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终为始的产品开发思路

七月底的工作里有几件事需要反思:

1、我在做规格书更新,自查没有发现的错误(响应曲线标识、150度工作区间型号代称)多亏由GHP、JLJ指出来,可是,我的自查为什么没能发现呢?

2、和GHP宣传过多次的抗干扰性能,在他的理解里其重要性不过是TOP 10之一,他认为电流芯片的其它问题(零漂、灵敏度偏差等等)同样重要。关于这个话题,我与他午饭后散步时聊过,在邮件里给他发过书面表述,画过PPT《追求性能均衡的电流传感器芯片》。

3、和GHP宣传过多次的26262实施,他认为要等生产线完工后才能开始。可是我记得自己N次表达过的观点是:26262要尽早开始,它与生产相关的内容(16949里的重点)不超过工作总量的20%。公司从上到下都认为汽车电子市场应是公司的发展重心之一,可是不启动26262就出不了汽车级产品,对于重要的事为啥不优先办呢?延后6个月不算什么?假如只谈雅析一家不足以判断,假如对我讲的观点不完全相信,那么找其它家再谈再听再辨别,别这么放着不管它啊……我觉得GHP是比较信任我的,可就是他也对我讲过N次的26262观点理解偏了,为什么啊?

GHP对我讲过N次的观点持不同理解,我猜想一个可能的原因:我的观点表达不够系统、不足够使他采纳,他当然不会把一个本就半信半疑的观点内化进入他的认识体系。


上图用来解释什么是“以终为始”。用户需求的具体内容仅列举了一两点。各个需求点在不同细分应用领域的重要性权重有较大区别。

比如小型化,太阳能集中逆变领域就比通信电源对小型化的紧迫程度低得多。以前有个同事描述了电源对小型化的需求:4G转5G,基站发射功率提高了不止30%,基站电源功率当然要提高,可是配电柜和柜内空间是固定的,不会因为是5G基站就做大,这使得功率密度增大,以前使用的设计很多不能沿用,在元器件选择上迫切追求小体积。而太阳能逆变器(集中式)现在没有发生这样的明显换代,其安装空间留有裕量。

比如抗干扰,汽车应用比数控机床对抗干扰的要求更强烈。数控机床里的电机角度检测追求更高精度,因为电机转子的位置精度直接影响机床的加工精度,所以对角度测量精度的要求经常超过抗扰性能。而在汽车里的驱动电机,它测量转子角度位置是作为FOC算法的反馈量时,一款角度芯片在能用的前提下(以角度误差2%为例)测量精度改善30%就不如抗扰能力改善30%或成本改善10%来得更有吸引力。

举以上两例是想说明:我提出的“测量精度不是我们电流芯片的最大短板、可靠性(特别是抗扰)才是最大短板、要调整相应研发重心”的观点,总是能找到这一观点不成立的反面案例。我们在出产品时要定位目标市场,紧密围绕目标市场需求排出各项产品特性的权重——即所谓“以终为始”,从用户需求和用户价值出发,倒推需要提供哪些产品特性以及权重顺序。

从这两个例子还可以延伸出去想,就是产品性能权重规划要有前瞻性,数控驱动和太阳能领域的小型化趋势是确定的,只是相对来得晚、趋势缓。在考虑产品特性的优先级时不能等到趋势已明显形成或竞争者布局已很完善时才起步,那有些晚了。趋势已很明显,就是当很多客户在谈“我需要这个”时或者“没有这个就免谈”时,这种时候被迫推出产品特性以符合主流需求,这是跟随者的做法,只能喝到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