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约(第六章)

字数 2647阅读 40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上一章:第五章

组内成员:摘心妮妮鱼酱先森况天赋声

目录君:http://www.jianshu.com/p/241d301c10b0


第六章

文丨鱼酱先森


1、

夏洛霆被兵士带至刑房,心想难免要受皮肉之苦。眼下却无法脱身,北关桥已破,南詹望北之地尽在北翟大军铁蹄之下。南詹军队只剩不到三成,国破家亡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正当用刑,夏洛霆宁神摒气,心念到一定要忍住,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脱身。两个兵士擒住他的双臂将他按下,夏洛霆再次运气护住心脉。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语:夏将军只管大声呼叫,这几个兵士已被我调换。我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夏洛霆闻言开始呼叫,接而开口道:“我吩咐你带凡夕离开,为什么有来了北翟。此地凶险万分,你怎可带她犯险?”

“将军息怒。末将万死不敢,只是途中我截获密报,您断言的那位指点北翟的高人正是先皇的嫡子,当今皇上的堂兄。”

“此事我已知晓,柳长街刚刚来过了。”

“那夫人的身份想必您也知道了。”

“我早已知晓。凡夕自幼与我一同长大,我父亲答应我迎娶她,也证明凡夕身世非同一般。”

“如今北翟”大军已过北关桥。据三日前的探子来报,望北已被攻占,北翟大军据国都不足二百里。我们兵力大损,只能从西、南边防抽调兵力。然而,西南边陲外族也有兴兵之象,国都恐不能久,若要救我南詹,天下一身系与将军和夫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柳长街孤注一掷,他唯一的弱点就是凡夕了。但……”夏洛霆叹了口气转而问道:“贤丰道长现在何处?”

“截获密报之后,我赶赴军营见到道长和夫人。我与道长商定,由末将带夫人前往北翟寻柳长街。道长回北关桥汇合将军,若未曾得见则回南詹固守。”

“已是最好的办法了。听刚才柳长街所言,凡夕是到了北翟之后,方才知晓她的身世。军营之时怎会与你前来?”

“末将斗胆,假言北翟可汗有一宝物名曰九龙珠,需夫人盗之即可力挽狂澜。实则依计由青宸引柳长街与夫人相见,又得知将军在此,特来营救。”

“不好!”夏洛霆大惊失色。“北翟人料定柳长街无所顾忌才会兴兵来犯。凡夕的出现,势必会影响柳长街的行为。北翟需要的是一个毫无弱点能帮他们攻破南詹的棋子。柳长街对南詹十分熟悉自然是好的棋子,可一旦柳长街有了凡夕这个弱点,那么就是一颗有弱点的棋子。北翟人势必会想办法暗中清除这颗棋子的弱点,最好是让这颗棋子以为是敌人出的手,那么这颗棋子的威力就更大了。”

曹明新皱起眉头接着拱手道:“属下愚钝,我立刻派人暗中保护夫人。”

夏洛霆点点头接着说:“凡夕暂时不会有事。从时间上看,北翟人还没有那么快下决心对凡夕动手。如今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国都城破之前设法瓦解北翟大军。”

“杀掉柳长街。”

“不”夏洛霆摇摇头“如今的战局,杀掉他也不可能挽救国破家亡的局面。我们要赢得柳长街才有机会赢。”

“将军……这……”

“因为,我们之中只有柳长街了解北翟。”夏洛霆打断曹明新说道。

“将军,此举无异于登天。柳长街对皇上的恨实在太深了。”

“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夏洛霆抬头坚定地看了曹明新一眼接着说:“密卫有多少人来了北翟?”

