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云荒记·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四章 重瞳之威

字数 4430阅读 2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姚重华等人如临大敌地与北海之神对峙着,不敢放松丝毫。羲仲虽然遍体鳞伤,可是面不改色,怡然不惧,似乎不把这身伤以及眼前大敌放在心上。或许他这是故意做出迷惑相柳的,让他有所忌惮。姚重华内心忧虑不已,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况且还有这么多村民。

对峙之中静得可怕,针掉可闻,陷入高度警戒与紧张之中。此时北海之神蓦地出手,双手向前一探,两个丈许大的漩涡凭空浮现,又是那式“北海之眼”。

“呜……” 啥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众人站立不稳,阵脚大乱。羲仲喝道:“大家别慌,稳住!乡亲们往后靠,将士们在前面挡住!”

狂风之中传来相柳的哈哈狂笑,道:“哈哈,羲仲,你们天庭不是自诩仁义,爱民如子么?今天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看你是真仁义还是假慈悲!”     

姚重华内心十分不安,听完相柳这话立即明白他要干什么了。喝道:“乡亲们紧紧抱成一团,孩子老人在中间!士兵兄弟们顶住,不要让那老妖有机可乘!”

羲仲十分恼怒,奋力挥刀连连劈斩,可是都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没办法再次用尽全身最后的真气,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十字剑,死死地将那两个气旋抵住。

羲仲厉声喝道:“大家快走!我撑不了多久了!士兵负责保护百姓撤退!”

那些村民不敢走再逗留,拔腿就跑,赶紧离开是非之地。有些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在慌乱之中与亲人走散了,一些被士兵抱起就跑。姚重华和伊祁初晴也加入抢救的行列。

狂风之中,一股极强的引力将众人朝那两个漩涡拉扯而去。那些有修为的士兵还好,可以勉强稳住,可是那些没有丝毫真气灵力的凡人村民就不一样了,虽然有众将士奋力围着,可是依然无法抗击拥有帝级修为的北海之神的攻击,纵然北海之神已元气大伤。

终于,羲仲再也无力抵抗了,全身真气被抽空,无力地瘫痪地上,再也用不上一点真气了。

此时,一些脆弱的老人、孩子和妇女已经没有抵抗之力了,被那狂乱的风朝那黝黑深邃的漩涡中心卷去。一些孩子惊惧得大哭起来,像是被妈妈丢弃在野外的孩子一样,那么无助,那么惊恐,那么绝望,直砰每一个人的心中,令人大恸。

躺在地上的羲仲,虎目含泪,眼睁睁地看着慌乱逃跑的百姓一个个被北海之眼吸住倒飞,一个个惊慌失措,恐惧到失声痛哭,可是他无能为力。

姚重华与众人大为愤怒,纷纷伸手抓捕,想抓住被卷走的孩子与老人们,可是,救不了全部,依然有不少人被吸走了。

相柳戏虐地看着这慌乱失措的场面,觉得大是痛快,状若疯魔般狂笑道:“来吧,都来吧,哈哈……”

姚重华再也无法按下心中的愤怒了,怒冲出去,就要上前与相柳拼命,厉声喝道:“老匹夫,想不到你卑劣如此!欺负老弱妇孺算什么本事?!冲我来吧!”说罢提剑就冲过去。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用力把他扯回,劝道:“姚兄弟冷静,你这样上去不仅救不了父老乡亲,还会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姚重华哪里听得进去,奋力挣扎,誓要与北海之神拼命。众人无奈,只有齐齐合力把他按捺下来。

伊祁初晴看着状若疯魔的姚重华,她贝齿紧咬樱唇,面色苍白,内心大恸,泪珠也如断线雨滴一样落下。她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如果不是自己来这里借宿,就不会牵连这些无辜的百姓,姚重华也不会这样疯狂却有又无能为力。

她上前把姚重华按住,凄声道:“公子,公子,对不起……但是你要冷静,你这样正中那相柳的下怀。”泪珠涔涔而落,洒在姚重华的脸上,衣襟上。

冰凉的泪珠让姚重华些许清醒,眼前这梨花带雨的容颜也让他心中大为悲痛,再看看周围着急的人群,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很多东西需要守护。如果这样贸然上前与相柳拼命的话,不仅守护不了这些可爱可亲的人,反而让他们担惊受怕。在他们眼中,自己也是那么重要,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他冷静了下来,不再挣扎了,平缓地道:“大家放手吧,我没事了。”见到他回复平静坚定,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放手,伊祁初晴也是暗呼了一口气,不再哭泣。

对面那边,十几个老人孩子与妇女卷曲在相柳面前,那几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大人们把孩子紧紧抱着怀里,身子粟粟发抖,满脸惊惧地仰望着相柳,而相柳凶恶的脸上满是猫戏老鼠般的戏虐与轻蔑。

姚重华强行压下又将串起的怒火,一字一字咬牙道:“老匹夫,你若敢动他们一根汗毛,我发誓,今生今世纵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将你追杀到底,不死不休!”

