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玄欣治愈小短篇

“常欣,你今天最后一场戏了吧。恭喜杀青了哦。”

黑色长发的姑娘歪了歪头,清秀的脸上带着一贯令人安心的温柔:“是呀。”此时的她披着一条毯子,抱着膝盖坐在忙乱的录影棚的角落里,一如既往地安静,让人看到她,就能够平静下来。只是,毯子下面的白色连衣裙上满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她的脸有些苍白,嘴唇泛着不健康的青色。这病态的苍白让她看上去十分虚弱,仿佛下一秒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似的。小七知道,那是刚刚结束的那场戏留下的妆。

这妆带来的虚假幻觉,就像她身上白色衣裙上的血迹一样,都不过是道具组的杰作而已。可是不知为什么,小七的目光就是不敢在她的身上停留。他尴尬地将视线移开,摸着脑袋,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常……常欣,你刚才,演得真好。”

常欣笑了一下。

笑容让她显得更加脆弱,小七感觉心口被狠狠敲了一下。

仿佛不能呼吸了。

“这……这编剧真讨厌,为什么要写这样的剧情。”小七脱口而出,“比老天爷还讨厌,怎么会,怎么会有这样的结局!”

“为什么不会呢?”

常欣把头埋在膝盖里,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下,遮住她的面容。小七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勉强听清她哽咽着说出的话语。

“可是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呀。”

她,哭了。

小七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今天的拍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摄影棚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大家都忙着下班,好赶赴自己的生活。剧本里描述的那些悲伤、战乱、痛苦与其他一切的一切,对他们来说也许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但是对于这个蜷缩着,无声哭泣着的少女来说,仿佛是曾经经历过的人生。

“你……你不要哭了。”

黑色长发轻轻晃动了一下,没有回答。

小七有些暴躁地扯着自己的头发,退后了一步。

“当心。”

小七猛地回头:“哎,玄狐?”

卸了妆的玄狐卸下了夸张的美瞳和戏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中原市里一个普通的男生。

——那种走在路上会有一堆姑娘红着脸偷看和偷拍的“普通”男生。

“你弄哭她了?”

小七连忙摆手:“哪有哪有!不是我!”

玄狐没有理他,径直走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的少女面前,蹲了下来。然后他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小七:“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啊啊啊,我就走,我就走。”

小七三步并作两步,跑开的时候差点左脚绊倒了右脚,摔个狗趴。

这个玄狐,下了戏和演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区别啊,一样的恐怖!不像是个人,就像是快石头。凶巴巴的,不讲道理。

“小七,你的碎碎念我听到了。”

玄狐的声音在小七背后幽幽响起。

——夭寿啦,他怎么耳朵这么好?小七一口气冲出了三百米远。

“玄狐,你不要欺负小七。”黑发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鼻音。

“你怎么哭了?”

少女没有说话,她只是把脸埋得更深了。

“你不开心?”

“……”

“那我去找小七。”

“哎,不是他。”

少女的黑发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那到底怎么了。”

“我……我……我眼睛哭肿了……”

玄狐眸色暗了暗。

“不要埋着头,很闷。”

“玄狐。”

“恩。”

“玄狐。”

“恩。”

“玄狐。”

“我在。”

“我今天死了。”

玄狐呆了呆,他拍了拍少女的头顶,黑色发丝安静乖巧地在他的手下滑过,就如同这头黑发的主人一般,永远安静温柔,就连发脾气都是斯斯文文不紧不慢的。少女的这句话,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人狠狠塞进了绞肉机,绞碎成了千万片,然后又被重新拼起,塞回胸膛,勉强负担起供应血液的机能。

那种无法言喻的痛感,痛到麻木的无奈,在这一瞬间,让玄狐感到分外熟悉。

他听见自己说:“说谎。”

少女抬起头,大眼睛上蒙着一层水雾。眼睛红红的,果然肿成了核桃。

“我死了,我……我真的死了。”

少女苍白的面容,如同死尸一般泛青的唇色,以及白色衣襟上鲜艳的血浆,让玄狐感到一阵不适。

仿佛他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似的。

“你没死。”他倔强地重复这句话,“你好好得在跟我说话。”

少女抱着膝盖,眼神恍惚,仿佛透过他,正在看着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与他有着相同面目的人。

“玄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导演要找我们来演这个剧。”她咬了咬嘴唇,“剧本里的角色,和我们有着相同的名字,相似的性格,就好像,就好像他们真实存在过一样……”

她轻轻闭上眼,泪珠从她眼中滑落。

“就好像,那是我们应该有的真实人生一样。”

“常欣。”

“恩?”

“我抓住你了。”

少女有些不明所以。

玄狐握住她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

“刚才那场戏,你没有抓住我的手。”

他直直地望进黑发少女清澈的眼眸深处:“现在,我抓住你了。所以,我不会让你离开。”

常欣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如同受惊的小鹿。

“我不管这该死的剧本,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也好,是将要发生的预演也好,我只知道,我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玄狐。我不放开你的。”

黑发少女呜咽了一声,扑进了玄狐的怀里。

玄狐抱着她,仿佛自己生命中缺失已久的那一块重回身边,他的怀抱仿佛就是为了保护她而存在,他等待了这一刻仿佛已有千年。

“戏演完了,这就是一个梦。”

“恩。”

“梦醒了。”

“恩。”

“我们回家吧。”

黑发少女蹭了蹭玄狐的肩,闷闷地说:“我饿了。”

“恩,想吃什么?”

“狐狸肉!”

“……中原市有那种东西吗?”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幽默。”

“你喜欢幽默的人?”

“幽默的人,能给人带来快乐呀,为什么不喜欢。”

“俏如来幽默吗?”

“恩,他挺有趣的。”

“那你喜欢俏如来?”

“……”

“剧本里说你喜欢俏如来。”

“……你都说了,那是假的!那是梦!”

“哦。”

“哦什么。”

“那你不喜欢俏如来?”

“玄!狐!”

不善言辞的少年携还穿着戏服的少女双双走远,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俏如来戳了戳身边的黑影。

那个黑影挣扎了一下,背上黑乎乎的翅膀状的东西神经质地抖动了好几下,接着它挪动自己粗短的手臂,做了个推眼镜的动作。

天晓得它的眼镜在哪里,至少俏如来从来没有看到过!

“干嘛啦!我说过啦我写的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就是这样啦我不会改的!”

“编剧大人‘大天使’,”,俏如来挂着他人畜无害的微笑,狠狠掐了那黑影两下,“你这次的剧本可把我害惨了。”

黑影晃了晃尾巴:“说了那不是剧本!是历史!”

俏如来冷笑:“玄狐刚刚把我堵在化妆室,拿着他该死的九尾风华差点在我身上捅个窟窿出来!要不是有人说常欣哭了,要成为历史的人就是我了!”

黑影扭动了一下:“啊,这个你是男一号嘛,所以,这个……被羡慕嫉妒恨的情况……你懂得……”

“砰”地一声,黑影被一个巨大的棒槌砸中。它转了两圈,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地上。背后两片不成形状的翅膀耷拉着,时不时抽搐一下。

俏如来拍了拍手,对着外头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玄狐做了个OK的手势。

玄狐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俏如来撇了撇嘴,怜悯地看了着脚下昏迷不醒的黑影。

“抱歉,这样总比我被玄狐揍一顿好。”他叹了口气,“反正想打你的人那么多,我就替他们代劳啦。”

俏如来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坨黑乎乎的影子抖动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它说。

“俏如来啊,作为一个男主,你有被怎么虐都虐不死的觉悟了吗?”

“桀桀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