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三十九章) 夜袭

字数 2495阅读 469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几把利刃堪堪滑过烟雨身前,均被她巧妙闪过。凭着她身为女子,身形轻巧敏捷的缘故,对付几个泛泛之辈本不算难事。但此时正逢深夜,遭此惊变难免使人心戚戚,连带她的剑也失了准头,本应直刺对方咽喉的剑尖却指错一分,这一分却将她自身置身于万险之地。

我忙抽出伞剑冲上前替她化解险局,沉声对她道:“莫慌,稳住心神。”

她向我投来感激的眼神,接着急问:“少将军如何?可有醒来?”

“醒过一次,但余毒未清,算不得脱险,我还需要些时间。”

“可现下叛军袭营,实在难保少将军安危…”

我把剑从敌军的胸膛抽出,连带拎出几块血肉,那人带着惊疑的表情在我面前倒下,也许他至死都不会相信,他的生命最后是终结在一个女子的手里。

“敌军定是知晓派来的刺客得了手,主帅生死堪忧,机不可失,所以才猛然发兵。”

烟雨咬咬牙,恨恨地道了一声“卑鄙”。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眼下众人惊慌,群龙无首,于我军实为不利。这里我顶着,你马上去找副将大人,请他立即整顿士兵,拿个主意。”

“好!”烟雨点头应了,回身清出一条逃路,“阿持姑娘,你,你自己保重。”

我来不及回头,只顾着对付眼前凶险,那几个敌军见烟雨已逃,出手更是放肆,招招不留活路,但好在他们武艺都稀松平常,所以招架起来也不算太难。

“赵瑾俞何在?今日我便来取你首级!”

一声混雄的吼声传彻天间,徇声望去,只见一个健壮男子坐于马上,神情飞扬跋扈,一双鹰眼无所顾忌的在周围扫荡,手中拎一把铁大锤,逢人阻挡便直直砸去,登时被迸裂的脑浆洒了一腿,却仍是毫不在意。

我心中冷哼一声,加快剑速解决了眼前几个障碍,接着趁着夜色所挡,使出了神行之术,一瞬间便到了那人面前,以剑背用力推之,折断了马的前腿。马儿吃痛跪下,那人不及反应,整个人摔落在地,很是狼狈。

我将剑刃逼上他的喉咙,冷眼享受着他此刻恐惧颤栗的表情。

“想取赵瑾俞的首级?”我将身子压低了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口舌早已颤抖得不听使唤。

“想必,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不再给他挣扎的机会,剑锋用力砍去,刹时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向外翻滚而去。

“还有谁想取赵瑾俞的性命?大可先来我这里试试!”

我扬声说道,一把渗血的伞剑直插入土,温热的血液顺着剑身滴滴落入地间,气势宛若修罗。

叛军见我轻易就杀了他们的武将,一时心中忌掸,纷纷不敢上前。

这样的情形叫我十分满意,敌不动我不动,与他们对峙许久,我忽然望见一人正悄悄往赵瑾俞的帐篷移动,心中大叫一声“不好!”连忙拔起地上的剑向营账奔去。

但众目睽睽之下,我不能再用神行之术,毕竟脚力有限,又因有人开始大着胆子阻我,我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迈进了营账。

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正欲发难使术时,却见适才进去那人捂着胸口退了出来,从指缝间不断流落出汩汨鲜血,惊疑且惧怕地望着前方。

营帘上出现了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接着是一个修长清幽的身影,他明明只着一件单衣,却无端显现高贵风华;他明明脸上还带着病弱之色,眼神却坚定洌然,随意一扫便威慑人心。

周围爆出阵阵欢呼声:“快看!是少将军!”

“少将军醒了!”

“保护少将军!”

四散的士兵立即有了主心骨,开始渐渐往赵谨俞所在靠过去,叛军则人人好似被打了当头一棒,一时呆愣原地,不知如何行事。

趁他们恍神的功夫,我结果了三两敌兵的性命,终于解除了眼前的障碍,到了他身边。

他凝瞳望着我,眼中有了无限暖意:“阿持,辛苦你了。”

我摇摇头:“你怎么会醒?你的身体还…”

他抬手轻捋我的前发,只淡淡讲了一句: “无妨,先解决眼前的事。”

“可是……”

我还想再说什么,他却不再看我,眼中暖意骤收,对一士兵吩咐道:“去牵我的马来。”

“是!”

他负手立于原地,有士兵给他披上了赤色的战袍,刹时通身病态均被遮挡,他依然是那个可以一抵百的战神。

那一刻不禁让人想到了李光弼的背影。

“众位将士无需慌张,敌军以为我已身故,只要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必可打破他们的计划。”

他的声音沉着冷静,带着一种使人信服的力量,士兵牵马而来,他跨步上了马,无畏的直视前方。

副将匆匆而来,跪拜在地:“末将整军来迟,请少将军责罚!”

赵谨俞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不咸不淡地道:“徐纲,一个夜袭就把你们搞成这个样子,看来你这位子是坐得太舒坦了。”

徐纲冷汗涔涔,不敢再抬头直视这位年轻的将军:“末将知罪,甘愿受罚。”

赵瑾俞将视线转到了远处,皱眉观察了几许:“我问你,我军战况如何?”

“回少将军,末将适才带兵,已将后方敌军清扫完毕,众士兵集结整顿,随时待命。”

“好。”赵谨俞点点头,驭马向前走出了人群,站在众人之首,始终不曾回头。

夜风将火把推得狂舞,暗色笼罩在前方的迷雾之中,众人均缄默地望着马上之人,紧紧握住手中兵器,只待他一声令下,愿随他杀伐四方。

时间好似过去了一炷香,又好似只是一刹那,赵谨俞抽剑出鞘,直指正中:“众将听令!随我冲出去,将这群乌合之众杀个片甲不留!”

“杀!”

“杀!”

“杀!”

震天的怒吼传彻了天地之间,如烈日要吞噬这无边的黑暗,又如苍龙出水势不可挡,一批又一批的士兵紧紧跟随在他身后,在众人眼中,黑夜里的那点赤焰即是信仰,是此生追随的荣胜之光。

敌军的大将见到那众人之首的赤色战炮,起先是惊疑得不敢置信:“赵瑾俞?不,这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

待见那赤焰战袍愈来愈近,他终于看清了来人面容,他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勉强镇定了心神:“大家别慌!守住阵型,敌人主帅已经中了毒,他是带伤上阵,我们可以杀了他!快杀了他!”

这句话被风带到了赵瑾俞的耳边,他冷笑一声,马鞭一扬,战马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片刻后便到了敌将面前。先前说话那人被吓了一跳,勉力抬起长枪与赵瑾俞撑了片刻,却哪里是他的对手,不出十招便被他斩破了胸腔,无力地从马上栽下。

马蹄毫不留情的踩上他的尸体,赵瑾俞冷冷望他最后一眼:“你说错了,这里还不是我应郧命的地方。”

遥望天边,迷雾般的黑夜渐渐散去,山头透出点点微光,树影重重,江流滔滔,世间万物都有条不絮地变换着。

黎明,即将来了。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想看后文?想打滚催更?想锤地让作者改剧情?那你倒是关注我啊!不要羞涩大着胆子来!( ∩'-'⊂ )

wuli男主这几章会发挥的真正实力,大家等着看吧~

下一章

目录

以及这里是一篇新作短篇,虐心古风,感兴趣的可以去读一下~韶华倾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