相柳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满是不屑地盯着姚重华,轻蔑地道:“不死不休,你有资格吗?你是蝼蚁,我是神,你今生今世连帮我提鞋都不配!”

羲仲强行站立起来,冷冷道:“相柳神上,你身为云荒之神,却杀这些手无寸铁,毫无真力的普通凡人,如此伤天害理,不怕遭天谴么?”

“羲仲将军你也是聪明人,怎地如此愚昧迷信?这世界是看谁拳头硬的,只要你力量足够强大,你就是天道!”相柳讽刺道。

“放开他们,我来陪你战个痛快!”羲仲强行运气,又欲与相柳一战。

“哈哈,羲将军莫急,你的命老夫稍候来收,我先玩玩这几个蝼蚁。”面色陡然一沉,一双如夜鬼的眼阴阴地盯着姚重华,道:“小子你不是豪言壮语与我不死不休么?那我现在告诉你,什么叫做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蓦地提起一个村民,紧紧扼住一个村民的咽喉。那是一个年逾古希的老人,正是最疼爱姚重华的阿婆。

此时阿婆原本苍老黝黑的脸庞涨红,奋力挣扎,努力想呼喊可怎么也叫不出声。众村民也不恐惧他是什么神了,个个怒目而视,纷纷怒骂,大有上前群殴的架势。

姚重华双目俱眦,拳头死死紧握,指甲都破入了手掌,鲜血长流。但阿婆就在他手上,命悬一线,当下强忍着怒火,跪下服软哭声道:“她们不过是老幼妇孺,求放了她们吧,要杀就杀我。”

“哈哈,怎么不嚣张了?刚才不是挺威风的么?我看你能奈我何!”

“咔嚓!”相柳没有丝毫犹豫扭断了阿婆的脖子。阿婆的双眼到死还是睁得大大的,满是恐惧。众人来不及反应,表情充满了惊愕,愤怒……

“啊!”姚重华心如锥痛,仰天狂吼,双目愤怒欲爆。村民再也无法控制情绪了,群情汹涌,冲上去准备拼命,特别是那些被抓的孩子的父母,早已怒火冲天。可是将士们死死顶住,不让村民过去白白送死。

相柳哈哈狂笑,看着躁动的人群就像看着一群耍戏的猴子一样,觉得是那么的有趣。他的心理更加扭曲变态,狂笑道:“来吧,都冲过来吧!”

“噗噗噗……”相柳连连出手,拍在剩下十几个村民的天灵盖上,有孩子,有老人,有妇女……血花飞溅,沾满了相柳的袍服与面庞,形如一个疯狂的杀人魔鬼。

此时,姚重华恨咬牙切齿,双目尽赤,两双眼眸有黑色的怒火熊熊燃起。想起阿婆像奶奶疼爱孙子一样疼爱着他,常常为他熬好喝的汤,在摇曳的烛光中慈祥地看着他喝完,又常常在枯灯之下,为他缝补上山打猎时候被树枝野草割裂的衣裤……

想起了带领孩子们上山捕捉蝴蝶,整个山头都是孩子们银玲般清脆的笑声。记得孩子们还说,要像这满天飘飞的蒲公英一样,飞出大山,做翻大事,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回到家乡报答父老乡亲……

那时候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快乐呵,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万死不足以平愤的北海之神亲手捏得支离破碎,美好的憧憬成为伤痛的回忆。

都是因为自己,给村里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让许多村民家破人亡。他内心说不出的内疚和自责。他觉得自己不能这样算了,一定要帮他们报仇雪恨。

此时的姚重华竟是异常的冷静,双眼越发通红,双眼四个眼眸的竟然有四团熊熊火焰燃起跳跃,火焰颜色竟是黑色!

