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苦旅

【爱之愚蠢】

人的愚蠢是至高无上的,可笑的是自己全然不知。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浑浑噩噩,如同梦魇一般,迷失了自己,如同是一具躯壳,在不断地被粉饰,其实心中空空如也。做一些无意义的争论,在堕落中沉沦,却忘了自己的使命,不停地引经据典地为自己开脱,却在不知不觉中为自己套上了另一层枷锁。我的心不再明亮,因为缺少了泉水的涤荡,但竟也会掀起波澜,为那远离我的爱人而神伤,也为那逝去的纯净天堂。而我也远离了田地,荒芜了播种的希望。看清自己的愚蠢与浅薄,再次为寻觅爱人而流浪。从此不让双眼在混沌的心灵里彷徨,如行尸走肉般地消亡,生命不再有光亮。爱人啊,请你不要失望,仍旧为我守候在远方,等待我寻觅的脚步敲响你的门扉,重新拥抱你。

【梦之呓语】

在这样的课上睡去,醒来,再睡去,早已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只是今日我竟然能在令人乏味的课程压迫下,让自己的头脑清醒开来,有了一股提笔的欲望。

想来混混沌扥地在学校里飘着也有好一段日子了,本以为迷失了自己位置的只我一人,然而近来看遍友人们的近况后,才明白春天真是无法伤悲的季节。

或许是性情中人的缘故吧,特有的敏锐感赋予了我用眼去感受真实的能力。

一日,路上偶遇友甲,他怀着对未来的愁伤,发表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演说,极无逻辑性的言语将其异样的心情表现得如那风中吹乱的头发一般真切。我自己深知有些事情再怎么劝,也没有效果,甚至更糟,于是索性闭口不言,只是一直跟着他在路上走着,就这么走着,从一边到另一边,似乎落寞的街道永无尽头一样。晚风渐起,不觉身上已微颤,只是他仍未走出自己的心路,而其过分平静的面容与其心境的反差却着实让我心有同感。

我们开始绕着花坛漫步行走起来,并不并排,而是我如影随形,不知走了多少圈,我竟也感觉不出什么寒意了。绕着花坛走,绕着圆形的小径走,我突然觉得在这样一个盘旋型的轨道上,走路原来是这样一件艰难的事情——因为空洞。

有人说,人生就是不断地感动与挣扎,我抬眼望望友人那熟悉的背影,而或许就在那么一瞬间,痛苦但真实;我也体味了一种力量,正如在这样一个夜凉如水的夜晚仍能不失自己心的温度。

于是,我不再怀疑那平静的外表与心态的反差了,尽管走路带给我的空洞感觉仍旧是感染了我的心绪,但我还是对着他的背影,不,或许应该说是一种精神所在,微笑了。

另日,友人乙来访,闲聊乱扯之中,一种沉郁的感觉总也闪不出我的目光,于是友人不再回避,言语之中倒出了对过往的怀念与不屑,对真爱的渴求和疑惑,以及对生活的向往和叛逆。

人本来就是一个矛盾体,在心绪烦乱的时候,尤其是——我时常这么想。

或许是看多了身边的笑颜和泪水,友人的这段断断碎碎的流露,竟有些让我无言以对,原来任何一个外表稳重坚韧的人在面对某些问题时,也都会脆弱得承受不来。

我不知道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该对那些卸下面具的人持一种什么态度,是该继续带着面具伪装自己,还是卸下防备来体现真性情。

面对着友人乙平静的神情如同望着友人甲的背影,我不知做和选择,且这份真实是不折不扣地存在着。

其实,细想自己的现状,不觉也有些汗颜,虽然身边的朋友也会低落,也会无助,但终究还是未能失去挣扎的勇气和韧性,也还是能在风中跌倒,在爱中流泪看作是人生必经的旅程。唯独我竟放任自己的心飘忽了这般之久。

写到此处,不觉下课铃已响,看着周围的同学都纷纷走出教室,我也准备起身,将纷繁的心情一并带走。

【生命旅程】

总觉得每次乘坐公共汽车,都是在体验一次浓缩的生命旅程:上车时,如果你幸运地先得到座位,那么,你就会同那些站着的人截然分开。当车内越来越拥挤时,售票员总是指责那些站着的人为何不挪动一下步子,而坐着的人却永远不会受到指责。同是一样的刷卡,却为何是这么不同的境遇呢?

就如同我们每个人一样,出生在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如果你出生在一个优裕的家庭,就比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抢先占到了座位。人应生而平等的,事实上却并非如此,然而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站着的人也可以在中途找到位子,改变自己的处境,就像一个打工者所说的:“既然不能做富二代,就做富一代。”

汽车在不停地行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起点和终点,也就是这旅途上的一个区间,就如同我们每个人都是这大生命里的一个小点,虽然渺小却仍不屈地存在着。车窗外的景物倏然而过,自己却从不能留住什么,不过它们仍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了痕迹。

在旅途中,有人上车,有人下车,完成着自己的起点和终点。每个人都会陪你一程,但都不是你生命始终如一的伴侣。在这生命的旅程中,你永远是孤独的,也是需要给自己勇气的。

在这旅程中你会经历一些事情,有些事让你感动,有些事让你气愤。也会看到许多人,有些人让你喜欢,有些人让你厌恶。但这一幕幕剧目,总会落场,那一副副面容,也终将消逝,不着痕迹。而你这个观众还会继续前行,完成自己的生命旅程,演绎自己的故事,演给你身边的人。

人们都活在自己的故事里,很少能跳出那个圈子来审视自己和身边的事物。“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想没有比这更经典的话了。我们因认不清自己,而认不清世界,看到的世界也是我们修饰加工过的世界,它是我们自己的庐山。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587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84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492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84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70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17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27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0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05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9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0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3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1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50评论 2 208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35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97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9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14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