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

早上,起床;稍等了片刻,有些困难户。今天,还要走亲,去我二姨家去。我表哥带着我,在路上,问我,今年怎么样?

我说,还可以。

除了,还可以,我说不出另外的话语。这次,走亲,我感到特别枯燥泛味;默默无言,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在现实中,我这是不懂事,什么是懂事呢?

顺从那种习俗的人,称之为懂事;还会夸赞,这小伙不错。说白了,我们不能接受,特别与多元化。这个社会,算是个分类社会吧?你赞同一种价值观,就证明,你反对另一种价值观。

非黑即白的观念,难道就是对的么?而且,这种选择,让我们有着惶恐。包括我也觉得有意思,例如,小明今天没有在家。有人就问小明,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有在家呢?小明还要问回一句,你有证据,证明我,证明不了,我不在家么?

说来说去,都是推卸掉了,自己寻找证据的精力。当然,寻找证据,在自己有利的情况下,我们都会积极的。在不积极的情况下,我们通常不怎么证明,通常这个时候,对我们不利,肯定对他人有利,他人会寻找的。

非黑即白是一种套路,这种套路在常态的普世价值观,很常见。但是,这种套路,带给人的都是讨厌的、抗拒的。

现在,我对啥事,都告诉自己,有所保留一些。但是,针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不愿意有所保留的,放弃自己的底线。每一次降低标准,肯定会有下一次。

假如你去买橙汁,没有橙汁,你会退而求次,选择其他?这还仅仅是饮料,要是工作职业呢?这种性格,本身就不容易,对于自己有保护态度与防范。

在路上,我看着窗外,发觉,现在虽然车变多了。但是,年味少多了,过年的意义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多,越来越不被重视了。

朋友,跟我在一起谈天,我问他,你认为我是内向的还是外向的?

他说,你啊,外向的。

我说,那怎么我还能听到,有人说我内向呢?

他说,也有点不了解吧。

我说,因为,我展现的面孔与态度,在每个人身上都不同。大家对于我的定义,往往都是死板的定型。何况,我与很多人接触并不多,我身上包揽的性格是多面的。

他说,恩,是这样。

晚上,聊天的时候;看到一辆车,宝马320,他说,你知道这车是谁的不?

我说,不知道。

他说,是某某的,他是做1040的,听说有很多下线,很多做传销的都没有赚到钱,就他赚到钱,买了宝马。

我说,哦,做什么都有做好的;但是,有宝马不一定是赚到钱。何况,这辆车并不贵,基本咱们村人人都买得起,就看敢不敢买了。

他说,现在再有能力,都不如有钱。

我说,那是才不够,才够了;钱自然有了,大作家写个字都是一字万金。当然,有钱,也应该有一种赚钱的能力,称之为商才。

说实话,现在我都觉得,那些开好车的人;不一定是真有钱,基本贷款都是他存款的好几倍,甚至他们都没有存款。一年能赚100万,是很难的。去除税收,杂七杂八,还没有债款,整个市也找不出来几个。

资产高的人,存款并不一定多。

当然,老百姓都不明白这些;只看,表面的层次,所以很在意物质层面的光鲜亮丽。

在现实中,去看看,有多少能够做阳光项目,能够一年赚100w呢?基本,都有一些潜规则。

今天走亲,先是去的三姨家,又去的二姨家;我觉得我走亲很尴尬,主要是什么呢?是我称呼一声,就没有其他话语了,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

按理说,按照沟通技巧,我是能跟多数人都能聊起来;但是,我很懒的聊。这件事,很困惑我,说实话,我不喜欢社交;我只做有目的的社交,可以是思想、可以是生意,其他的社交我提不起精神。

这段期间,我是闷葫芦;我只看着他们说话,我挺无语的。因为,他们说的话语与话题,我从小到大就听,早就听腻了,还要重复,没有一点新鲜感,难道这就是他们价值观的会表达么?

