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还好

 在医院住到第六天,同房的一个病人出院了,搬进来一个新的病友,是一个嗓门挺大的一男的,他媳妇陪着他。媳妇长得不错,打扮的也挺时尚的,两口子看着很年轻。下午他们办完住院手续就出去玩了,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我输完液姨夫接我去大姨家都没见他们夫妻俩。他们走后我偷偷看他的床头卡,年龄这一栏写着40岁。我一直是对人的年龄没什么概念,反正就觉得他们俩看起来都挺年轻的,这男的根本不像是四十岁的人。当时对他没什么好感。

 刚好大姨赶上放假,就在医院陪了我两天后又去上班了,他媳妇也在医院陪了他三天,就也回县城上班了。我们都变成了一个人。有时候他会给他的病友打电话交流交流,互相了解了解情况。通过他们的聊天,我知道了他现在已经得病七八年了,这次因为医生让他换另一种药,没成想这药一吃,病情没给控制住,还使某项指标变得特别高,就来住院了。

 他情绪一直都很好,状态也根本看不出来是个病人,没事了就去找其他的病人聊聊天,天天乐呵呵的,一点也不为自己的病担心。相反,我正处于抑郁期,医生让我的药加量,我的病情也一点都不稳定。我每天都是上午两瓶水,下午一瓶,晚上一瓶,一天扎三针,也都是小瓶水,半个小时都能输完。手机没流量,就有一个开心消消乐,消消乐没精力的时候,我就窝在病床上看书,到了饭点才下楼吃饭。他看我天天这样,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叫着我,下午等我输完液太阳快落山了领我在医院周围转转,我钻牛角尖的时候他就解劝我。他大儿子也就比我小一岁,我就叫他叔。

 我跟他说,我就担心我吃药变丑了怎么办,太不开心了,他劝我,哎你这姑娘,想恁多干吗,自卑啥自卑的,好了不就好了。我把我所有的担心、顾虑都跟他说。我出院的前两天晚上,我们爷俩在饭店点的菜,叫的汤,吃的很丰盛。他跟我说,他当年刚住院的时候认识一姑娘,大家都是一样的毛病,后来这姑娘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有个医院治得好,就去了,吃了两年的药,现在挺好的,恢复得不错,前段时间还刚结了婚,也正常工作,这姑娘他也见了,看起来真完全好了,应该不是骗人的。我就问他,叔,你咋不去?他说我这个指标高人家医院不给看,等我这降下来了,人家才给我看。其实我内心不是很相信。在医院里有个16岁的小女孩,我跟她搭上了话,听她爸说她之前也是在那家医院看的,这次来住院是因为小孩子在学校没有乖乖听医生的话,乱吃东西。我问他爸准备怎么办,她爸说现在先在这个医院看,等稳定了还去那个医院。一听他们这话,我觉得那家医院挺可靠的,动心了。我煽风点火鼓动叔一起去,我说:“叔,等你这指标降下来了咱一起去,你带着我们,你领头。”他笑笑说:“我这都老了,去不去也无所谓,主要是你们小姑娘去了要真能看好就好了!”

 他从生病到现在已经认识了很多病友,他这人很实在,对人也都挺好的,就这次住院,赶上南召一姑娘来医院复查,姑娘今年二十五六,当年住院认识的,特地跑到病房来看看他。现在我也和这个姐姐成为朋友。他的那些病友都叫他哥,就我叫他叔。

 温灿灿陪我去了他们说的那个医院。第一天下午做检查,碰到一个小女孩也在做检查,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她妈妈陪她来的医院,她妈妈一看就属于那种传统的农村妇女,很淳朴,应该是由于在家里做农活,皮肤晒得黑黑的,很友善。晚上我在水池洗衣服又碰到她妈妈,她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我说昨天晚上刚到,她说她们也是昨天晚上到的。她又问我家是哪的?我说我们是南阳的。我也问她家是哪的?她说她们湖北的,从襄樊坐车到这里。我一听,高兴地对她说:“我们家其实是邓州的,离湖北特别近,到时候咱出院了可以一起坐车回家。”就这样我们算熟了起来,以后每次见面总会打声招呼,小姑娘性格内向,不怎么爱说话。

 中间有几天,温灿灿因为公司录视频就回郑州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那个病房也就我一个人,特无聊。大姐没事了就来陪我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

 小姑娘今年十二岁,还有一个五岁的弟弟,大姐在家种地照顾孩子,孩子的爸爸在外地打工。孩子的奶奶很早就死了,爷爷是镇上的会计,也挺有钱的,老伴死后没多长时间就又找了一个,根本就不管他们。这次娘俩来医院看病,就把儿子送到他外婆家,不过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小姑娘学习很好,每次都是年级前几名,不过现在因为吃药记性很不好,以前课文背两遍都记住了,现在背好多遍也不知道背的什么。姑娘很懂事,她从小就自己洗脸洗脚,有了弟弟以后,晚上妈妈兑好一盆热水,她和弟弟坐在里面,她给弟弟洗澡,妈妈在厨房洗碗。等妈妈洗好碗,她也帮弟弟洗好澡了,妈妈把弟弟从水盆抱出来,她自己洗洗也穿好衣服。她从不张口向妈妈要零花钱。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她的很多衣服都是别人穿过的送给她,可她从来都不说什么。医院条件太差,妈妈跟她商量找个旅社住,她一问价钱,就吵着说住不惯,其实还是心疼钱。

大姐讲女儿最初严重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医院,一直抓着她的手,到了万不得已必须上厕所的时候,她才会松开手抓紧时间去厕所,不敢浪费一分钟时间,生怕一秒钟没握着女儿的手,她过去了怎么办,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哭了多少眼泪。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我妈在医院照顾我,一个人,也应该也是这样的无助与担心。之后她也是因为吃药开始变胖,同学们都笑她。走在大街上,会碰到一些好奇的人问大姐你家闺女怎么那么胖呢?本身她都不怎么喜欢说话,这使她更内向了,有时候大姐叫她一起出去买东西,她也不去,天天宅在家里玩。别人看她一眼,她就会跟大姐说,:“妈,他肯定又是在说我。”

  ……

 她所遭受的我都能感同身受,只是当年我生病的时候已经十六岁,还没到十二岁的她承受这些,真的很让人心疼。唯一安慰的应该是她妈妈一直在身边陪护她。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打针吃药遭罪的是她,但大姐承受了更大的精神压力。我觉得大姐很不容易,和大姐相处的这段时间,我也深深体会到了我爸妈的难处。

 回想我这些年,虽然身体不好吧,但一直都还是挺幸运的,碰到许多好人,比如去年在阳江实习,我们二百多名实习生,群姐就对我特别特别好,拿我当亲妹妹对待。只是所有对我好的人,我都只能在心里默默记着,却无以为报。

 这次太矫情了我,不就又生个病嘛,至于写篇日志发到空间里面吗?惹得关心我的人担心了。

 谢谢你们的鼓励,给了我勇气!

 爱我的人对不起,又给你们添麻烦!

 其实我还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算没观众,自己第一个被感动。 这是俞灏明受伤后复出唱的第一首歌,他自己唱哭了,我听哭了。 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
    异雪阅读 179评论 8 1
  •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节,极其平常的一天。 就刚才,我揣着脸盆去澡堂洗澡,饭卡插进去的时候,莲蓬洒里没一滴水流出来,...
    弄眼阅读 48评论 0 0
  • 作为一个从事java类开发四年略多的一只废狗,这里我总想分享一些过往的经验或者说踩过的坑给大家分享一下。 具备怎样...
    伊年往事阅读 387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