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苏子夕成长记#第一篇 初生牛犊偏怕虎(2)异地恋的酸甜

前情提要:

#苏子夕成长记#(连载)第一篇 初生牛犊偏怕虎(1)链接地址:http://www.jianshu.com/p/47b94184facb

图片发自简书App

(2)

苏子夕对那些对千篇一律生活饱含热情的人充满好奇和敬佩。因为她自己无法做到这一点。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应该喜欢大客户经理这个岗位,因为销售世界充满了未知和变数,符合她的喜好。并且做销售不用坐班,满世界乱跑,又符合她爱自由的天性。喜欢新奇和自由,销售岗位当然可以满足这种兴趣。

苏子夕爱笑亲切,虽然是表面现象,但也是具备亲和力。容易与初次见面的人建立联系;同时,苏子夕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容易获得他人的信任。就好像她有一种暗黑魔法,总能在不确定的情景或是他人不确定的情绪下给人以安定确定的感觉,让人心安,降低焦虑水平。这些都可以说是传说中做销售的核心竞争软实力。简直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啊。

所以无论从兴趣还是个人特质来说,这个工作岗位应该是适合,岂止是适合,完全就像为她量身定做一样。可苏子夕不这样想。作为社会新鲜人,她对这份工作相对不那么光明的一面十分抵触。这又反应出了苏子夕比常人更敏锐的自我觉察力。当一件事情,或是一个场景出现时,苏子夕总是能在第一时间觉察到它是否符合或者是否在挑战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这种敏锐自我觉察力对于苏子夕的自我成长与提升当然是至关重要,功不可没的,此乃后话。重点是在现阶段,它的一个显著负面效应是,一旦什么事情被上升到挑战三观的高度,苏子夕就很难调整适应,表现出严重水土不服。长期处于泛焦虑状态,因为所处的情景一直在给她带来不安全感。而她自己无法处理。她既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观念,也没有办法改变所谓行业潜规则的氛围。

她只能既不放弃也不妥协的默默存在着,被时间推着往前走。跟大部分人一样,被动的生活着。好像这个生活不是属于自己的,好像这个生活要是不满意还可以倒带重来一样。

苏子夕的男友宁正浩正在外地攻读神经解剖学的博士学位。苏子夕毕业留在本地工作,宁正浩考到了外地的学校继续在书呆子道路上前进。异地恋的不易恐怕不用赘述了。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达的话,那么应该是:感觉像交了个假男朋友。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你需要他,他都没在身边。

好在苏子夕已经过了热恋时的黏乎劲。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并且也没有时刻都需要呵护的玻璃心。她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对对方的需要。即使对宁正浩有不满的情绪,通常也是自行调节。把对他的爱消耗在这些数不清的小情绪调节中。殊不知,爱,其实有一天是会被消耗完的。不是可能,不是也许,不是或者,而是一定肯定确定会被消耗完的。

苏子夕和宁正浩也是浪漫的。苏子夕的少女情怀在恋爱中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会相约一起同一时间去看一场电影。哪怕在不同的城市。分别买两张票,假想对方就坐在身边。然后在观影过程中通过短信来沟通,就好像真的一起在看一样。有的时候电影开始的时间很接近。有的时候会相差半小时,这种时候要是苏子夕所在的影院先开映,她就会非常兴奋。因为她可以剧透!她总是会在黑漆漆的影院中对着幽兰的手机屏幕强力忍住笑声向宁正浩发短信:

“你最好是快点求我哟!不然我下一条短信就要揭秘接下来剧情啦!”

“给你一分钟时间想10个让我不剧透的理由!”

“宁正浩,你有没有看短信啊!最后通牒!1分钟内不回短信,我就要......打电话啦!让你被旁边的人嫌弃!”

宁正浩也在黑漆漆的影院中对着幽兰的手机屏幕强力忍住笑的看短信。他就是喜欢看苏子夕隔着屏幕抓狂的样子。他完全可以想象出她现在气鼓鼓的圆脸和嘟起来的嘴巴。以及每隔3秒钟就要拿起手机检查是否有短信的焦躁模样。宁正浩也很清楚要是他不回短信,苏子夕是不会剧透的。苏子夕的乐趣就正是在于威胁他要剧透这一点。这就是情侣之间的游戏吧。宁正浩常常是很配合这种游戏的,而且很会拿捏“折磨”苏子夕的分寸。

“来啦,来啦。正看得津津有味呢。请容许我先看10分钟,再回短信。”

“小子夕,稍安勿躁,不然,我就要......给你打电话啦!你也是知道在影院接电话多么不礼貌!”

“你又要剧透?你知道,我可以选择不看短信的哦!”

他们也会约着一起去吃饭。当然啦,只是去同一家连锁店或是同一类型的餐厅,假装对方在场,然后一起点菜,一起吃饭,全程电话沟通。所以情侣通话套餐多么重要。

“喂!宁正浩,终于周末啦,我今天很想吃泰国菜呢!我们去吃吧!”

“今天我要做实验,会很晚哦,要不改天去吃吧。”

“不要!我就是今天想吃啊。我怎么知道改天我是不是还想吃。”

“如果一定要今天一起吃饭的话,改吃方便面怎么样?”

