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里空无一物》:极简生活,亦是极致的奢华

山下英子在《断舍离》中写道:不管东西有多贵,有多稀有,能够按照自己是否需要来判断的人,才足够强大。我也一直很佩服那些可以收拾好自己的家,过上极简生活的人,他们必然是极其自律和懂得整理生活物品的。

不知从何时起,我总能听见身边的人说“断舍离”,可真正要实行起来,又是极为艰难的。初次看日剧《我的家里空无一物》时,我便深刻体会到“断舍离”的艰难。不用的旧物件是要扔掉,还是要留着压箱底?从小到大用过的东西,如果不扔,恐怕已经堆积成山了。

基本上是我们舍不得扔,又不常用,没有地方摆放的东西,就成了垃圾。那些不用了的笔、小零件、陈年旧物扔起来都要犹豫一下,更不用说满柜子的包包和衣服,整理起来真的很不容易。

剧中的主人公麻衣原本也是一个不擅于整理屋子的普通高中少女,她从小和外婆、母亲住在一起,每次有客人来之前,她们都要将家里大扫除一遍。三个爱屯东西的女人将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偏偏她们习惯了这样杂乱的生活,也从未想过要改变生活方式去整理房间。

当麻衣去同学家做客时,看到她们家整洁极简的生活环境,还以为是为了她特意打扫的,结果她后来才慢慢意识到:并非所有人的屋子都跟她们家一样乱。

麻衣还未过上极简生活前的房间环境,在我看来实在是太真实了。爱干净也好,洁癖症也好,单纯喜欢整洁干净的环境也好,这都是一个人对自己所居住环境的基本要求。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不论是我的宿舍生活,亦或是与朋友偶尔的同居生活,或者是去一些好友家做客,很多时候我所看见的房间就是一个凌乱随性的摆放状态。

不论空间大小,她们总能将自己的房间堆的满满当当的,甚至在某些时候还让人找不到下脚的地方。有时大家心血来潮,想来次大扫除把家里好好整理一下,结果没过多久又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

所谓的“断舍离”生活,其实就是要为自己的家做“减法”。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购买欲,保持家中的用品在一定的数量范围内,还要定期去清理那些不需要用的东西。不仅仅如此,我们还要将这些物品有规律地进行摆放,才能让屋子看起来整洁干净。说到这里,其实关于“断舍离”的生活我们或多或少都可以理解,但实际要操作起来,又是极为困难的。


麻衣原本的生活状况其实也是我们大都数人的生活写照,而当她失恋后开始整理那些恋爱时的物品,想把它们全部处理掉时,她不仅从丢弃物品的过程中发现了乐趣,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房间就是大写的“脏乱差”,还特别的窄小。实际上也正因为她一直以来习惯了将买回来的东西屯在房间,不去收拾它们,才让房间被挤得越来越小。

当麻衣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时,我整体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清爽,尤其是看着她严格要求家人与她一起维持家庭的极简生活时,我有一种莫名地畅快和冲动。

我们都希望自己日常居住的环境是清爽整洁的,那些“不拘小节”的态度其实更多地是为了用来掩饰自己无法去整理屋子的借口。我们放弃极简生活的原因,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缺乏行动力,也是因为我们不会收拾屋子,不知道该从何入手,而《我的家里空无一物》这部日剧,却带给了我许多关于行动上的思考和启发。

虽然它更偏向于家庭搞笑剧,且只有六集,每集不到30分钟的时间,却涵盖了许多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的整理问题。剧中也有许多关于生活,关于亲情的思考,并且将它们与“断舍离”联系到一起。从这部剧中,我不仅仅学习到了关于“断舍离”的生活态度,也在行动的过程中看到自己和家人的改变,其实这样的生活方式对于我们的人生而言确实很重要。

当麻衣的朋友第一次来她家做客时,她们第一眼看到麻衣的客厅就惊呆了,认为这样的居住环境太冷清了,一点家庭的氛围都没有,像极了样板房,甚至还一度怀疑麻衣是刚搬了新家,没有将家具搬出来。

当朋友问麻衣她们家的客厅为什么没有摆出抽纸盒、遥控器这些日常的物品时,她带着朋友一起打开了走廊的柜子,看着里面摆放整齐的遥控器和纸巾盒,我和麻衣的朋友一样,都觉得有些怪异:虽然这样的摆放看着很整齐,却又让人觉得它们的空间占位摆放得过于空荡了。

不过当麻衣打开厨房里的那些橱柜时,我却开始理解了她的这种生活习惯,其实许多时候我们就是在寻找生活的极简法。比如像这种日用品的使用和摆放,虽然看着不太舒服,且让空间变得空荡冷清,可正因为麻衣对生活用品的严格控制,才能让家庭的清理变得简单了许多。实际上我们能使用的物品也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多,有些东西是可以一物多用,甚至是找到代替品的。

