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给了比父亲大的男人

文/盛行(原创)


八前年,我结束了三十年姑娘的身份,嫁给了一个比我父亲还大的男人,成为少妇。

那年阿德五十七,我爸五十二。

婚姻,是我自己选择的。

除了年龄上有比较大的差距外,其它我觉得没有啥不合适的。

第二年我就给阿德生了个儿子,他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很知足。

也许在你们眼里,一定会认为我是冲着阿德有钱,或者别的什么企图,才会和他在一起的,那你们就想错了。

我是北方农村长大的女孩儿,家中的长女,身下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父亲二十二岁那年,二十岁的母亲生了我。

我的出生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多大欢乐,反倒因为我是个女孩子,增添了他们的烦恼。

等到我妹妹出生的时候,老人们依旧是忧心忡忡,无可奈何。

直到有了我弟弟,全家人都高兴了,但家里已经没有钱交罚款,只能眼睁睁的让村上把家里养的几头猪赶走。

我考上大学那年,我妹才十五岁。

为了能让我上大学,她没有再读高中,而是去镇上找了个饭店服务员的工作,赚钱添补家用。

我与阿德是在歌厅认识的。

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S市,好不容易找了一家私营公司,做文职兼销售工作,辛辛苦苦的拼命,每个月仅有三、四百元的收入,除了付租房、吃饭,连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更别说帮助家里了。

二十三岁那年,在朋友的怂恿下我去歌厅做了三陪小姐。收入,一天就差不多能赚到以前一个月的工资。我把钱打给弟弟,让他安心读书,又给父母、弟弟、妹妹买了好看的衣服,偶尔寄些钱给他们。虽然收入不菲,但毕竟不是光彩的职业,每天晚出早归,见到的所有陌生人,都觉得他们是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也不敢谈朋友。但为了生存也是没有办法的。

阿德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生活。

那天,阿德他们一起来了七、八个人,等我们十几个女孩儿站在他们面前时,也没有精挑细选,每人留下一个女孩儿。我被一个瘦高个子的留下,阿德留下来的叫小红,比我还小,平日有事总找我帮忙,我们算是要好的朋友。 干我们这行遇到的客人形形色色,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好色。除了陪客人唱歌,有的客人还有过分要求,不满足就翻脸,是常有的事儿。时间长了,我也懂得了怎么样才能尽最大力量保护自己,去敷衍他们。遇到有点品位的、长相又帅的老实人,反倒会主动送上服务。

我和阿德好像是前世的缘分。

在他刚与前妻离婚后,我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遇见了他。

小红出去接电话的时候,临时把阿德交给我招呼一下。

那天,他好像是有心事,一个人闷闷的,也不说话。他表情严肃,令我有些打怵。

后来他让我陪他唱了首《心雨》,可能是我的表现令他还满意,整曲他对我也很规矩,曲终的时候,他用那柔软、光滑的手,在我脸颊轻轻捏了捏,低声说道:“谢谢你啊!”我不由的一阵脸红心跳。好在灯光昏暗没人看到。然后,他又坐在那里一个人沉默。

临走的时候,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我叫小丽”。

过了几天,突然前台喊有人找我,出来一看,是阿德和那个瘦高个子的人来了。

后来才知道那个瘦高个子的人是做房地产开发的老板,阿德用的画室就是他无偿资助的,看样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我把他俩带进包房,阿德叫我找小红来陪那个瘦高个儿,又点了啤酒和一些果盘。

那天,阿德的心情好了很多,也很爱说话,我们四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唱了一会儿,也聊了很多,他俩之间更不避讳。

我知道了阿德上次那天不高兴的原因,是刚刚和妻子办完离婚手续。

后来,我们相互留了电话……

再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他慢慢地相互了解了彼此很多。

不知不觉,我们之间没有了年龄的界限,相互也更加尊重彼此了。

阿德几次劝我离开歌厅,还根据我的特长和所学的专业,为我选择了职业画师的工作。

我和阿德在年龄上,虽相差很多,却没有代沟,也有说不完的话语,我和他在一起每天都是快乐的。

阿德给我的感觉,比起我以前接触过的小男人们要好的多。

他成熟稳重,有丰富的人生经历和工作经历,以及丰富的生活经验。他人很善良,也会体贴人,有时唠叨些我什么该多吃!什么要少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等等。我也常把一些新生理念建议给他,他也愿意接受。

阿德有任何事从不瞒我,这让我很坦然。

阿德是全国知名的画家。前些年他的画售价很高,卖的也很好。这几年市场不好了,整个画家村都不景气。但他的画迷朋友们,经常送来吃、穿、用等物品,生活还是很宽裕的。

有时,他也把以前婚姻、生活中的事儿讲给我听。只要我问,只要我不嫌烦,他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时间长了,我知道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也是一个负责任的人,更是可以托付我一生幸福的人。

我鼓足勇气,把我所有的“底细”都告诉了他。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只要阿德不嫌弃我,我就死心塌地的和他过日子,只要他不嫌弃我,我就要给他生孩子,一辈子不离开他。 他听了我的全部,没有半点嫌弃我。伤心处,陪我一起落泪,然后帮我擦眼泪。哄着我说:“一切都过去了,你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只有你知道,我知道,再不让第三个人知道。你这么年轻,不嫌弃我的年龄,我也不可以嫌弃你的过去。” 从此,他对我比以前更加珍重了。

