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一段历史的刻印,一种平凡的伟大

——时间已经静止了,只等着慢慢变老

“我们......有钱了,你......可以生了”

当海燕弥留之际,用尽最后的力气,在丽云耳边轻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终于从幽灵般缠绕她半生的痛苦中得以解脱。

而我已经湿润的眼角,也潸然泪下。

《地久天长》,不是故事,是有过那段经历的每一个人的生活。

他也不是哭戏,更不是悲剧,一切只是情感最自然的流露。

该片2019年2月14日在柏林电影节首映,别名《刘耀军和他的五个儿子》,英文名《So long ,my son》。

影片获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主演王景春,咏梅包揽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和最佳女演员银熊奖。

这也是我国参展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首次包揽最佳男女演员。

柏林电影宫悬挂的主创照片

电影美学

影片时长达三小时,故事情节跨度三十年,恢弘细腻,信息量巨大。

但却没有给人冗长拖沓的感觉,时间随着历史的穿越,人物的命运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

乃至影片结束,我们都还是呆坐在那里,不相信已经剧终,意犹未尽。

这得益于影片的表现方式,导演王小帅没有采用普通的时间线延展方式,而是用了时间线交叉跳跃片段式的剪辑手法,并且不予字幕提示。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大胆的冒险尝试。但却很成功。

三十年间历史时代的变迁,人物命运的转圜,被割裂为数十个碎片,情节则在每个匠心独运,貌似突兀,实则环环相扣的碎片中跳跃展开。

从而使影片氛围格调整体压抑却不令人昏昏欲睡,叙事方式平淡自然却爆点连连,演员表演收敛克制却动人心魄。

这样的表现方式让观众沉浸在一种情绪中,久久难以走出。

这样的作品,在今时聒噪喧闹的中国电影界,少之又少。

而电影中数次使用的手持拍摄(如上图)更是特色和亮点,给人视觉的冲击,虽不用只言片语,但耀军抱着溺水的星星,伴随着画面的抖动,火车由远及近震耳欲聋的轰鸣,那种仓皇的压迫感,角色内心的绝望与恐惧,仿佛扑面而来。

这一拍摄手法的第二次运用同样是耀军抱着人奔向医院,只不过这次变成了服药自尽的丽云。

两次奔向医院,两次手持拍摄,都用在了耀军的身上,仿佛一记又一记的重拳,砸在了这个敦厚的汉子身上,让人唏嘘,难以释怀。

影片中在八九十年代画面场景上的美学质感也很厚重。

白色的墙壁,绿色的墙裙,是影片中家居的主要色调,并连医院也是如此。这不但是影片刻意而为之,而且是那个年代真实的写照和还原。那个年代,就是这样。

而墙壁上的镜子中映射出的不但是耀军夫妇俩人时隔多年,再次回到老房子时的百感交集,更反射出了时代的变迁。

片中诸如此类质感厚重而又暗含隐寓美学设计无处不在。

比如影片中丽云一段在厂里工作的桥段,纤弱的身躯面对着巨大的隆隆运转的钢铁机器,画面在此停留了很久,给人极度不对称美的感觉,联系到后面丽云的被迫下岗,这里寓意暗示着时代大背景下个人的渺小与牺牲。

影片音乐上的美学与隐寓也是独具匠心。

《地久天长》的片名,取自苏格兰改编歌曲“友谊地久天长”,片中多次想起这首歌的主旋律。地久天长,不言而喻,他不但代表着刘耀军沈英明等数个家庭几十年的情感纠葛与友谊,更隐含着数千年来中国的普通人,即便历经波折,磨难,依然不变的坚忍,豁达,善良的品格,平凡中的伟大。

而另一首乐曲也更是高频率的出现,恐怕就未必为人所注意。

那就是刘耀军的手机铃音——‘莫扎特的第40号交响曲’

我想大家更熟悉的是根据这首交响曲改编,由S.H.E演唱成名的歌曲——《不想长大》

说到这,你的耳边是否不自主的想起来这个熟悉的旋律?

