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九十二章)落梅有悔

字数 2071阅读 285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关于祠堂的事,净玄只叫我放心,却未告诉我他要做什么。但他是个言而有信之人,他说解决得了,那便一定解决得了。

几日后,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竟真的让官府派人把祠堂大门的封条撤了,那位“青天”官老爷还亲自派人送来一张牌匾,上面提了“济世”二字,当真让人咂舌称奇,净玄哪里来那么大的面子?

此番济世堂真正是以净玄的名义开放了,只是他坚决不肯再让人们叩拜那尊佛像,早早让人抬走了。纵然如此,净玄大师成佛归来的传言还是喧嚣不止,每日济世堂的香客都络绎不绝,甚至比那远在安南山的寺庙还要热闹。

净玄只让我做这济世堂的主事人,处理一些明面上的事,暗里却是他在运作。而当我问及他,为何要这样帮我,他只道是如今我灵力全失,有一半是他的责任。

“既然无法再全心全意做一只妖,你便学着在这人间做一名凡人罢。”——悲天悯人的净玄大师如是说道。

我才明白原来是他生了愧疚怜悯之心,不过这算不上一件坏事,至少,我现下是不是也可以算做他“众生”中的一员了?

去年雪灾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往,江宁一如既往的繁盛,但一些人得知济世堂重新开放,依然纷纷前来投奔,我从中挑了十几个面相实诚,手脚麻利的留下来,余下的只给足路费,叫他们另投他处。

这当中有一名女子,面貌和身段都很平凡,但看过去却有一种别样的熟悉,于是我在她面前多停留了一会儿,只见她面露欣喜之情:“青小姐,您还记得奴婢吗?”

我于是免不了上下打量她,觉着脑海里似乎勾起了一点思绪:“你是…?”

“奴婢唤吴凌儿,”她有些羞怯的道,“去年雪灾,奴婢与弟弟险些在雪中冻死,多亏青小姐与寒公子心善,留我姐弟二人一方栖身之所…”

“噢…”我恍然道,“我记得你,你是在公堂上为初寒做过人证那一位…”

不想我的这句无心之语,她听了却泪语涟涟,竟冷不丁的忽然朝我跪了下去。

我略为惊讶:“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不,青小姐,”她含泪摇摇头,目有悲痛,“您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奴婢非但不知回报,竟还鬼迷了心窍,受了那张府管家的利诱,害了寒公子…奴婢…奴婢当真对不住你们…”

“原来是为这事,”我舒了一口气,伸手去拉她,“张家的人行事卑鄙,不难猜测你的苦衷。此事我没有怪过你,你不必过于自责。”

她顺着我的手臂缓缓站了起来,仍是很愧疚:“小姐宽怀待人,奴婢却不能原谅自己,若非奴婢胡言乱语,怎会害得寒公子英年仙逝…只求小姐能让奴婢留在济世堂,奴婢愿做牛做马,服侍小姐一生。”

我愣了一下,别人不知初寒已从牢狱中逃脱,官府平白丢了人面上也过不去,必然对外宣称他已病死牢中,难怪吴凌儿会愧疚万分,其实她也是一个心地良善之人…

“你不必介怀…”我原想说一些话来宽慰她,却又不知能说些什么,半日才叹息般的道:“初寒他,尚在世间。”

“这…这是真的吗?”吴凌儿眼光一下子亮了许多,她双手合十朝天叩拜一礼,喃喃道:“真是天神庇佑!老天爷也不忍心收寒公子这样的仁厚之人…”

我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模样,心中不知是喜还是悲,不自觉低低喃语:“天神真的会庇佑世人么?其实我也说不清,他到底还算不算在这世上…”

吴凌儿回过头来,面有困惑:“青小姐,您说什么?”

“没什么,”我摇摇头,将琐绪暂且压下,“你以后便跟着我,做我的贴身婢女罢。”

她立即感恩戴德,又将道谢的话说了许多,我看着她身上那股活力迸发的模样,心情一时也舒畅了许多。如今没有了初寒与素素,有凌儿在我身边作伴,想来也不会太孤单…




祠堂后院种了一棵梅花,是当日初寒亲手从北方移植过来的。他嫌这祠堂颜色过于素净清冷,道是种一棵寒梅甚好,不同于别样花朵娇弱,在冰天雪地里尚可添抹艳色。如今到了梅花开放的季节,这颗树却长得不怎么好,只三三两两开了几朵,稀稀落落的赤色挂在半空,倒比不开时还更显寂寞。

我站在树下,不自觉的将手附到了树干上,下意识的想用灵力促使花开,片刻不见动静,才恍然反应过来,原来我早就是一只失了灵力的妖…

正欲转身离去,却忽觉眼前明艳了许多,讶然抬头,见原本荒芜的梅树竟盛放着红花,一簇一簇,仿佛火光一般耀眼,宝石一般夺人。

我望得出神许久,一时不曾反应过来,只觉似乎在做梦一般,片刻后又忍不住叹息,这般良辰美景奈何天,可惜周围却没有一位惜花人能与我共赏…

“小鹤妖,在想什么?”

一个温和且庄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循声望去,只见净玄一席白衣,正立于屋顶之上。我恍然而悟,原来让这贫瘠的梅树开花之人竟然是他,和尚也会惜花么?还是,他只是不想我过于感伤?

“大师,你下来,”我伸着脖子朝他喊,“这样讲话太过费劲。”

他于是从屋顶纵身而下,与我一同立于这盛放的梅花树下。

“大师,我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初寒如今在哪里?”

他眸光微沉,继而缓缓摇了摇头。他这是并不知道初寒的下落,还是因为天机不可泄露?他有他的天道,所以不能对我透露太多?

我没有追问他的心思,只自顾自叹了一口气:“花开花落,日月盈亏,物仍是,人却非。”

他静静的望着我,半晌没有出声,我仿佛能听见耳边传来花朵绽放和枯萎的细微声响,抬头一看,发现几朵花瓣竟已开始枯荣。原来出生和消逝,都是一件如此迅速之事…盛放越极,逝去也将越快…生命的一切,都是公平的。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