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牵手马东小米加步枪突袭游戏直播,天黑请闭眼!

字数 3123阅读 62


最近一段时间,直播领域可谓是“水深火热”。

最初被爆出直播拯救了“陌陌”之后,关于直播平台的融资就络绎不绝:

2017年5月16日,虎牙宣布获得75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5月24日,花椒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

2017年5月25日,熊猫直播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

但是在这些直播平台拼命给自己“加戏”,稍微被资本“撩拨”一下就开始高潮的大环境中,却出现了一个“叛徒”——映客。

5月8日晚,本土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刚上市)宣布将采用现金收购的方式收购映客50%以上的股权,这也意味着映客彻底易主。



从辉煌到离场,映客一年时间内的转变让人唏嘘不已。

自2015年5月上线以来,映客始终坚持用户为先,打造优质的产品体验和绿色健康的直播内容,吸引了大量用户群体。

2016年5月31日,由米未传媒创始人CEO马东带队、几个自家艺人强势加盟的污力军团在映客组局““寻找马东””;在直播一个半小时内,4个直播间总观看人数达661万,光马东一人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就达到240多万,该数值创直播平台史上在线人数直播新纪录。

2016年8月,映客出品“铁拳美少女养成记”直播秀,成直播界首档自制PGC直播秀。

自此,映客甚至开启了“全民直播”的先河。

截至2016年12月,映客用户量超1.4亿,日活跃用户达1700万;并在6月,一度估值达到70亿。

可是在宣亚入主映客一周之后的5月15日,蓝鲸TMT网发文《映客卖身宣亚 ,团队被清洗或成大概率事件》。

而且,就在5月24日,文化部关停10家直播平台风波中,“花椒”又因提供虚假故宫直播被处罚。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

5月24日,文化部通报了一批网络表演平台违规行为的处罚情况。日前在故宫虚假直播的“花椒”直播平台,因提供散布谣言和扰乱社会秩序,被处以行政处罚。

目前,文化部正在部署开展对部分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的集中执法检查:文化部以淫秽色情低俗、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赌博暴力、封建迷信等禁止内容为重点,对50家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开展“全身体检”式执法检查。



这一边映客因为被文化部“处罚”、又是第一家“卖身”出局的直播平台让人另眼相看的同时;360系的花椒却不甘于被“一直播、陌陌和快手”统治的视频平台,又跳出来挖墙脚“搞事情”。

抢在王思聪熊猫TV融资之前,B轮融资10亿元之外,还大战旗鼓“联姻”曾经的映客“大佬”马东入局“游戏直播”。

5月24日消息,花椒直播今日宣布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并宣布与狼人杀APP达成战略合作,联合举办全国性专业狼人杀赛事。

据悉,此次狼人杀大赛冠军将获得百万奖金,这也是国内奖金额度最高的狼人杀赛事。

对于此次推出的狼人杀赛事HWT(huajiaowerewolftour),花椒方面介绍,该赛事为期3个月,覆盖北上广等八大核心城市,并且将汇集花椒直播、360、狼人杀APP三方资源,成为目前全国最顶尖的狼人杀赛事。

花椒方面介绍,目前花椒已于近日正式开通游戏频道,包括狼人杀、王者荣耀、棋牌类等游戏都已经在花椒游戏频道落地。

在游戏主播方面,花椒将优先考虑挖掘现有内部用户需求和发展潜力,并针对优质游戏主播,推出扶持计划:优秀的游戏主播将在流量和收入方面有长期的激励政策。

同时,花椒方面还称,表示不排除在恰当时机通过引入头部主播为游戏频道快速引流。



另一方面,花椒的“新郎官”马东也没闲着。

大概不少人和峰少一样,对于马东的印象来源于《奇葩说》:

2013年,正式离开央视,加盟门户视频网站爱奇艺公司,担任首席内容官。2014年,马东主持爱奇艺独播的中国首档说话达人秀《奇葩说》。

2015年7月14日,爱奇艺正式宣布马东即将卸任首席内容官;同年9月16日,马东宣布成立米未传媒(致力于互联网内容的生产、开发及衍生)并出任CEO。

马东之前的阅历我们不做考校,但是在《奇葩说》舞台上通过“马小康”组合一朝成名之后,马东的人生完全就“停不下来”:

