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丰润老师“天道左旋,地道右旋”讲课笔记(《再读黄帝内经》移精变气)

古人通过天文观测发现,太阳的天幕视运动规律主要分为周日视运动和周年视运动两大类。太阳每日东升西落,自东向南向西做右旋运动,便为“太阳的周日视运动”。而太阳在二十八星宿恒星群组成的星空背景下,一年中自西向南向东左旋运转一圈,便是太阳的周年视运动。其所经过的路径又被称为“黄道”。

古人为了方便表达和推算,将太阳周年视运动的黄道轨迹等分为十二个时空区段,每一区段之间的间隔为三十度,由东向西分别与地平方位中的十二地支时空相对,称为“十二辰”,并与二十八星宿有一定的对应关系,为中国古代对周天的一种区域划分方法。

《素问•生气通天论》中指出:“天运当以日光明”。意思就是说太阳才是天球中天体星辰运动的主宰者。《内经》中天体星辰对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主要也都是建立在太阳周期运动对人体生命状态影响的基础之上的。因此,研究太阳的周期视运动规律就成了学习《内经》理论的首要任务。

太阳周日视运动

太阳周日视运动,也就是地球的自转运动。《灵枢•卫气行》中指出:“常以平旦为纪,以夜尽为始”,其意思就是将连续两次平旦的间隔时间称为一日。太阳为自然界“阳气”的生化之源,平旦时,日始生,因此,《素问•平人气象论》中指出,平旦是天地与人体“阴气未动,阳气未散”之时。

太阳一日周行十二地支时空区域,并与二十八星宿背景时空区域相对应。因此,《内经》中将一日等分为十二个时辰,在二十八星宿背景下,用十二地支所标记。如《灵枢•卫气行》:“岁有十二月,日有十二辰,子午为经,卯酉为纬,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昴为纬,虚张为经。是故房至毕为阳,昴至心为阳,阳为昼,阴为夜”。“子午为经,卯酉为纬”指一日有十二时辰,以夜半为子,日中为午;日出为卯,日入为酉。子位于北,午位于南;卯位于东,酉位于西,故日子午(南北线)为经,卯酉(东西线)为纬。此时以子午线分夜半与日中之阴阳,以卯酉线分昼夜之阴阳。这样便将太阳周日视运动的轨道分为四部分,即一日之四时,朝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素问•金匮真言论》有:“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此即为太阳、少阳、太阴、少阴四象。

《内经》还用漏壶计量时间,将一日分为一百刻。即每一个太阳日太阳环行一周,经历周天二十八宿,历时一百刻。一回归年365日25刻,每年余25刻,四年盈一百刻而满一日。这也就是《素问•六微旨大论》中所说的:“六十度而有奇,故二十四步积盈百刻而成日。”五运六气篇中将每年六气为六步,四年二十四步为一纪积百刻成日。

《内经》中又根据每日地球自转一周所受太阳光线的强弱不同所导致的阴阳的消长盛衰差异性,将一日划分为四个时段或五个时段。如《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中将一日的阴阳变化与四时相应:“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灵枢•营卫生会》有:“夜半为阴陇……平旦阴尽……日中阳陇……日入阳尽。”而《素问•脏气法时论》中则将一日分为平旦、日中、日映、下脯、夜半五段,分别用以表明一日中的阴阳盛衰变化情况。


太阳周年视运动

太阳在天球上的南北往复回归运动,就是太阳周年视运动(图7),也就是地球绕太阳的公转运动,其运动轨迹为黄道。《素问•六节藏象论》中所论述的:“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行有分纪,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岁,积余气而盈闰矣。”便为一个太阳回归年的运动。



中国古代天文学家所发现的天幕上太阳的周日和周年视运动规律还为“天道左旋,地道右旋”理论思想的主要来源之一。春秋战国时期的《逸周书•武顺篇》中便有:“天道尚左,日月西移;地道尚右,水道东流;人道尚中,耳目役心”的说法。唐代天文历法学家李淳风编著的《晋书•天文志》中则进一步指出“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天旁转,如推磨而左行,日月右行,随天右转,故日月实东行,而天牵之以西没。譬之于蚁行磨之上,磨左旋而蚁右去,磨疾而蚁迟,故不得(不)随磨左回焉。”将天幕日月运行规律类比为旋转磨盘上两只蚂蚁的视爬行轨迹,即《汉律志》中的“蚁行磨盘”。由此可见,天道磨盘以自西向南向东左向旋转为正,便有了天盘上日自东向南向西“东升西落”的反向周日视运动现象规律。此现象源于地球自西向东的自转运动,为古人“天道左旋”之理。



而地道盘,则以自东向南向西右向旋转为正,观测者在地盘上所看到的太阳便有了一年中自西向南向东的反向周年视运动现象规律。此现象源于地球自东向西的公转运动,也即“地道右旋”之理。

由此可见,地球自转所形成的天道盘旋转形式称为“天道左旋”,呈现以太阳等的周日视运动;地球公转所形成的地道盘旋转形式为“地道右旋”,以太阳的周年视运动为主。“天道左旋,地道右旋”为中国古人仰观天体周期循环而形成的最初宇宙生存环境观,有着十分重要的时代进步意义。


作者:刘丰润,“移精变气”传承人,中医世家,代表著作《再读黄帝内经-探寻生命科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科班毕业,香港理工大学物理治疗学硕士,,师承赵天福老先生;曾多年任职于部委三级甲等医院。先后赴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讲学、会诊。长年致力于古中医移精变气的手法实践,探索人体生命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