那么没错,这又是片中多次出现反复提醒观众的一处隐寓。

他与丽云曾经说过的那句话相扣,“时间已经停止了”,停止在哪,停止在儿子刘星离开人世的那一天。

暗示着耀军和丽云多想回到儿子还活着,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那段岁月。

寓意着二人不得不为彼此勇敢的活下去,负重前行,可即便时间荏苒,岁月蹉跎,却又难以抹掉那失独之痛!只能活在记忆里,相守彼此,等待老去。

《地久天长》的拍摄艺术及美学细节还有很多很多,篇幅有限,无法一一论述。只有你走进影院,亲自观看,用心体味,才会感觉到整部影片的匠心独运,精雕细刻。

故事线条

影片之优秀与成功,故事简介随处可见。昱希更希望朋友们亲身去看,也就不过多剧透。

但如前所述,由于本片采用的是非线性叙事手法,时长和情节信息容量较大,开始可能会令人稍有错愕,跟不上节奏。

其实从影片中人物间矛盾关系的设定去把握故事线条就可以了。

简单说,就是三个家庭,六对人物关系。

沈浩——刘星

影片一开始便是这小哥俩在水库边玩儿,沈浩要刘星一起去下水,刘星不去。沈浩便独自去水里和同学们玩儿了。刘星独自留在了岸上。

在几个叙事片段过后,镜头再跳回来的时候,刘星却以溺水身亡。只剩一群孩子不知所措的呆然木立。

这是整个故事的开端与发起,更是一个挥之不去,让两个家庭负重前行几十年,压在心头备受折磨的谜!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影片的尾段才由沈浩亲自来揭开。

刘耀军夫妇——沈浩

其实这一对人物关系之间的对手戏并不多,但沈浩是耀军和丽云的干儿子,又是刘星之死的当事者,是两家的痛苦之源。

而这双重的身份,便决定了他们之间唯一一次真正的直接对话,却是全片的重中之重。

那就是已经成家立业的沈浩,向耀军和丽云坦白当年在水库刘星溺亡原因的真相。

当得知了几十年前那一幕的真相后,老泪纵横的耀军,只问了一句,你父母是怎么说的。

因为当年沈英明拿着菜刀来找耀军,让他去砍死自己的儿子,一命抵一命。耀军却痛斥了英明,并一再嘱咐,“在孩子面前,一个字都不许提,永远都不要提!星星已经死了,不要让浩浩再受到伤害,听到没”

