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小剧场--起

1.曾经以为日子还很长

小巴蛇一事在天宫闹得沸沸扬扬,人人都道原来二殿下是个痴情种,不爱江山爱美人。在众多因素下,天族二殿下失了天君恩宠,成了北海水君,可也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只可惜,天族储君为了天族能不与青丘交恶,只好亲自将这婚事兜下。从而惹来一片叹息---五万年的少年郎要娶一个十四万岁的老太婆,呜呼哀哉,何其不幸!

殿外平路上,夜华同他三叔并肩而行,心怀内疚的三殿下先行道歉。

“夜华,这事是三叔对不起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三叔”

“罢了”

无缘无故就揽下了这么桩费力不讨好的事,已经习惯如此的天族储君面无表情,冷眼拂袖而去。

为表敬意,不过三月的功夫,天族储君就将准太子妃就娶进了门。那一日的喜宴热热闹闹摆了八日,天君老二赚足了面子,龙颜大悦,赏了他孙儿十日的假陪新娶的太子妃。

新婚当夜伊始,新娘子没等来新郎,心里也落得自在,自个儿掀了盖头,再吃了几个寓意早生贵子的大红枣充饥,洗漱宽衣,这就准备睡了,熟料不会换衣诀的青丘姑姑亲自更衣,她夫君突然就推门而入。

一声尖叫吓退了天族太子。

十四万岁的青丘女君怎么说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极速套好外袍,虽不至于如此激动却是倏忽红了整张脸。未料新婚夜是如此场景的天族太子愣了一瞬,不及将这旖旎春光收入眼底就关门出去。

里头窸窸窣窣一阵响,压抑心绪的声色响起唤他进门,他的确被方才景象怔住,此刻识趣地隐身穿门而过。

“你...这....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所以换衣裳是准备睡了吗?”

“是啊,不都说你和你那侧妃鹣鲽情深,如今你大婚她怕是伤心的紧,你去陪她也成,我一个人应付的来”

心高气盛的太子从来不曾这般被人推诿过,新婚夜他刚娶的夫人竟是要将他推给素锦?

.....

等等,他何时与素锦鹣鲽情深?

“那你睡吧”

懒得解释,也不想多言,二人都是政权的牺牲品,谈何情意。

只匆匆的来

又匆匆的走

长生殿的烛火明明灭灭

终是入了夜

第一夜新郎新娘就没有同床共枕,这件事说严重也严重,说无所谓也无所谓。可一经传唱,那就是变了味。

“诶 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君上新婚夜都没去瞧嫁进来的太子妃呢”

“可不是,一个十四万岁的老女人,我们君上怎么会稀罕”

“你们不知道,太子妃可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说不准以后君上就瞧上了,还是别乱说的好”

“哼,你那点心思我们还不知道,可我就觉得君上不像是那种会专情的神仙,长得好看又掌握重权的”

小仙娥扎堆叽叽喳喳,看见刚睡醒的太子妃走出门又即刻上前行礼,一个个面色自然,全然没把刚刚的心思摆上。

青丘的姑姑对这些个说辞早已经见怪不怪,她也不是个爱生事的,只冷眼瞥了这群口不对心的小仙娥以作警示,随后就出门独自开始走动。

这天宫此前同师傅来过,此次只当缅怀。当时她还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小狐狸,时隔七万年,一切都物是人非....

一路走,不大认识路的青丘姑姑误打误撞就走到了紫宸殿,走了这许久也走累了,就想揪个仙娥问问路。老远看见一个白色身影勾搭着一个玄色身影走来,有了着落的小狐狸也不再走动,只等着他们过来。

师傅???

此前她四哥就说过,这天族太子长得和她师傅很像,她当时还不在意,如今看来,的确挺像。若非师傅还躺在炎华洞,她定是要以为师傅已经投胎转世。愣了那么下即刻回神,小狐狸只暗叹,这少年郎长得的确不错。

“不知上神在此处有何事?”

“我不大认识路,就想问问怎么回长生殿”

客气生分,一问一答即可见端倪。

“夜华,你送上神先回去,我在这等你”

看着他们夫妻俩生分的很,三殿下做了个顺水人情就把他侄子给卖了,还美其名曰牵线搭桥。

一前一后地走着,两个神仙一路无言。觉得着实尴尬的青丘姑姑先发了声。

“夜华,你同墨渊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

“那你们长得还挺像”

“......”

察觉他似乎不大喜欢这个话题,小狐狸很是识趣地闭了嘴,眼神四处飘忽没个定数。

“这就是长生殿,上神请回吧”

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白浅也没什么怨言,零零散散地走回房伸个懒腰,又继续睡起来回笼觉。

--------

--------

我无缘无故就得了桩亲事,娶个女子并不是什么难事,青丘白浅白丘青浅与我而言一般无二。只是二叔犯的错却要我来承罪,这叫我有些不大舒坦。

可又,无可奈何....

天君为表敬意,准备了三个月就急急要我同那青丘白浅成亲,我知他何意,只是点头同意。那白浅家势夺人,为政数万年,才貌双全,的确是个适合当太子妃的女神仙。

我起初只是这样想着....

