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是福州(2)

作者:罗时汉    侵权必究,授权转载见文尾。

上一次去福建南靖不仅看到土楼,我还发现土炉

我从武汉天河机场飞到厦门高崎机场,再打的到五缘湾,田联申和万学工已在等候,协同办完赴台手续。

这是我第二次到厦门,也是第二次到金门,三天两夜。

离台从金门码头出境,一进厦门五通码头,就看到建筑豪华,但墙上是光秃秃的。

下面是这次的长教镇。

第二天,他们要去南靖土楼一日游,我2010年去过,这次是友情奉陪,了无兴趣。

天气恶劣,大雨不断,路途遥远,来往6个多小时,到了那里,仅一方形和贵楼可参观,其余是长教镇散步。热门景点,远逊昔日清静。且三进购物场,我以零消费对付之。时间浪费,乘空下棋羸了三局。

第三天乘火车,所经我很想去的泉州,但他俩此前已去过。福州,我们倒都是第一次来。

每到一个城市,往往是冲着老地方去的,比如重庆的解FANG碑、成都的宽窄巷子,这是我们的思路。

到福州,自然是要去三坊七巷的。

福州比武汉逊色,火车站跟地铁没有实现无缝对接,行人要拖着行李出车站上到地面,再下地铁,这之间的一百米,有欠规划设计,给人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南门”,往往是老城区的标志地名,到了那里,就是三坊七巷了。

因行李拖累,加之下雨,我们从街巷匆匆穿过。

他俩找到齐家酒店,在三人间休息后再出去,冒雨在林文忠公祠参观。学工收藏界朋友的电话就来了。回到酒店,一番谈述。然后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去吉庇路上安泰楼。

在完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里,仍能遍尝老字号的福州小吃,八大金刚一个不少:鼎边、煎饼、肉燕、米稞、鱼丸、芋泥、蛎饼、肉丸。且说那肉燕,看似南方水饺即馄饨,其为薄薄的肉皮包成,形态如燕,看着可爱,不忍动箸。加上别的传统名菜,品类繁多,再怎么撑也吃不完。

餐毕,获酒楼线装小册子“榕城名片”得知,吉庇路,昔为吉庇巷、魁铺里,俗呼急避巷,宋嘉定状元郑性之居此,建有拱极楼,30年前尚有明清建筑七座,现在据说仅存三座。

吉庇巷为三坊七巷之一,其他坊巷的变化就可想而知了。

这里是老城的中心,名人故居集聚。我们先去朱紫坊看萨师俊和方伯谦故居,。河滨的明清老屋,暮雨中有些落寞,原住民不知何在。

这事让阮仪三老师晓得了,这还了得,四处疾呼,南后街这一片保护下来了,也就是说,福州人引为自豪的三坊七巷保存下来。

百度上说,三坊七巷是福州的历史之源、文化之根,自晋、唐形成起,便是贵族和士大夫的聚居地,清至MIN国走向辉煌。区域内现存古民居约270座,有159处被列入保护建筑。以沈葆桢等故居共9处典型建筑为代表的古建筑群,被国W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是“中国城市里坊制度活化石”和“中国明清建筑博物馆”。2009年开街,并获得“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称号。

坊巷纵横,石板铺地;白墙瓦屋,曲线山墙、布局严谨,匠艺奇巧;地灵人杰,出将入相的所在,历代名人辈出,一坊一巷尽显当年风姿和荣耀。

福州有条贯通南北的中轴线——南街,像汉口的中山大道。被改名八一七路,一看就知是JIE FANG日,真是伟大。武汉也应该把中山大道改成五一六路罢。

“谁知五柳孤松客,却住三坊七巷间。”实际上,福州是长时间保持它的八闽首善优雅的,前三十年都没有大的建设;后四十年才突飞猛进,开始对老城建设了。

如果没有38公顷的三坊七巷,福州,就是一座只剩下老地名的新城了。

唯其稀罕,更显珍贵。我们连夜穿梭于这国内现存规模最大、保护最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经过文儒坊的创意空间、海上丝绸之路展示馆、塔巷的“悦舍”、罗必魁故居、汪氏宗祠等等,真有无限的感慨。这就是生活过近代很多名人的街巷,它像一摞煌煌丛书那么深厚,我们只能翻阅到其中某分册的封面。

雨后的游人渐多,红男绿女,鲜衣怒马。唯我等三位鳏夫,像缺氧的鱼张大嘴呼吸着坊间的文化气息。

这街多是丈把长的石板铺就,极显福州的大气。几棵榕树更是精神,“满城绿荫,暑不张盖。”装点榕城,其功至伟。

跟朋友一起游一省城,这在我的经历中不多。学工人缘广,各地都有朋友。第四天,有陈熙者开车来,载我们前往螺洲镇,参观吴石旧居、陈氏宗祠和陈氏五栋等;又驰马尾区,参观马江ZHAN役纪念馆和船ZHENG文化博物馆;还往长乐市营前村,参观MIN国年间黄朝平(展元)主导建设的模范村。

闽江时时可见,巨榕历历成荫。“八闽形胜无双地,四海人文第一郡。”虽为王十朋于孝宗乾道四年任泉州太守时为衙门题联,也是福州一带的写照。

过去我只知道甘肃、安徽、江苏是两个地名合成的省名,这次才知道福建是福州和建州的合称。建州在哪?在闽北,即建瓯市,管辖光泽和南平等县,是我二哥当兵的地方。

提起二哥我就悲恸。他1965年当兵,是铁道兵,非常艰苦。当年,他给我们寄来当兵的照片,据说摆放到光泽县照相馆。WEN GE 时,我硬是没有胆量乘CUAN连之机去那里找他。

这也算是我与福建最早的渊源吧。

回到福州时,我们顺路看了于山的白塔和乌山的乌塔,还去了文庙。

文庙很大,空空荡荡。据说JIE FANG后改为青少年宫;后又住满了人。清退住户后恢复它的本来面目,但很多东西既然砸烂就已经恢复不了了。

福州之行就这样结束了。

欢迎交流、分享      敬请关注“罗时汉”


本人是Fountain&简书社区首批特邀资深合伙人,官方授权会员推广专员。通过本人专属链接:https://www.jianshu.com/mobile/club?ref=a9ab41ba购买简书 铜牌/银牌/金牌/白金 会员,最高获赠1年有效的95000点收益加成卡(相当于免费95000钻/年),另外返赠1000简书贝哦!

联系微信:gd_4215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