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幸福来敲门——梗概

“搭公车”

天色刚亮,当克里斯在朦胧中醒来的时候,他又一次面对这糟糕的生活。

虽然糟糕,但还过得去。他有家,有一个妻子,有一个儿子,还有一堆等待被卖出去的医疗器械。这些医疗器械笨重又落后,性能一般却价格昂贵,实属他前半生最错误的投资。木已成舟,他不得不带着这些医疗器械东奔西走。

他右手拎着那白色的大家伙,左手牵着小儿子,穿着他唯一一套寒酸的西装,送儿子去幼儿园。儿子说道:“我想我应该列一份清单。”这是关于生日礼物的清单,克里斯答道:“你知道你没有多少选择,对吧?”儿子懂事的答道:“是啊,但是列一份清单能帮我更好的挑礼物。”克里斯也只有略显尴尬的认可了儿子的做法。

大街上人来人往,有的人西装革履,行色匆匆,不时停来下来看表;有的人悠然自得,穿着礼服开怀大笑。可这里不是他们的目的地。克里斯和儿子一拐,走进了华人的聚居区,这里拥挤又简陋,走了很久才到那个建在贫民窟里的幼儿园。

克里斯向儿子索了个吻,说了声再见,走到门外,无奈地看见墙上刺眼的“FUCK(操)”和拼写错误的“happiness”,这些刺眼的涂鸦已经存在了很久了。

他再一次试图向扫地的中国大爷反应,能不能擦掉它们,这些东西实在是对孩子的成长非常不利。

可中国大爷根本不懂英文。

克里斯放弃了,他隔着玻璃看向儿子,看着儿子在幼儿园里快活地玩耍,心里有种知足常乐般 的安慰。

他28随才见到自己的父亲,他决不允许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公交车上,他尴尬的抱着自己笨重的谋生工具:“手提骨质密度扫描机。”只有傻瓜才会想要买这玩意,就像坐在旁边的神经病,紧张兮兮得管这个东西叫“时光机”,那份热情简直快赶上克里斯自己推销的时候了。如果这个家伙有钱,克里斯真想把“时光机”卖给他。

他每天要拜访很多医生,每一位医生都在提醒他,这玩意又贵又没用,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

如果卖不出去,就以为着全家的房租和饭票没有着落。

他找到自己还在医院做护工的妻子,说:“你晚上能接一下儿子吗?我今天得去一趟奥克兰,卖这该死的机器。”

妻子勃然大怒:“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晚上得去接儿子,给他做饭,哄他睡觉,然后赶在七点前再回来上班?”

克里斯感受到面对白天那些医生一样的压力,无奈地答道:“是的。”

妻子说:“今天又接到了缴税单,这些你准备怎么解决?”说罢,留给克里斯一个怨愤难平的眼神,转身离去。

他每个月必须卖出两台那天杀的机器,才能支付房租的托儿费。

克里斯走出医院,警察正拖走他的车。好,现在必须卖出第三台,才能喂饱那张嗷嗷待哺的罚单。

不过这也不重要,因为他一台都卖不出去。

晚饭时间,克里斯发现妻子的同时送给儿子一个魔方,他颇感兴趣的把玩起来。那时魔方还是个新奇玩意,搞定它可不容易,需要相当的数学头脑和聪明劲,克里斯颇感兴趣的把玩起来。他会想起自己曾经上学的日子,每次数学都是全班第一,当然了,他只念到高中。

妻子一边收拾盘子,一边问到:“缴税单付清了吗?”

克里斯说:“我要申请延期。”

妻子无法忍受的质问他:“你已经延期过一次了!”

是啊是啊是啊,可是克里斯没有办法,他只能延期,上帝不会因为他第二次延期就给他一张写着五百万的彩票。

妻子回到医院上班。克里斯落寞的坐在沙发上玩弄魔方,电视里,主持人播报着有关经济衰退的新闻,念叨着国家财政赤字已经达到八百亿,鼓舞民众不要灰心,可是希望在哪里呢?克里斯仅仅需要650美元来支付税款和罚单,这笔钱看起来是那么微不足道,但却犹如难以逾越的天堑。

他将已经拼好大半的魔方放在破烂的茶几上,茫然的发起了呆。

第二天,他路过一条繁华的大街,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正在停一辆酷炫拉风的法拉利。

克里斯惊诧又羡慕的站在一边,问道:“我有两个问题,老兄,你是做哪一行的,怎么入行?”