2016年,米未传媒先后制作推出了《奇葩说》 二、三季、《奇葩来了》、《奇葩大会》 《饭局的诱惑》 《拜拜啦肉肉》 《黑白星球》等网络综艺节目。

2017年,米未传媒推出了奇葩说IP系列节目《奇葩大会》;并且在《奇葩说》第四季马东不再担任议长身份,而是亲自下场带队并参与辩论。

而在《奇葩说》之外,马东也是挺忙的

2016年6月份,带领“奇葩天团”在喜马拉雅上线《好好说话》,累计16万用户;

2017年4月7日,马东又在喜马拉雅FM正式上线独家首播节目——#小学问来了#;

2017年5月25日,马东以米未传媒CEO的身份给小米Max 2站台;

2017年5月26日,马东以“女儿国使臣”的身份加盟《安慕希 奔跑吧》搅局兄弟团“奔跑狼人杀”

如果说罗振宇是知识付费“教父”,那么马东教师奇葩综艺界“教母”。

而这一次马东和花椒“联姻”,除了单纯要“搞事情”之外,不单纯的大概就是两者在“抱团取暖”、“相互救赎”。


一方面直播的大环境让花椒急需找到新的“突破口”:

早在光圈直播倒下之后,关于直播死亡潮的说法就一直甚嚣尘上。

截至目前,趣直播、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美瓜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已经下线或暂停服务。

不久前估值曾高达70亿元的映客直播卖身传闻被坐实。

资本对于直播的兴趣正在“人走茶凉”。

另一方面马东借着“饭局的诱惑”余热,在春节期间折腾起来的风口也在遭遇“凛冬”:

2016年9月,以狼人杀为主要内容和形式的网络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在腾讯视频上线,截止2016年10月底,播放量突破2亿。同期,也有多家知名直播平台推狼人杀节目。狼人杀由此走向火爆。

在这一波由网络综艺节目带起的热潮之中,“狼人杀”和“天天狼人杀”5月份已经稳坐在狼人杀APP综合下载排行前五。

马东也在2017年4月底低调地上线了“饭局狼人杀”APP,在5月18日正式宣发推广的一周内综合排名38。

但是“狼人杀”从百度指数和微指数来看,前者像是一直伏地不起的“恐龙”、而后者则像是竖起的中指;“狼人杀”这阵风口至少在社会舆论中没有那么流行。

而这一次花椒融资10亿的背景、再加上马东“奇葩天团”的号召力;“饭局狼人杀”APP的综艺性、花椒的传播广度;

映客需要一次入局“游戏直播”的传播事件、马东需要给“狼人杀”这阵风口续命;

这一次似乎是“天作之合”。



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考虑“花椒牵手马东”的几个变数:

第一:“狼人杀”是风口这件事情是通过42章经通过虎嗅平台传出了的;

这年头“风口”太不值钱,是“真风口”还是“马蜂窝”还不一定;而且通过综艺节目引发关注度的“游戏”来得快、去的也快;这种话题性的全民关注很难持续;

再加上“狼人杀”的游戏模式除了其娱乐性和社交性,并没有革命性的更行,这一类游戏模式很难通过游戏性成为爆款;

所以,哪怕马东无时无刻都在为“狼人杀”代言,最后可能只是在为其“续命”。

第二:直播领域几乎已经进入了终场收官,花椒已经很难在掀起“风浪”;

一直播的3+1生态,再加上其依托于微博平台,已经成为了“直播界”的无冕之王;而且还在主播方面垄断了明星和网红;

至于陌陌虽然通过“转型”直播狠狠捞了一笔,但是其一直坚持自己的社交平台,不管是在自身定位方面、还是变现能力都已经到了“天花板”;

最后快手这一边,加入腾讯系被主流“收编”大概是其最好的归宿,但是依腾讯的“天性”,快手很可能就像曾经的分答一样从世人瞩目沦为平庸,再无出头之日;

而且游戏直播领域还一直有熊猫直播、王思聪那一座无法逾越的“金山”;

再加上斗鱼的“先发优势”、以及B站直播的二次元属性;

花椒想要“脱颖而出”,难啦!

第三:马东个人“搞事情”的能力;

对于马东来说,《奇葩说》成就了马东、但是马东却只是《奇葩说》的三分之一;

一旦马东脱离了《奇葩说》,因为综艺形态的问题,将很难被认可,就像《奇葩说》《奇葩大会》之外的《饭局的诱惑》 《拜拜啦肉肉》 《黑白星球》哪一个有《奇葩说》的知名度;

所以说,马东的价值在于捆绑《奇葩说》;一旦鱼离开了水,吹出来的“泡泡”也没法活;


最后,在花椒直播的马东看着在幕后给自己加油打气的周鸿祎,“邪魅狂狷”的一笑:“天黑请闭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