和他刚认识的那几年里,阿德把我只当他最好的朋友,从没有超出朋友的过分举动。我知道他很喜欢我,也能读懂我,只是觉得他的年纪大我太多,怕耽误我的青春。后来,还是我主动提出和他在一起的,我又以他的情人身份陪伴他三年多,这一切我都无怨无悔。

在我陪伴阿德期间,和他本来就不是一条心的女儿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原因是我比他女儿还小两岁。

和前妻离婚后,阿德住的是以女儿的名字买的那套房子,自己名下的那套留给了前妻。他女儿对他很是绝情,坚持说房子是她的,让他无处可居。

这些都是他不愿提及的伤痛,我也很理解。我图的不是他有什么,和他会什么?而是他的人品和他的魅力!物质匮乏,我们可以再挣,条件不好,我们可以慢慢地改善,况且他有一身技艺,也为我今后事业的发展做了打算。

我的个子不是很高,只有1.60米多点,长相也很一般,但不磕碜,皮肤也白净,我自己不说,外人根本看不出我是农村姑娘。有了一白遮百丑的帮衬,阿德很是欣赏我,他说我是他的“白雪公主”,还常常夸赞我靓丽,把我当个宝贝。

有时候我像个小鸟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和他在一起,阿德显得年轻了许多,我也变得更加的成熟了,懂事了,也愿意花钱给他买衣服及饰品,把他打扮的更年轻些。阿德总是不让我给他买,反倒让我多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让我打扮。他说:“女孩子天生就是爱美丽的,要打扮漂亮的才行。”在穿戴上他是那种大方得体、不拘小节的人。不管什么样式的衣服,不管新旧,穿在他身上总是那么合体、适宜,有种特殊的气质。

虽然阿德比我父亲还大几岁,但看上去,他要比我爸年轻许多。

我父母是农村人,一辈子没有见过啥世面。也不会修饰打扮,自然显得苍老。

阿德很懂得尊重我的父母。 刚开始带他回家的时候,没敢和家人说实情,只说他是我的老板,我爸妈对他还蛮热情的。后来听我说喜欢他,父母都坚决反对。过了大概一年多,我的父母慢慢地被他感化了,也就默认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大操大办,也没有过多的形式,我也没有像其他女孩儿一样:非要穿婚纱。仅有我的家人和阿德的一些朋友几桌人聚在一起吃顿饭而已。

之前准备的过程中,他开车把我的父母和家人从乡下接到了城里,为我的父母、弟弟、妹妹以及妹夫,每人做了身合体的衣服,阿德和朋友,在城里几个有特色的饭店、茶楼、洗浴等处,陪我的家人们一起吃饭、喝茶、闲逛了几天。

对于我和他来说,能够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婚姻形式和登不登记都无所谓。开始我们真没有要登记的打算,后来他考虑我的将来,才坚持要与我登记,并立下遗嘱,将他所有画作的继承人写上我名字,作以合法公证。

我们的“婚房”就安在他朋友提供给他使用的画室。

我俩把新婚卧室布置的很简洁、很温馨,即便这样,仍比妹夫家的条件要好许多。

我妹为了我上大学才没有继续读书,早早的出去工作,即没学历,又没手艺,家里的条件又不好,只能按照农村老家的习俗,草率的嫁人。妹夫家也是附近农村的,条件比我家也好不到哪里,好在他们俩能踏踏实实过日子,也不打架。阿德帮我妹夫揽了许多运输活,挣了点钱。

我结婚后的第四年,我父亲突发大病,住院治疗,都是阿德来回接送、联系医院,即出钱、又出力,不仅我父母感激他,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感动得也无话可说。

去年我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先是我们的儿子进入了重点学校读书,了却了我俩心中的一件大事儿;第二是他朋友帮忙,用阿德的画置换了一套使用面积160平的高档社区住宅,他把产权证落到了我名下;第三是他的一幅国画作品,获得了全国金奖,给了一万块钱奖金,奖金到手那天,他给我买了一个名牌包和一双漂亮、昂贵的高跟鞋。

那天晚上我躺在被窝里偷偷的流泪,被他察觉。他把我搂在怀里心疼地问:“我的白雪公主怎么哭了?是谁大胆欺负你了吗?”

“我上辈子做了什么?你对我这么好?”我撒娇问道。

他一本正经的:“嗨,怎么说这些?你对我不是也挺好的吗,再说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我轻轻地用手捶打他的臂膀:“你不光对我好,对我的家人也无话可说啊!”

他吻着我的脸说道:“你是你父母生养的,我要感谢他们才是,没有他们,我就不会有你这么好的老婆喽。”

“呜,呜,呜……亲爱的,这些年你是怎么对我和我的家人,我心里有数。你放心,我的后半生不会做半点对不起你的事,再有就是等你老的时候,我会像你对待我的父母一样伺候你,不离不弃。”

等我说了这些话,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好,我们不离不弃!我们不说这些啊,我还要守着你活过一百岁呢!我要谢谢有你陪伴!”

这一夜,我俩两个相拥在一起,都痛痛快快的流淌着喜悦的泪水,陶醉在我们共同营造的新家,享受着无比的快乐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