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老人们

工作后第一次在家过年,除夕夜吃过饺子,我们家族里还没结婚的几个人就在微信群里边发红包抢红包,边商量着晚上出门问好的事。在家族里,孙子辈里我排老二,老大比我们大将近20岁,已结婚,外加上经常去国外出差,所以基本上问好跟我们不一块。几个姐姐也已经出嫁,所以组织问好定串门顺序的责任就落到了我头上。

家族在村里算是人丁兴旺,太爷爷两兄弟有五个儿子,后边又生了我九个叔叔,到我们这一辈,目前已有18个孩子了,单数我爷爷这一支,我们就有8个孩子了。家族里妯娌兄弟平时相处的还不错,住的也不远,所以也就没有别家里谁不去谁家这样的事。以前我七八岁的时候,每年过年,串门问好那浩浩荡荡的场面很是壮观,不管走到谁家里,总会立马挤满了屋,走在路上也是好大一群人,大家有说有笑,很是开心。那个年代,人们都还不富裕,思想也很简单。小孩子过年就为了穿件新衣服,收着压岁钱。那时虽然衣服不是名牌,压岁钱也少的可怜,但是对于过年,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后来随着姐姐们结婚,人也越来越少,问好的队伍也已经减员到了五个人,外加上关系较近的几个家族的孩子也加入队伍,现在问好的队伍总共不超过8个人。有时如果有出差,留学回不来,当兵回不来的,问好的也就只剩下三四个了。

群里边他们正聊的热火朝天。定好了问好开始的时间在凌晨四点,我这头也开始规划着问好的顺序。突然的发现,家里的健在的老人就只剩下四个人了。其中我太爷爷这一支,就只剩下我奶奶一个老人了,不由得好一阵心酸。从我们这一辈开始,问好就不时兴磕头了,但小时候还亲眼见过父亲给老人们磕头拜年的情景。那些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这,已经过去了20多年。

那个年代老人们的话就是天,他们说什么,晚辈的就得去做,老人一个生气的眼神,就够晚辈们害怕一阵子的。那时候的媳妇也是不好做,儿子多了,婆婆们难免会偏心。生活上,这偏心也会体现在对儿媳妇的态度上来。媳妇们会有怨言,但是绝不敢当着面说出来。当然如果碰上吊胆(凶悍)的儿媳,气不过,当面顶撞了婆婆,那他们的儿子自然在老人们面前脱不了要挨一顿指责,儿媳在家族里边的名声也会差了起来。那时候农村人都穷,对于贫富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深刻的理解,名声就是一个人混社会的身份证。

我们家族里的人尤其看重名声,自小我妈就会给我讲尊老爱幼的礼节,大点就要开始过年过节给老人送礼品,成人后就严肃的跟我讲不能沾黄赌毒,有了女朋友就开始唠叨要专一,不能出去沾花惹草,要对媳妇好。母亲不光跟我强调最后一条,自己也做的很好,母亲待女朋友比我姐姐还要好,因为她深深体味过奶奶当年难为她的苦。

但是!时代变了。我们已经不是小时候了,家里最小的孩子也已18岁,大人们开始攀比家里孩子的工资,奖金。孩子开始攀比工作,穿衣。一切都已经离不开一样东西,钱!我也逃不离这种我十分厌恶的攀比之风里,因为我也尝到了这种攀比给自己带来的瞬时的自豪感,她工资5000,我得得多说1000才能显出自己学历的价值。他穿着阿迪,我非得在腰间缠根阿玛尼才能显出自己奖金的真实。对于这种风气,我已经是非常厌恶甚至疲累,但是自己又做不了什么,只能在这坏风气里同流合污。

慢慢的,我开始用出差逃避过年,实在逃不过去了,也就只能欣然的答应着一起出去问好拜年。我逃避并不是自己学历不高,工资不行,而是实在不想在大过年里听着令人厌恶的吹嘘,大倒胃口。

我开始怀念家里老人们健在的那个均穷的年代。那时候大家是真和睦,真团结,真热心。但是那时候老人们心里的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一个孩子还真是看不清的,我也只是用一个孩子的天真去理解老人们表面的和气。

后来,我又开始羡慕家族的祖先们的那个年代。然而一细想,心里不免惊了一身冷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