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信仰—张国荣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起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无人不感叹它曾经的繁荣,而这繁荣有一个绕不开的符号——哥哥,张国荣。

        在今年香港二十回归周年庆典上,当古巨基演唱《明星》时,大银幕中央赫然显示着张国荣的名字。在他离世十四年里,依然如故地活在香港的记忆里,活在人们的记忆里。

        我应该算一个荣迷吧,毕竟我的偶像就是哥哥。说起来,我喜欢哥哥这件事挺奇妙的。从前只是听过张国荣的歌,听过张国荣这个人,但从没想过会喜欢上他。直到今年年初,我频繁地复看之前香港的老电影,什么周星驰啊许氏三兄弟啊都回忆了一遍,那个时候免不了多多少少有看哥哥的电影,似乎从那时起就开始注意起哥哥这个人,搜他的信息,听他的歌,看他的故事,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可见他的魅力有多大,让我这个不和他同个年代的人都迷上了他。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一个荣迷,我也算追星一族吧,但我们的追星方式很特别。现在大家追星都是买周边啊支持爱豆电影专辑啊等等,甚至在自家爱豆受委屈时还可以发微博支持爱豆。但作为一个荣迷,看完了哥哥的一生,没有什么需要的应援、支持,而是只有回忆他的好,看看他的故事,偶尔思念一下他,问问他是否可好,仿佛他还在一般。

      说起来有些夸张,我把哥哥当作了我的信仰,我想他这么美好的人一定可以胜任。我梦到过他两次,一次是他和毛毛毛舜君坐在一起和我聊天,我忘记了聊天内容,唯一清楚的是他的笑容在梦里那么灿烂;还有一次有些悲伤,是我在梦里某个陌生的场合听到哥哥的歌,当场哭了起来。不管梦到他的形式怎样,我都希望可以再次在梦里遇到他,当然我更希望是开心轻松的方式,我想,那一定是个好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来挺有趣的,这本该是我父亲那一辈的偶像,而我却着了迷。我有一次插着耳机听哥哥的歌,我爸看到了说:“那不是张国荣的歌吗?”我当时那个骄傲啊,那个得瑟啊,献宝似的拔掉耳机给我爸听那首《当年情》。你看看,美好的东西总会吸引人啊,也难怪我朋友经常diss我:“十几岁的年纪却喜欢上世纪的偶像,手机里藏了多少老歌脯。”我虽然过意不去,但还是很欣慰,欣慰我有这么一个美好的偶像。

      也许很多人不懂,不懂哥哥的美好,不懂哥哥最后的痛苦,对他有过多的不理解。有人说哥哥同性恋,我说:“同性恋又如何?人人都有自己随性随心的自由!不应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你所认为合情合理的事物!”喜欢过哥哥才会知道爱屋及乌是如何的感受,哥哥珍惜的唐生,我们也一样珍惜。我妈似乎对张国荣这个名字很“忌讳”,我每次讲起哥哥,她都说:“你为什么老是讲起他?他都.....不要再说了。”我不理解,我喜欢哥哥,我记得他啊,在我心里他一直都在啊,何来忌讳一说。再有就是外界对于哥哥离去的猜测,我之前无意看到一个博主拍的视频,他在视频里就有对哥哥离去的猜测。甚至说哥哥被下了降头!我当时心里很气愤,为什么不能给予尊重!为什么事情过去这么久还要猜测他离去的原因!用这种方式博人眼球,我只能说气愤之余,还有无奈啊......尽管旁人怎么不理解我这种喜欢的方式,可我就是喜欢这么一个人,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花火。

        今年香港回归二十周年庆典,我想如果哥哥还在的话,依照哥哥的爱国情怀,一定会去给大家带去惊艳,就一如他1997年在香港回归盛典上那样的明艳又温柔。如果他还在的话,他应该和唐生还在一起打打闹闹;如果他还在的话,今年的61岁大寿他又想如何过?如果他还在的话,四月一号也许就没有了悲伤的标签......但一切都止于如果。

      现在是八月早秋了,快到哥哥的生日,昨天也是七夕,可能晚了几个小时,但还愿哥哥你可以安好,其他无需挂念,也谢谢哥哥你让我有了一个永恒的信仰——张国荣。望你一切都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