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密林深处——(五)漆树过敏风波

我在密林深处——(五)漆树过敏风波

不知道大家可是会有同感, 就是孩童之间的情感会随时随地的变卦,而且有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征兆和理由,反正就是无缘无故的疏远对方。有时候会看到孩子们上一分钟还哥俩好,姐妹情深互相拥抱,乐成一片。而过一会儿却又互相排斥记恨起来。最有意思的是他们都把这些喜怒哀乐,及时的写在了脸上。

 我自然也是童年过来人,可我自个回忆,觉得自己即使是在童年里的性格,也还算得上稳定。我很少和玩伴之间在短时间内翻脸,因为只要别人不是对我过份欺负,让我感到讨厌,我一般是不会主动欺负别人的。若是一开始某个人让我感到不是喜欢的性格,我也觉得没必要过意去搭理。这样一来和大伙们相处,就把矛盾滋生降到了很低!所以我由此有个人生信条!就是只要你不让我讨厌,我会选择与你相处的方式,要是谁敬我三分,我会回敬一尺!

 二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让我感到特滑稽的事,现在想来让我很是想发笑!

 平常间整天都是很要好的哥几个,突然有一天,不是单单一天,而是连续好几天。突然对我有些小排斥,也没什么恶意。可就是总觉得他们三个刻意避开我,鬼鬼祟祟的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我好奇心上来过去一问,他们就散开,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追问再三就是不告诉我!每次都让我看见他们那心怀鬼胎的眼神,我是有不爽,可又怎奈何!想来嘴长在人家身上,即使强行掰开也不会有什么答案!得嘞!只要你哥几个不是要策划揍我就行,老子也管不了那么多!

 就这样过着读书的生活,本来到了周末哥几个平常几乎都是一起放牛,而那个周末,他们的踪影我是一个都没见着,让我的生活里突然觉得有些许孤单。 我家在村这一头,就是可以每天看飞机的这一头。他们三家在我家相对的村子另一头。想来他们三家挨着紧,容易结伴在一起,我也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过了周末到了星期一上学,早上没看见大斌,我也没太在意,也没多问什么。直到中午放学回家吃午饭,路过大斌家门口,我特意朝他家门口望了望,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却是一张陌生的脸。仔细一看那张脸也有些熟悉,可又不是很对得上记忆中的脸。虽然穿着大斌平时的衣服裤子,而且身影和大斌很是相似,可就是那张脸让我很是疑惑,面部全是泡涨隆起的脸,眼睛咪得很深,几乎快要闭上一样,有点猪八戒的样子,头上带着个两边有条假小辫子的毛线帽,整个人靠在门框上,见我路过就朝我观望,那张脸看上去有些恐怖!似有话要对我说,可我们离得有些远,交流不上。不知道那泡大的脸下是个什么表情,无从看出。我径直走我的路!边走边疑惑起来,那应该就是大斌吧?可是那张脸怎么回事?

 下午上学大斌还是没有出现,这会我内心的好奇和疑问膨胀起来,逮着另外两个就追根追底的问个底朝天。这回他们瞒不住也不想瞒我了,就把他们周末的事和我说了一遍。

 原来上个星期他们整天鬼鬼祟祟商议的事,就是他们无意中发现了附近山上有些长得很标志的树棒子,几个就决定占为己有,由于数量有限决计瞒着我。于是我一个周末没见到他们身影,原来他们都在鼓捣这件事。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要弄的这些树竟然是漆树。无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些人会漆树过敏,而大斌就是会被漆树过敏的人,于是大斌就变成了我刚才描述的样子,而我同时也确定了,我上午在大斌家门口看见站着的人就是大斌本人。而由于他们两个不会被漆树过敏,所以才侥幸没像大斌一样变成猪八戒!

 听后我唏嘘不已,妈的先前还以为是他哥几个是要干什么神秘大事,原来就是干这么个蠢事,还好没叫上我,要不然说不定我也就和大斌一样,可能也会变成猪八戒的样子,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也会漆树过敏。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想起大斌那张恐怖的脸我们一阵阵后怕。可能那时间大伙都怀有侥幸逃脱的心里!

 当然了,今天想起那个事不再有后怕!除了觉得有些童真的滑稽搞笑,我还觉得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你们不带我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慢慢是相当水灵一姑娘,待人热情大方,工作勤勤恳恳,只是老大不小了,一直是一个人。 看着这样一好姑娘,除了办...
    袁缺缺阅读 168评论 1 2
  • 今天读的《将心注入》 作者霍华德.舒尔茨 读了10% 今日反思: 1.早上没起来,导致有些该完成的任务没有完成。下...
    minozyu阅读 43评论 0 0
  • 霍光的文治武功远远不能和伊尹相提并论,但因为废立皇帝这件事得以与伊尹齐名并列,史称伊霍,废立皇帝也被称为行伊霍之事...
    华杉2009阅读 506评论 0 1
  • 前段时间我曾在简书上发表了文章《如何对待你周围的抑郁症患者——一个曾经的抑郁症患者的呼吁》[https://www...
    虹无双阅读 936评论 9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