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六)光棍节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22 22:47* 字数 3206

大梦过半(二十五)小浪漫

方子皓送了一个笔记本给梅凉。

“没事送我东西干嘛?”

“留个念想吧,以后说不定我们没时间见面,等毕业以后。”

纪念我们曾经互相喜欢,纪念我们没有在一起。

那是一个很严肃的笔记本,跟现在的方子皓气质很像。沉稳、温柔。

封面很素,白色,像雪。有一小点儿的红斑,仔细看,原来是梅花。

傲雪的梅花?不,应该是快冷死的梅花吧,梅凉调皮地想。扉页是方子皓的笔迹,秀气而刚毅的钢笔字。

是歌词。《青春纪念册》。

“去年夏天,有海风吹过葱绿的蓝天,让我忘记了眼泪有多闲,你一出现就是晴天,还想听你任性的说,要带我去环游世界,就算整个世界都改变,也不改变为你勇敢的自己……”

把心给我作纪念?这礼送得可真大。一边调笑,一边莫名失落。为什么失落呢?明明做了最好的决定。以后还能相逢一笑再作别,不再像之前那样躲躲闪闪。那时候梅凉还不知道,因为曾经拥有,即使是自己放弃的,那也是舍不得的。梅凉还是决定把笔记本还他,现在还没毕业呢,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既然放开,就不要念想。留着现在吧,趁我还记着你,她回了一首歌词。

《初爱》

“永远感激你狂奔过操场来到我眼前

阳光灿烂烫红了你双颊温暖你笑靥

那时节黄澄澄的落叶铺满整条街

下课钟声荡过悠悠岁月

长大后世界像一张网网住我们的翅膀

回忆沉甸甸在心上

偶尔轻声独唱

是否能找回消失的力量

想起了初爱想起最初的梦已不在

想起青春曾无畏无惧无所谓失败

当时看见彩虹就笑开一无窒碍在胸怀

带你抛下课堂翻过围墙只为了往一片大海

告别了初爱告别了制服上的名牌

告别天真学着去拨开雨天的阴霾

沮丧失落反复地重来不能放弃勇敢去爱

是你让我还相信未来”

最后署名:梅梅。

这个恶心的名字,是方子皓第一个叫出来的。

我们本来就轻狂,不谈什么年轻。此刻乖戾嚣张,是因为身边有你,冥冥之中遇见你,真好。

梅凉把笔记本交还给他的时候,脸上挂着微笑。不是强装,而是真心,好像一块石头落了地。方子皓也回笑,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

“方子皓。”

“嗯?”

“你变了。”

“怎么变了?长丑了?”方子皓语气轻松,调侃着。

“不是,是性格。”梅凉不管他的调笑,认真回答道。

“以前的你,和我一样。嚣张跋扈,吃不得一点亏。遇上什么烦心事就上火。我每次看你,都是很严肃的样子,好像在琢磨什么。现在,你总是微笑,虽然礼貌有加,但是仍然疏离。”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长大了。”

“长大了有什么了不起?我也长大了,我现在已经快一米七了。”

“傻瓜,长这么高嫁不出去的!”

“谁要嫁出去,我就孤独终老行不行。”

“傻瓜。”

方子皓轻唤了一声傻瓜,便不说话了,梅凉只看他欲言又止,把话咽了回去。

他的喉结已经比较明显,声音也不一样了,比较低,不浮躁。果然是,长大了呢。两人站在阳台上,望着楼下的操场,眼神游离。梅凉总是这么做,很少看到方子皓也有这样的神情。

“梅梅。”方子皓把梅凉从虚无中唤醒。

“怎么?”

“我没变。”

“嗯?”真奇怪,他特意跟我说这个干嘛?

“我一直没有变,只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不太想说罢了。”

“什么事?”

“唉,跟你说你也不懂。我只是看起来沉稳不少,实际上,仍然是很情绪化的。”

“情绪化?你?!你以为你是我啊?”梅凉觉得方子皓是在映射自己,撅起嘴,还翻了一个白眼给他。

“哈哈哈!谁会是你?你这样的小魔女,还没几个人受得住。你说说,有几个傻瓜喜欢你?!”

“傻瓜!?你不就是吗?!”梅凉一时气急,口不择言,刚说出口,便觉后悔。

真想撕了自己的嘴巴。

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又陷入尴尬。

“……嗯……我的意思是说,以前……”算了算了,越描越黑,不说话还好。

“嗯,是以前。”方子皓又是嘴角轻牵,笑得疏离。“以前”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梅梅,你的决定是对的。我们俩不适合在一起。”梅凉觉得今天的方子皓很反常,话太多。

“我们不适合在一起。”这句话由方子皓说出来,确实奇怪,一直以来,不都是他在追逐吗?既然知道不适合,为什么还要追逐?就像梅凉,明明知道和林楠没有结果,为何还要保持那份暧昧?

