移开,头一歪问道:“真的没有?”

“真……真没看见!”

老婆婆总算是走了,吴小萌把门迅速关上,告上去捂着胸口。现在她的心脏狂跳不止,全身寒毛倒竖,头皮发麻,额头上冒着冷汗。但是她还是再次忍不住拉开门再看一遍。因为她不相信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她不愿相信这些是真的。

可是,当她再拉开门时,只有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楼道里什么也没有,黑漆漆的一片……那有什么老婆婆……

“我觉得我们还是把梳子还给婆婆吧?”吴小萌小心翼翼的张敏说道。

“不可能……你都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再说了,那上面又没写名字就是那个死老太婆的!”坐在吴小萌对面的张阿敏斩钉截铁的说。

现在的张阿敏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张阿敏,她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跟从前的那个张阿敏好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她浑身上下一幅小太妹打扮,鼻子上还带了一环儿。俨然就是“古惑仔”里的一大姐头。她坐在吴小萌对面,手里夹着支烟,不屑的看着吴小萌。

“小敏……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怎么样了?”张阿敏厉声反问道。

“那……那……”吴小萌欲言又止。她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再不知道该怎么说罢了。一向干净大方的张阿敏为什么突然对这么一把破梳子情有独钟,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没事了吧!吴小萌!”张阿敏叫着吴小萌的名字说道。

吴小萌坐在床上并没有吭声,直到听到张阿敏离开了之后才又台起头,看着已经紧紧关上的房门发呆。

也许每个人都会变的,自己会,张阿敏也会,所有人都会变的。吴小萌在心理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安慰自己。

这天夜里,吴小萌还是像往常一样早早的便上床睡觉。半夜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孩的哭声,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却越来越清晰,好像就在自己耳边一样。

吴小萌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小心翼翼的聆听着。很快她便确定那个声音是来自自己上铺的张阿敏。她把手机按亮,看到时间刚刚过12点钟。

吴小萌把握着手机的手伸上去,轻声的喊“小敏…小敏…你怎么了?”,可是那个声音却嘎然而止再也听不到了,即使吴小萌把两只耳朵竖起来也再没有听到一丝的声响。

吴好萌好奇,就站起来。她看到张阿敏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睡的很熟,并不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幻觉……”吴小萌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只好重新躺到床上,可是她再也睡不着了。“不可能是我听错呀?怎么可能?”吴小萌闭着眼睛但是脑子里却越来越清醒。

直到凌晨两点钟左右,吴小萌才又开始迷糊了起来来。

可是那个哭声却再次传进了吴小萌的耳朵里,异常的清晰,就像是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又让人无比的害怕。

这次吴小萌并没有急于起身,反而是躺在床上一动都没敢动,连呼吸都刻意摒住。静静的听着……她要这个哭声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

在一会儿后,吴小萌悄悄的好床,她已经确定这个声音就是从张阿敏的床上传来的。她慢慢的靠近张阿敏的床位,然后把手机屏幕朝着张阿敏,她想借着那点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吴小萌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她轻轻的踮起脚尖,大拇指一使劲力。手机屏幕适时的亮了起来。

“啊……”吴小萌尖叫一声,脚下一滑便摔了下去。

“怎么了?”对面的黄丽在黑暗里喊了一声,她已经听轻是吴小萌的声音。见没有回答,他急忙跳下床,喊着“小萌……小萌……怎么了?”,但是还是没有听到吴小萌的回答。

很快宿舍里的人都被吵醒了过来,下铺的几个女孩很快都起来,把手机都按亮。只见吴小萌躺在桌子底下,早已不醒人世,额头上还流了血……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303宿舍顿时乱成了一片,女孩们七手把脚八吴小萌抬下了楼。别的宿舍有人听到响动后,有人还跑出来看热闹。

之后,吴小萌在学校的医务室里住了一夜,医生说她额头的伤并无大碍,只是皮外伤而已。所以,她第二天还是照常上课,吃饭。只不过对于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闭口不谈。

晚自习下课后,吴小萌一个人正低着头往宿舍走的路上,她的伤还有点隐隐作痛。她一边伸手轻轻揉捏着又疼又痒的额头,只感觉迎面走来了人,她慌忙闪身要避让却已来不及,和那人不偏不倚撞了个满怀。正当吴小萌准备道歉的时候,一抬头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捡破烂的老婆婆。她还是那样躬着背,她用她特有的眼光盯着倒在地上的吴小萌。

吴小萌很奇怪,怎么她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呢?

老婆婆突然冲着吴小萌一笑,露出了已经残缺不齐的黄色牙齿,然后便若无其事的走了。

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昏黄的路灯亮着……

一股风适时的吹了过来,吴小萌不禁打了个颤,她坐在地上,望着那个离开的背影,一种无名的恐惧从吴小萌心间升起,她站起来快速的跑回了宿舍。

当她刚踏进宿舍门时,黄丽便好奇的问:“小萌……你怎么了?”

“还说没事!脸色那么难看的!”当时,黄丽刚刚洗过脸做面膜,正拿着一面镜在臭美。说:“不信你自己看看!”说着便把镜着给吴小萌递了过来。

吴小萌看着里面的自己,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丝,简直就像电影里的女鬼一样。

“怎么会这样?”吴小萌轻轻的说,她隐约感觉要出事。

“信了吧!”黄丽把镜子又拿了回去,得意洋洋的道。

“阿敏……阿敏……张阿敏呢?”吴小萌突然冲着黄丽喊道。

“阿敏……?”黄丽疑惑的看着吴小萌,“阿敏……不是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吗?我没有见到她啊?”

