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小剧场--合

4.原谅我来的有些晚

三殿下当年看他二弟为了一条小巴蛇要死要活的时候只是惊讶了一阵子,可当他侄子为了一个不怎么喜欢他的女子费尽心思,日夜苦寻时,他是提心吊胆了一年。

这一年里他看着自家侄子是没有一日睡足过两个时辰,一有空就四处瞎寻。实在受不得他如此折腾自己,天族三殿下心一横,不去想他家侄子发起疯的后果,只义正言辞告诉他冷静些。

可最终得到的是一个叫他从来没想到的答案。

他说----三叔你不懂,我感觉我已经丢过她一次,不能再跟丢第二回了。

........

........

天君碍于与青丘这层关系也不好多问,毕竟天族太子也没有因为寻人耽误政事。

看着他侄子日益消瘦,身在局外的天族三殿下十分通透地劝诫分忧,可都没什么作用,他就想不明白了,原本心如磐石的天族太子怎么就对一个联姻的太子妃动了情,这一动情就还栽进去再也出不来。担忧后怕,处处为他打理周全,终是在一年后安了心。

那一日,夜华在批完当天最后的文书后,又出门查探,白家二老都已经劝他不要太过忧心,吉人自有天相,况且星象安康,兴许是在凡间历劫。可他如何也安不下心,他深知她是个不认路的,当年从长生殿到紫宸殿,她都费了半月才认清路。

猛然间感知到玉清昆仑扇的气息,那是司音的法器,而司音就是白浅!极速落下云头,只见一个姑娘背影像极了她,也像极了梦里的那个身影。

天地间蓦然失色,眼里唯剩下她那个素色的背影。

“小家伙,你怎么总这么闹腾,那只鸟受伤了,你不能再吓它了”

猫闷闷地应两声,不再答话,只是躺在她怀里接着晒太阳。

夜华轻声走到她跟前,她看着玄色的衣摆站起身,却是不由分说被他揽入了怀。懒洋洋晒着太阳的猫哼了一声惊慌地跑开。

春光还是旧春光,桃花满梢斗新妆。微风正好,里头还夹杂着刚发芽嫩叶的味道。

“浅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无数次想过与她重逢时的场景,甚至想好了该说什么,该如何询问。可真的见到了她,什么都忘了。

没有半分的迟疑,自然而然脱口一声浅浅,仿佛他一直都是这样叫她。

“那个.....你...你是谁啊?......”

良久后才发觉,她貌似失了记忆...

趁此机会,将以前想说却没说的都告诉了她,大大方方就喊她浅浅。

懵懵懂懂的小狐狸没有记忆,就这么听之任之,信了他。

“我今日还不能随你走”

“为何?”

“我捡来的那只猫,它腿受伤了,还有小翠鸟,它还在山洞里头....明日吧,明日我再随你回去”

“好”

“那个....你饿吗,这...没什么吃的给你了....”

像是明白了什么,他克制激动与不安,只柔声问道

“浅浅,你会做饭?”

“不....不大会,可我会熬粥,其,其实果子也挺好吃的....”

声音越来越小,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她越是如此,他便越是内疚。一遍一遍地道歉,却无法结了心里的愧意。

为了她,第一回亲自下厨,味道卖相很是粗略,可小狐狸却觉得还行。看着她欢欢喜喜地吃着晚饭,又是一阵心酸。

“夜华,时辰不早了....”

莫名其妙就得了个夫君,纵使面色有些憔悴,可穿着华丽,英气逼人,长得的确很好看。虽欣喜,可如何也不敢相信。望着那不大的竹床,小狐狸犯起了嘀咕....山下村子里的夫妻,他们都是睡在一处的....

“的确不早了,睡吧”

看出她担忧何事,只顺着她话往下说。继而不等他夫人再问个什么,直接就将她抱上了床。

竹床吱吱呀呀的响着,在这仅有呼吸声的房里显得有些尴尬。小狐狸被她新得的夫君死死的揽在怀中,紧张的不得了。

“别动”

“啊?.....哦.....夜华,你真的是神仙吗?”

“真的”

“那我也是?”

“是”

“想来...我们夫妻关系应该...挺好吧....”

看出她心里疑惑。他不急着回答,只侧了侧身子,抖落好被子给她裹紧。低沉的声色才缓缓响起。

“我们的关系算不得很好,起初,我们成婚不过是因为政权需要,没有情分,新婚夜也是第一次相见。”

“就是话本子里头说的和亲吗?”

“不错。我们成婚后,你并不怎么喜欢我,我对你也不冷不热,只是在外人眼前逢场作戏。可后来,我喜欢你”

“浅浅,我真的喜欢你。此前是我错了,我不该故意同你赌气,若是当日我能多想想,也不会让你只身一人涉险。我寻了你一年,凡间都已经三百余年,我若是早些寻到你就好了”

“浅浅,都怪我。成婚多年我一直悔恨,起初对你不冷不热的是我,随后责怪你无情无义的也是我。我一直都只想自己,从没有设身处地为你想过”

“你不在家的日子,我总是梦见你。你一直都不识路,有时我梦见你走丢了,不认识回家的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

“我真的怕....怕我怎么都寻不到你,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弥补犯过的错”

“你知道我今日见到你时有多高兴吗.....”

“浅浅,你以后再也不许....再也不许.....”

低沉的声色越发含糊,到最后迷迷糊糊不清不楚地吐露了剩下的几个字,白浅耳边就只听见沉重的呼吸声。

稍挪了挪脑袋,小狐狸与她所谓夫君脸贴着脸,呼吸相闻,也正是此刻,才正儿八经地将他看了清。

脸色的确很是憔悴,眼底一片青黑莫名增添几分老气,看也不是一朝一夕熬出来的。

本念着他难得好好睡上一觉,怕压的久了他后半夜手臂发麻,小狐狸小心翼翼地想要将他垫在自己脑后的手臂抽过挪开,可才稍稍直起身子,却是伴着竹床吱呀响声察觉他周身猛的一颤。

小狐狸呼吸都停下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只见他睡意朦胧地半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不是吵着他了,他又自己闭上了。随即手上一使劲,又把她牢牢拽入了怀。

第二日里,她放归家里一干小动物,随即就被她夫君带回了天宫。

可事情并不是夜华所料那么简单,据折颜说,若情劫不破白浅则会身归混沌,若想破了这情劫就得要她历人生至苦。两难抉择,必选其一。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208评论 9 25
  • 3.原以为终于要变了 夜华回了自己寝殿,辗转反侧睡不着的他又去了元极宫寻他三叔。 看见夜华进门的三殿下像是寻到了救...
    壹妙阅读 861评论 0 9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壹妙阅读 5,892评论 5 56
  • 萌动 - [ ] 路上坐着很多人,但没有一个是我的他,她说我不懂喜欢,在他说的时候我极力反对,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她说...
    简二二22阅读 18评论 0 0
  • 如果失去是苦,你还怕不怕付出; 如果坠落是苦,你还要不要幸福; 如果迷乱是苦,该开始还是结束; 如果追求是苦,这是...
    思颖_i1225阅读 1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