一直到她嫁进长生殿,我亲眼见着她才发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长生殿新婚夜初见,心里空了五万年的地方竟一点点被她填满,像是丢了的什么终于找回来了,失而复得不外如是。

可她说的话却是那般不好听,一个女子竟是在新婚夜里对自己夫君提别的女子,她甚至还主动提及要我去素锦那处?

且看那架势,也不像是要准备将自己认做太子妃的模样。

心内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渐渐蔓延,且有着越发难以控制的趋势。对这份未知我心生惶恐,不敢多待就匆匆出了长生殿。

本以为大婚之后不过床榻旁多了一人,只是可笑第一日成婚就没有睡在一块。我睡在紫宸殿里,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她方才都没有仔细看过我....

我不知为何脑海里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这与我此前所料全然不同。原来成婚是这样的吗?

翌日一早前去朝会,天君最后谴退一干神仙独留下我,商议与太子妃相处一事。我差些忘了,这一回的联姻,完完全全是政治性的,没有情分,只求稳定时局。难怪她看起来有些厌烦我。

与三叔一道回去的途中,却是在紫宸殿门口遇见了她,她也不躲,就在那处等着。她今日仔细看了我,可她说的话却是我最不喜听的。

墨渊.....数万年被其名号所困,如今再次被问,依旧厌恶。

她似乎看出我面色不佳,又转了话头。我对这女子的微薄的好感一瞬间磨灭了大半,只送她到门口就回了紫宸殿。等到入夜就寝时分,却是猛然想起天君所言,只好按令去了长生殿。

--------

--------

下午一觉睡到夜里,还不习惯没有昼夜之分的小狐狸全然不知道时辰,误以为还早,还想接着睡,却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进了门。

“夜华君这是?”

“你我已是夫妻,自该睡在一处”

议政时被天君拦下特意提了此事,心不甘情不愿的天族太子面色如常地来了长生殿就寝,宽衣解髻爬上床,一切都不能再自然。

“那个...我睡觉不大老实,夜华君公务繁忙,若是夜里吵着你了不大好,不如我们各自盖一床被子吧”

不自然地又扯过一床被子,小狐狸到底是第一回以女子身份与男子同床共枕,难免有些羞涩,安安静静地躺下将自己埋在了被窝里闭上了眼。

“你无需紧张,我们才认识,谈不上情分,你只当逢场作戏就是,你若不想我也不会碰你。”

“夜华君能如此想,老身倍感欣慰,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等过些日子你有喜欢的女子,只管娶了就是,我绝对毫无怨言”

对她这承认不置可否,天族太子只冷冷道

“睡吧”

“好”

前半夜还抱有警惕心的小狐狸睡得迷迷糊糊留有些许意识,算得上安生,可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熟睡过去后就折腾起来。一床厚厚的云被被她给蹬的掉了个,大半身子都在外头。知道冷却没醒的小狐狸只管往暖和的地方钻,这一个不小心就爬进了她夫君的被窝里。

被这突如其来的寒意给凉醒的夜华君看着那个说要分被子睡的夫人莫名其妙睡进了他被窝里,无奈至极。

从来没有被如此待过的天族太子忍着一腔怒意将她抱着往旁边挪了挪,再使劲给她压好被子才睡下。

“枕边多了个人竟是如此麻烦!”

心底恼怒,暗自生气,惹了一身怨气的天族太子又离得小狐狸远了些,这才安心睡下。熟睡里隐隐约约又做起那个梦,面容清秀的男子一袭白衣,跪地哭声凄楚,竟是觉得像在哪见过。

朦胧的虚空才开始泛亮,九重天的太子就得起身。眉头紧皱地看着搭在自己身前的手,没睡好的太子殿下更是头疼。

到底是嘴硬心软,不由自主地轻柔挪开她的手,小声地起床更衣,只为不吵醒她。

经此一夜,太子妃每日白天都为了封钟而勤学苦练钻研术法,夜里就老老实实地等她夫君来就寝。

一来二去,就这么过了一月,一月后,却是得了个消息。

“我往后在你殿里批阅文书”

“啊?这....”

“在大殿而非寝殿”

“夜华君误会了,只是紫宸殿批阅文书不是更方便吗?”

“天君要求”

“哦....那随你”

商议妥协,当天伽云就将文书送来了长生殿,渐渐的,桌案上就堆成一个小山丘。

--------

--------

我自打将她娶进门后,便总觉得自己不大对劲。第一回朝会时出神,第一回议政时分神,有时批阅文书也在出神。而这一切都是自她来之后。

我想去见她!

