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皮人(10)

上一章

葬礼

长寿老人久睡终得醒抬少年入葬,云游四海晚年方才归说天下故事

红皮人

提农带着息安姑娘回家后,姐姐提氼非常高兴,立即把自己的衣服找出来给她换上了。

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了冬天的寒意,屋子外狂风大作,吹的门窗砰砰得响个不停。屋子里生着篝火,提农一家围在一起一边取暖一边吃着晚餐。

趁着大家在一起吃东西,提农把镇上人们逃亡的事说了出来,为了安全考虑,他觉得也应该搬走了。可如果要搬家会很困难,家里有三个不能照顾自己的病患,靠着提农一个男子和提氼、息安两个女子几乎不可能做到。别的不说,人口太多,如果行程太远,光粮食这一项就足以压垮这项计划。更别说搬去哪里了。

“哥庭是肯定不能去的,去了就是自投罗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提农叹着气说道。

“是啊,哥庭肯定不能去,可别的城堡又太遥远,也同样去不成,加上白佬爷和你哥哥这个样子,要不我们再等等吧?等他俩康复过来,我们再做决定?”提氼无奈的摇头说道。

提农嘴里嚼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蝉豆边吃边说:“那就先不搬吧,那些怪物听说只在晚上出没,以后我们晚上就呆在家里,哪也别去,只能这样了。”

一旁的息安姑娘只静静的坐着,一句话也没说。自从离开酒铺后,她就几乎没说过话。此刻她正呆呆的玩弄着自己长过腰际的黑发。

搬家的事作罢后,提农一家人仍旧在河湾地生活着,提农、提氼姐弟俩白天一起照看着农场,息安姑娘则在家里照顾三个伤病患者。闲暇时,提农还会骑马带着息安姑娘去林子里打猎,或者去河里捕鱼,这是提农最擅长的事情,每次都能满载而归。而天黑前所有人都会回到家关好门窗,随便聊聊天便各自睡去了。

有时提农也在后院的树林里练习剑术,自从提农得到那把镇公卫单手剑以来,他就开始自己练习剑术,使用起来也日渐熟练了。息安姑娘则会在安顿好家里后远远的站着看他,但仍旧很少说话。提农不时会问她一些以前的事,每当这时候息安姑娘便会变得沉默不语。

直到有一天,昏迷的白佬终于醒了,息安姑娘激动的跑出了屋子大喊起来,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得到消息后,提农和提氼都很开心,提农想知道那天夜里他发生了什么,但白佬却因年纪老迈,又撞伤了头部,竟然也想不起来那天的事了。但他却认得息安姑娘,他看到她便喊出了她的名字:

“息安姑娘?怎么是你?”

“你们认识?”提氼好奇的问。

“当然认识,她不是镇上长思酒铺老板娘的大女儿...息安姑娘吗?”白佬自信的说道,他看了看提氼和提农,

“可你们又是谁?”

“白佬爷,你不认得他们,他们是我的儿女们,提氼和提农!”角落里的长椅上,泷子提仓老人难得来了兴致。

白佬循着声音扭头看去,见是泷子提仓,惊喜不已:

“哦!原来是你家啊这里?这两个是你女儿和后生?你家后生不是去东边打战去了吗?”

泷子提仓见说起了提闵,顿时心中郁闷,脸色一沉便没再回话,只往白佬的身后看了看。白佬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回头看去,见提闵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头上仍旧缠满息安姑娘给他换上的黑色绷带,身上盖着一条黑底白边的大毛毯,呼吸极其微弱。

由于伤势太重,提闵的身体日渐虚弱,没过几天终于还是死去了。

为了安葬提闵,提氼本想让提农去请一个冥神婆作法土葬,被提农阻止了。他当初在哥庭理疗院的时候就听说那些夜里出没的腐灵会去地里挖尸体吃,哪怕是腐烂的尸体也不放过,所以才叫“腐灵”的。

听他这么说,提氼恶心的浑身一阵颤抖,自然不敢往下想,于是只好说用火葬。但请来的冥神婆却怎么也不愿意为火葬作法,说什么这是对冥神的亵渎和不敬。不得已,权衡利弊之后,只好改用河葬。

一切准备妥当后,提闵被黑布裹身放入了一只竹编的圆形簸箕被众人抬到河边。这时浑身黑装,头戴黑色斗篷的冥神婆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黑白法器突然翩翩起舞起来。突然,她用一声粗犷的老年男子的声音厉声吼道:

“退后!——亡魂超度,众生还不远离!”

