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滑雪季:海拔最高的亲子运动(1)

La Plagne 法国

上一次假期是去年八月份。粗粗一算,到今年四月初,我已经连续工作了八个月,特别是二月以来,工作量直线上升,每天都是一路狂奔的感觉,两个月下来,精神和身体上都已是强弩之末。终于熬到四月假期,我们抛弃了春暖花开的平原,去了法国东部海拔2000米之上的La Plagne。

我两年前开始学习滑雪。我这人,既没有运动天赋,又不热爱运动,还怕冷,去学滑雪是因为想到以后孩子们滑得溜了,都跟着爸爸去滑雪,自己一个人未免无聊。全家出来度假,自然还是集体活动更有意义。我便找了私人教练,每天一小时,从认识滑雪板、怎样穿雪靴学起。

两年后,我可以控制脚底摩擦消失带来的恐惧,在雪地上滑行、转弯、刹车,开始体会到自由飞翔的乐趣,但总没胆量上山,只是在缆车的下游部分小小地嗨一下,带着刚刚开始认识滑雪的二妞倒也足够。

假期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十分确定是不是继续学滑雪,因为太累了,身体竟然不适应这2000多米的海拔,稍微走得急了就气喘心跳。

第一天,老公去享受他的三小时专享高山滑雪,没有孩子的羁绊,他直接去了3000米覆盖着无暇新雪的黑色道上纵横驰骋。两个小妞也分别去上自己的滑雪课,大妞跟着她们的队伍小鸟一样从蓝色雪道上飞走了,二妞和她的小伙伴们留在场地内,像一排小企鹅,摇摇摆摆地,一个接一个,复习怎样在滑行中将两只滑雪板前端靠拢,变成“尖帽子”的形状来刹车。

我散一会儿步,回来看她一眼,再去散步。

太阳从雪面上反射到脸上,暖暖的,但是空气清冷,气温在零度左右,极目四望,白雪皑皑,连绵无尽,木屋顶上覆盖着厚厚的雪,边缘上有一层层叠加起来的痕迹,像年轮一样。这样纯净的景色让烦恼和压力无处容身,让心浮气躁难再升腾。这里的空气是天蓝色透明的,让人忍不住去深深地悠长地呼吸。工作和生活纠缠的滚滚红尘,仿佛在很远的地平线那边,在另一个世界,与我无关。

第二天,二妞的队伍竟然也直接上雪道了。我溜达一圈回来看着空空的场地,有点不知所措。昨天我可以看看孩子,感觉总归有点事情做,可今天开始,我在这个冰天雪地的滑雪场还能干什么?

我无心地翻看一本书,傍边一个滑雪归来的女人坐下,取下滑雪板,打开背包,自顾涂起了指甲油。她在等不远处练习滑板的两个儿子。

他们从伦敦来,本来两天前就该离开,不巧碰上法国铁路大罢工,归程竟然不知何日。

我们聊起孩子学滑雪的简便,仿佛不假思索,浑然天成。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说,我刚刚滑雪时碰到一队刚开始学滑雪的成人,那些人身体僵硬得好像机器人,我都能感受得到他们的紧张,这样的年龄开始学这样一项新技能,他们太勇敢了!

我回她说,我可以作证,这个年纪学滑雪是挺不容易的,但一样有乐趣。不容易,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大脑已经习惯了脚底有摩擦的状态,一旦失去了摩擦,大脑的惯性反应不是去适应而是去保护身体,所以才会出现手臂撑起,腿部僵直,屁股后撅的机器人的样子。但是滑行,是一种御风的感觉,会让人着迷,欲罢不能。

与她告别,我转身就去了滑雪学校,打听到原来这是附近另一个滑雪学校的初级成人课。我果断报了名,出来到隔壁滑雪器材店里租了全套的行头,也准备去上课了。

夜里下了雪,这对于滑雪客来说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雪道上有高质量的积雪,不化不结冰,既省力又安全。

我滑了两跤,摔了两回屁股,才慢慢找到感觉。

组里有一对英国母子,两个比利时的妈妈,一个法国大姐,再加上我,都是以前滑过那么一点点雪的,完全没有接触过滑雪的是英国来的印度裔一家三口,他们儿子今年年终的enrichment有去曼彻斯特室内滑雪的选择,儿子想去,他们放心不下,就带儿子到法国来先学一下,心里好有个底。

还真是同一个世界,同样的父母心。

我们一队人,像蜗牛一样蠕动着下滑。虽然雪花纷飞,大家都没觉得冷,因为全身都在用力,都干着急地想去帮两只脚找平衡,而且,身边时不时就“嗖”地飞过一个去,我们紧张的神经除了要小心滑倒,还要防备身后的高山飞侠。最有意思的是看着一队队学滑雪的孩子从身边流畅地滑过,我们就打趣评估一下我们的水平,嗯,快赶上二级“小熊”水平了。“小熊”组里的孩子大概在三到五岁吧。

有一次我看到二妞经过,没敢喊她,怕打搅她的聚精会神,急忙去追,着急了半天,结果还是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了,连个照片也没拍成。没碰上过大妞,因为以她们队的水平,是不会到雪质量相对最差的下缘来滑雪的。

老师提议我们上蓝色雪道。印度裔的父母还不具备上雪道的能力,他们被另一个老师带走继续练习。剩下我们七个,我十分犹豫。但是想到就像学游泳必须进下水一样,真要学滑雪就必须上真正的雪道呀,我咬咬牙,跟着上了缆车。

山上的山上,风是凛冽的,但是广阔的视野下是另一番风景。连绵起伏的雪山无边无际,有时像浴缸里一波一波的泡沫,有时像一条银白的缎带飞扬,间或点缀着一丛丛墨绿的松树。无暇的雪面上偶尔有一串串小小的足迹,像白梅随性开放,还有时有滑雪高手像雪兔般一转,离开雪道,滑上野雪,雪花从他们的脚下银屑般飞溅开来,之后留下一道龙飞凤舞般恣肆的痕迹。

害怕是真的,但是自然令人窒息的博大与美丽带来的冲击,也是真的。我知道,如果我不登上雪山,就永远也看不到这些。

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真正的滑雪客来,下山风驰电掣一般容易,但对我们这些新手却着实不容易。

老师领队,我们零散跟在后面,做不到像孩子们一样排成一线,因为我们还控制不好速度和方向。

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滑雪。聚精会神地跟好老师的轨迹,腿和脚不时地变换角度和力量,体会滑雪板底的光滑与摩擦,听它们与雪面交错时发出的“嚓嚓”的声音。我忘记了所有,甚至忘记了害怕。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有人那么喜欢滑雪,它不光有御风的自由动感,有和最博大最纯净自然的亲密接触,还有与自己的心神合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