所以,直到知道真相之时,他第一反应还是怕这件事使沈浩受到心灵的创伤。

而丽云强忍被再次揭开伤口剧痛,只淡淡的一句,孩子,说出来就好,说出来就好。

两人的慈悲,善良,与坚忍不得不让人为之动容。

刘耀军夫妇——周永福

周永福,就是耀军和丽云后来领养的孩子,由王源扮演。

因为和失去的刘星长的很像,所以被领养,而且二人也把他当做星星还活着,以失去儿子的小名称呼他。

可身处叛逆期的永福,天性桀骜不驯,更是不愿接受做为刘星替代者的身份,与耀军矛盾激化,最终出走。

他的出走,两人找寻未果,使丽云又一次倍受打击,难以自拔,使一直忍而不发的丽云,心灵上的痛苦负重,已濒临崩溃。

也便使后来凭直觉感到丈夫与茉莉的私情,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耀军——沈茉莉

茉莉是沈英明的妹妹,耀军在工厂的徒弟,由于耀军和英明两个家庭的交好,茉莉和耀军夫妇也是关系莫逆。

在茉莉心里,一直很喜欢耀军,除了兄妹师徒的情分,更有另外的一份情愫。

在海燕因为工作职责所在,逼迫丽云堕胎,造成丽云大出血而无法生育时,尤其当刘星溺亡后,茉莉对嫂子颇为不满。

加之多年对耀军的情愫,这也就有了后来想让耀军借腹生子,以弥补沈家犯错的荒唐想法。

其实茉莉在本片中并不是如有些人所说,是个突兀的存在,她的戏份很重要,她是几十年间刘沈两家缝隙间唯一的纽带与联系。

她的存在使得沈家能一直拥有耀军夫妇的联系方式,使得影片尾段两家重聚成为可能,使得海燕的痛苦得以解脱这一全剧高潮得以实现。

而耀军对她的情感也是真挚的。当他最终拒绝茉莉,亲自将她送走后,在车中终于悲怆的痛哭出来。

他不但敦厚,善良,更知道对丽云的责任。

“我和丽云,现在都是为对方而活着”他这样告诉茉莉。话外之音,不言自明。

张新建,高美玉夫妇

两人是恋人,又同是刘沈两家的好朋友。

在新建参加“黑灯舞会”被严打判刑后,美玉一直在等他。最终二人终结秦晋之好。

这一对角色主要是承担补充展现时代特色的意义,如美玉去南方打工,展现了当年的南下潮

而新建的喇叭裤,蛤蟆镜,蹦四,黑灯舞会,“严打”,都体现了那个时代的特色。

刘耀军 王丽云——沈英明 李海燕

影片最主要的人物关系,所有的故事与矛盾都围绕他们四人展开。

从莫逆之交,亲如兄弟,到“见面也都还客气,但却没什么话说了”

再到几十年的沉积,压抑,痛苦,挣扎,最终再次相聚,解脱释然。

其间种种一切,耀军的负重,丽云的自尽,英明的愧对,海燕的自责,沈浩的心魔,百味杂陈,只有读者您亲自去观看体味。

这里只给大家送上“彩蛋”一枚。丽云自尽前所写的绝笔,在片中只是在耀军手上一带而过,没有细表,观众是不知道内容的。我在此奉上,拿走不谢。

时代车轮

影片时代跨度三十年,分别是80,90,和00年代。

影片中的很多道具,足以勾起我们对那个年代的记忆,喇叭裤,缝纫机,口风琴,筒子楼,蹦四舞步,大白兔奶糖,军用水壶等等。

而时代变迁的所有印记,将民族史诗和隐伤,全部浓缩在了这两个普通家庭和一众人物的命运之中,勾勒出了一个宏大的时代。

在时间线交叉跳跃碎片式的表现手法下,观众需要像拼图一样拼凑出历史发展真实的模样,知青返城、计划生育、“严打”、改革开放、南方打工淘金、下岗潮、房地产热、出国热……

这是那个时代每个人,每个家庭或多或少都要经历和走过来的,只有勇敢的面对,去接受,然后继续的向前,继续的生活。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从不停留。有的跟上了,有的或被甩在了后面。

就像王小帅导演接受采访,谈到创作初衷时所说:“中国社会的发展太可怕了,像猛兽一样往前冲,后面什么事情都不管了,这是很危险的。通过电影呼吁一下,把过去先梳理好,别忙着往前”

是的,或许在日新月异,迅猛发展,但稍显浮躁的今天,有时我们是要回头看看来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表演艺术

王景春和咏梅包揽银熊奖,实至名归。

两人的表演内敛,克制,不动声色,却又饱含张力,带给观众的不是什么悲剧色彩,而是仿佛让人追随着刘耀军,王丽云夫妇一同经历了这一切,走完了这一生。

王景春为了刻画好耀军这个角色,特意一个月内减肥30斤。

而且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为了追求表演效果,影片中王景春喝的酒全是真的酒!