比如麻衣在和家人辩论家庭物品的处理问题时,提到厨房水槽用的果蔬滤网,麻衣觉得清洗起来很麻烦,家人会觉得有这个东西可以随意的在水槽里刮果蔬的皮。关于这个用具我深有同感,其实我们在处理果蔬时,完全可以在料理台上就清理好所有的果蔬皮,然后再将它们放进去清洗。虽然这个过滤网看着很方便,实际上每天都需要清洗,确实很麻烦。

还有家里的各种调味用的量勺,其实可以用普通的勺子代替,浴室门口的毛毯很容易弄脏,还要经常清理,像这些东西有的时候确实可以放弃使用。


麻衣作为剧中坚持极简生活的“丢物狂魔”,有的时候也通过她的行为,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思考。

比如她将结婚前和丈夫一起戴过的对戒丢掉了,这件事情让丈夫很吃惊,而麻衣的理由却是:他们现在佩戴了婚戒后,自然不会再去戴原来的对戒,只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就够了。麻衣的母亲反驳她:这是属于他们夫妻的回忆,何况只是小小的戒指,没有必要扔掉吧。而麻衣的回答,我觉得也为我们的日常提供了更深入的思考:把这些无用的东西存起来,其实更麻烦吧。

虽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戒指,不过它所代表的却是我们在日常中经常会做的事情:不停地制造纪念物。像是我过生日时朋友送我的她亲手捏的陶杯,有的时候我过一次生日会收到很多个杯子,不仅用不完,有些我也不是很喜欢,然而这又是朋友的一份心意,我不能随意处置,只能不断地腾出空间将它们保存起来。

所以当我看见麻衣丢掉不再使用的对戒时(虽然我私心认为她可以拿去卖掉,或者保存起来),但我觉得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思考。我们经常为了各种原因去制造一些无用的纪念物、礼品等,导致它们在家里不断地堆积,实际上我们根本用不上这些东西。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适当地舍弃掉这些东西,或者放弃去制造一些无用的物品,让生活的环境更为清爽一些呢?这些行为不仅可以提升我们生活的质感,也可以让我们的日常环境变得高效整洁。

不过,在剧中导演也并非一味地夸赞这种“丢弃无用物品”的做法,它更多地体现了一种辩证思考的态度。

比如麻衣总是在没有经过家人同意的情况下,丢掉一些她认为没用的,或者不会再用到的东西。虽然她提倡“扔一物,买一物”的行为来减少家里的物品,但是有些物品家人是喜欢的,也并非到了非要丢弃不可的地步,那是否可以保留下来呢?

当麻衣的外婆斥责麻衣丢掉了她特地洗干净用来装鸟食的布丁杯时,外婆说的话其实也很值得我们思考。

我们这些生在富裕时代的孩子总是能轻易得到自己渴求的东西,所以往往忽略了去思考物品的价值,也正因为能不断地得到,才可以肆无忌惮地不断舍弃。而贫穷时代的人总会把来之不易的东西收集起来,重复利用,这也造就了他们勤俭节约的习惯。

现在的我们虽然仍旧在提倡勤俭节约,可随着我们这一代生活的富足,确实养成了一些浪费和奢侈的习性。关于“断舍离”的生活状态,也在引导我们去思考自己是否应该在购买某些东西时认真考虑一下,避免造成二次浪费。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一定非这些东西不可,只是习惯了将它们购买回来,这样的不理性消费行为或许是我们应该反省和思考的。

当麻衣和外婆和解后,他们之间的对话也表明了两代人对极简生活的不同态度。麻衣认为,她只会留下有用的和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样既不会造成浪费,也可以更珍惜现在使用着的东西,而外婆则对这种生活方式有些迷茫。

也正如麻衣所无法理解的,外婆坚持保留下了先人留给自己的和服、仙台柜之类的老物件,但是又没有好好保养它们,也无法继续使用它们,那这些东西就是无用的,又何必把它们保留下来呢?外婆说:把拥有它们的人和制作它们的人的心意,丢掉了的感觉,就是这些人的心意会消失掉。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轻易去舍弃一些东西的原因吧,也许这些物品我们不会再使用了,可物品所承载的记忆和念想,却是无价的,也是人们最难以割舍的。


虽然麻衣竭力倡导的极简生活一开始让家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不自在,可实际在这样的生活中她们却能渐渐感受到“断舍离”给她们带来的好处。

从前家里总是杂乱无章,大家想找个东西都要翻半天,现在麻衣将日常使用的各种物品都规好了类别和区域,她们想用的时候,找起来就很方便。当外婆想用邮票时,本来打算去邮局买,麻衣母亲却提醒她邮票被放在了走廊上的盒子里。而麻衣的母亲想找粘毛器时,外婆也提醒她粘毛器被放在了工具区。虽然她们偶尔会向麻衣抱怨,可实际上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状态时,她们对于麻衣的“监督”是充满感激的。

