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日记 雨仁读译 第2230天】:“坐吉普去重庆”

 

竺校长抗战西迁贵州日记(连载第2230天)

1946年2月22日(周五)遵义至重庆,晨阴16°C,27.40”。松坎、綦江一带桃李盛开,遵义樱桃初开。

        时事:重庆各校教职员、学生、工人二万二千余人,为抗议苏联在东北延缓撤兵,举行大游行、发宣言,要求苏联立即撤兵,部份人散后,捣毁《新华日报》社。京、沪、杭物价狂涨。蒋主席在杭州招待士绅。

  晨五点即有人来敲门,初以为是校工来拿行李,后听见隔壁江家满宅哭声, 才知江老太爷(梦秋之岳父)去世,其已有月余未至傅家看花了。

  六点校工来。六点半早点后,别夫人与松儿,赴文庙前之外语班,与第四军官总队队长余汇渊会合 ,他才起床。等半小时后,同乘其吉普车出发赴渝,除司机外,随车有护卫一名,时七点十五分。车快路不平,颇颠簸,到重庆时,浑身骨头痛。中途过桐梓,中膳,停半小时。9:40出发。十二点过松坎,见桃李已开。下花椒坪至吊丝岩,山谷中白色之花满缀树上,疑为李子,但余军长认为此花不结果,树高应为乔木,不是很像李树。至青杠坡,满山均有黄色迎春花。至东溪则麦高尺许,麦穗已将结实。过綦江时,遇102 师师长罗泽闿,谈片刻。至都司购广柑,每百个要价一万至一万五千元。

  六点半抵海棠溪,则已是万家灯火了。吉普车爬坡力大,转弯不吃力,操纵便利,只是无沙发,故觉骨头痛。过江后至国府路309附八号下车。到中研院,,晤代理总干事汪戢哉及罗宗洛,药学研究所徐凤年。罗刚从台湾回来,据他说,台大每年经四千万台币,即十二亿法币。戢哉说,从印度中央通讯社新闻,知周载之(周厚复,原浙大化学系主任)获Nobel奖。

  又讲中研院今年经费四千五百万元,事业费原定四千五百万,经参政会争取后,可增加至两倍半。迁返时间还未能定。国防会通过议案,公务员家属每人可得十二万元。

        九点晤君韧、次仲,知凌叔华已于二月中去北平,通伯被派为UNO文化组代理代表,叔华拟聘去布鲁塞尔大学主讲美术,正在办出国手续。十点半睡。

(贵州的青岩、遵义、湄潭和永兴,值得每个浙大人一生当中,去走一走、看一看的地方。以上文字系由贵州浙大校友雨仁每天读译自《竺可桢全集》之1940~1946年,一天一篇,持续七年,新鲜读译,与您分享,“穿越”西迁,见证校长在贵州抗战办学七年的每一天,感悟求是精神,弘扬西迁文化。误读与错漏,在所难免,敬请阅读原著。更多连载见~http://blog.sina.com.cn/xiqianq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