顿时吓得众人脸色大变,匆匆往后退去。随后那冥神婆又恢复到之前声音,继续念着咒语。好一会儿之后才又响起了那粗犷的男子的声音:

“家属协力——准备入葬!”

提农听到这才招呼白佬上前,在冥神婆歌声般的咒语声中把装着提闵的簸箕抬进了河里。身后坐在椅子上的泷子提仓悲痛不已,正用他苍老的双手捂着脸,浑身颤抖、失声抽泣不止。此时的提氼却早已经倒在了息安姑娘略显单薄的肩膀上哭得天昏地暗。

簸箕随着河水越漂越远,没多久便慢慢沉入水里不见了。

葬礼后,搬家的事就再次提上了日程,提氼说要等她把最后一批金刚飞蛾晒干了再走,如今正开始剪翅膀,还得五六天的时间。期间,息安姑娘也开始去农场帮忙,和提氼聊些女子之间的话题,两人有说有笑,已经亲如姐妹了。

当姐姐和息安姑娘去照看农场的时候,提农便留在院子里照顾两个老人,闲来无事时便搬出椅子坐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听白佬讲故事。

这白佬已年近四百,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他的足迹曾遍布海湾各地,他最南甚至去过巨人河谷一带,用他自己常挂在嘴边的话说:地姆一辈子这么长,总要去四处走走看看的。

别人问他为什么,他也总是反问别人:要不然光明之神赐给我们漫长的生命是做什么用的?等着死的这天吗?等死也是很累的!

自从他的家人全部亡故后,他便开始云游四海,从没回过镇上,直到前几年才又突然的回来了,人们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见到他不免都大吃一惊。

回来后,老人又在河湾地的老家重新盖了房子住下,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镇上,只在晚上才会摸黑回去睡上一觉,有时候他一睡便是好几天,没人知道他是死是活,直到他自己伸着懒腰又从屋里出来。

人们都说他不务正业,但实际上他也在河湾北面的谷子里有个不大的农场,养着几笼的金刚飞蛾和少量蛇龙。只不过谷子里的山头上住着一些红精灵,他们不知道从来弄来了几头凶猛的燕斑觕,这些猛兽高大威猛,极其凶悍,头上还长着一只锋利无比的觕角。它们经常下山乱跑,尤其对白佬的农场感兴趣,白佬的粮食没少被它们糟蹋的,因为是红精灵的坐骑,管不了,他也就懒得管了。

镇上的人都爱拿他开玩笑,他也只咧着嘴笑,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不过他倒是很喜欢和镇上的小孩子玩闹,小孩子也喜欢围着他吵着要他讲故事,他一认真往往是坐在路边讲一整个下午,听故事的小孩换了一波又一波,直到太阳下山,连最后一个小孩也在父母的叫唤声中一溜烟的跑走了。

直到这时他才意犹未尽的悠悠起身,摇晃着佝偻的背影在夕阳下走进酒铺喝上两杯,或和人闲聊或看人下棋,直到酒铺里就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才在老板娘的催促下离开。

他的那些故事真假难辨,当说到些人们没听过没见过的奇怪事物时自然都骂他,说他扯谎,要是说的都是人们见过听过的,就没人觉得有什么稀奇新鲜的,渐渐的也就散了,所以也只有小孩子会津津有味的听他讲下去。然而他自己每次讲到兴奋处都不忘表情严肃、极认真的说:我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一点不扯谎!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 白佬的故事 云游四海见过奇观无数偶得历史真相,少年寻梦之路从传说开始偏疑惑家门 这天,提农一边修整着马车,...
    哥里牧农阅读 60评论 0 1
  • 时间:8月13日-8月18日 行程: D1:深圳-丽江 D2:蓝月谷-玉龙雪山 D3:黑龙潭湿地公园-古城 D4:...
    vincylai阅读 31评论 0 0
  • 学习书法心得 欧阳黎晓 2017年...
    养正二班宣竹妈妈黎晓阅读 31评论 0 0
  • 今日关键词:风景 “就城市而言,如果满街所见都年轻亮丽,那一定是火候未到,弦琴未谐。 就像写作,当形容词如女郎盛装...
    冯坚阅读 926评论 1 15
  • 软件测试流程: 1、制定测试计划 2、编辑测试用例 3、执行测试用例 4、发现并提交BUG 5、开发组修正BUG ...
    地选之猿阅读 710评论 1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