在我二姨家喝酒,我还是喝的啤酒。说实话,我什么酒都不愿意喝;在他们看来,做生意是需要喝酒的,今后还需要练练。

我做生意,从来不是喝酒喝出来的,也不是做人好招揽到的生意。而是,能够切切实实,为他人带去利润;其他都是扯淡,别听别人给你说,做生意就是做人。

实在点,做生意就是一起赚钱。

我二姨家的表哥,他的舅子,也就是他媳妇的弟弟,问我,是做什么的。

我太难回答,说了一句,写文章的。

是哈工大的学生,说有机会将来去国防部。这是白搭,中国是潜规则社会,有点好位置,都会被他人占据的。平民就是有口饭吃而已,去看看,多数的好工作与好职业,那个家庭不是优良的得到呢?

不优良的特例,有么?也有,但是他们本人都是天才,你我能达到,这种天才的标准么?

说这些,我心里也憋屈。因为,在这个人情社会;我这么说,会毁了人际关系。幸好,他们都不怎么关注我的,也不会看我写的这些。

在酒桌上,我三姨的表哥,告诫我;其实他也看出来,我内心是抗拒的。因为,他们的价值观,不适合我。

二姨的表哥,他舅子,问我,最近看了什么书。

我说,无书不看,书名,很少记。李银河知道不?

他说,不知道。

我说,莫言呢?

他说,知道。

我说,贾平凹、刘震云等等。

我三姨家的表哥问我,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我说,我想自己独处,安心做学术与思考。

他说,都是那些方面?

我说,哲学、历史、心理学。

二姨家表哥他舅子问我,现代的哲学家都有谁?

我说,现代的不怎么关注吧,冯友兰的哲学史;你有看过西方哲学史么?

他说,看过几页。

我说,那就不用说了。

三姨家的表哥,问我,你看的书的切入点是什么?

我说,这个很难表达,哲学是非常抽象的;美是什么?爱是什么、这些都很虚乏。

我心想,真正的切入点,不就是对我有利么?但是,并没有讲,北方这边排斥,太实在的话语。要是把利益,放在首位,肯定会被批评的。

表哥给我推荐了两本书,他说,我一定没有看过。什么是书籍呢?菜根谭与厚黑学,他说,琢磨透,这两本书,对于为人处世就通了。

菜根谭是什么?不就是以前时代总结的为人处世么?中国一直是人际关系社会,所以这本书很火热。

我还说,厚黑学,说白了就是权谋。

他们不认同,于是我说厚黑学的三个层次;他们没有让我讲,表哥说送我一套书,珍藏版的,花了好几百。

什么书籍呢?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也是权谋、谋略。

表哥说,少不读三国,老不读水浒。

我猜测,他应该是看一些,国学鸡汤的文章,看到的。现在国学这些东西,流传下来的,很少不是谋略的。

我二姨家的表哥他舅子,推荐我两本书,孔子与道德经。

我说,孔子?应该是论语吧?

他说,啊,对。

我说,你能看懂道德经么?

他说,看不懂,慢慢地琢磨呀,随着增长就慢慢地理解。

我内心,是抗拒的;他们也看的出来,表哥说,跟我说话,是对牛弹琴,我听不进去。

不但听不进去,这些书籍,对于我来说是小儿科。

我问,我二姨家的表哥他舅子说,你看过易中天么?

他说,三国啊?

我说,他写的书。

他说,没有。

我说,哦。

本来我想推荐他去看看易中天的先秦诸子百家的,还是算了吧。

三姨家的表哥与二姨家的表哥他舅子,一致认为,我现在还年轻,不懂一些事情。我现在只是在理论的,很多事情需要经历。

三姨家的表哥说,儒家、道家、佛家,都讲究随心,你要把心打开。讲究落叶归根,就是在多么心高气傲,也要尊重家里的规矩。

我说,是,是,是。

我表哥说,他懂辩证法,他给我说,三字经怎么说的呢:人之初,性本善。

我说,人之初,性真的是善的么?

他说,不是么?