男人得意的笑了下:“我是股票经纪人。”

股票经纪人,一份不需要大学学历,只要有数学头脑和交际能力,月薪就能抵得上克里斯年薪两倍的工作。

克里斯永远记得那一刻,汹涌的人流从他身边经过,那些人都是那么快乐,那么幸福。为什么他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呢?

第二天早上他就和妻子说,想去面试股票经纪人,却遭到了妻子无情的嘲讽。

在妻子眼里,这只是他作为一个失败者,空洞又逃避责任的白日梦而已。

克里斯的自尊被无情的践踏,但这并未阻止他,不管妻子说什么,都不会阻止他追求幸福。即使是那即将拖欠三个月的房租。

“蠢到家”

克里斯穿戴整齐,来到添惠公司证劵人事部,准备申请面试实习生,但是他羞于拎着傻大蠢的“骨质密度监测仪”进去,于是拜托路边的嬉皮士歌手帮他照看机器。他不但给了歌手一美元,临走还以玩笑的语气提醒道:“这东西卖不掉的,我是专门销售它的都卖不掉。”

人事分部经理很热情,美好的未来仿佛唾手可得。

可这时,克里斯看到那个嬉皮士歌手,一手拎着吉他,一手拎着他的“傻大蠢”,在窗外飞奔而过。

克里斯大吃一惊,他匆匆道别,冲到外面拼命的追赶嬉皮士,可惜终究还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嬉皮士消失在地铁里。克里斯绝望的在地铁站里怒吼,这台机器对他来说是全家半个月的开销。他的手里只剩下证劵公司实习生的申请表,似乎是生活逼他要孤注一掷。

入夜,克里斯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妻子不耐烦的抢走他的被子,留下他在夜里茫然无助。

第二天早上,克里斯边吃早餐,边入神的看着电视里的魔方教学。饭后,克里斯照常带着儿子去托儿所。妻子嘱咐他:“把机器卖出去哦。”克里斯回答道:“一定,向它说再见吧。”

儿子想克里斯说起外号的事,克里斯由此得知,原来儿子每天在托儿所的生活就是和其他小孩一起看电视。

克里斯愤怒的找到托儿所的负责人,质问道,孩子在哪都能看电视,我们每个月付你150块,你却只是让他们看电视。

托儿所的负责人非但没有感到抱歉,反倒挖苦克里斯,你抱怨?你拖欠我多久托儿费了,我才该抱怨才对。

摸着干瘪的衣兜,克里斯只能忍气吞声,临出门,他可怜兮兮地说:“至少能把狗牵到楼上吧?”

托儿所的负责人只是好声没好气地说了声:“拜拜!”,然后关上了铁门。

克里斯打起精神去证劵公司找人事部主任杜杰伊,没想到主任根本没时间搭理他。他只能回到大街上,用公用电话亭打给医生,准备用剩下的时间继续推销自己的检测仪。

正当他与医生联系好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哪个曾经偷走他检测仪的嬉皮士,手上正好拎着他的“傻大蠢”。他大叫一声冲上前去,终于在公交车上夺回了自己的机器。看着两手的机器,他不禁高兴又悲伤,这些机器已经变成了他离不开的沉重负担,厌烦看到但更不能丢掉。

当初,他与老婆新婚燕尔,就花掉半辈子的积蓄购买了几十台这种机器,那时一切看起来还像充满希望,仿佛通向幸福的密码就埋藏在这些机器讨厌的螺丝里。根本未曾想到,医院会嫌弃它们太贵。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妻子,但事实就是这样:机器不但没有卖出去一台,还多了一台。

妻子强忍着绝望和怒火,陪着克里斯一起把生日礼物——一个篮球送给儿子,然后独自走到阳台上抽烟。

阳台外面就是拥挤的贫民窟,拉美移民邻居,在隔壁阳台上敲打着满是灰尘的被褥,破烂的砖房有如野草,在阳台下肆意生长。克里斯费尽心思用开心的语气对妻子说:“今天你一定会佩服我……”

没想到妻子根本漠不关心,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不再关心这些事了,生活的艰辛磨灭了很多东西。

克里斯只能把所有的烦恼都暂时放下,专心于证券公司的实习生资格。他坚持不懈的蹲点,终于等到了人事部主管一人打出租车回家的机会,他蹭进车里,施展出浑身解数对着主管巧舌如簧。可是主管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专心玩着手里的魔方。克里斯强打起精神说了一回,终于放弃了,他对主管说:“你魔方玩的不对。”一开始,主管很不服气,但当克里斯扭着魔方逐步接近胜利的时候,主管的表情由轻视变成佩服,最后则是赤裸裸的小男孩一般的激动。

