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人环

文/苏砚suri

她是今天店里的最后一位客人。自打她抬脚一进来,这儿一整片都跟约好了似的全部断了电。

鹿原看了一眼手机,刚好12点,本来可以打烊约上几个朋友小酌一番,现在看来是不能了。借着手机的光,鹿原招呼了一声客人。

她穿了条带花的裙子,在暗处向他走来。鹿原挥了挥手机,示意她注意脚下的台阶。黑暗里,高跟鞋和木板闷闷的碰撞声显得格外清晰。

今夜月色宜人,露台上倒是一片清明,鹿原点燃了桌上的香薰蜡烛,夏日的味道变得曼妙起来。

“你手腕上的结很特别,看着很漂亮。”

“这叫渔人环。”

“渔人环?”

“对,它还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哦?”

“传说在过去,海上的水手常用这样的结来寄托对妻子的思念。如果绳子上的两个渔人环相距很远,那就是告诉妻子,我们还要等好久才能相见,我很想念你。”

“那如果靠在一起呢?”

“靠在一起的话,就是说我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真是个浪漫的传说啊,不如你教一教我怎么系渔人环吧。”

“我教给你的话,你要给你的喜欢的人系吗?”

鹿原愣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然后赶紧岔开话题:“我叫鹿原,朋友们都叫我老鹿,你想喝点什么?”

“我是陶斯,是来听故事的。”

“我们的每一杯咖啡都有一个故事。”

“那好,我要一杯有泪。”

露台上的风微微透着凉,陶斯半靠着藤椅,烛影倒在还剩半杯的有泪里。

鹿原给她拿了条毛毯,有些粗糙又有些温柔的触感让她感到安心又温暖。



1

“用表演和比喻来说明日常生活中人的互动的理论是拟剧论。”教室里一片嘈杂,风扇在头顶不紧不慢的转着,气温高的连苍蝇也懒得扇动它那薄的可怜的羽翼。

陶斯感到自己的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那简直像是一架巨大的旋螺桨,在她的脑海里腾云直上。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地想着惊池,像在黑暗的洞穴里寻找那点若有似无的光明,越思索,痛感就越强烈。

“你知道惊池吗?”她强忍着不适,转脸问身边的同学。可那个人她并不认识,也许是工商系的,或者电子班。反正自从那件事发生,她们班的人都不敢和她一起坐了。

“那个戴帽子的同学站起来。”

讲台上的男人合起了手里的书,顺着中间的过道,缓缓走到她的面前。

她并不认识这个老师,也许是临时被请来代课的,反扣在头上的蓝色棒球帽使得他看上去很年轻。

“你觉得什么是‘人的自然属性’?”

“唔,与生俱来的、各种生理机能以及生物现象,比如食欲、性欲、求生欲……”

他闭上眼,摇了下头,复又睁开。

“我是问,你觉得,什么是?”

陶斯头痛欲裂,她听不见一丁点儿声音,只看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像咒语般隐秘的吐露出什么不得了的天大秘密。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在右边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

不,是所有人的。

“惊池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你也是,天呐……”

“我的也收到了……”

“惊池是什么?”

2

她想,她要回惊池了。

“你看那个人,就是她,中文系的陶斯。上个星期她们宿舍几个人去海边露营,就她一个人回来了。”

“什么意思?其他人辍学了?”

“你傻啊?就她一个人活着回来了,其他人肯定是……”

“我的天呐,那她不会是……”

“听说死掉的那几个人的家长都来学校闹了好几天了,也没见她掉一滴眼泪。”

“哎,你小点声……”

陶斯面无表情地拦住了她们。

“你……你想干吗?”

“她们没有死。”

“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我们走,愣着干什么,快走……”

陶斯没有追上去,她已经觉得烦了,这些人什么也不知道,整天就只知道乱嚼舌根。她只能尽快找到惊池,这样她才能……

陶斯终于征得了辅导员的同意,去校图书馆当管理员,有了钥匙,她就可以在里面待到很晚。

那些置放在最里间的书她翻了快一个星期,也没有翻完,而且留给她的时间也不多了。

她必须找到惊池。

3

今天是第九天。

陶斯几乎快要放弃了。

把手中最后一本书插回它原先在的地方,靠着书架,她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跌坐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移了移帽子,顺手擦掉了帽檐边的汗,但这也是徒劳的,因为不一会儿汗还是会从那里流出来。

“那个戴帽子的同学……”

陶斯像是听到了什么密咒一般,惊恐地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那个人有着像舞伎手执的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睫毛下藏着海一般深邃的双眸,沉寂的不动声色。

“哈,终于找到你了。”

他闭上眼,摇了下头,复又睁开,同那天在教室一模一样。

“你是谁?为什么要找我?”她嗅到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感觉到自己在不停地颤栗。

“因为我听说,你在找惊池。”

说完后,他玩味地嗤笑了一声,像从喉咙里生撕硬拽出来的怪异声响。这样的声响使得他本来俊美的面容显得阴鸷了几分。

“你知道惊池?”