我说,小孩三岁就会说谎,是善么?

他说,也有善意的谎言,谎言也有好的。

我心想,说谎不充分证明他是不善的;但是,已经充分证明人之初不是善的。善的解释有很多,心地善良,是最烂大街的。在传统的品质中,说谎算的上不善了。

不过,有些我很认同,三姨家表哥说的,开头是我先说的。我说,现在的聚会,就是乏味与应付。

他说,乏味与应付,有的人虽然这么做,但是别人喜欢,有的人这么做,别人不喜欢。就像,你打别人一巴掌,别人还要谢谢你。

我挺认同这点,可是,有什么用呢?实际的原因是什么呢?这些情绪,我是能够承受的,关键原因是:这些聚会,对我毫无用处。

我有位表姐夫说,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呢?

我说,毫无止境?

他说,不是,是:活到老,学到老。

我心想,这不一样嘛?只是换了个说法而已;这些天的,走亲戚,让我的确枯燥乏味,我讲出来,是作死。也怪我,乱讲了。不然,怎么会被批评呢?人生就是演戏,我没有把戏演好,被批评也是应该的。

我舅中途,才去的。家里有酒场,还带来很多亲戚;我不怎么认识,也不想认识,对于我没有什么用处。好吧,我又白眼狼了;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没有跟他们认识过,也没有吃过他们家米饭,我凭什么成为白眼狼了呢?

没办法,在传统的习俗,和落后地方,都这么关注品质。私下里,还不偷偷的勾心斗角,还不是为了利益么?

我笑他人太虚伪,他人笑我太年轻!

什么时候过年,我们手捧着鲜花,走向长辈的墓地,我的境界就改变了。什么时候,我们尊重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强迫、不干涉,我们的人文文化,开始走向良好了。

这些事,在上层都是如此;但是在落后的村落、在落后的城市与国家,你会感觉得对于这件事特别的有无力感。

我从不认为,有任何内向的人;所谓的内向,只是人文环境的不适应,在喜爱的人文环境很容易被引爆。

阳痿的男人,怎么坚挺起来呢?

很简单,找一个能让他有欲望的女人。

看来,我需要找一个能让我坚挺的城市与环境了;在家也待够了,我不在意他人怎么说我,毕竟我们的高度不同。他们说什么,我都无所关心。

三姨家的表哥说我,不要活在独自的世界,要把心打开。

他说的,我都懂。可是,让一个经常阅读的人,跟经常不阅读的人,讲谈是一种折磨。让作家,跟一个不识字的人在一起生活,是一种痛苦。胡适多次想要离婚,如果不是逼迫,他怎么可能妥协呢?

现在年代又跟胡适的年代不同,我为什么要委曲求全?为什么要妥协、放弃自己的标准呢?

表哥给我说,在外面吃东西,吃方便面都干吃,没有水。你饿了,不是标准问题,而是生存问题。你光看到贼吃肉,没有看到贼挨揍。

可惜,我现在不是在生存方面出现了问题;而是在人生观与价值观出现了问题。当没有了生存问题,我为什么没有标准呢?难道我要在本身小康的情况下,去按照大饥荒的标准去择偶?

这就是不对接轨道了。

中间有个小插曲,表哥说,世界是美好的。

我说,世界是美好的么?我认为,世界是不美好的。

当然,不是彻底的不美好,而是在大量的不美好,存有一点点,希望。这个社会,我是在消极的角度,看待比较多一点。

明面的事情,只是肤浅的层次;多数都是背后隐藏着,另一个层次。说话也是如此,看似是说,老实,有时代表着很傻。

我觉得我很单纯了,但是,有的人不这么觉得。我还不单纯么?我明白,太多的灰色项目,我没有做;这是从小的家教的影响,因为觉得对不住良心。

我也不清楚,甚至怀疑良心;但是,我还是坚守这份单纯。

明天,还要喝酒;这几天虽然喝的都是啤酒,也有厌烦感。不过,现在过年过节,只好如此。我也有避年的想法,上次跟朋友在一起聊天。

谈到最多的都是对于现代的酒文化,发生了差异。性质不同了,今后的酒文化,上一辈的与现在的不同了。现代人很少有现代性质,还是传统那一套待客方式,在我们新生代的身上是一种压力。

