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青平阳——十年花约(短篇)【中】

平阳公主牵着俊易在这片红豆林中漫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红豆杉也早已遍布整片草地,穿梭其中,恍若仙境,只是可惜,你看不到了。可这时胸口上却突然有一阵没由来的恶心,那阵痛烧灼着她的喉咙,她不禁一蹙眉,咳嗽起来,她深吸一口气扶着那树干,眼前一片青翠欲滴的碧绿,像是清泉一般溢满了心头,俊易安静地吃着草,此景此情像是多年前的某个下午,她与卫青携手种下这红豆杉,他说许她十年花约,可十年之后,却只剩她一人,孑然一身。平阳公主抿了抿嘴唇,看着这红豆杉,竟不觉悲从中来。

她又咳嗽起来了,不慎跌在了地上。她拿出手帕,咳出来的,是鲜红的血。

她知道,她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她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见到卫青了。

悲莫悲兮伤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你看,她对自己说,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寻一个新相知了,而我,很快也要与这个世界别离了。我的内心,竟也是快乐的。

她闭上双眼,耳边是风声,像萤火虫一样扑闪着翅膀,那日她与卫青骑着马,他紧紧地搂住她,他说,他天涯海角都会陪着她。

平阳公主躺在草地上,头顶上像是旋转着的蓝天,与白云温柔地纠缠在一起,海涛声,黄沙声,号角声,战马声,凯旋之音,都铺天盖地地涌来,争先恐后地在她耳旁演出纷纷扰扰的傀儡戏,还有那铺上十里的粉红的桃花,磅礴宽广的马场,金碧辉煌的殿堂,那一幅幅画面的尽头,是卫青的背影,他转过头来,朝自己笑。

“一生为你牛马,公主。”

他的声音低沉着,像是中药一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平阳公主笑了,是卫青死后,她露出的,最动人的微笑。“你回来了。”她说。

“是啊。”卫青说,说着他上前一步挽住她的手,“公主,我来赴十年花约了。”

平阳公主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她拥住了卫青,轻轻抚摸着他俊朗的脸庞,那张明晃晃的温柔,一如当初,像是水波一般倒映在她眼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