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不可能永远都是铁三角

20180708不可能永远都是铁三角

晚间,我听见他们两个人上楼的声音,现在我基本不会知道他们的行踪,在这之前,我有百分百的信任,与他们一起吃饭,吃完了便一起看电影,我们三个人一起打打闹闹,互相戏谑、开玩笑。但是,不知道是源于什么,是什么渐渐地横在了我和他们二人之间,我们越来越远……

我有些失落,我想这不是我想要面对的。我与铮铮和里里,我们曾经那么真诚而友好,我们互相帮助,互相体贴和关爱,他们曾经在我哭泣的时候,想尽办法哄我开心,在他们烦躁的时候,生活无助的时候,我想尽办法去安慰和开导他们。那时候,我们会很专注的一起看电影,生活很美丽,我觉得这可真好,我们三个是铁三角。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我们会真的有分歧,我试想过因为我的原因会造成的任何的不好的结果,每一次这种他们会不会离开我的担忧,都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关心化解。

那时候,2018年的新年,里里经过铮铮的推荐,认识了我,他表现出的极度热情让我觉得尤其温暖。每一天,他都会跟我在微信聊天,我想在他眼中,铮铮的朋友,应该就是他的朋友吧,他应该是因此才对我格外好的。当时,就是如此简单的想法。那时候,我还沉浸在WWJ对我拒绝的痛苦中,我深陷在其中,每天都度日如年,我感觉我受尽了感情的折磨……

我向里里也坦诚了我的心事,就像春节前我哭着跟铮铮说的那样。他安慰着我,表示着他对我的心疼,我觉得,这个男孩这样真诚的心是多么的耿直,多么的稀有啊。里里说,开年之后,他也会来到杭州奋斗了,他听了铮铮的话,觉得自己并不想过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生,在许昌这样的小城市中。我心里想着,我们三个应该要在杭州团聚了,然后,我们互相都可以一起玩了……

然后,春节结束,我先回到了杭州,我们3个人建立了专属于我们的微信群,我们每天都在里面胡闹着,我时不时嘻嘻哈哈的问道:里哥,什么时候来杭州啊?来了请吃饭啊,我请你们哈哈!铮哥说:还是我来请吧,第一次,当然是我请你们两个吃饭了!

元旦过去,树木开始冒尖了,里里在一天晚上,终于来到了杭州。我想起我白天在花市买了一束鲜红色海棠花,晚上,我兴冲冲的赶紧去赴约了,我抱着那束海棠花,在小区的门口看到了这个亲切的远方客人,铮铮已经和他在一起了,然后我一把将花递到里里的面前,我说:没什么礼物,啥也没带,这个花好像也不适合男孩子,但是送你了,也是份心意!然后,我们三个都呵呵地笑了,前面是灯光闪烁的马路,他们两个一左一右,我在中间,我们笑着说着话,然后往星光大道前去……

后来的日子,是里里找工作的日子。在那个不是特别繁忙的时节,春季刚刚来临,里里每一天早晨都会准时给我和铮铮带上早餐,他会待在我或者铮铮的房间,有时候,是我们三个人都在一个房间,我们一起看着电影,或者综艺节目,或者一起玩我们的《阴阳师》,一起吃着我带过去的水果,我每每买到吃的东西,都会想到他们,我会帮他们洗好削好给他们放上……

那些日子真的好惬意……

铮铮有时候会去女朋友那里,有时候会上晚班。每当只有我和里里的时候,我们也会一起出去逛街说说心里话。有一天,我和里哥一起,走到我最喜欢的钱塘江去,那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相处,我告诉他,整个杭州我最爱的地方就是钱塘江。他仿佛憋了很久的话似的,跟我聊起了好多好多,她跟我说了他的家庭情况,他那专横跋扈的后奶奶,以及后奶奶给整个家庭包括他,他本人的生活以及性格所造成的影响。我体会到他是一个和我一样的,有着诸多遭遇的人。我想,这应该是好朋友之间才会说的话了,他把自己隐私脆弱的一面讲给我听,那么我应该承担起那个朋友和倾听者的角色……总之,我们越发的了解彼此了。

记不清是几月份的时候,大概是4月初,我去一家非常有名的理发店剪头发,我把手机中珍藏的斋藤飞鸟可爱俏皮的日式发型指给那个发型师,我说:帮我剪成这个模样!然后,发生了非常悲剧化和戏剧化的事情,我的头发被发型师彻底剪坏了,所有的头发最后剩下和小拇指差不多的厚度……那时候,我已经难以控制住我悲痛的情绪了,我想,我在脑海中一直幻想着,在我25岁的时候,我有一头美丽的头发,这头发可以帮助我更加自信,我也会精心去打理它的,然后,我非常悲痛的嚎啕大哭起来……我给里里发微信,一边哽咽一边说着,我说我的头发完全毁掉了……