咏梅更是特意去学习了织网

但这里我最想说的就是李海燕的扮演者艾丽娅,她的表演真的非常出彩。

李海燕这个角色,可以说前半段稍带“反派”。

她做为工厂计生主任,也算是干部,一本正经,撞见新建和美玉跳舞,也要指摘两句。

在丽云二胎的问题上,由于自身工作职责所在,也是百般阻挠逼迫,倒也无可厚非。

但一句“你要是生了,你让我这个做主任的以后怎么办啊”暴露了她的自私。

在医院目送丽云进手术室后的忐忑,刘星溺亡后的自责追悔,乃至整个后半生如影附形般的痛苦心理,都让艾丽娅演绎的恰到好处。

她的表演从没过度用力,却每个桥段都妙到毫巅,深入骨髓。

而和丽云间的最后那一个镜头,那轻声的一句话,却好像蓬勃而出,让整部影片的情绪达到了巅峰,催人泪下。

不愧是金鸡奖最佳女主获得者。

其实话说像咏梅和艾丽娅这种中生代的女演员,其实有生活,有阅历,有演技,有实力,可惜在当前的影视界一众流量女生,花瓶明星大受热捧的时代,生存空间真的是太小了。

王源的表演还是有些稚嫩,让人有种出戏的感觉,不过也还在及格线上,考虑到他戏份不多,也主要是起引流的作用,可以接受。

就是可惜了周永福这个角色,其实这个角色的留白空间很大,可做文章很多,影片在这部分却略显苍白了。这是一个遗憾和瑕疵。

杜江其余戏份演的不错,可惜最重要的向耀军夫妇坦白的一场戏,有些没有拿捏好,说重点儿,这么出彩的戏,弄的好像在那背课文。

平凡中的伟大

朴实,忠厚,善良,勤恳,耀军丽云夫妇就如同我们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父母一样。

他们隐忍,坚韧,即便时代给予了无情的洗礼,遭受了命运几番的折磨,却如同这高天厚土一般默默的承受着一切,默默的包容着一切。

只要活着,还有什么面对不了的呢?

影片的最后,每个人都得到了解脱,每个人也都找到了归宿。出走多年的永福带着女友终也回归,电话中的一声“爸”“妈”,让人酸楚又幸福的流泪,真的是“so long, my son”。

再多的磨难,再多的苦楚,终将在善良与平静中挺过。

地久天长,不但是时空的存在,更是数千年来中国普通老百姓世代传承下来的善良与包容的美德。

就如王小帅所说:“中国人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经历了世事坎坷后,仍坚强而平静地生活着,中国的老百姓,很伟大。”

“他们遭遇了很多不幸,还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你就会知道一个人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他还能够活下来,还得宽容对方,用隐忍、善良的方法去对待自己的生活,这是多么的了不起。”

是的,我们的父辈,我们世代变迁中众多平凡的人们,他们虽是浩荡时代中的微小个体,但这丝毫遮掩不住他们的伟大,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伟大,成就了时代的进步和向前。这片土地上勤恳坚韧的人民值得我们热爱与守护,他们应该被时代温柔善待。

(题外:无论你是否对这部影片感兴趣,请抽出三个小时间,带上你的父母,陪着他们一起去看一次这部电影。我想他们会很喜欢,很开心的。因为里面有他们的记忆与曾经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叶秋臣 王小帅导演的电影《地久天长》,让主演王景春、咏梅双双拿下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银熊奖以及最...
    叶秋臣阅读 389评论 0 12
  • 最近天空总是灰灰的,远山灰灰的,树灰灰的,房屋灰灰的。整个大地灰灰一片。 教室里的那些个人儿,拉长脸,低垂着眼,嘴...
    牧羊人的天空阅读 87评论 0 1
  • 今天终于把单位两场活动搞完了,很累,但也很充实。酝酿已久的事,弄完也就轻松了! 感赏自己今天没有恪尽完美,按自己的...
    心想事就成阅读 37评论 0 0
  • 地铁路长 对面的姑娘 一路只做一件事 修自己的照片 地铁路漫长 我也只做了 一件事 看她把相片里的 自己 变成另外一个人
    白小鸥阅读 101评论 0 3
  • 82.掛け方(かた)を教えてくださいませんが 可以告诉我打电话的方法吗 83.私は掛けてあげます 我帮你打电话吧 ...
    Dy_a3a3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