可这想法来的太过莫名其妙,我与她不过萍水相逢,新婚夜才算正式见过。我对她的了解仅仅停留于她是青丘女君。我想知道关于她更多。

三叔总是一副不怀好意的神情看着我,看得我心里莫名有些心虚。所以每每我去寻她时,总是以天君要求为托辞,可事实上,天君也的确交代过。

我想,日子还长,我可以慢慢来习惯,慢慢来了解她,她也是。

我每夜比她睡得要晚,当我睡上塌时,她便习惯性凑到我怀里,她身上的桃花香很好闻,如果没猜错的话,许是因为打小在桃林长大的缘故。

真想,亲口问问她我猜的对不对,可她看我的眼神,冷冷的,叫我开不了口。

就这么僵持了一月,我却反了悔。这速度属实太慢了......我不该这般被动,我们既然已是夫妻,何须在意那么多虚礼。

我谴伽云将文书以后送去长生殿,可当白浅问我时,我还是开不了口,我说是天君要我来的,其实不是,只是我想去,我自己想起。

我想能多看看她,也想她能注意到我,更想她不要再提墨渊,我不是墨渊....

但这计划的结果叫我难以预料...

---------

“夜华君,早些休息吧”

这一天,看着他出门三趟,伽云送文书来了五遭,天枢回禀觐见的朝臣就禀告了四回。其余时辰他都一丝不苟在桌案前跪坐批阅文书,小狐狸虽与他没有夫妻情分,却难免心疼他这样一个才五万岁的少年郎。

“你先睡吧”

“哦,好,那你处理完手头上也快睡吧”

面无表情地朝她点头示意,随即又开始批阅文书,等到全数批阅完,就已是子夜时分。宽衣后躺下,却是被一声问候惊扰一滞。

“你此前也是这样忙吗?”

“嗯”

“当太子原来这么累的,你爷爷也太过分了些,这才多大,什么事都推给你做,不如明日我去给你讨个理”

“不必,身为储君,这是我的本分”

啧啧称赞,青丘姑姑第一回如此赞叹话本子上的东西,的确不假。

“我见话本子上说,豪门商贾里头的长子长孙一般都会有弘扬继承家族的责任心,原来都是真的。那想必你就是那个靠谱的长孙,不过你这样活着着实有些无趣”

“不早了,睡吧”

体内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已经同天族太子同床共枕一月有余的太子妃本着自然熟的天性,不依不饶。

“你在我这睡了一个多月,你那侧妃得多难受啊,你放心,我不会有意见,若是你想去见她就去,别让人家等着急了”

“其一,我并不喜欢她,其二,你若是不想同我睡,我往后便不再来。”

“诶,夜华君,我不是那个意思”

眼瞧着自己三言两语就把一个冷冰冰的夫君给弄生气了,想补救的太子妃看着时辰也不忍心再扰他,沉寂须臾,耳边果然就只剩下他平稳的呼吸声。

已经睡了一下午的小狐狸此刻醒了便再睡不着,小声扑腾地坐起身来。

她嫁进来天宫本就是个无奈之举,如今白家独占六位上神,各有封地,天族战神外传陨落,天君掌政中庸,天地共主其心难料,翼族势力虽不足以撼动天族位子却有日益壮大之危。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数十万年前一场神魔大战好不容易以战止战,换的四海八荒安宁。若是此刻天族与青丘昆仑虚渐生嫌隙,翼族协同有异心的谋反族类趁虚而入,则天下大乱,必定又是一场大战。

七万年前的若水一战历历在目,为政万年的青丘女君自是懂这些道理,所以只有以联姻为由,巩固天族与青丘情谊,以此安稳天族部落,镇压谋反族类。

对小狐狸而言,嫁给桑籍或是夜华,都差不多,因为不消多时,即有一场恶战等着她,是生是死难以预料,联姻左右不过是个镇压手段,情分更是无从谈起。倒不如好聚好散,趁着自己还在,先弥补自己这一桩骗婚的行为,给她夫君寻几门亲事。

欠不得别人情分的小狐狸如此想着,颇为满意地点了头,这般....也不算作恶多端了吧!

观天象,研法术,这便是小狐狸整日的日常。自那一夜之后,她夫君很是守信,再也不来她的长生殿就寝,如此,她倒也觉得不错,因为那个要她愧疚的夫君不在她跟前走动,她也就把纳侧妃的事给忘了,潜心修炼,一个人落得自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此篇字少,但剧情衔接很重要 上古史中记载,浮生帝君与东华帝君于若水河畔大战一场,为放锁妖塔恶灵出世。后东华帝君不利...
    白慕澜阅读 903评论 0 5
  • 直接放图吧~ 这因为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打字,所以就直接发图片吧,这是我用快点APP写的,感谢支持 这样子的图片,...
    重逢初见阅读 747评论 0 9
  • 凤九在星光结界羽化,东华留下了凤九的仙身,凤九再次醒来是顶着一张普通的小仙的脸,她偷偷去了太晨宫当仙娥,她这次不奢...
    宋玄仁阅读 684评论 0 7
  • …… 白珊珊听后沉默不语,楚天佑见她不言语便问道:“珊珊,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很可怕?”白珊珊摇头道:“你这也是为...
    杷杷阅读 46评论 0 0
  • “你别看了,你怎么还能看的下去?” “为夫向来脸皮很厚,夫人。” “去去去,谁是你夫人?” “你呀。” “你胡说,...
    是羽陌呀阅读 571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