“呼!”四股黑炎从姚重华眼中喷薄而出,像野火燎原一样,席卷大地,朝相柳铺盖而去。

相柳正在哈哈怪笑地挥手乱拍,如秋风扫落叶般将那些村民扫得横飞出去,横七竖八,死伤难计。

意识敏锐的他突然感觉到有一股让他恐惧的力量在逼近,那力量无比炽热,只有火族的太乙真火才能给他这种恐惧感。待他抬头注意过来,黑炎已然逼近到面前,相柳双臂一震,一面滚滚的光壁水墙倒卷凝立,意欲将那股熊熊烈火阻挡下来。

“嗤……”火焰只是刚一接触,那水墙立即气化,在夜空中消失殆尽。相柳一惊,想不到这火竟然如此厉害。然而,他更料不到的是,那火焰将他的真气也燃烧了,瞬息蔓延扑至,连他的衣服也着火了。

相柳哇哇怪叫,立即抽身飞退,快速将衣服脱下。绕是他见机得早,几处着火的部位尤让他辣辣生痛。

他十分震怒,想不得这火这么霸道邪门,竟然连真气灵力也被灼烧,原本用来防御的真气成了引火烧身的导火线!

相柳不敢再用气刀,使用秘法将附近天地的水狂吸过来。“哗啦啦……”水瀑犹如银河倒泄,暴冲而下,想要浇灭那四股合并后的火焰。

然而,势如三千飞瀑的洪水没能将火焰湮灭,火焰依然熊熊燃烧,只要靠近它十尺范围之内的水全部气化,可以见到水雾袅袅,腾空而上。

大地上洪流乱注,走石漂橹,更多的洪水往雷泽方向倒冲回去,因为雷泽地势较低。

伊祁初晴等人立即抢救受伤村民与士兵,撤离是非之地,远远避开洪水,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一切,想不到姚重华竟然有如此神威。

相柳惊愕地望着滚滚倒回的洪水,不由得连呼邪门。以他的修为与认知,向来都是火遇水则灭,今天可邪门至极,水遇到火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惊慌失措地乱窜,此等现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手忙脚乱,不敢再无火焰正面交锋。而姚重华显然还不懂怎么操纵这个火团,不然相柳吃不完兜着走。

姚重华此时仿佛充满力量,仰天狂吼,周身黄色真气怒爆,厉喝道:“老妖,纳命来!”一边疾冲过去,一边胡乱挥拳,拳罡如乱雨猛扑。

姚重华自然没有修炼过法诀,只是胡乱一通打出,毫无章法可言。然而每一拳都雷霆万钧,气势惊人。

相柳心中大凛,这小子不是凡人么?怎么会有如此雄厚的真气?而且是土族的黄金真气!他难道是暗中混在士兵中的土族高手?先前那诡异的黑炎又是怎么回事?

相柳连连挥动黑月水柳刀,将姚重华的攻势化解,但手忙脚乱的,一边格挡一边飞退,十分狼狈。

姚重华纵身一跃,运足全身所有真气元力,轰出至为凌厉的一拳。这一拳犹如天外陨石直冲大地一样,表面燃着熊熊烈火,拖着长长的火尾,以流星般的速度直奔过去!

相柳来不及抵御,拳头当胸怒撞而入,他竟被撞得横飞出数十丈开外,在夜空中喷溅出一道长长的血箭,胸前的衣服被破开了一个大洞,胸部也留下一个焦黑的拳印,一股焦臭的味道弥漫而出,显然受伤不轻。

相柳转身飞逃,他伤上加伤,情况十分不妙,当机立断地转身就走。在夜空中留下狠狠的声音:“好小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伊祁初晴等人大为错愕惊讶,想不到姚重华竟然有这么高深的修为,竟然将堂堂帝级高手北海之神都打跑了,而且他好像会自己土族的心法,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以相柳的修为,断无可能被初出茅庐的姚重华打得如此狼狈,只因他与羲仲相拼之时耗去大部分真气,又受了不轻的内伤与外伤,早已是强弓之末,而姚重华突然神威奋发,令他始料不及,大意之下又添新伤,最让他恐惧的是那怎么也熄灭不了的诡异的火,让他心生惧意,不敢恋战。种种条件之下,竟然让他在一个毫无经验甚至在他眼中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后生手下大败亏输,仓惶而逃。这要是传出到云荒,定然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引为笑谈。

姚重华单跪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这一拳抽空了他所有真气,身体极度空虚疲乏。然而,他总觉得体内有一股真气四处乱窜,让他感觉本来就疲乏无力的身躯要爆炸一样。终于,他的意识逐渐迷糊,眼前一黑,昏迷过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咸的海盐-田宝文章健身房-十全大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