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回了西北,我回了西南》【01】

故事发生在2015年的10月,当时我正处于目前来说人生的最落魄期,辗转去了杭州,之后又去了上海。

近些日子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积抑在心里,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座充满危险的火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喷发出来。

我站在上海虹桥火车站一根柱子旁,用手机导航找到了地铁站的售票口,排了许久的队后买到了开往罗山路的地铁票,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感觉衣角被人扯住了。

难道是打劫?还是扒手?

我愤怒的转过身准备开口大骂,看到的却是一张涨得通红的脸。

“那个……”她抬起头,看着我,通红的脸加上她红色的外套,就像一个熟透的番茄。

我缓了缓躁动的情绪,望着眼前的“番茄。”

“有事?”

声音生硬冷漠。

她吞了吞口水,脸色涨的更加通红,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似得从嘴里嚼出几个字来。
“那个……可不可以借我7块钱,我买一张地铁票,我钱包丢了。”

我楞了,不解地看着她。

似乎怕我没理解她的意思,她急忙补充道“拜托你了,只要七块钱。我会还给你的。”似乎还是担心什么,又重重的说“相信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转身看了看自动售票机,又回头看着她,又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进站口,然后回头看着她。

“你去哪里,我给你买!”

我转身划拉着售票机,回过头问。她楞了楞,稍微褪色的脸又涨得通红,手指不停的搓着衣角,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

我细细的打量她一眼,除了和脸一样红的外套外,还有一只小巧的行李包,颜色也是红红的。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第一次来上海?”

“嗯!”

她用鼻腔哼着回答,头埋的底底的。

我转身划拉了一下售票机,塞进十块钱,买了一张同样到罗山路的票,塞给她。

“这是到罗山路的票,你记住待会乘坐地铁2号线,到江苏路下车,然后转11号线上车,一直到罗山路下车,记住了吗?”

我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成灾的人,至于为什么会帮她买票,也许是同样是第一来上海的茫然无助间,乱七八糟生出的情绪吧。但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和这个女孩再有什么交集,更何况我孤身一人来上海,所有的一切都全靠手机导航,指不定哪时手机没电了就走丢了。

可是,我怎么就手贱的给她也买了到罗山路的票呢?

我心里暗骂一声“该死,见鬼了”,然后不顾她错愕的表情,拎着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

地铁摇摇晃晃,空气有些憋闷,我尽量往人少的车厢去,不知怎么的,我天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空气一闷就感觉耳朵鼻胸口里都是蜜蜂叫的声音。

初次来上海我也很茫然,这次委托上海的一个朋友给介绍份工作,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至于去了罗山路有没有结果,老实说我心里很忐忑。

按照行程至少还有两个多小时地铁才会到站,我靠在墙壁上准备稍微休息下。一来我兜里其实也没多少钱,到不用担心地铁扒手什么的打我主意,说白了俺目前穷屌丝一个咯。二来一路奔波确实有些累。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我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车厢内的光,而是一片鲜艳的红,红红的脸蛋,红色的外套,红色的背包。

番茄?

阴魂不散?

看到我醒了,她有些局促不安,扭捏着衣角,不知所措,秀气的脸又涨的通红通红的。

“坐吧!”

我指着旁边的椅子说。

她局促的坐下,头深深的埋下,不敢看人。我有些奇怪,就这么一个……呃……羞涩的女孩子,怎么敢一个人跑到上海来呢?

“那个……那个……钱我会还给你的!”

“不用了。”

“要的,我会还给你的。”

“那随你……”

我靠在椅背上,鼓捣着手机。

“对不起,我刚到上海,钱包丢了,所以……”
“没事,每年都有很多人到了火车站钱包就丢了!”我说。

她头埋的更低,脸色也更通红。用几乎如蚊子般的声音说“我不是骗子!”

我说“放心,我没见过骗子……嗯,会那么容易脸红的。”

她沉默了。

一会她突然说“你对上海好像很熟?”

“没,我第一次来。”

“可你对路线很熟悉啊。”

“靠它!”

我摇了摇手机。

她皱了皱眉头,表示不解。

“手机,导航!”我解释说“你没带手机么?现在智能手机都支持导航。”

她再次把头深深的埋下。

沉默,沉默后突然憋出一句“我……不会用。”
我楞!

“手机给我,我给你装一个百度地图,待会你下了车找不到路,可以用它导航。”

她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又有一丝复杂,转瞬而是,脸色通红,扭捏着从兜里掏出一只手机,递给我。

我:…………

拿着手机我有些哭笑不得,纠结该不该告诉她,导航是需要智能机的,这2004年款的摩托罗拉功能机是不支持的。可是,眼前这个女孩,能承受吗?

看到我的迟疑,她有些失落的拿回手机,说“算了,不行就。我知道我这个手机不支持你说的那个功能的。”

这一瞬,我竟有些说不出的情绪在躁动,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不在冷冰冰。

“你从哪里来?”我问。

“陕西”

“你呢?”她问。

“我从杭州。”

“你是杭州的?”

“不,我是云南的,先到了杭州又转车来上海。”

“哦。”

“你一个人跑上海不怕吗?”她问。

“怕我就不会来了。”

“哦”

“你呢,怎么一个人跑上海来了?”我问。
她沉默,没说话,眼睛直直的望着车窗,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

好半天后,她突然开口说“我家里穷,上到初中就辍学了,一直在家帮忙。我爸说女孩子读再多书都是瞎赔钱,逼我嫁给村里的一户有钱人家的儿子,我不愿意,他们就打我,我害怕就答应了,然后趁晚上他们睡着的时候我就偷偷拿了我妈的手机和几百块钱跑了出来了,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就到上海来了……”

我没说话,怔怔的看着她。

怎么这个时候我突然那么想抽烟呢?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