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探秋色入山深 之四 骑行神农架 • 畅游大九湖

今天搭车百公里来到坪阡村,午后漫步大九湖。

骑车的日子里总是比在家起床时间早些,天还没亮,就醒了。外面的雨下得很大,雨点敲打着屋檐和窗户,嗒嗒嗒持续作响。

六点钟,起床了。收拾昨天清洗的湿衣服,装入驮包,把单车装上皮卡。与赵总一家共用早餐,七点钟一起出发了。

这次神农架之行意外惊喜莫过于能带单车上神农顶了,这样的机遇不是每次都能遇到,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幸运的机会。想象骑行在华中屋脊,天然养吧该是何等的惬意呃。

过了天燕隧道,雨也停了,不久就是云海观景台。

本土长大的赵总对神农架的美景了如指掌,停车招呼赏景。走下车眼前云雾在身边缭绕,人也被浓雾包裹着,仿佛步入仙境,在观景台上低头远望,下面云海茫茫,蔚为壮观,这次进入神农架第一次看到壮观的云海,刚才因雨天郁闷的心情瞬间一扫而光。天色阴沉,拍摄水平有限,卡片相机无法表达现场效果,不发图片了。相信在赵总的引导下,震撼的景色还在前面等着我们。

行至神农营,渐渐地云消雾散,天色放晴了。

阳光透过薄雾慢慢地倾泻开来。

海拔2620米的神农营。

太阳照亮了山峦,山上的植物在淡淡的云雾中苏醒了。这儿植被形态呈现出高原特征,体积矮小,茎叶多毛。

公路在高山峻岭中蜿蜒穿过,雨后的蓝天如洗,阳光里洁白的云朵格外耀眼。

平眺千里,那冷峻的山岭,半山在人间,半山入苍穹。心情随着脚下云雾缭绕的山峦,渐入佳境。

苍山不老树又老。

赵总介绍,山谷下有一个长寿村,百岁老人比比皆是。其原因可能与神农架的气候条件和村民的生活里习惯相关。

苍松挺拔,云雾蒙蒙。

明天就要在这高高的云端骑行其间,身临其境,想一想都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高山气候变幻莫测,接近神农谷,浓雾飘然而至。一团团云雾从山谷底升腾而起,跃上山顶,在眼前漂浮。一种飘然升空、羽化成仙的感觉悠然而生,仿佛来到了神仙居住的天宫仙境。真是“云在脚下生,人在雾中行”。

瞬间,神秘、朦胧的云雾把神农谷锁定,一时间山在云中走,云在山中有,视野范围内能见度顿时不足100米,不再逗留。上车后赵总说,如果有时间的话,耐心等待半小时,云雾散尽,就可以见到神农谷深越千米的幽谷,谷内山峰相连,峭壁如立,一望无遗,无比壮观。

行至板壁岩时,雾气正浓。打算上车离开,阳光突然打云缝间钻了出来。

太子垭的三省台,感受了秋在凉意里,山在朦胧中。

从身边驶过的车辆转眼又消失的雾里。

中午时分来到了九湖乡的坪阡村,太阳公公也戏剧般地登场了。

山那边是著名的大九湖景区。大九湖景区内九个湖泊大小不同、形状各异,湖与湖并不直接相连,之间是大片的草地、树林,俯仰之间皆是景,湖光、山色、草地、绿树、白云、倒影,素有“高山盆地”和“天然草场”之美称。

思忖着何不趁秋日正好,秋风不躁,下午去景区发发呆呐。

荣幸之至!应赵总盛邀参加他的家宴。席间菜品都是神农架特色山珍,野山羊肉、跑跑猪肉、玉米粑粑、野生蜂蜜酒……样样都是平日星级酒店也难得一见的席间“重器”。

从这儿到大九湖景区大约17公里,游客凭门票换乘观光车才能进入景区。赵总说饭后可以开车一起进去,见他与家人团聚,情绪正酣,不忍打断。品尝罢美食佳肴,便提前离席。

出门一公里外就是景区大门了。依山而行来到入口处,顺着大路旁一条施工道路绕过验票处,信步进入了景区旅游交通公路。继续前行几百米,拦了一辆私家车,好心的车主搭载进入大九湖景区(PS:感谢车主,祝万事如意!)

大九湖空灵静谧,薄雾环绕,妙若仙境,仿佛是游离人间的童话世界。

走在木板铺就的观光步行道,绕湖缓缓而行,且行、且看、且停,从不同角度,不同方位,慢慢欣赏,细细品味。在每一角度不同位置,都会展现出不一样的画面,环顾四周,前后左右,人在画中游,人也成了画中的景了。

有人说“生命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浪费”,我以为然。也从不吝啬把时间浪费的美好的事物上。秋日里,驻足九湖发呆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大九湖景色刚柔兼济,雄姿与曼妙并存,极四时繁变之媚态,多少都市喧嚣的繁华此时此刻为之黯然。

漫步栈道,凉风为伴,红尘琐事旷野中。

山朦胧,水朦胧。

美女闯入镜头,画面生机盎然。

黄昏将至,天边的那朵乌云像打了鸡血,姹紫嫣红起来了。

招人魂魄的暮色晚霞。

夕阳给摄友们的留下了最后一抹余晖。

赵总来电话了。

作别九湖,我没有带走一片彩云。

人的气质源于读过的书,也源于走过的路。只要行走在路上,阅历会逐渐沉淀你的气质,眼界会拓展你的心胸,当你的内心世界丰富起来,气质也会慢慢地发生改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