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闲扯刘备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三】张松法正双背主

目录 I 闲扯刘备

上一章 I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二】花前月下的刀锋

撰文 I 容蓝


【三】张松法正双背主

张松  字永年

建安十六年,这一年对刘备来说是一个极好的年头。

这一年,孙权将东吴的治所从京口迁到秣陵,就是今天的南京,改名建业。他暂时没有骚扰刘备,刘备在荆州过得妥妥的。

这一年,曹操听从钟繇的计策,发兵汉中讨伐张鲁,实则却是想以假道伐虢的伎俩收拾马超、韩遂这两个不服管教的家伙。

正是曹操这个宏伟的目标,触动了刘备进取西川的那个阀门。

在刘备出场前,我们要先看看此时西川的形势。

曹操想要的汉中目前是张鲁的地盘。张鲁在汉中的地位是在益州牧刘璋的父亲刘焉在世时就确立了的。

刘璋继位后,就想收拾尾大不掉的张鲁。他以张鲁不服从工作分配为由,杀光了张鲁的家室及母亲,与张鲁结下了血海深仇。但是这没有什么卵用,他被张鲁多次打败,而张鲁直接割据汉中,以五斗米道教化百姓,建立起了第一个政教合一的地方割据政权。

汉中是巴蜀的门户。曹操进军汉中的消息传到成都,刘璋万分惶恐,《三国志.先主传》:

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遥闻曹公将遣钟繇等向汉中讨张鲁,内怀恐惧。

说到此,我们得给你勾勒一下刘璋这个人,《益州耆旧传》评价他:

璋懦弱多疑,不能党信大臣。

还有更不堪的评价,晋朝的令史张璠说他:

"刘璋愚弱而守善言,斯亦宋襄公、徐偃王之徒,未为无道之主也。

刘璋虽然软弱无能,又不能察纳雅言,但还是看得清形式的,一旦曹操攻下汉中,则巴蜀危矣。

我时常赞叹这个世界自然循环的规律如此奇妙,我们看任何一个组织,在这样的处境之下,都会恰如其时的蹦出来一些人,以大义凛然和为主子着想的姿态出现,如曹操攻荆州时刘琮班子里的傅巽、蒯越等人。这时候刘璋的班子里的这个人叫做张松。《三国志.先主传》:

别驾从事蜀郡张松说璋曰:"曹公兵强无敌于天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取蜀土,谁能御之者乎?"

璋曰:"吾固忧之而未有计。"

松曰:"刘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善用兵,若使之讨鲁,鲁必破。鲁破,则益州强,曹公虽来,无能为也。"

每次我看到这段的对话,都概叹良久。一方面感叹刘璋庸弱如此,实不堪为益州之主;另一方面不齿张松此人真是把刘璋当傻子了,而且刘璋还就真傻了吧唧的听了张松的鬼话:

璋然之,遣法正将四千人迎先主,前后赂遗以巨亿计。

《三国志》的这段记载还稍微隐晦一些,若依《三国演义》的套路,你就更明白张松这个鬼话实在是扯淡的很:

松曰:“荆州刘皇叔,与主公同宗,仁慈宽厚,有长者风。赤壁鏖兵之后,操闻之而胆裂,何况张鲁乎?”主公何不遣使结好,使为外援,可以拒曹操、张鲁矣。”

天下谁人不知,赤壁之战,周郎之功,刘备当时不过是逃路惶惶的丧家之犬而已,曹操虽然对他有一定的忌讳,但绝对没有到闻之胆裂的地步。

但是刘璋同志不但听了张松的鬼话,还派了法正这么个伙计带着四千人前去迎接刘备,而为了让刘备入川共同御曹,前后向刘备贿赂了数以亿计的礼物。

张松和法正这两个刘备取西川的关键人物都出场了,我有必要在这里说说这两个人。

先说张松。他在刘璋手下做高级参谋(益州别驾)。此人头脑灵活,见识通达,但其貌不扬,个头矮小,且为人放荡不羁。史书上说他短小放荡,反正就是让人看起来很不顺眼,如祢衡一般。

《三国演义》把张松出使曹操的时间推后在了曹操攻打马超、韩遂之后,按《三国志》的记载,应该是在曹操刚拿下荆州的时候。

建安十三年,曹操拿下荆州,刘备逃命奔往江陵的期间,刘璋因害怕自己西瓜偎大边,派张松担任特使跑到许都向曹操示好。

按《三国演义》的故事,张松在出使曹操临走之前,就已经心怀卖主之思:

松乃暗画西川地理图本藏之,带从人数骑,取路赴许都。

地理图本,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各位肯定不需要我解释了。抗战之前,小日本派了无数的间谍到中国来勘察各地的地形,后来做出的行军地图比中国军队使用的都更准确,小鬼子就凭这个地图,无孔不入,无处不知,把我们欺负得够呛。

巴蜀之地向来凭借山川险要,据守一方。后来邓艾进攻蜀国也是靠小路得进。张松带出西川的地理图本,可以说就是西川的山川要塞攻防图,这根本就是西川的命根子。

张松心里是希望通过献图给曹操,因功得赏,但是这时候曹操刚克服荆州,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张松的这幅牛逼哄哄,又长相猥琐的模样在他看来就是丑人多作怪、钓名沽誉之徒,对他的态度极为冷淡,《三国志.刘璋传》:

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

张松在曹操这里吃了瘪,心怀怨恨的返程。很显然,刘璋让他示好曹操的任务他肯定也是没有用心思去完成的。

张松,张永年,你先别回成都,刘备在半路等着你。这一段在史书上没有记载,但我却相信它的真实性。我认为正是刘备截住了郁闷怨恨的张松,一番久仰的恭维和礼贤下士的虚礼彻底击破了恃才傲物且又因为自己其貌不扬有些自卑的张松:

玄德曰:“久闻大夫高名,如雷灌耳。恨云山遥远,不得听教。今闻回都,专此相接。倘蒙不弃,到荒州暂歇片时,以叙渴仰之思,实为万幸!”