“宁正浩!我简直要被你气得笑出声啦!”苏子夕在电话里哈哈笑,“这世界有人约会是吃方便面的吗?”

“有啊!”

“谁啊?”

“宁正浩和苏子夕。”

“喂,喂,喂,子夕,你还在吗?”

“我已经吐血阵亡啦。”

“哈哈哈哈,现在的局面就是这样啊。你要先弄清楚,今天,你究竟是更想吃泰国菜,还是更想跟我一起吃饭。”

“什么区别?”

“因为今天我要做实验会很晚结束,没有办法去吃泰国菜啊。所以如果你更想吃泰国菜,就自己去吃,或者邀请朋友一起去;如果你更想跟我一起吃饭,那么我们就一起吃泡面,我可以在实验室吃。”

“理科男真可怕......”

“不要岔开话题,也不要科别歧视哦。快点决定。”

“好吧,方便面就方便面吧。大博士。全天下就你一个人最忙。人类的大脑等着你开发。”苏子夕闷声说着。

“你想吃什么味道的?”宁正浩没有理会她的情绪已经直转急下,“哎呀,实验室只有红绕牛肉味啦。”

“所以又没得选啰。”

“有啊,你可以帮我泡一个其他味道的。炖鸡味的吧。”

“好嘞,客官,1小时后见!”

苏子夕收了线,下班走人。准备到超市去买方便面,吃不了泰国菜,干脆就吃一个酸辣的泡面吧,再给宁正浩买个炖鸡味的。一想到晚上要吃两碗方便面,虽然其中一碗远在天边只能在想象中吃,却居然也能让人产生饱鼓鼓的感觉。不得不说人类的大脑确实够奇特。宁正浩的研究也真是意义重大呢。我们的大脑应该是地球上最神奇的所在了。

正想着,方晓叫住了她。

“苏子夕,下个礼拜开始,你调到我们组了哟。”

“啊?”苏子夕一脸懵。

“刚刚会议决定的,会议纪要马上就会发出来。之后大家就是战友啦。欢迎你加入我们组。”方晓说着伸出了手。

“谢谢你。”苏子夕机械的也伸出手。

苏子夕表面果断实际上非常优柔寡断,表面很有主见实际上大多数时候都希望别人帮她拿主意,除非她对这件事情有不一样的热望。所以她很乐意被安排到与方晓一组,有方晓这个组长在还担心完不成绩效考核吗?方晓可是M公司出名的销售之王啊。虽然销售的战场是激烈的,是残酷的。可是与方晓在一辆战车上,打仗的同时还可以偷闲欣赏男神也是不错的呀。

于是苏子夕欢欣雀跃的朝超市跑去,甚至可以说是跳着去的。


方晓决定为一个大定单下血本,投客户所好组织一场网球交流比赛。租场地,请教练,自助餐,还有会场布置。忙得不亦乐乎。苏子夕被安排的任务是出席亮个相就成。这还是看方晓的面子。换个人,她还不一定陪这个笑脸。虽说定单拿下来功劳簿上也会记上她一笔,苏子夕却并不上心。

她不上心的原因有三。一是因为苏子夕从来不关心绩效;二是因为她对网球一窍不通;三是因为要牺牲周末时间,而且这种自愿加班没有调休。苏子夕像一名观众一样冷静的看着方晓忙上忙下,而方晓也不交办什么事,主要是怕惹了苏子夕不高兴,打球当日不出现怎么办。当然,他完全是多虑了。

苏子夕一旦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全力做到,除非不可抗力。如果做不到,她在一开始就根本不会答应。而且其实她很希望能做点其他什么事来体现她的价值,哪怕是给方晓打杂呢,哪怕是打个电话定个场地呢,哪怕是对会务公司装模作样的吹毛求疵呢。偏偏方晓号称阅女人无数却无法了解苏子夕的想法。而苏子夕也从不积极主动要求。她的温吞个性的集中表现就是不主动,不积极,不争取。不管是对权力,权利还是任务。可以说“为其不争,世人难与之争”是苏子夕的真实写照。

另一边,伊景莫也应了方晓的要求:陪客户打网球。谁让他爱好打网球又打得好呢。方晓在协调利用资源上是有一套的。不然怎么是销售之王呢?因此,终于在苏子夕知道公司里有一个人叫伊景莫接近一年后,两个人,第一次,短兵相见了。

这一天天气不错。如果不是要打业务球,苏子夕应该是去户外和朋友们踏个青采个风什么的。这符合苏子夕骨子里那点文青情结。但现在苏子夕却在网球场,为运动员们呐喊助威。而就在她心不在焉之际,伊景莫出场了。只看他穿着网球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当他挥起球拍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比赛当中的时候。电影的慢境头就出现了:苏子夕看到一个闪光点,它慢慢变大直到伊景莫整个人都闪闪发光。她感觉到一阵清风拂过鬓角的头发,心脏在不规则的跳动,她轻轻眨了下的双眼中瞳孔在放大。

她甚至在想,这个人是伊景莫吗,是她认识的那个伊景莫?为什么在此情此景下,居然有如此这般的吸引力?苏子夕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居然无法将眼神从这个人身上挪开。所以说当男人专注一件事情不装酷不耍帅的时候自然有一种魅力。一切矫柔造作都是画蛇添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