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新坑5

第五章 欠不得半点人情

因着手上有伤,白浅只能被动接受夜华喂药。

喝完药她依旧不放心,准备回狐狸洞看一眼。

说来也怪,早前有意无意拘着她,不愿她乱跑的夜华,今日回答的特别爽利。

到了南天门,总觉得哪里奇怪的白浅,又折身回了紫宸殿。

还未走近,她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要说这条五万岁的小黑龙哪里不好,便是这太过逞强的性子。

其次,就是他过于强烈的自尊心。

活了这么多年的白浅,早将脸皮置于身外,偏生他夫君最最看中这个。

轻叹了一声,到底没有要他太难堪,已经走到门口的白浅没有进门,原路返回,朝着狐狸洞去。

狐狸洞折颜也在,听白浅说要去看墨渊,就一再叮嘱,让她不许取心头血。

“我早就不必取心头血了,夜华将他的护心龙鳞给了我一片,我将其研磨成药粉,制成药丸,给师傅服下了,你就不必担忧这些。”

“等等。”

折颜将白浅拦下,难以置信地再问了一遍。听白浅重复了一遍,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凤凰,和脸色同样难看的白真对视了一眼。

“我那妹夫对我家小五还真是情根深种,连护心龙鳞都随便送出去。”

白真和折颜啧啧称叹,唯独白浅莫名其妙,“怎么,护心龙鳞是很要紧的东西么?”

她是走兽科,对飞禽类的了解实在不多。

听完折颜的叙述,白浅瞪大了眼,半天说不出话。

护心龙鳞对龙而言是顶珍贵的东西,只有三块。

于旁人而言是治百病的良药,可于他们自己而言,光是剥离就是敲骨吸髓的痛,更别说伤口无法痊愈,成了显而易见的致命伤。

从狐狸洞出来,白浅难以平静,浑浑噩噩回了天宫。

来到紫宸殿时,听伽云说,他家殿下处理完文书,将将睡下。

伽云的语气有些遗憾,白浅心中一动,问他为何。见他吞吞吐吐,白浅朝着身后天枢那头看去,才发觉桌案上还放着一碗汤药。

“药先放着吧,等他醒了,我会记得叮嘱他喝,你二人先行退下。”

难得太子妃有如此温情的时候,天枢和伽云不敢怠慢半分,迅速离了紫宸殿。

白浅在紫宸殿一坐就是一个时辰,她倚着美人靠,望着红色轩窗外的虚空发呆。无来由的空虚叫她生出几分难言的落寞,似乎她曾经也这么呆愣愣坐着,等某个人来。

“素素?”

听闻身后传来的声音,白浅心中有些苦涩,倒不是因为吃味,只是有些心疼。

嫁入天宫七年,她对天宫里的事务都摸清楚了。皓德天君不过将他这孙子当做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储君来培养,不浪费半点感情在他身上。

而他那娘亲,整日里哭哭啼啼,没个好脸色,只稍稍相处一会儿,就能被她烦的心情燥郁。

他那父君更是难说,整日里板着脸,开口就是天规条理。

细想想,她嫁入天宫七年,虽算的上一个合格的太子妃,却也未有过是他夫人的觉悟和担当。

端起乘着汤药的碗,毫不计较他认错了人,学着他之前那样的耐心模样,将药给他喂下。

“夜华,此前的事情的确是我错了,那日我说话也难听了些,你别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