“什么?”吴小萌大吃一惊,难道……那昨天晚上……,她简直不敢再想像。

当昨天晚上吴小萌摁亮手机后,突然看到一张恐怖的脸。那张脸正是那个老婆婆的,她死死的盯着吴小萌,突然那张脸开始变开型扭曲。嘴巴也慢慢的张开,眼珠从眼框里被挤了出来,恰好掉到了吴小萌的手腕边……吴小萌不敢再想像下去,那一切简直太可怕了。她好像又重新回到了昨天晚上那个恐怖之夜。

吴小萌赶紧跑了出去,她在楼道里大喊大叫“阿敏……张阿敏……你给你快出来……”,就是这样,吴小萌却没有听到一声回应。

每多同学都从宿舍里跑出来看着吴小萌的疯狂举动,她们多半以为吴小萌已经疯了。

吴小萌又跑到了校园里面去寻找张阿敏,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直觉,直觉告诉她,张阿敏今天要出事。她在整个校里张阿敏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可是并没有她的身影。眼看着宿舍楼就要关门。吴小萌只好又乖乖的回到了宿舍。

“对了……梳子……”吴小萌突然想到,也许这一切都是那把可恶的梳子倒的鬼。我必须得把那古怪的梳子找到。但愿张阿敏没有把梳子带在身上。可是,吴小萌把张阿敏的床铺翻了个遍都没找到。她又想到了她的柜子,可是柜子上却上着一把锁。吴小萌思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声砖头三两下便把那把锁簧砸的掉了出来。锁是开了,但是她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这夜,吴小萌躺在床上一夜未眠。一方面担心着张阿敏,另一方面,她太害怕那个恐怖的哭声再次出现,还有那个老婆婆的那张脸。这些都在她心里挥之不去。

也不知道是几点,睡在对面的黄丽突然好像醒了过来。她使劲的翻了个身,嘀嘀咕咕的一个人不知道说些什么。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第二天,吴小萌刚刚出得宿舍门。便看到张阿敏摇摇晃晃好像喝醉了一样回来了,手里还像拿个什么东西正在摆弄她的头发。

吴小萌连忙迎了上去,当走近时才发现。张阿敏浑浑沉沉好像并不认识自己一样,看到自己过来,也没说话,直直的朝着宿舍门走去。

吴小萌一把把她拉住,喊“小敏……阿敏……”,但是张阿敏好像并没有听到有人在喊她,只是被吴小萌拉的站住了,浑身还是摇摇晃晃的。

吴小萌这时才意识到张阿敏的不对劲,发现她两眼呆滞无光,浑身无力,随便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的样子。而手里摆弄的正是之前从老婆婆那里捡到的梳子,张阿敏捏着一小撮头发不停的梳着。

吴小萌伸手想把梳子从她手里夺过来,可就在这时,张阿敏突然变的力大无比,伸手便把吴小萌推倒在地,风也似的逃进了宿舍楼。当吴小萌追进去之后,就再也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而此时马上就要上课。她只得求着让楼管找一找张阿敏,自己先去上课。

中午放学之后,吴小萌快速的回到宿舍。当她推开宿舍门的时候,一眼便看见张阿敏正睡在自己她的床上,身上什么也没有盖,在这样的天气里也不知道冷似的。

吴小萌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刚俯下身子想看看张阿敏是不是病了。手刚伸出去,张阿敏的眼睛便睛开了。

“你找我啊?”张阿敏开口问道。

“你不是张阿敏?”这个声音却好像并不是张阿敏的,尽管两个声音很像。吴小萌小心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嘿嘿嘿……”眼前的这个张阿敏发出了一阵狡黠的笑声,淡淡的说道:“对!我不是张阿敏!”

“那你到底是谁?真的张阿敏呢?”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说着那人再次向吴小萌露出了一个笑脸,但这个笑却是吴小萌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的。

“你是……你是那个……老婆婆!……怎么会这样?”

“你不是要的真的张阿敏吗?”那人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阳台。指着远处的一个人影说:“她在那里!”

吴小萌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有个肩上扛着麻袋,右手握着一个简易耙子的老婆婆正在垃圾堆里捡东西………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望君自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将酒葫芦里的酒缓缓倒入酒盏,房间内灯火通明映得白色瓷酒盏中那泛着清香的酒液愈加绯红夺目。 我端起那白色酒盏,瞧着...
    采顷阅读 28评论 0 0
  • tornado的favicon.ico要放入/static文件夹下然后在网站的每一个页面的head标签内加入一下代码
    开子的私家地阅读 4,085评论 0 0
  • 晚餐点了从来不会考虑的糕点,在空旷的食堂呆坐了好久,才发现自己病了。 当我开始对症下药、想要剥茧抽丝般考虑那塞涌在...
    米米米米米酒阅读 19评论 0 0
  • 好久没写小说了,从当初创业时被“请”出编剧团队开始,我好像就对故事创作失去了信心。以后对谁都说,我就是个编辑,不是...
    特朗博阅读 59评论 0 0
  • 圣诞节快乐啊,我的姑娘。 我今天给你寄圣诞礼物去了,但是我忘了把复习资料寄出去了,我过两天再寄一次吧。 前两天回到...
    画澜阅读 13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