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镇(3)

“哎呀!小九你可算回来了。”一个胖巡捕忙上前瞄了我一眼我低声说道。


“赵海平在里面吗?”我说罢便抬脚向屋内走去,一众巡捕却连忙上前挡在门口拉我道:“姑娘别急,听我们一句,今日之事全是我们的错,你别……”


“是呀是呀,我们的错……我们不该……”


“赵捕快一向待我们不薄,今日遭此横祸全是我们……唉,我们该死。”


他们生怕我经受不住父亲离世的打击纷纷出言安慰,可他们想错了,自从四年前母亲重病,他却因有任务在身为由于京城不返,母亲最后含恨而终,我从那时起便不认他这个父亲了。如今前来不过念在最后一点儿父女之情,报他的养育之恩罢了。“诸位多虑了,我绝不会为此人寻死觅活。”


我冷冷的说完不顾一众人惊愕的眼神推开了门走了进去,阴冷的房间里放着三张桌子,左右两张各躺着一个盖了白布的人,我走向左边的桌子,想起四年前赵海平回到家里看见已故的娘亲时痛苦的神情,眼睛渐渐湿润了起来,心道如今你们夫妻能够团聚也算是了却娘亲生前遗愿了吧。我掀开白布只见一个青灰色的女人脸,心里一惊嘴里忙念叨“无心之过,无心之过。”连忙转过身去另一尸体旁,还未平复刚才的惊吓只听院子里小九的声音传来,


“什么?师父的尸体不见了!”


昨晚,小九把我那酒鬼爹的尸体抬了回来安置在西厢房,把睡梦中的胖巡捕叫醒,讲了事情经过便去找我。胖巡捕半梦半醒,听完只觉得是梦话就又躺下睡了。早上醒来一想觉得不对忙去西厢房查看,厢房房门敞开着,胖巡捕就慌了,这房门钥匙只有衙门里的仵作有,仵作每晚回家前都把厢房门锁好,绝不会这般大敞。再一看中间那张桌子上的腰牌还有地上我那酒鬼老爹的靴子。胖巡捕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细细想了昨晚小捕快的话才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


“说不定是他喝醉了,睡在大街上,你喝多了错以为他死了,把他抬回来,后来他酒醒了就自己走了。”巡捕们听了我的话觉得有理,纷纷点头。


“不对,师父他如果酒醒了怎么会不穿鞋就走呢?师父说过腰牌绝不可离身,我昨夜虽酒力不胜师父,可睡了一觉醒来已清醒了大半,我探过鼻息和脉搏,师傅他真的……真的不在了。”小九坚决不信他那酒鬼师父没死,并对此事十分愧疚。巡捕们听了小九的话,陷入了沉默。一个瘦高的巡捕点头说“虽说赵捕快平时贪酒,可他办案时毫不含糊,腰牌配剑从不离身的。”


“还有这靴子,虽然旧的不成样子了,却因是夫人做的舍不得丢掉。前两天我拿回家让我娘子帮忙补好,他还说要请我喝酒呢。”巡捕们你一言我一语,吵的我脑仁儿疼,他们口中的赵海平怎么同我印象中的不一样。


“嫣儿姑娘。”小九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眼神躲闪道“你别怕,师父不在了我……我们会照顾你的,师父的尸体我们也一定会帮你找回来的。”


此话一出,那群巡捕也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齐声道“姑娘放心,我等定会找到赵捕快的尸体。”


我爹就这样“死”了,安平镇上一下就传开了,人人都说“赵捕快昨天半夜去喝酒回家路上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