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另一个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着距离的缘故,每次放假回去的交通方式都是汽车。若是到火车站再回去,便是绕了一大截距离,硬生生多出来一两百多公里,着实委屈了一颗归心似箭的心,是要熬不住的。

但这次却不知怎地,莫名地想坐火车回去。

刚好最近读到一则道理,曰:饥则食,困则眠,渴则饮,兴则歌,累则息。

索性随性出发,早早买好车票,心安定。

本打算半夜到达之后便找一处酒店歇息,第二日再不疾不徐地回家。

但晶晶知道后狂呼我可与她同住。

这厮霸着豪宅,我大可独占一角,或横或竖怎么舒服怎么来。

欣而往之。

聊了一些天,看了一些风景,睡了一会儿觉,兀自醒来,看着车窗外的黑暗中透出的点点灯火,有的如山一样屹立不动,有的如流星般疾驰而过,听着自己的心事随着远去的城市也逐渐远去,像被抛诸脑后的回忆,埋葬不被提起;像被不断拉长的口香糖,最终断裂在某处。

离开,有时候竟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而到达一座告别后多年未再抵达的旧城,原来也竟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我还以为我会如多年前这般畏惧这小城的夜,现实却完全没有,扑面而来的是熟悉的景象和满满的安全感:

出了站台右边过去是我的大学,前面是广场,可直通这小城的市区。

许多年过去,它变得更加干净、文明,在古朴中透着现代化的样子。

像一棵新冒出的小绿芽,头顶尖尖,小小的叶子尚且蜷缩着还没伸展开来,试探着透露出自己的模样。

曾经那个巨大而拥挤的车站,回头望却像个老人般变得矮小了。

我突然很感激这些年的漂泊。

近些年来,我一直不停地在埋怨自己,觉得自己既一无所长,没有目标,又满身缺点,脑袋不聪慧,且越发地没有上进心。

我的自责常常叫我灰心丧气,自我看低。

但这一刻,我突然感受到这些年漂泊的收获与意义,突然一点也不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而后悔。

像一股温厚的力量突然被发现释放,缓缓地流遍全身。

人,是一种在见到和经历比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之前的经历更微小的东西面前,才会自然而然地迸发出自信和安全感的物种。

在比自己强大的事物面前,人最容易产生的情感往往是畏惧和惊叹。

见过大江大河的人会很淡然地接受一条小溪流;但只见过小溪流的人却往往会惊叹于大海的宽广和大江大河的奔腾。

一只井底之蛙会惊叹于天空的辽阔,而一只翱翔于天空的老鹰却只会对井口大的天空不屑一顾。

所以古人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命运就像一条传输带,它不停地被触碰、然后运转。

当你的眼睛看过了高楼大厦、山河湖海,当你的双脚触碰过高山流水、异国他乡,当你的心停泊过、惊叹过、悲伤过、复活过,你已不知不觉地被命运输送到达另一个高度。

我老师说:最难过的是从前以为自己会功成名就,做得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到头来却不过是在现实中打滚,最终只成为了一个翻不出五指山的普通人。

这些年的心路历程被老师一语道破。

老师说这话的时候,面容微笑,语气柔和,正是一个过来人看着后来者经历过后再行分享的模样。

就当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择一座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