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妞书:假如生活辜负了你……

姐姐妹妹:

01

很快,你们就要迎来4周岁的生日,这不,你妈前些日子便同我征稿了。估计,她是看小姨我写的书信上瘾了(笑~)。

凑巧的是,我的三十周岁生日,与你们挨着,只差三天。

这几天,我常常想,三十年前,如果我能自己决定降生于这个世界与否,会作出怎样的选择?你们也许会诧异,我为什么要想如此无聊的问题,假使答案是否定的,难道还能重新把自己塞回外婆的肚子不成?

没错,过去的一切,就像你们涂在白纸上的水彩印记,再也不能轻易地抹去了。就像你们5月初去北京时踏上的列车,只是再无回程票可买了。

哭也好,闹也罢,这终究是我们横竖无法左右的事实。

然而,过去像一个麻袋,装着我们全部的体验、经验,它将在某种程度上告诉自已:你是谁?你是怎样的人?你热爱什么?憎恶什么?以及尤为关键的是,怎样做才不会在同样的地方第二次跌倒?

你看得见多远的过去,也就能看得到多远的未来

所以,尽管我们无法更改过去,过去却值得我们有时停下脚步来细细揣摩品味。

只是,小心别掉进过去的漩涡,再次确定方向之后,只顾奋力奔跑就好。记得你姨夫最爱与我说的话,便是“我们要向前看”(笑~)

之所以思虑这个问题,是因为小姨不知不觉间,竟也到了人们所期望的生儿育女的年龄。你们一定不相信,对不对?小姨不是“还小”吗?不是前两天还和你们一起用橡皮泥捏小蛇吗?

可是,大人们都觉得小姨再不生就晚了,要是生不出来,就是一件令父母难堪、让祖宗蒙羞的一件事。

他们吓唬小姨说:如果没有孩子,等你老了就会没人管没人理,像路边的乞丐,可怜兮兮。

说实话,多年的自我教育,让我已对此嗤之以鼻,并一再告诉自己,要跟着自己的心走。

然而,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并且真切地感受到,世俗势力是那样的强大!那种感觉,就像电影散场时,人流从门口蜂拥而出,而你一个人偏偏要往里挤。你苦苦挣扎,可自己单薄的身躯是如此弱小,无能为力……

而如果那个潮流是你们的亲人,似乎就连反抗的勇气也失去了。

面对他们的催问,电话这边的你,如鲠在喉,泪水即将决堤,却不得不一滴一滴将眼泪憋回去,笑着问那边的人:山上的橘树怎么老死了,读书那会儿,可是果子累累,直压得枝头弯下腰了呢。

橘树老死了,是大限已至,而我也感觉快要死了,被无形的力量掐着脖子,动弹不得。

02

很抱歉,这次写信,让你们看到一个消极懦弱的小姨,而不是平日里那个傻里傻气,与你们一起嬉笑玩乐的小姨。

上个周末,我们一起看了宫崎骏的动画电影《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晚上临睡前,你们问我:小姨,借东西的小人会来吗?我顿了一秒,说:会来的,如果你们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就是她来了哦。

第二天,我们去鹃湖骑自行车,在一片荷花盛放的湖边,你悄悄地对我说:小姨,昨天晚上,借东西的小人来了。

我笑,故作惊讶状,“真的呀!她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啊?”“那条红色的裙子”,你说,笑意荡漾开来,像夏天的风,染红了近旁的莲。

回来杭州,我和你姨夫聊起这事,他说:纯真的两娃儿啊。如果可以,我愿你们永远如此这般天真无邪。

但是不是,即使我不说,你爸妈不说,你们其实也知道,这世上有许多自己不喜欢但却不得不做的事,亦有自己喜欢却无法做到的事?

