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六十九章) 前尘

字数 2127阅读 3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我全身冰冷,不自觉的开始打起了战栗,我下意识的想运行起灵力护体。但才将将抬起右手,却徒然感觉有一丝清明流入我的身体。

那点清明很让我感到熟悉,也很平静,它在我的周身运转了许久,令我的神思渐渐平稳下来,我听见一个温厚的声音:“不要多想,平定心神,切勿走火入魔。”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适才那个暗色的深渊已然不见了。

乌云散开而去,月光重新洒在地面上,初寒的乌发没有乱,面上也没有那种可怖的神情。他像个手足无措孩子的站在我面前,眼中写满了担忧。

我长吁出一口气,什么都没有变,初寒还是我认识那个初寒。

我咬咬唇,转身对净玄道:“就算他是鬼,他修魔道,又如何?他不曾害过任何人。大师,你说过众生平等,难道不能放魔道妖鬼一条生路?”

净玄目光一片澄明:“我早就警告过他,让他秉行善道,不可贪生恶念。”

我言之凿凿:“难道想与自己所爱之人长相厮守,也是恶念?”

他低垂了眉眼:“欲望无边,凡事有度,对本不应属于自己的事物生出贪欲,便是恶念。”

一旁的初寒忽然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他斜眼看着净玄,一副极其不屑的模样:“你说我这是贪欲,你难道不是如此?可笑!和尚,你想渡化世间万物,殊不知最该渡化的是你自身!”

这一番话说得叫我摸不着头脑,正疑惑不已,初寒还想再说什么,净玄却徒然凝目一瞪,顿时有万丈佛光侵袭,我接连退了数步才勉强立稳了身子。

初寒的滋味更不好受,他修魔道,正气佛光的照耀对他而言有如削骨之痛,他艰难地道:“我可以立誓,此生此世都会待她好,并且绝不会去害其它人。你放我们走罢,行不行?”

他的言语中充满卑微的味道,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向净玄低头,他几乎是在恳求他了。

然而净玄却只是收了佛光,仍冷冷的回了一句:“不行。”

我有些看不下去,启口道:“臭和尚,你怎么这么不近人情?他不过是喜欢了一个女子,当真就这么天理不容吗!”

净玄缓缓转过身来,望着我:“小鹤妖,你可知他与那女子前世是如何纠缠?”

我摇摇头:“我怎的会知道,我以前还问过你呢,不过你不肯说。怎么,如今你又肯说了么?”

净玄没有回答,眼神落到了初寒身上,我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初寒明显的一愣,继而他慢慢低下了头,眉间似有难以言说的苦楚。

“看来你已经记起来了。”净玄道。

我大惊,于是问初寒:“你…记起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初寒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净玄,又转头对我道:“…是我消失那段时间,不知为何,恍惚中便记起了一些前尘往事。”

他这欲言又止的态度使用我哑然不已,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何事,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

“三十年前,你是江宁知府的独子,”净玄忽然启口,打断了我的沉思,只见他缓步向初寒走去,面上是一片如水的淡然:“你家境殷实,又饱腹诗书,那一世本应富贵长寿,直至你遇到了程素素。”

“程素素前世乃一位贫家渔女,你二人一见倾心,几番相处便私定了终身。可碍于身份差距,你与她迟迟无法名正言顺的结合。正值你与家中僵持不下时,一位宗室王爷微服私访,看中了程素素。她为了不影响你的仕途,始终不曾对你提及此事,委身嫁予他人。你却以为她贪图权贵,背叛了你,心性高傲的你不允自己受此侮辱,于是处处与王爷作对。”

“官宦之家与王廷之人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你的父亲很快被革职,整个家族因你的一己之私而倾覆。你也从此一蹶不振,日日借酒消愁,最终在一夜故于敌手。”

“生人已逝,理应投胎轮回,但你的怨气太大,使你的魂魄一直在世间无意识的游荡。正逢此时,一位僧人在下山途中收服了你,但他的法力不够,无法超度怨鬼,只好将你束缚在了寺外的竹林中,让佛门净气洗刷你的怨恨。于是在这几十年里,你渐渐忘却了你是谁,也忘却了你的前尘。”

“收你那位僧人,便是后来安南寺的住持,而缚着你的竹林,也正是安南寺外的那一片。你也许想不到,从前那里不过一座荒山,山上是寸草不生的,从某种程度上讲,你的到来,也造福了许多苍生。”

“这便是天眼告诉我的一切。晏初寒,”净玄目光如炬地望着初寒:“这便是你的前世,也是你与程素素纠葛的所有。”

我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忆起与初寒初次相见,他第一次道出他的名字,还说一切由来未可知,原来当真是有所渊源。那么促成今日这般结果的人其实是我?若我不曾给他增长千年道行的机会,他的结局便应是洗净铅华,投身往世,而不是不明不白的误入魔道……

初寒的面上很是痛苦:“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时机已到,我要将你送往轮回之地。”净玄答。

“我要的不多,”初寒的眼瞳底下蕴着一汪哀求:“我好不容易能再见她,只愿能再多陪她一些时日,无论是十年,五年,一年,还是百日,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我绝不会再有半句怨言。上一世是我对不住她,这一世,我只想好好补偿她。净玄,这也不行吗?”

净玄微微皱了一下眉,似乎略有犹疑,然而他很快又恢复了那副正气秉然的模样:“你与她早就阴阳两隔,生命已然交错,前尘已了,不能再强求。”净玄平静地道:“你应当学会放下。”

初寒慢慢低下了头,只听他低沉着道了一句:“若我说,不愿放下,又如何?”

净玄的目光渐渐冷冽了:“由不得你。”

二人沉默的对峙半晌,初寒忽地冷笑起来,他越笑,我心里就越发麻。空气中隐隐有灵力在流动。

我的手心渐渐发冷起来……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

唔,大师和初寒要pk了,你们觉得谁会赢?

(:3っ )へ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