“只有36人。”

“现在何处?”
“蔷薇酒店内。”

“明日使两个会说北翟语的密卫乔装潜入柳长街居处,刺杀凡夕。”

曹明新没有说话,点头表示会意。

夏洛霆顿了一下补充道:“挑武功高强的。避开要害,必要时可以伤及皮肉。”

“末将去吧。”

“不必。叫他们不必恋战。凡夕轻功高强,她一旦追击,未必能逃脱。刺杀之时,你带人来劫狱,声东击西。”

“属下明白。明日午时我带一个死囚调换,救您出去后再行此举。”

夏洛霆点点头,低声道:“但愿道长和众将士能守住国都。”


2.

次日正午,曹明新买通看守,换装遁入天牢已死囚替换夏洛霆。救出后,曹明新带密卫佯攻天牢,城中卫队随即赶往天牢方向,两个通晓北翟语的密卫乘机前去刺杀凡夕。


曹明新将夏洛霆安置在北翟境内的隐秘联络点内,探子传来急报,北翟大军已兵临城下。

“凡夕如何?”夏洛霆坐毕问道。

“将军放心,夫人并无损伤。”

“那就好。派任监视柳府内的动向,有任何事速速回报。”

"已着人守着。只是……必要时,需要告知夫人吗?”

“保证她的安全。这里有书信一封,你转交给她。”

曹明新收下信件点了点头,夏洛霆正色道:“北翟”境内有我们多少人?”

“密卫36人。被打散的将士陆续找回的不到500,。城中还有大批南詹逃亡而来的难民,其中或有败军兵士。这几日我已派人寻找。”

“很好。辛苦你了。只是,我们的人数还是太少。派人继续寻找,范围扩大到北关桥附近,一旦找到即刻分批进城。现在,我们该敲一敲北翟人的后背了。”

“将军有何打算?”

“你准备一下,我们夜谈可汗大营。”


城中柳府内,凡夕被刺,柳长街坐立难安,尽力安抚自己的女儿。

“未曾受伤就好。不知是哪里的流匪,竟敢前来刺杀!”

“你以为是何人?”

“定是南詹余孽,城池不保怀恨于你我。”

“哼!”凡夕冷哼一声接着说道:“南詹人为何怀恨于我?未见人刺杀您吧?”

柳长街一时语塞,凡夕接着说道:“怕是你的北翟盟友来除后患了吧。”

“北翟上下谁敢刺杀我的女儿。”柳长街脱口而出,说完便觉心虚渐渐小了声音。

“北翟可汗许你一半江山?凭什么?就凭你得指点,抵的过数十万众流的血?届时南北一统,北翟”可汗坐拥前所未有的江山,为什么要分你一半?"凡夕顿了一下,接着一字一句地说:“而除掉你倒是很容易。”

柳长街面色煞白,南詹覆灭,自己孤身一身,如何能分得一半江山。手无半点兵权,又无必胜的把握,北翟向来毫无礼数可言。况且,眼前的是一片江山。巨大的利益面前,小小的承诺便显得微不足道了。成王败寇,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

凡夕见柳长街面色煞白,冷汗慢慢溢出,接着说道:“北关桥以南,数百万南詹子弟,那都是我们的族人。如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们祖先世代共同的家园即将倒在蛮横的北翟”铁蹄之下,你当真忍心?何况,皇上和您流的是相同的血啊。”

“你休提他!”柳长街突然暴戾起来,眼里的恨意倾泻而下,牙关紧咬吐出字来:“他还知道我们是同宗同室?当初他杀我父母,夺我皇位之时,怎么没有想过我们流的是相同的血!现在,我就是要他看着他偷来的江山,一点点丢失。”

凡夕被一声怒吼震住,心道言语有失,不该提及皇上。话锋一转正色道:“丢失的是他的江山么?那是我们南詹人世代生存的土地。而夺走他们的,是你放任的北翟!让他人坐收渔翁之利,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么?”

柳长街气急败坏,盛怒之下甩袖转头出门,对卫士喝道:“小心看管小姐,任何人不得进出。如有半点差池,小心你的人头!”

凡夕轻叹一声,心道,洛霆哥哥交代我的事情,一言之失,还是功亏一篑。望天佑南詹,佑我洛霆哥哥,定解此围。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