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医竟然分不清外感病和内伤病,气得神医直跺脚,直接爆了粗口

在公元1614年的一天,在从长兴通往金坛的路上,一匹快马在路上飞奔,马背上的缪希雍眉头紧锁,神情焦急,不用问。这是给人去看病,这次患病的是谁呢?为什缪希雍如此的着急呢?这要从一个叫庄敛之的学子谈起。

这个庄敛之,小时候跟两位老师学习,一位姓王,一位姓于。这王、于二人都是缪希雍的好朋友,他们三个人经常在一起聊天。这位庄敛之同学经常向缪希雍请教问题。后来,缪希雍每次来庄敛之所在的金坛这个地方庄敛之同学都拿着小本本儿,向缪希雍请教经验,所以两人关系很密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这件事,让庄敛之同学对缪希雍的医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什么事呢,就是庄敛之的父亲病了,请了当地很多医生来治,这些医生治疗的方法却很特别,所有这些医生来了一看,都说这是外感病。我们要用发散的方法来给您解表,把外感跟你解出去。然后这些医生又用了一套非常奇怪的方法:“禁绝饮食”。这可不得了,说明当时的糊涂医生很多。

要说有病我们清淡饮食那是对的,吃点清淡的饮食来调养自己的脾胃。但是禁绝饮食,这就太糊涂了,这说明医生一定要不断的学习,医生不能有一点错误的观念。否则你把错误的观念告诉了患者,这个患者就会照此去做,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

结果,庄敛之的父亲就这么折腾了半个月之后就病危了,这说明他还是挺能挺的,一般人不进食只喝汤药,挺不了一个星期。这时候庄敛之也着急了,周围这些医生这么治下去,我父亲病危了怎么办?去请缪希雍吧。于是马上派人去请缪希雍。缪希雍一听说,二话没有,立即翻身上马,就往金坛赶,纵马飞奔而来。

其实,纵观缪希雍的医案,一般都跟马联系在一起。别的医生一般是坐轿子,或者自己走。缪希雍从来不坐轿子,来不及呀,从来都是翻身上马,快马飞奔。缪希雍有个特点,别人形容他说,他这个人一旦听说哪里有了病患,如果这个患者求到他了,他是千里必赴。不管多远,一定要赶过去。“三日夜驰至”,连续奔跑了三个昼夜,来到金坛庄敛之家,翻身下马,进得屋来,马上给庄敛之的父亲诊断。

诊断结果如何呢?

诊断完之后,缪希雍顿足大叫:“前面是哪个医生给治的?怎么这么糊涂啊,这个病不是外感病啊,他是个内伤病。他这人身体很虚弱,他这个时候我给他补还来不及呢,我应该给他多吃点好吃的东西,来让他脾胃调养,你怎么能够让他禁绝饮食呢?这个时候这个人脾气已绝,奈何!奈何!”缪希雍说,这个人的脾胃之气已经快要消失了,怎么办呐?

大家一听缪希雍这么说都明白了,是前面的医生给治坏了,怎么办呢?你看看还有机会治疗吗?缪希雍说这样吧,我试五天,我给他吃药,尽我所能给他治,看他能不能有反应。

结果是,治疗五天以后,“药证不应”。这个药下去患者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个时候,缪希雍知道大势已去。此人是无药可医了。“势不救已,潸然涕下而别?”他说,没有办法啦,我的医术也只能如此啦。缪希雍就告辞了。不久,庄敛之的父亲与世长辞。这件事,让庄敛之对缪希雍的医术有了更深的认识。他发誓,以后看病,一定要找缪希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