松大喜,遂上马并辔入城。

张松沦陷了,早已不满足于刘璋给他的这个益州别驾,今天在和刘备的交谈中,他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才华和价值,他似乎看见了他辉煌的未来。

久觎西川的刘备,套路一套接着一套,任张松再如何的满腹才华,但禁不住他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的向往,他终于献出了西川的命根子,还顺带推荐了他的同伙:

松于袖中取出一图,递与玄德曰:“深感明公盛德,敢献此图。但看此图,便知蜀中道路矣。”

玄德略展视之,上面尽写着地理行程,远近阔狭,山川险要,府库钱粮,一一俱载明白。

松曰:“明公可速图之。松有心腹契友二人:法正、孟达。此二人必能相助。如二人到荆州时,可以心事共议。”

刘备要的就是这个东西,这东西比给他一支人马更有价值。此时的刘备,内心狂热的剧跳,波涛汹涌。但他依然面如古井无波,他知道,张松这是交出了筹码,所以,这个时候,自己是必须要给人家一个承诺的,这是潜规则,更是明规则,这种规则,刘备在涿郡就烂熟于胸了:

玄德拱手谢曰:“青山不老,绿水长存。他日事成,必当厚报。”

我为什么相信不见于史的张松向刘备献图这事儿呢?因为正是这个前因,才导致了后面张松向刘璋推荐刘备前来抵抗张鲁的后果。这个献图是政治献金,是包藏祸心,是暗藏刀锋,是明目张胆的开门揖盗,这是张松与刘备对接成功的第一个步骤。

我相信,这种款曲,黄权是看懂了的,王累也是看懂了的,当然,益州朝堂上很多人都是看得懂的。但是很无奈的是,他们碰到的是刘璋这种主子,看清了又怎么样?懦弱者如果再加上刚愎自用,就离死不远了。

黄权的拼死进谏、王累的倒挂城门都没能拉回刘璋已下的决心。所以,我相信一个人被人搞死是有原因的,是有路径的,像刘璋这种人,死的路径那是自己一砖一瓦修筑起来的。

这时候,法正就出场了。我想刘璋派法正去迎接刘备,定也是张松、法正商量周旋的结果,不管怎样,法正终究是来了。

在向刘璋推荐了刘备入川作战获得刘璋的认可后,张松顺势就推出了他们的叛徒三人组:

璋曰:“吾亦有此心久矣。谁可为使?”

松曰:“非法正、孟达,不可往也。”

法正既然出场了,我们就再说说法正。

法正,字孝直。在建安初年与孟达一起入蜀投奔刘璋,但是久不得刘璋重用。像刘璋这种同志,查人用人本身就很有问题的,他不重用法正,一方面可能就是没看起法正这人,因为法正这个人在益州的名声是不太好的;另一方面可能就是根本没用心看。不管什么原因,反正法正入蜀多年,总是郁郁不得志:

建安初,天下饥荒,正与同郡孟达俱入蜀依刘璋,久之为新都令,后召署军议校尉。既不任用,又为其州邑俱侨客者所谤无行,志意不得。

法正怀抱利器,本想为国出力,伸大志于天下,但刘璋无德无才,不会用人,置法正而不重用。不被重用,法正自然就有了失落之感、埋怨之情,投人易主的思绪自然就开始在心里滋长。当然也有人也认为法正如此也并不为过,这种心里不过是乱世里策谋之士的人之常情而已。

有人说他是吃着刘璋的饭,想着外面的活儿。想想也是正常得很,犹如现在职场中人想要跳槽一样,哪有先写辞呈,弄得无依无靠,没头没尾地再去应聘,万一找不到合适的职位,岂不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此时的刘备,刚刚在荆州立住脚步。但是按照诸葛亮“隆中对”的规划,拿下益州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荆州甫定,此时入川毫无布置也没有机会,甚至是连一个借口也没有。因为刘璋这哥们虽然无能,但是跟刘备向来并无交集,自从打张鲁搞得很狼狈不堪后,就不再乱惹事儿,一心在成都窝着画他的美人图。

现在法正受刘璋之命不请自来,竟然邀请自己带甲入川,共议大事,这正是天从人愿,正所谓“自来狗,富贵得”。 得此良机,诸葛亮、庞统这帮人更是兴奋异常,夙夜不眠。

法正奉命而来,就向刘备呈上了夺取西川之策,《三国志.先主传》:

正因陈益州可取之策,先主留诸葛亮、关羽等据荆州,将步卒数万人入益州。

《三国志.庞统法正传》:

正既宣旨,阴献策于先主曰:‘以明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懦弱;张松,州之股肱,以响应于内;然后资益州之殷富,冯天府之险阻,以此成业,犹反掌也。’先主然之,溯江而西,与璋会涪。北至葭萌,南还取璋。”

对于刘备而言,此刻入川,犹如当年火烧赤壁一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尔。法正的到来,带来了这阵东风。西川,我来也!刘备在心里止不住的为自己的好运气喝彩不止。


下一章预告 I 第三卷 飞龙在天:三分天下的定鼎【四】暗影兵戈入西川

本书目录 I 闲扯刘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