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落花遇见一场雪

期盼已久的冬也快消磨殆尽,东画一笔灰色,西画半空余晖,一些散慢一些无心,它就无痕地在你的世界里褪去,席卷走所有的气味残存。

冷峭的清晨日暮,北来的寒流依带不来任何消息,所有的期许也都会落空,在天边的沉寂里无半点影踪。

平实的日子消磨着昨日的热情,终成稀松平常的懒散似有似无的快意,还要多久那一场悄无声息的降临。

依旧是沉寂的遥遥无期的等待,依旧有穿行于天空的飞鸟,徘徊在心底的臆念,或许不会再来。

它会去了哪?在江南的小桥无语倾注那满腔的浪漫,二十四桥上那痴心一见,桥边的红药早已凋残,离人各自飘散天涯,在夜晚昏黄的屋外不忍离开,屋内小炉正旺,美人捧书夜读,可饮一杯无不是期许。

初时来过只是稍浅,如只言片语散落草丛,或太匆匆无法拾起满地的晶莹,无法描绘那满地的残红是也曾伤心,也曾满怀期许,瞬时消融后也是泪眼朦胧。

一场落花邂逅一场雪,是不是没有伤心没有遗憾,只有各自纷飞的美丽留在心里。

穿越时空,没有阻拦,在天地间相遇无语纷纷,花是花,雪是雪,雪是花,花是雪,在彼此的眼眸中飞撒流转,雪绯红,花盈白,脉脉无语,醉心盈盈水间,我的美丽脆弱你都看得见,你的冷傲冰凉我都轻触,不再害怕什么,即使明日随流水也是你伴随。

没有时间,世界变得小了,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各自的余温,天地一瞬也值了。

花落入草丛沟涧被风吹起,雪落入草丛沟涧不见了,泪痕残留哪有你的踪迹。

雪是雪,花是花。

时空中邂逅相逢总是太匆匆,依无法走近彼此的世界。

所有美丽都成空。

期盼已久的冬将见尾,依旧是不温不火的平实,早起的风,日暮的余晖都稀松平常,似有似无的惊喜,时好时坏的心情。

仍会佯装波澜不惊的样子,仍会唱着“你是我的浮木不能把我救赎,”继而是沉默的死寂中那绝望无神的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流出的死扛的样子,坐在空荡的候车里,仍拼命演驿着想象中的惊喜。

总以为一个人的存在总有存在的意义,在莫个角落,会有人为你等,于掌心盈盈的惊喜不忍触碰,拼命地长途跋涉,穿山过河穿过城市上空田野树林,没有什么可阻挡那份热情,天地一色,风会来,不知会飘向哪一时泪眼朦胧融化了那份痴心,于手掌中耳畔边,发梢衣领上不愿离开,轻覆白眉浅浅笑意,在指尖扯不断那相思的痴缠 ,柔软的心事都被窥见。

一场落花遇见一场雪,只是美丽的期许?我愿与君相识简单的纯粹,也总经不过日子的粗粗打磨,经不过时间的风雕雨蚀,沾染上灰尘杂垢带着质疑悄潜入土。

拼命地执注于那场痴心的凋零纷纷,终逃不过时间的奴役,匆匆中都是彼此世界的过客。

没有手掌为你等,风从来不为谁停留,它穿过街道又没了影。

是否还有那么些痴念要追随着它的影子 ,一个潜入土一个化作泥。

它会来么,冬天就要见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