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海相忘

96
浮沉1
2016.07.20 23:59* 字数 2326

                     

    在南京有着很多的小巷,每到夏季的雨夜总会响起若有若无的江南小调。在这歌声里仿佛可以看见一位婉约的女子,她似这雨水般的温柔,总让人感到怜惜。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言,何必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恨君不似江楼月,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待得团圆是几时?

鱼沉雁渺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这样的歌声在这座饱经沧桑城市已经响了二十多年了。

   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夜里还传来了孩子的哭泣声。歌声停了,只见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推开门,看见在路边瑟瑟发抖孩子。

    “造孽啊,谁家的孩子啊?”这位老妇人边说边把孩子领到了家里。经过询问,得知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死在了日本人的刀枪下,只有这个4岁的孩子活了下来。

     一段时间后,大家都知道了小巷深处的李婆婆多了一个孙女。很多人听闻后都说:“唉,都是命苦的人。”

    小女孩就正式的在这里住了下来,还有了一个和蔼的奶奶。由于小女孩只有小名没有大名,奶奶说就叫你雨昕吧。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雨昕也慢慢长大。当时没有学校,奶奶就天天教雨昕识字,背唐诗。

     雨昕感到奇怪的是,奶奶是江南人,却做得一手好吃的台湾菜。她每次问,奶奶都会摸摸她说“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

     渐渐的雨昕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而奶奶也越发的老了,背驼了,头发也变的雪白。

     奶奶每天絮叨就是盼望雨昕能找一个好人家嫁了。每回奶奶一这样说,雨昕就抱住奶奶的胳膊说:“我才不要嫁人,我走了谁照顾奶奶啊,而且我要有自己的爱情。”随着新中国成立这些姑娘脑海中充满了情爱的念头,奶奶总教育她情爱都是假的,都不如找个好人家嫁了。

       雨昕知道奶奶是怕她走她的老路,这么多年她也知道了为什么奶奶总在唱江南的小调,为什么奶奶会做台湾菜。听巷里的人说过,奶奶年轻时曾经结过婚。跟着那个人去了台湾好多年,后来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据说是,那个男人在台湾的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但是他带着奶奶回去了,家里不同意他俩。还威胁他说要是不同意家里的安排,他父母就自杀。他只好先让奶奶回大陆等他,结果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也有人说是碰上当兵的,男的给死了,奶奶就自己一个人守在了他们当初相识的地方。

    但是雨昕不敢去问奶奶,她怕奶奶伤心。在她记忆里小时候曾经有一个人给奶奶送了一封信。她在门外断断续续的听到“…别等他了…别耽误了自己…他…对不起”那个人走后奶奶病了三天三夜,自从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那悠扬婉转的小调。

    时间如流水,有情却也无情。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终有一天奶奶在家里病倒了。雨昕飞奔去了医院,日夜陪伴在奶奶床前。

     当医生告诉她是胃癌晚期的时候,雨昕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当她泣不成声的时候,奶奶从背后抱住了她,轻声跟她说“这人那,生老病死是正常的,总有一天得走。”

     奶奶坚持回家,她不愿意死在医院里。雨昕拗不过老人家,只好回到家中悉心照料。人老了总是特别喜欢怀旧,奶奶总拉着雨昕聊天,说她以前的故事。

     在奶奶断断续续的语句中,雨昕总算明白了发生在奶奶身上的事。奶奶在民国是出了名的才女,在那个夏天忽然下起了雨。没带伞的奶奶跑到屋檐下避雨,碰到了同样在避雨的爷爷。两个人郎才女貌,不出意外的相爱了。后来奶奶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台湾一去就是5年,女人一生最好的青春,她全给了我爷爷。后来,台湾越来越动荡,爷爷和奶奶打算回大陆去。也许老天就爱开这样的玩笑,爷爷让抓去当兵去了。

   临走前爷爷让奶奶在他们相遇的地方等他,他一定会回来找她。奶奶这一等就是一辈子,没等来爷爷却等来了来自台湾的一封信。信里爷爷说自己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让奶奶别在等他。他说他对不起奶奶,没脸来见她,让奶奶忘了自己。

   我问奶奶为什么不去找爷爷,奶奶说她也想去,只是呢阵子根本就去不了台湾。后来她也想来了,她去了也只是增加两个人的伤感,索性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住在了见证她爱情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在一个飘雪的冬天奶奶还是走了,雨昕听从奶奶的遗嘱只是简单的火化的遗体。在收拾奶奶的遗物时,她看到了奶奶的日记本。雨昕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奶奶的名字—青荷。就和奶奶一样,虽然没有绽放过,但是就犹如未曾开花的荷花一样挺立在那里,一直在守候自己的幸福。

    雨昕看了奶奶的日记,里面记载了她和爷爷的在一起的日子,也记载了她对爷爷的思念。雨昕觉得她应该让奶奶去到她想去的地方。

     雨昕带着奶奶的骨灰,走遍了日记上记载的每一个地方。看到那些熟悉的食物,仿佛奶奶没有走,就一直在她的身边。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没有人认识或听说过她爷爷,好像她爷爷从来没有在这里娶妻生子一样。

    雨昕发动很多人去打听,还是没有人知道。有一天有一个老人找上门来说知道她爷爷在哪,老人带她走了很久,直到山腰的一座孤坟前。

    老人跟她说,他和雨昕的爷爷是一个班的战友。有一次她爷爷为了救他胸口中了一枪,没有能抢救过来。他临死前让别人写下了一封信,直到死他嘴里都在念着青荷两个字。

    本来有专门的墓地给战士,可是爷爷让把自己葬在一个能看到海的地方,大家就把他安排在这里。

   雨昕跪下来给爷爷烧香的时候,看见墓碑底下刻了一句话“我还是没能赴约,我会在彼岸守护着你,忘了我吧”

     最后雨昕把爷爷奶奶葬在了一起,虽然奶奶平常说不想来台湾,但她知道这里就是奶奶幸福的彼岸。

     奶奶在日记里面这样写到: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能怨自己不能和爱的人厮守到最后。我们中间隔了一片海,我们隔海相望。多么可悲的一对壁人,临了说的话这么相似。

   爷爷一个孤零零在山上望着奶奶四十多年,而奶奶在一个地方等她的幸福等了四十多年。如今他们总算都如愿了,雨昕下山时仿佛又听到了奶奶常哼的江南小调

即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言,何必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恨君不似江楼月,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待得团圆是几时?

鱼沉雁渺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