梅凉惊醒,心中想到了可怕的答案。综合想想方子皓和自己的转变,不管是儿时还是现在,他们俩,是极像的。太相像的两个人在一起,是行不通的。

“方子皓!”梅凉突然兴奋地叫道。

“干嘛?!”他被梅凉一惊一乍吓一大跳。

“你是不是每天胡思乱想,话到嘴边又不知道先说哪句?然后晚上失眠多梦还有起床气?有时候还幻想自己怎么死最美好?”

“哈?”“说嘛说嘛。”梅凉突然耍起赖来。

见梅凉突然起了小孩儿心性,方子皓先是一愣,然后还是只有笑笑,有些无奈。

“倒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胡思乱想确实是真的。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疯,还想着以后葬礼请什么人。”

“哈哈,你果然和我很像!”

“谁和你像?我才没有你那么野蛮。”方子皓不以为然地转过头,不看她,嘴上的笑容却是没有消失过。

“方子皓!”梅凉一声大喝,捞起方子皓的胳膊就开咬。

上了高中还没咬过人,这一次是本性暴露了。

果然功力不减当年,方子皓感到手臂上熟悉的刺痛,完全来不及反应。

“你是小狗吗?!完了,肯定要得狂犬病!”方子皓哭丧着脸,感觉死到临头。

“去你的!哼!”梅凉气呼呼地跑开了。

方子皓看着手臂上的牙印,小小的一圈,还有四个小坑比较深,(梅凉的牙齿表面看起来整齐,实际危险重重,小虎牙藏得深)还好没出血,应该还是收敛了力气,估计只用了五成功力。摇摇头,无奈地笑笑,无聊地翻起手机。那时候用的还是翻盖手机,一打开便看到手机桌面,背景是四个人的照片。

从左往右依次是班长、方子皓、梅凉、林楠。

这张照片是林楠和班长吵着要拍的,因为方子皓的手机像素最高,便请人为他们拍照。

班长自然是强拉着方子皓上阵,林楠拖着梅凉。这样一来,挨得最近的反而是方子皓和梅凉。真是讽刺。那张照片的背景是小湖,应该是在春天的时候拍的,小湖里色彩斑斓,映着各色的小锦鲤。

他们没有在一起,这是天意。

仔细想想,也不算失恋,恋都没恋过。小孩子,懂个屁。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都暗了。屏幕全黑的最后一秒,背景变换,换成了另一张照片。

是梅凉的照片,旁边还有一只伸出的手,应该是林楠的。

运动会的时候,方子皓偷拍的,他把林楠剪了出去,可是还是有一只手在那里。

手机屏幕变暗的时候才能看到。

运动会那天,梅凉穿的鹅黄色外套,背后是一只好大的兔八哥。

可惜是背影,不过看那鸟窝似的头发,也知道这个人有多倔强。

老是不正眼瞧人,会得斜视眼的,傻瓜。其实自己也是一样,总是笑一笑,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用这样一副面孔去迷惑别人,让人觉得自己很温和。

其实我们都很倔强。若不是因为觉得你像我,也许当初我也不会注意到你。真奇怪,看着你,就像看着自己。我们和别人不一样,因为觉得彼此相像,彼此都冷漠,所以想互相取暖。

两个人的寒冷靠在一起就是微温?耳机里循环着《初爱》的频率。

“若不是你包容我年少时轻狂和执拗

我不可能在颠簸的路上走得那么好

虽然你终究没等到我做你的骄傲

却永远是我生命中的美好

总是会在碰撞中回望脆弱累积成担当

总要一段一段错过

愈合那时的伤

你却早已经不在我身旁

永远的初爱永远最初的梦最精彩

想起青春曾无畏无惧无所谓失败

当时看见彩虹就笑开一无窒碍在胸怀

带你抛下课堂翻过围墙只为了往一片大海

……


我想起你就不会崩坏”

冥冥之中遇见你,真好。

方子皓回到教室,看见梅凉在发呆。又在发呆!你真的是呆子么?!

“梅凉!”方子皓对着梅凉的耳朵大喊。

“啊!要死啦你!吓死人啦!”梅凉捂住耳朵,惊魂未定。

“你不知道会把魂儿吓掉的吗?!”

“哈哈!就是要这个效果。走!吃饭!”

这节是体育课,下午倒数第二节课,倒早不晚的。

“你有病啊!?这么早吃饭?还有一节课呢!”

“走啦!请你吃水煮肉片!不过,你得请回来!”

“谁要你请?老娘有钱!有你这么抠门的吗?请人吃饭还预订回请?”

骂骂嚷嚷,还是被方子皓拖走了。

班长那天不在,她请假回了老家。林楠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但那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脑海。

方子皓从来不会这么强势的,他居然会强迫梅凉跟他一起吃饭?

今天很少有人去食堂,因为是十一月十一号,光棍节。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七)一叶落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9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