然后,就是里里在已经很晚的那时候跑过来接我……见到他的时候,我顿时感受到一阵安全感,我又肆无忌惮的哭起来……这时候,他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他跟我说,不管我的头发剪成什么样子,我都是好看的,都是美丽的……

朋友的意义是这么深重,深重到只消他们的一句话,所以的不愉快都可以烟消云散。我想,我们一起经历着生活着这些平常的小事,但是我们彼此的友情越来越近了……在杭州,有人可以依靠,可以信赖,是一件这么安全和愉快的事情。

再后来,又一次,我被一个跟我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表白了,我当下直接拒绝了他。回到家之后,里里正好在我家陪我聊天,我告诉他,我被人表白了……那时候,他靠着我的床坐着,弓着背低着头,他沉思了良久,然后抬头看着我说:我知道有些话如果我现在不说,以后我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所以,我现在必须说出来,其实我很喜欢你……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会接受我,我没有经济能力,也还没有稳定的工作,但是我会向你证明的,给我一点时间,以后,你会看到我的价值的……

我听着他的话,我曾觉得他该是喜欢我的,但是我确实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从相处以来,我只是把他当做好朋友。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可能会在一起,因为,我确实不喜欢他直男的性格,他不太懂我的心思,也不能明白我说话的含义,他对于人生有跟我不同的看法,我曾说如果思想要进步,是需要多看书的,他否定了我,并且说他自己的思想观念虽然不那么完善但是也不至于腐朽,他说他不需要看书,不需要去了解那些鸡汤类的改变人思维的东西……生活中无数的小细节告诉我,我和里里,永远不可能走到一起,我只能做他的朋友,以朋友的角色陪在他身边,在他需要我的时候,伸出我的手,帮他走过人生的艰难,在他笑的时候,跟着他一起笑。

所以,我当然要拒绝他,我很温柔的告诉他,我们是不会在一起的。然后,在他走后,我给铮铮发了微信,我说我拒绝了里里,我说我不希望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我希望我们还是以前那么好。铮铮安慰着我,他告诉我,每个人都有选择,如果我不喜欢,就不需要勉强自己。当然了,我们三个会一直都很好的,我要相信这些。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和铮铮一起带早餐,每一次我们三个人都嘻嘻打打在一起,我想任何事情都不会分割我们三个人的友谊吧。有几次,莫名的时候,空气安静下来的时候,里里会跟我说:没有你的未来,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过……那时候,我简直要哑然失笑了,因为我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不能离开别人而活。我能明白他的话仅仅只是当下的话罢了。然后,又是一通安慰,一通开导。我全盘的告诉他,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三个是谁也拆不散的铁三角。

时间在一周一周的流逝,里里找到一份新的工作,然后又离职,我和铮铮还是在我们的公司按部就班的工作……我还是肆无忌惮的跟他们一起开玩笑,玩游戏……但是,有些变化在悄悄袭来,在我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慢慢渗透到了我和他们的生活中……

后来,里里不再到我的房间来了,他一次也没有来,得空的时候,他会和铮铮待在一起……如果铮铮去看他的女朋友,我就不知道里里在干什么了……我觉得我和里里再也没有说过心里话了,他总觉得跟我沟通不了,有一次,我们说到无私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表达我的想法是无私是需要看人的,不应该对任何人都无私,里里很直接的告诉我,他跟我是无法交流的,人不考虑应不应该,不应该眼睛只看到是否有回报,善良和无私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东西而已……

我觉得当下,有一些尴尬,我也很意想不到,他居然会反驳我。

他开始不跟我说任何关于他找房子,或者工作的事情,后来我就不太能频繁地见到他了。他和铮铮会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而我渐渐变成了无论何时都被他们无意识放下的那个人……

我明白朋友之间总有疏远和亲近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把这种变化放在心上。我依然和以前一样,给他们送着水果,主动跟他们开着玩笑,主动约着他们一起吃饭……后来,他们不再玩《阴阳师》了,渐渐地淡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坚持着……我真的很爱这个游戏。

后来,是我在同一天遇到4个男人对我的冷漠,我崩溃并且大哭了,我给铮铮发去了一条又一条的微信,铮铮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我……我跟他倾诉着最近的这些变化,倾诉着我无法理解的里里的变化,我说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但是他就是离我越来越远了,好像在故意跟我保持距离。

铮铮告诉我说,我是女孩子,我不应该为别人的情绪负责,我真正应该心疼的首先应该是我自己。他告诉我,他觉得我和里里真的不合适,他也不希望我们两个在一起,因为里里是一个情商太低的男孩,根本没有办法体谅到我的心……他说他看得出来,里里是一个自我保护欲极强的人,他有一层厚厚的外壳,可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他也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认识,他不可能也不可以和一个一直需要人理解的我在一起……

铮铮说,里里曾经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过,看到我和铮铮尤其亲近,互动很多,他甚至告诉铮铮,如果铮铮没有先一步认识暖暖姐姐,应该就和我在一起了。