喝酒我不太喜欢,也不经常喝,这几天的喝酒让我身体偷点不适应。不太好受,虽然量不大,而且还是啤酒。也有喜欢喝酒的,我不行,也不用这玩意。

可是上个年代,还需要喝酒谈生意;现在?谈生意,喝酒都不是最主要的,咱们看中的是里面的价值。

我也没见过,喝酒,搞人际关系,把企业做大的;世界级企业,有多少是因为人际关系,企业做好了呢?也就是中国这些小企业,在这块土地,人情的社会、潜规则的流传,才会如此吧。

逃税的公司,是蛮多的。尽管提倡,交税,可是公司都生存不下去,因为税收太高。表哥说,他的公司,会有发票,没有办法逃税。

发票,我觉得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只要是调查,任何公司,都有问题。就没有没问题的公司,会计好,是一方面,说实在的,会计再说,在上层要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白搭。

我大表哥说,他不用交税。

其实呢?

他的产品虽然是代理的,成本就已经算上税收了;只是秘而不宣而已,现代的不管什么东西都要有很高的税收。

只是没有让我们看到,我们看到不接受;不看到反而接受了,反正都要交税。为什么以前,同样品牌、同样的质量,在网络,就能便宜一些呢?

因为,逃税了;现在已经不大可能了,今后,互联网买东西,跟地面价钱也差不多。但是这种生活方式,已经是潮流;传统行业,现在也纠结,机器化的转型,会取代太多的行业。

最容易取代的是流水线的工人,他们做的工作,最容易让机器人复制,没有技术含量和思想艺术。最不容易取代的,例如,写作、画画、思考、想象、娱乐影视。

只要不是计算类型的,而是抽象的、才能的,是最不容易取代的;谁做出租车为什么司机人品好呢?这都不是关键原因,要是机器人汽车,让我们打车,岂不是更加好?

不要着急,很快这样的时代,就要来临;今后,必会卷席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什么是大数据时代?就是机器人时代,信息的处理,都是机器的来操作的。

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起步的机器人时代了;这东东,发展是非常快的。十年前,谁会想象家家户户都有汽车与手机呢?现在不还是都有了,那时候人们都不考驾照。

我爹那时候,还给我买了一处田宅,准备给我盖房子。现在没有用处了,当做菜园子打理。变化太大,咱们都没有觉醒。

现在,在给我盖一处田宅;我不会接受了,我的心早已不在家乡。小时候,眼界低,觉得能在家乡盖一处田宅,在娶媳妇,是很美好的事情。

价值观,发生了转变,不甘于如此;我要为后代考虑,能去更好的地方,作为后代的基础,是最好的。毕竟,我的终点,决定孩子的起点在哪里。

换一个环境,最重要的是:孩子将来会有什么层次的玩伴,这是最重要的。朋友对于孩子的影响,比什么都要大;从小的人文环境,建立的价值体系与行为规范,是最有效果的。

如果,我从小被我爹发现,我有写作天赋,我现在应该是一位作家。我从小就会写诗,在我家大杨树底下,我就写了一首诗,一行四个字,一共四行。

当时,我没觉得,自己对于诗有什么天赋的,只是写着玩。上学我的语文构思能力,就非常的强;可惜,我写的字,非常的差,所以父母对于我的语文很强,非常的怀疑,不信。

我上小学,就经常看百家讲坛;那时候,我才明白和珅是:钮祜禄氏。不过,父母不允许我看电视;让我出去玩,还有百家讲坛播出的时间与上学时候冲突的,所以我就不怎么关注,渐渐地忘了。

有一天夜晚,我做梦;在梦中,我竟然回想记忆中的事情。寻找自身的天赋,我发现,我从小的天赋就是对于文字,有特别的情怀。

玩QQ差不多十年了,这十年,我都是因为文字给我带来的一切。我很感谢,这个时代,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早与文字产生情感,这十年让我在网络码字,成为习惯。

将来的文化产业,那个不是从文字与演讲作为途径呢?这份能力,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有着丰富的经验了,这不是时代的带来的么?

