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

又被青蛙们的演唱会吵醒了!

想起了昨晚和老妈煲的电话粥,想起了兔子。对,兔子 !

老妈在那个大园子里,种了几十种瓜瓜菜菜,养了鸡鸭,还在小侄子的要求下,养了两对兔子 。

我小时候,也特别喜欢养兔子,养了好几年。原来只是一对儿,养来好玩。每天放学后,很积极热情的为它们割草,用小篮子带回家,一把一把丢给它们,看着蹦蹦跳跳们吃得高兴,自己也很开心~后来就生小兔子,一窝接一窝,每窝十几个!大的小的老的,忽然就变出几十只来!成了我的兔子王国和臣民。

一个人割草实在搞不定了,爸妈也都忙活起来,每天从田里都要带回来很多草才可以勉强不让它们饿肚子。有时候采不来草,就去采树叶~那时妈妈年轻,爬树技能是一流的,三下两下爬上大杨树,折下大把枝叶,就够兔子们吃上两三顿了。

爬树技能,也被我很精湛的传承了下来,几岁就会爬树,再高再粗的树,也难不倒我!春天的时候,邻居们经常央求我爬树,爬树干嘛呢?采榆钱儿,采槐花...往往腰里系根绳子,绳子上拴个篮子,不到半小时功夫,满满一篮子鲜货儿就给带下来了。

每次给兔子们发草的时候,都有君临城下的自豪和成就感~大大小小几十只兔民们,竖着耳朵,双手朝拜一般供在胸前,就等我一声令下:吃吧!


有时候也喜欢和它们开玩笑,趁它们吃得正高兴,突然扔过去一个土坷垃,顿时炸开了窝,一个个箭似的“抱头鼠窜”![阴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