我变得哑然……我没有想到,一个像里里那样的男孩子,会有这么多心底里的事情没有对我诉说,我不知道我自始至终是个什么角色。难道,我是那个他有目的性的想要追求的姑娘,对我的好也都仅仅只是因为想要追求我,而没有丝毫的友情?难道,他的一切这么功利?我不敢相信这些,我也不愿意相信这些……我觉得,里里他本就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多么多么老实的人,是指稍微有点死板罢了啊。

铮铮说,没办法的,我们都改变不了他,每次跟他说什么的时候他一定会反驳回来,他就是太想要自我保护了,这或许就是人性吧。

可是,我始终不想要气馁。我告诉铮铮,我们是朋友,我们三个是谁也无法替代的朋友。如果是朋友,那就意味着,一定会有坎坎坷坷的,一定会有有分歧的时候的,而一段真正的友谊,从来不会是只有欢笑和陪伴的,如果我们产生了分歧,那我就努力把这个裂缝合拢,我还是那个我,我还是一样的热情,一样的温暖,一样的爱笑,我会始终对里里很好,我会让他知道,我们三个人是永远的铁三角!我们说过,要彼此去参加对方的婚礼的!

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拘谨起来,尽管我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要和往常一样。我买了一些桃子,削好了,给他们两个人一人一个送过去,铮铮大口的咬着桃子,笑眯眯的对里里说,看到没有,一直记着你呢。你可就收好吧。我给里里递过去已经削好的桃子,然后觉得心里好像有点放心的感觉。我们应该还是可以一起嬉笑一起打闹的吧,我们应该还是会一起去逛星光大道的吧,还是会一起开开心心下去的对吗?

我想或许是我真的太天真了,我一直都这样愚蠢,永远无法看穿我身边的男孩在想什么……

周末的时候,我兴致勃勃地告诉他们,《犬夜叉》的联动就要开始了,我们可以一起玩阴阳师,我我买了2包薯片,其中有一包送你们吃吃呗,正好中午饭了,你们可以在一起打游戏啊。里里告诉我:以后不要再给我送吃的了,可以送给铮铮,我就不用了。我感受到了一种无力的讽刺,但我始终不敢把真实的情感流露出来,我很怕这会使我们尴尬。所以,我很平和的开玩笑说:里哥,你变啦!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真的让我好不难过。他说,吃的都是人情,我也还不起。这话,好让我无法回答……我突然觉得,这几个月以来,我严重所以为的“亲密无间”是那么的可笑……

我那时候,也就是听到这句话的当儿,我感觉我越发的了解这个男人了,这个叫里里的男人,他心中的害怕和懦弱,以及他的低情商,我感觉到我终于看明白了他的心了……一个多么和我完全不同的男人,丝毫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可是,他自己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他吗?就连铮铮都看出来了……

他不会明白的,即使明白了也不会承认的,这个男人,二十多年了在后奶奶的势力下生活着,还有他那怯弱的父亲,他从来也不知道大胆的表达自己和放开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我开始醒了,我开始发现,我不需要为我不需要去承担的别人的情绪负责任了。

我终于理解了,铮铮的那些话,他说,我是女孩,我是我们三个人里面那个最需要关爱的人,而不是我哭着告诉他我要去帮助里里。

我们三个人,曾经我以为是铁三角,但是,我们不可能永远都是铁三角,因为思想的不同,我们终会从相交变成远离……我不知道我的内心有多么悲伤,我只是能清晰地知道,我们永远的告别了,一起看电影的时光,一起逛星光大道的时光。

我们三个再也没有办法真心地毫无间隙的凑到一起了……

我变得永远也无法知道里里的行踪,也不知道铮铮和他晚饭一起去吃的什么或者他们聊了些什么,有没有聊到我。我只是一边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一边想着这社会上的人际关系让我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我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是一个极其乐观的女孩。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多的规则,尝遍了很多的冷漠,看清了很多的人,人们的恐惧、焦虑和脆弱。我想上帝或许想通过这些经历来打压我的纯粹的心,并且要让我明白人和人之间的那种虚伪和距离,可是,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怯弱的人,无论经历了什么。

我选择去相信,去热爱,我不愿意也不会做一个因为害怕受伤而拒绝去爱的人。生命永远都是这样神奇,我们会遇到很多貌似相似貌似可以相互倾诉的人,但是在某一瞬间的经历之后,我们会马上发现那些人的模样。我从来就不是那个绝对无私的人,我也不会为别人的情绪买单。我也不再会故意用我的笑脸出现在那个叫里里的人面前。就让这段友谊埋葬在这里吧。

这是我的选择,我的人生,我选择去热爱,热爱那些值得我热爱的人们。我能看得清一些东西,我越来越能体会到人生的无能为力,但是我始终微笑着,相信着一切!这世界,从来也不曾磨灭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