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暴风烈日,就是花开

<p class="image-package"><img class="uploaded-img" src="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3882379-06a3eaf20ddf2b69.png?imageMogr2/auto-orient/strip%7CimageView2/2/w/1240" width="auto" height="auto"/></p><p>
</p><p>台风季,连日各种暴雨警告,又偷懒了好几天没给花花草草浇水。今天猛然发现,上月捡来的火龙果,居然长出了花蕾。</p><p>
</p><p>这棵火龙果,是捡来的弃儿。</p><p>
</p><p>原先是邻居的,种了好多年了,可以说,在我还没开始萌生在楼顶种花的念头之前,它就一直存在,根部可怜巴巴地蜷在一个小小的破塑料花盆里,尖细的身子病恹恹软趴趴的倒在隔热楼板上。</p><p>
</p><p>我常常惊讶它的顽强,却没敢动过收留它的念头——毕竟人家是有主的,而且,主人还有个一言不合就发飙追着你骂上九条街的女儿。</p><p>
</p><p>而且,我虽然对花花草草来者不拒,可是,对有刺的东西还是有选择的,这枝条,显然不太符合我审美……主要是被仙人掌科植物的刺吓怕了。</p><p>
</p><p>在那两个未成形的双台风来临之前的某个暴雨天,邻居嫌弃暴雨后有积水,于是把它拔了,扔在我的月季花架下,瘦弱的果苗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连原来赖以栖身的破塑料盆也没了。</p><p>
</p><p>两天后邻居告诉我,她懒得把它拿下去扔了,问我要不要种。我于是找来个花盆给它套上,又盖了点土施了肥,然后把它放置在围栏边,也没怎么管它,没成想,很快它就变了模样,干枯的枝条有了润泽的绿色,陆续长出很多新枝条,今日,竟然还在围栏外发现一个花雷。
</p><p>
</p><p>我凝望着这朵花儿,有一种欢喜在心底慢慢升起,翻腾,直漫延至唇边。看着那抹鲜绿,那紫红的嵌边,感觉怎么看也不够,伸出手,却小心背冀冀的不敢碰它,最后,拿出手机,隆重地拍上一张照片,仿佛把它的倩影牢牢收藏在心里了,才心满意足。</p><p>
</p><p>然后,我开始思索一个问题:才一朵花蕾啊,到底什么时候开花?以及,它到底是不是火龙果?能不能结果?是白肉火龙果还是红肉火龙果?一瞬间,我感到对它有太多疑问,太多不了解。</p><p>
</p><p>按捺不住好奇心,还是问了一些家养火龙果的朋友,看她们以肯定的语气告知我:今晚不会开花,我不禁长舒了口气。</p><p>
</p><p>今晚不开,就好。</p><p>
</p><p>是的,今晚不开,就好。</p><p>
</p><p>让幸福,来得慢一点不好么?</p><p>
</p><p>那么,我就有时间,慢慢消化,有时间,慢慢期待,有时间,慢慢欣赏,有时间,让它的美,从欣喜,到满足,到转化成一个永不磨灭的印像,从它慢慢成长,到崭露蓓蕾,到慢慢盛放,再到结果。</p><p>
</p><p>这样,我对它就有了一个完整的、深刻的印像,我与它之间,也完成了一种微妙的链接,让这棵果苗,这朵花,这个果子,不再是一朵单纯的花, 一枚不起眼的的果子,一个毫无感情的被人遗弃的植物。
</p><p>
</p><p>这都需要一个过程。一个需要经过时间不断反刍、发酵才能成熟的过程。</p><p>
</p><p>不然,幸福来得太突然,我这慢热的人,受不住啊。</p><p>
</p><p>它会不会开花,是否结果,是什么颜色,在未来的好一段日子里,这些都会成为未解之谜,不过,一天天看着它活过来了,长新枝条了,绽放倍蕾了,还是很开心,结果如何不重要,我就慢慢静等花开吧。
</p><p>
</p><p>就像今天,突然意外获知一个敬仰了十年的师尊的联系方式,突然感到有点不知所措。</p><p>
</p><p>想起在那些被现实伤害、无法排解内心痛苦的夜晚,看着那些抚慰人心的文字,一点点揣摩着领悟着这宇宙的真理、即使是似懂非懂,也为领会到一点点微末而豁然开朗、然后把个体的痛苦暂丢脑后的日子,我只写了一句:感恩这一路的教诲。是的,面对人类、宇宙那么宏大的命题,自己渺小如蝼蚁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老天爷都很忙的。</p><p>
</p><p>我只要尽力过好这一生就好,其余的,交给时间。
</p><p>
</p><p>就像那棵火龙果,熬过了干旱烈日和暴风雨,熬过了被无视被遗弃的日子,最后,终会迎来花开。</p><p>
</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