对于克里斯来说,转好魔方这件事则远不这么单纯,他很清楚,主管的注意力已经被他抓住了,这是他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有且只有一次,时间为出租车到达主管家之前。

当他最终完成时,车子刚刚停在主管家门口没多久,克里斯长舒了一口气,主管结果转好的魔方,目瞪口呆的下了车,直接走进了家门……没有结账。

生活仿佛永远在折磨克里斯,他征服了人事部主管,可他并没有钱付车费。

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在一个路口,他终于被逼坐霸王车逃跑,哪怕中途还狼狈的跑回来拿走他的机器。有如当初那个嬉皮士,他抱着机器和皮包飞也般的逃进了地铁。

可这一切是如此的不公平,他的逃亡并未如嬉皮士一样顺利,一刹那间关上的车门,将他的检测仪夹在了门外,克里斯奋力挣扎,终于检测仪还是脱手摔倒了地铁车厢外面,克里斯崩溃般的在地铁里捶胸顿足。

深夜里,克里斯掏出仅剩的几枚硬币给家里打电话,妻子告诉他:“我要走了。”

妻子就这样离开了他,他几乎没有时间从丢掉检测仪的崩溃中缓和过来,家庭破碎的打击就像霰弹枪发射一样击中了他的胸口。

他拼命跑回家,屋内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送给儿子的篮球,留在空荡荡的衣柜里。

电话声响起来,是杜洁仪主管打来的,通知他他获得了面试证劵公司实习生的机会。在这紧要关头,克里斯身边甚至都找不到一支笔,他只能凭着记忆强行记住冗长的面试分公司电话号码,然后飞快的跑到邻居开的小超市里,拿笔记下来,一边不忘向邻居讨要欠他的18块钱。

第二天,克里斯在街上截住妻子,愤怒的要求儿子必须跟自己生活在一起,并立刻将儿子接走了,妻子默许了,因为她也无力照顾儿子。

当晚,克里斯准备好果腹之物,坐在只剩下他跟儿子两个人的家里。房东前来催缴房租,克里斯费尽力气,说服房东再宽限一个礼拜,包括自己第二天免费为房东粉刷房间。

没想到,老天爷再次狠狠地捉弄了克里斯,隔天当他正在粉刷房屋时,警察直接将他因拖欠税款罪名抓走了,并且必须在监狱呆到第二天早上就九点半。克里斯不但需要照顾儿子,而且那在证劵公司千辛万苦求来的面试机会就安排在第二天上午十点。

绝望的克里斯拜托妻子照顾儿子一天,第二天一早,他穿着破破烂烂,洒着白色油漆的衣服,飞奔进证劵公司参加面试。

面试很成功,克里斯机智地化解了自己的难堪。但他却开始犹豫了,因为他得知,原来在长达六个月的实习期间,是没有工资的,一旦最终并未转正,这六个月就成了黄粱一梦。但机会难得,克里斯仔细盘算之后,还是毅然决然的给人事部主管打去电话,准备入职实习生。

因为无力缴纳房租,克里斯带着儿子搬去了简陋的汽车旅馆。儿子受的苦像刀子一样割在克里斯的心上。但他坚持苦中作乐,以乐观的心态带着儿子生活,甚至还有心情和儿子一起去打篮球。

在篮球场上,他冒昧的否认了儿子的篮球梦想,看着儿子失望的样子,他想到了自己,此时,他不仅是在教育儿子,也是在教育自己:“不要让任何人否定你的梦想,包括我。”

克里斯时来运转,开始接连卖出剩下的几台检测仪,他心情大好甚至大方的给儿子买了一根巧克力棒。

“实习生”

依靠这些钱,克里斯过起了证券公司实习生和全职奶爸的紧张生活。他和金融精英们一起学习,准备考试,甚至和公司的老板结识,并聊的很开心。可惜就在他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曾经在公交车上称呼检测仪为“时光机”的神经病,拿着他丢在地铁的检测仪在大街上经过。他不得不再次匆匆告别证劵公司的领导,飞奔着追赶着他的检测仪,他的痛苦,他的保障。

路上他不慎被一辆车撞倒,他甚至顾不得自身的安慰,只注意到自己丢了一只鞋子,她已经没有多余的鞋子可穿了,他狼狈的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上寻找自己的鞋,最终不得不光着一只脚回到办公室,被精英们嘲笑。

