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14)

96
傅青岩
2017.08.15 06:46* 字数 2439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 (13)SMT车间一游



(14)好一朵茉莉花

五月底,东莞已进入梅雨季节高峰期,雨水绵绵不止。宿舍里不光地板是潮潮的,连贴着洁白瓷砖的墙壁上都淌着大滴大滴的水珠。

胖芸每天在微信朋友圈里推送:伊芙.布德干.内库.毛得川(衣服不得干,内裤没得穿),还淘了把公司宿舍禁用的大功率电吹风每天用来吹干内衣裤。

办公室也有人矫情的念叨:问东莞晴为何物,天天被雨hold住,只教人发霉无数……

爱美的小花们每天穿着一身漂亮的裙子踏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步入办公室时,总会抱怨这潋滟她们一身雨水的鬼天气,因为不管多小心翼翼,丝袜和裙裾边总会溅上一些灰色的泥点。

这糟糕的天气却对我没什么影响,就像酷热的阳光也影响不了我一样,我是株北方的仙人掌,现在又成了南国的根须茂密的大榕树,我在心里自嘲着。

公司贴心地在厂区里准备了一排排蓝色的遮雨棚伞,从宿舍楼绵延到食堂、车间、厂区门口和办公楼各个地点。我从不撑伞,有时还会站在挂满了青青的芒果的芒果树下,想看看在连日暴雨的冲刷下,芒果会不会掉下来砸我头上。地面上是有很多掉下来摔烂了的芒果,但是从没有砸在我头上。

只是可惜了那些木棉,晴天有阳光的时候,一团团雪白柔软的木棉从高耸入云霄的木棉树枝端缓缓飘落下,像是天上折翼的云,看它们躺在地上,心里有些惆怅,所以我常把它们捡回去。

虽不知它们有什么用处,但闲时我会把木棉放在手心里玩着,轻轻拉开看着它们一丝一层的纹理,或是轻贴着脸感受着木棉细腻柔软的触感。但现在木棉树下堆满了一层被雨水泡得湿湿嗒嗒的木棉絮,已变得黑黑的发了霉。小鹿开始有点埋怨这讨厌的梅雨天气!

那天上午,雨终于停了,我去公司大门的保安室领一份快递。

雨水将天空清洗得干净澄澈,猛烈的阳光没有一丝阻碍的照射下来,照在地面大片大片还未干涸的水洼里,浅浅的水面反射出刺眼的光亮,空气里弥漫着湿热的水分子,钻进我的头发、衣服和皮肤的每一个毛孔,让人忍不住晕眩又湿热难耐。

将快递箱子送到会议室时,许尹正他们在开会,快递箱里有他们会议需要的投影仪。我推门进去,会议室里的气氛很紧张,几位工程师正在激烈地讨论着新产品的最终定位方案。

会议室的冷气开的很低,进去后,感觉后脊背一阵阵发凉,空气中飘浮着一缕记忆中熟悉的淡雅清香——宽大的会议桌上新摆放着两盆茉莉花盆栽。

茉莉花清新碧绿的叶子间点缀着一朵朵洁白莹润的小花,看着清纯淡雅,混合着中央空调的冷气,会议室里弥漫着阵阵幽香,淡而不腻。

我的心却开始抽畜般的剧烈疼痛,视线渐渐模糊了,匆忙放下装有投影仪的纸箱,转身想快点离开,泪水已不受控制地,在我脸庞上无声而迅疾地流下,记忆深处里如暗流涌过,沈芳芳轻轻哼唱着茉莉花给我扎辫子,我回头看见她坐在茉莉花树下冲我温柔的笑着,年幼的我用锤子狠狠砸着沈芳芳的小红木箱,酒红色丝中抖落出的沈芳芳的遗书,还有那一树花开的星星点点,像晶莹泪珠的茉莉花,我哭着求爸爸别砍掉它们……

很多混乱的画面充斥在脑海里,我几乎不能呼吸,伴随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和耳边嗡嗡作响声,还未走出会议室的门,我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点滴,许尹正也在旁边,他紧张的看着我,温柔的眼神里是满满的心疼。

“醒了,好些了吗?”许尹正握着我的手轻轻地问。

“谢谢,我没事。”其实我的头还很痛,避开许尹正的眼睛,想把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

“小鹿,别动。”许尹正握着我的手又紧了紧。

刚醒来没什么力气,我配合着他,手放在他手心里没再挣扎了,这一刻我的内心如此脆弱,没有力气硬撑着,眼眶内很快又溢满了泪水,我在许尹正面前开始无声地流泪,后来我索性把头蒙在散发着医院消毒水气味的白色棉被里。

在我哭的时候,许尹正坐在旁边没做任何劝慰和和阻拦,病人和护士们纷纷探头看着我们,我第一次在一个不熟悉的男子面前哭泣,从小到大,我都不喜欢在人前落泪,除了姑姑。

许尹坐在床边等我平静下来,他看着眼睛红肿的我说:“医生说你这是神经性晕厥,你以前也这样晕倒过吗?”

“以前有几次,我对茉莉花过敏,所以今天才会晕倒。”我哑着嗓子轻声回答他。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是你太瘦营养不良才晕的。”许尹正将我细细的手腕拎起来看了看再一次强调说:“小鹿你太瘦了。”

输液瓶里的液体缓缓滴下流入我的身体,我沉默着不说话,心底某个地方慢慢变得柔软和潮湿,忽然间有种冲动,想对他倾诉那些心底不敢触碰的往事的冲动。

“许尹正,我是个穿着一身湿衣服的孩子……”

“给薛向宇打电话吧……”

“你刚刚说什么?”许尹正没听清楚我刚刚说的话,连忙追问。

“没什么,我说衣服被汗水打湿了。”被许尹正打断后,话又咽回了肚子。

“呆会儿打完点滴,你回去换干净衣服,下午不用去上班,先留在宿舍里好好休息。我给薛向宇打个电话吧。”说完伸手去拿我手机。

“别——别打给他!”我忙制止许尹正,因为躺在床上,一时情急还拉住了他的衣角。自从上次薛向宇送了我手机,虽然后来我把买手机的钱硬还给他了,但我始终觉得对胖芸心里过意不去,毕竟她那么喜欢薛向宇,只因为她当我是好朋友,嘴上却是什么都没说,胖芸心里应该还是难受的。

许尹正看了眼我拉着他衬衣的手,“小鹿,你是因为和薛向宇吵架了,才哭得那么伤心吗?”

我把拉着他衣角的手缩回来,避开他的眼睛嗫嚅道:“没吵架,其实——薛向宇不是我男朋友,所以不要麻烦人家过来。”见瞒不住许尹正了,只好承认是自己之前在撒谎,声音也越说越小。

“薛向宇他不是你男朋友,你是没男朋友?”许尹正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看着被许尹正握着的手,我冷冷的倔强地说:“就算我没有男朋友,也不可能喜欢上你的。”说完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他的眼睛。

不知道许尹正那时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将我的手握在手里很久,后来又轻轻地放下,声音平静地说:“头还疼吗,再睡一会儿,点滴打完了我叫你。”

输液的药水里含舒缓镇静的成份,加上我之前哭得累了,很快我又觉得倦了,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到许尹正的手轻轻停留在我的脸上,似乎说着,“穿一身湿衣裳的孩子,究竟什么让你这样难过?”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15)松山湖骑车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