现在我们做的任何事,都有以前的铺垫的;如果没有,也不可能结缘。我算不上,意外的与文字结缘,而是从小就喜欢。

一个人自动自发的做事情,一定是有兴趣;没有压力,没有监督,他自主的阅读,什么技巧都是做不到的,真正的还是兴趣。

这个时代,是越来越残忍的时代了;生活方式改变了,也意味着,阶层变得越来越牢不可破了。将来的,穷爷爷,只会有穷孙子,不可能出现穷不过三代的颠覆。更不太可能,出现,富不过三代的规律。

别说现在了,在以前,也很少有富不过三代的案例;这句话,有点安慰弱者,弱者一听,这句话,有点希望。他们希望被话语安慰,而不是尊重客观规律与现实。

相信这些承诺,大程度都是在自我欺骗,这是最不可信的。

小时候,我经常听这些话;我信不信呢?我都是毫不关心的,看看我家三代人,都是穷的,就已经打破了这规律。

咱们都知道成功不容易,失败容易。其实,现实是什么呢?是成功之后,失败也不容易;真的觉得一夜之间倾家汤产,很容易出现?

在这个时代,首富,就算遇到危机,他还是首富;他要是失败?太难了,除非整个国家的大损失与他一起陪葬,要么政府就不允许他的企业失败。

会扰乱经济顺序,对于国家的发展,形成阻碍;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就像一个人,成功有了作家的能力与思维,让他丧失这种能力,写不出文章了?

太难了,难如登天。

小时候的老师的教导,是:进步难,退步易。其实呢?你去看看,很顶尖人士,他们退步也是非常难的。因为,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思考、无时无刻都在进步;这种感受,让我感觉非常强烈,你只要落差他人一小步,已经落差了一大步,再也难以追上了。

我跟朋友在一起,以前都是差不多的层次的;现在呢?他在追赶我,就很难了。我花费5年,他最起码,也要花费5年追赶我。但是,他追赶上现在我,我已经不是5年前自己了,我又进步了。

这还要同样的天赋与努力,遇到同样的贵人与机遇,才能5年追赶,不然需要10年也很正常。不是我特意高看自己,而是现实告诉我们,30岁的人,尽管他的阅历有些丰富了,他也很难能够达到每天码字7000,不是么?

差一点,就是天壤之别。

看似,我们差了5年的历练,其实,单纯的看是5年;真要计算,所要落差的,远远在5年之上。

我们与王思聪真的差距是出身么?跟王思聪出身差不多的,也不是没有,但是他还是顶尖的。而且,我们差距的不仅仅有出身,还有太多的传承与磨合。

王思聪的姥爷与爷爷,就已经在同时代压榨你的爷爷与姥爷十万八千里。民国时期,搅动风云的没有屌丝,他们都是长青世家;他们家庭背景中管家与丫鬟,都比我们牛气很多倍,别提那些主角了。

追溯上去,每一个人人物的越往上推,越能明白他们上代那些人,没一个不是人物的。

语文课本,也要告诉我们,那些文人才子,有落魄的;太扯淡了,就算落魄他们也是龙虎之子。在落魄,他们也是从小就是天才,这种天才很有意思;貌似,越是家庭好的家族,越容易出现天才。

我们在出生的时候,就证明咱们是个草包;不然,从小就没有那种过于常人的天赋呢?

有点消极了,但是,尽管是草包,也有高贵的草包。赵本山,就起码也是高贵草包。不过,能达到他这个程度的人,稀少率太小了,但也是有希望的。

一句话:历史人物,之所以是人物,要么是人物之徒、要么是人物之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