这段时期,克里斯一边努力学习,一边拖欠着汽车旅馆老板的房租,一边照顾着儿子。他甚至不喝水,这样就可以少上厕所,为自己正确更多的学习和工作时间。但工作依旧毫无起色,他决定反其道而行之,直接给最高级的潜在客户打电话:某公司的CEO。

没想到CEO出人意料的痛快,当即约克里斯见面。正当克里斯想要赶过去的时候,他的领导想要克里斯替自己泊车,克里斯左右为难,不忍拒绝,最终还是与与CEO会面的大好机会擦肩而过。

不过克里斯是不会让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走的。他在周末带着儿子,特意去那个ceo的家里为自己的失约道歉,借此获得了与ceo一起观看美式足球赛 的机会,只是他不曾料到,ceo一眼洞穿了他是个理财菜鸟的本质,直截了当的告诉克里斯,他短期内是不会有替自己理财的机会的。

克里斯很失望,也很尴尬,但他总归觉得,一切都在变好,还是可以接受的。

“缴税”

上帝不这么想。

有一天,美国政府直接从他的银行存款里,扣走了应缴税款,克里斯的银行账户只剩下20块钱

——他破产了。

失魂落魄的克里斯带着儿子无家可归,天无绝人之路,他再次遇见了那个拎着“时光机”闲逛的疯子,他终于又有了一线生机。

可是,经历了长时间的折腾,检测仪已经被那个疯子弄坏了。在一位好心的医生的家里,克里斯焦急的摆弄拒绝工作的检测仪,可那东西就是不肯响应。伤心的克里斯只能选择离开。

他该去哪里呢,他和儿子已经无家可归。儿子很累,但克里斯别无办法,整个家支离破碎,摇摇欲坠。

当晚,克里斯带着儿子呆在地铁站里,他和儿子坐的那么远,仿佛对一个父亲的信心也在儿子的心里逐渐消失。

但他有办法,他怀着无限的爱,打起最后的精神,对儿子说,我这个真的是时光机,你看见那些恐龙了吗?大暴龙,我们现在得躲进山洞里!

儿子虽然很累,但兴致盎然,和父亲一同躲进地铁站的厕所里,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克里斯偷偷的插上厕所的门,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

半夜,有人在外面猛烈的撞击厕所门,可能是保安,也可能只是一个想用厕所的人。克里斯不敢开门,只是紧紧地捂住儿子的耳朵,眼泪在脸上流淌,他只想保住这最后一个睡觉的地方。

第二天他强打起精神去公司学习,说自己很好,实际上他带着儿子四处寻找慈善救助,只求能得到一个睡觉的地方。救助会门前排起长长的队伍,为了争夺仅有的床位,克里斯和插队的流浪汉大打出手,像保卫孩子,保卫最后家园的落魄狮子,幼小的孩子站在一边尖叫。

克里斯赢了,他和儿子睡在更加破烂的救助会内,一到了晚上,就会自动熄灯。

可所有的这些,都不能阻止克里斯把快乐带给儿子。

夜深人静,克里斯到处寻找光源,修理那损坏的检测仪,那损坏的希望。

他永远也不会被打到。他学会了飞快的完成工作,因为他要在五点前去救助会排队,他上班不得不带着全部家当,同事问起,他就说出差。他也学会了在追赶公交时扔掉儿子的“美国队长”,在上车时无视女士优先的原则,在一个一穷二白,保卫上公交的权利就是保卫自己的人面前,这都不重要,他是个狮子,不是一只羊。

在救助会里,他一边和流浪汉们一起吃着晚餐,一边复习第二天的考试。考试时,他用最快的速度答完了所有题,又十分肉疼的借给ceo五块钱打车钱,最后还是错过了救助会的床位。

他带着儿子,又回到老地方——地铁,勉强度过了一夜。

他去卖血,一共买了二十几块,花八块钱买了零件,修好了检测仪。

儿子一句,你是个好爸爸,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还好,这已经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检测仪修好了,250美元帮助克里斯和儿子度过了最后一个月。他优异的表现赢得了公司领导的一致肯定,最后终于击败所有竞争者,脱颖而出,如愿以偿的入职证劵公司。

他难掩发红的泪目,走进那汹涌的,幸福的人群里,大声地为自己鼓掌。他跑进儿子的幼儿园里,紧紧的抱起儿子,久久地拥抱着。

在幼儿园那面曾经满是涂鸦的墙上,“fuck”字样已经被涂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