“我就是从那里来的。”

“你是从惊池里来的人?”

“没错,我是从惊池来的。”

“我不信。”

他摘下帽子,在耳后的位置露出了尖尖的一对黑翅来。

4

深海的日子尽管长久平静安宁,但却是个没有阳光的世界。而她的父母已经飞往惊池,但那时候,她只是一条小鱼,不能飞。她只好等,等着自己长出耳后翅。

一条鱼的生活很是孤独寂寞,所以她总是会混在海豚中游到亮晶晶的海面上,跟着人类的巨轮后面跳舞,当然,如果跳跃算的话。

“嘿,你看那条鱼,它的脊背上是不是有一对尖角?”

“哪里?天呐,好像是,它真漂亮。”年轻的水手有着一张像阳光一样明媚的笑脸。

作为一条活了很久的鱼,她很聪明。知道船上那个英俊的年轻水手是在夸赞她的美丽,只不过,那可不是什么角,是她还未长成的翅。

海上的风暴总是说来就来,她早早地就避到了深海安全的地方。电闪雷鸣,可怕的飓风和暴雨是上天的震怒,在撕裂海洋之前,海上的轮船们恐怕也不能幸免。

“人类那么聪明,造出来的大船应该很结实吧?”她绕着珊瑚丛转了一圈又一圈。

一夜肆虐。

第二天,海上光芒万丈,却不见有任何轮船的影子。她奋力地游动,无比渴望自己此刻可以像她的父母那样展翅翱翔,但是她不能。她越过锋利的暗礁和湍急的水流,终于在一片单薄的木板上找到那个奄奄一息的年轻水手。

“谢谢你,救了我。”她将他托上了岸,远处就是人群,他会活下来。这是她第一次那么接近人类的世界。

“这是渔人环,我把它送给你,谢谢你大鱼,希望你顺利平安地游回大海。”他把手腕上的渔人环挂在了她的耳后翅上,她很奇怪,这个小小的东西为什么那么牢固结实,怎么甩都不断。

“现在这只环上的两个渔人结相距很远,因为我们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相见。不过,我会十分想念你的。如果有一天,它靠在一起了,那就是我们要相见的时候。”他轻轻地刮了一下系着渔人环的那只翅,她感觉自己的心咯噔了一下。

远处的人陆续走了过来,她向他摇了摇尾,转身回到大海。很久以后,她终于飞去了惊池。

“你要带我回去吗?”

陶斯哽咽着问道,散落的书上滚动着豌豆大小的珠子,颗颗晶莹。

“你要找的人这一世过得好吗?”

她的双眼已经朦胧的看不清眼前的人。

“他很好,开了一家咖啡馆,只是不记得我了。”

“那很好,生当复来归,死亦长相思。”

他背过身去,耳后的黑翅呼之欲出。

“现在就要走吗?”陶斯轻轻地摘下了黑色帽子。

“我之前问过你,人类也有她们的自然属性。但是你不回来,她们自然不能离开。”

“那让我,再去看他一眼。”

5

沧海月明珠有泪,怕是大梦一场,为他人空揉碎了自己的泪。

鹿原又伸手递了包纸巾给她。

“您这杯有泪还需要续杯吗?”

陶斯抹了泪,站起身来,摆了摆手。

“不用啦,我得回家啦。”

“别忘了这里是惊池咖啡馆,欢迎你随时来这里听故事。”

第二天,失踪了十多日的几个女大学生包括昨夜在图书馆失踪的陶斯一同被海滩上的渔民发现并送往了医院。

她们都不约而同的丢失了自己这十几日的记忆,而这个陶斯也丝毫不记得自己曾经回来过学校。

鹿原在露台的桌子上发现一顶黑色帽子,帽子旁是一只磨损的十分破旧的渔人环和一颗颗摆放的杂乱无章的剔透珠子。

北冥有鱼,名为鲲,南冥有池,为惊池。

鲲有泪,落地成珠,耳后翅,可飞千里。


丨惊池故事丨

我在这里等你的故事,等你熟悉的微笑。

没有故事,何必远方。

微信公号:惊池故事(ID:jingchigushi)

投稿邮箱:jingchishijie@126.com

我在这里等着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湖大线公路改造,工程车辆进场,山路崎岖,婺城区交通局路政大队随行维护交通秩序,确保大型车辆能够安全通行。
    SCS_Vivienne阅读 22评论 0 0
  • 把这2个视频再看一遍。 http://www.imooc.com/learn/57 http://www.imoo...
    sunshime阅读 89评论 0 0
  • 今天是我们的每周读书日,孩子们专心致志地读书,可惜忘记给孩子们留影了。 下午入班,我们进行了本学期第一次读书分享会...
    牵着一只小蜗牛阅读 2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