麻衣不仅仅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状态,也在长期的坚持中改变了家人对生活的态度和行为方式。她们开始自觉地整理各自的房间和生活区域,享受着极简的生活环境给大家带来的干净舒适,并且会下意识的将这种整洁舒适的环境维持下去。

虽然麻衣买了多效能的洗浴用品放在浴室,不过家人还是有自己喜欢用的洗浴用品,所以她们在洗澡时会轮流的将自己的洗浴用品带进浴室,然后再带出来。这样的相处模式有些像公共澡堂,虽然麻烦,可一旦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其实也为她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趣味。而相互理解和尊重彼此,共同为保持居住环境所努力的默契,其实才是一家人最为享受的生活之道。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这部电视剧不仅为我们讲述了许多在日常中会面临的,关于“断舍离”的生活问题,同样也带来了关于生命的“断舍离”的思考。当麻衣的外婆去世后,她在整理外婆的遗物时,内心是充满不舍和难过的。

生命无常,世事难料,我们总认为生死是件很遥远的事,可当死亡真的降临在我们身边时,自己才会发现:无论我们自认为有多成熟,只要内心还有牵挂,就永远无法平静地面对生离死别。

麻衣一直认为她是整理物品的高手,无论多复杂的东西她都能迅速识别出是否该丢弃掉,可当她面对外婆的遗物时,却无法准确地判断什么该丢弃,什么该保留。所谓的“断舍离”,在历经生活中的各种琐事后,我们还要迎来了人生的最后的一程,这才是对生活的最大考验。

麻衣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外婆会坚持保存先人留下的那些遗物,其实她也是为了保存着那份思念和寄托,这是我们无法割舍的一种关于亲情的羁绊。

其实外婆遗留下来的很多东西都是妈妈和麻衣以前送给她的,书信也好,去外地旅游寄回来的纪念物也好,她很珍惜,也舍不得那些好东西,最后都变成了遗物,我想这也是在提醒我们要珍惜眼前,活在当下吧。

我们的很多东西,就是这样来的。纪念品占了所有物品的一半,那些旧物件都带着故事,要“断舍离”真的很难,扔掉一个,就是跟过去的某一段时间,某一个人说再见,再也不见。扔掉了怕后悔,可是不扔掉又不用倒真的成了“垃圾”。所以麻衣才会在别人质疑她“变态”的时候说:如果你真的珍惜它,就该好好使用它。

人虽然总是会被外界的事物所牵绊,也正是因为这些牵绊,才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不过,如果到了生命的尽头,我们还可以像最初那样不在世界留下一点痕迹的离开,或许是一个最轻松地选择。就像司汤达说的那样:从地狱到天堂,我只是路过人间。


通过观看这部剧,也给我们提供了许多极简生活的小技巧。比如尽量把东西都放在柜子里而不是台面上,家里空无一物很难,但是桌面空无一物还是可以做到的,这样看起来也确实干净整洁很多,这也是我常用的方法。

还有隔一段时间就把自己最爱的物品拿出来欣赏一遍,开展一个“心头好博览会”,真实地感受对他们的喜爱,这样除了能更加珍惜自己的物品,也会减少购物的冲动。

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像麻衣那样,将“断舍离”做到极致,不过剧中也有许多不错的关于“断舍离”的方法,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每一集的剧情里导演都会穿插一个小动画,为我们讲解当下人们在生活中,常常会遇到的关于归纳整理的问题。

比如有的人想减少餐具,但是又都很喜欢,不知道扔那一个,就可以用“推进代替法”,赋予一个东西第2个使用方法,以此来扔掉别的东西。

有些人无论怎么收拾房间,房间都还是很乱,可以用“同色等间隔布置整理法”,依照物品的颜色,分别按相同间距分开放置,但是要避免购买有图案或花纹图案的物品。看着舒服了,整体也就不乱了,备胎物品尽量不要。

有些人为了收拾东西去买收纳盒,反而使空间越来越狭小,这时就可以用“一物两用的重复使用法”,买一些既可以装东西,又可以当坐垫的收纳盒。

有些东西确实用处不大,或是基本没用,但是就是舍不得扔,就可以使用“冷处理法”,将这些东西藏起来一段时间,确定不需要使用到它们,或者真的不喜欢它们了,就可以扔掉。

有时候我们刚收拾好房间,结果没过多久就变乱了,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尝试“物品所在地确定法”,给每个物品规定好场所,用完后就可以物归原位,防止再次变乱。

有的时候我们会想着要新的东西,结果丢了旧的东西又开始后悔,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尝试着不扔东西,把旧的东西好好保养,重新恢复对它的喜爱,也是不错的选择。

钱钟书说:“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是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极简生活是我们大多数人所向往的,然而真正能做到“断舍离”的人却是极为难得的。

我们不仅需要对生活的勇气和信心,也需要去完成对生命的思考和转变,在这段旅程中,我们终究会明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能领悟极简生活的人,亦能明白这便是活到极致的奢华人生。


很高兴与你相遇,更多精彩好文欢迎关注自媒体:无物永驻,多平台同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