还记得你们去年病菌感染,生平第一次去医院挂了盐水,扎了针。你俩哭红了眼睛、鼻子、小脸,央求着:妈妈,我不想打针,我不想打针。你妈说:妈妈也不想让你们打针,但这次太严重了,宝贝。

听了你妈的话,你们虽不愿,却也接受了事实,带着哭腔,像个小可怜似地对护士说:阿姨,你扎的时候,能轻点吗?

看着你们挂着泪珠,却依旧勇敢地伸出娇嫩的小手去,谁不为你们的懂事而心疼呢?回想儿时的小姨,却是死命不愿扎针,常常要好几个护士齐齐上阵,方能镇得住我。

每个人一出生,都觉得自己是个神。像西游记里那个有着十八般变化的孙猴子,天不怕地不怕,以为自己可以降伏取经路上的任何妖魔鬼怪。

可是,后来发现,孙猴子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他无法左右西天路上不是觊觎唐僧肉,就是痴恋其美色的妖怪们,他还要时不时地去天上搬救兵……

面对一次次对自我的打击,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只是芸芸众生,只不过是某个神仙随手甩出来的一堆泥,甚至都不曾对我们进行精雕细琢。

漫漫的人生旅途中,又有多少不愿却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在等着你们?

03

世间少有纯粹的悲伤与快乐,大多时候,悲欣交集,五味陈杂。

大概是不想让你们永远带着童话的滤镜看世界,因为怕你们长大后会太过失望,觉得小姨是个大骗子。因为迟早有一天,那层奇幻的色彩会剥落,生活本来的样子会浮现出来。

你们总会踏入现实中,而这里,有阳光,就会有阴影。而我们要学着与自己、与世界的阴暗面相处。

然而,阴暗面,并不全然是坏的。就像路旁的树,之所以枝叶繁茂,固然有阳光雨露的照耀滋润,还因为它的根深深扎入黑暗的地底下,得以汲取泥土中的养分。每当暴风雨来临,根犹如无数双粗壮有力的手抓紧大地,大树才不会轻易倒下……

我猜,你妈以后肯定会和你们讲小姨过去的黑历史(笑~),当然,你们简直要诧异得睁大眼睛,明明小姨是一文艺女青年啊,怎个小时候是个女流氓?

说真的,我倒是开始越发想念小时候的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地说脏话,可以怒怼看不顺眼的人,可以满村子满山的瞎跑一气,可以考试不及格。

可不知道为什么,三十年来,我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温和的懦妇。我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发脾气了,我似乎都不会发脾气了,愤怒、不甘、委屈,所有的情绪,都通通化作了夜间缓缓滑过眼角的泪水。

我突然发觉,自已把太多时间都用在打造一个精致的外壳,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装在这个壳里。总是唯唯诺诺,害怕别人脸上表露出的哪怕一丝不悦的痕迹。

也许,这个壳戴得太久了,想要摘下来,并不那么容易。我想,这多少是因为我不愿意接纳自己的阴暗面,太执意于当个所谓的“好人”了吧。

所以,若要用我浅薄的三十年人生经验,给你们点什么建议,那么,就是不要轻易戴上别人给你的各种外壳。

我知道,你们同我一般敏感,总是分外在意他人的评价。可这世上,有人赞你,亦有人损你。赞你也好,损你也罢,都当不得真。我们无法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的橘子,做真实的自己就好。

现在,我想自己可以回答信开头的那个问题了。——假使我能选择,便不要出生于这世上,也不愿自己将来的孩子,去承受人生这许多的无可奈何。

但,既然活着,便不能白白活着,总要做点什么,哪怕最后惨败而归,你至少还能安然享受尽力以后的欢愉。你可以说,我来过了,尽力了,无悔了。

很快,你们就要四周岁了,而我也将迎来人生中的不知几分之一——三十周岁。整整相隔了二十六年,我们才相逢。很高兴遇见你们。

有一句话,小姨很喜欢,送给你们,也送给我自已,权作生日的祝福:

愿你有好运, 如果没有, 希望你在慈悲中学会坚强。

愿有很多人爱你,如果没有,希望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