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篇之忘羡甜向小日常(四十二)

“魏婴,起床了!”

其实往日蓝忘机并不会喊魏无羡起床的,一般都是任他睡到中午,睡饱了睡够了才起。

可今日竟早早地喊他,定是有什么事。

“怎么了?”

魏无羡揉着眼睛,却已经坐了起来。

“有人来报,夷陵今日怪事连连,你我得动身去一趟。”

一听到夷陵魏无羡浑身一个激灵,跳下床去收拾,不到一刻的时间,他们已经出发。

顺便还带了景仪思追和几个小辈们一同去历练,临近夷陵,魏无羡愈发不安起来,虽不知有什么东西,但他能预感到,那东西肯定不是个善茬。

一行人到了离乱葬岗不到十里的个小镇上,魏无羡想到当年与蓝忘机在此吃饭的场景,还不忘看了眼思追。

“怎么了,魏前辈?”

思追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没事没事!且在这里休息休息!”

魏无羡边说边笑,他总不能告诉思追当年他也是在这里抱着蓝湛大腿叫爹的事儿吧!

几人点了菜坐在一张大桌子前,魏无羡脸上略带尴尬:“思追啊,你再去点一些,我吃辣吃习惯了,忘了你们吃不得!”

思追乖乖地去了,景仪在一旁一脸怀疑地看着,魏无羡又说:“景仪,你们也去,把我那老伙计也喂喂!”

于是桌前便只剩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了,魏无羡笑嘻嘻地凑过去:“蓝湛,当年说好了要请你吃饭的,几个跟屁虫走了,快吃吧!”

蓝忘机先是愣了愣,随即嘴角慢慢上扬……

吃完还不忘去问问店小二最近夷陵有什么怪事,店小二瞧了一眼他们的行头:“几位是仙门大家的吧,这怪事啊,还真有。从上月起那乱葬岗上便哭声不断,定是夷陵老祖留下的……”

小二话还没说完,蓝忘机周身气温骤降,吓得小二闭了嘴。

“好了蓝湛,没事没事,又不是头一回被这么说。”

“含光君,魏前辈,我们该……”

思追一过来就看到魏无羡摸含光君头的一幕,“走了”两个字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怎么了?叫你去叫魏前辈……”景仪一过来就看到一脸不自在地站在那里还有些脸红的蓝忘机,也傻了…!

这是带他们来历练么?

分明是来吃狗粮的好不好?

有了小镇吃饭的那个小插曲,几个小辈更不敢说话了,毕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

一路上魏无羡依旧骑着花驴,话一句接着一句,蓝忘机虽然话少,却也一句一句地应着。

小辈们觉得两位前辈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腻歪,又苦于没证据。

只得低头看路,就连平日里话最多的景仪也没说几句话。

只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这乱葬岗本是个古战场,怨气横生,后来人们常把无名尸扔到这个地方,导致阴气怨气越积越多,以至于成了各大世家尤其是夷陵人的噩梦。

也不是没尝试过镇压,当年岐山温氏的某一代家主就试图净化此处的怨气,可还是失败了,最终也只能围个刻满咒文的墙将其隔绝。

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也防止外面的人进去。

魏无羡后来统一了乱葬岗,救下温宁后带温氏剩下的那些老弱妇孺在山上生活过一阵子,让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生生多了几分人气。

不过经过围剿和金光瑶那次那阴虎符大量召集凶尸一事后阴气更重了。

魏无羡也常住云深不知处,懒得管理,乱葬岗更是阴气重重,就连脚下的土都是黑色的。

但是,如果几人所见是以上这般,倒不会觉得奇怪,怪在哪呢?

怪就怪在无人问津的乱葬岗竟然从山底下都是热闹的。

“蓝湛,你有听说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在这里建立宗门么?”

魏无羡捻起一撮土,凑近闻了闻。

蓝忘机摇了摇头,魏无羡捏了个诀,打算找个东西问一问。

东西是找来了,可那小鬼哆哆嗦嗦的,半天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呵,如今这鬼都如此怕我了?不应该啊,当年我手持阴虎符的时候也没见的它们多敬我。”

魏无羡跺了跺脚,揪起那小鬼:“别抖了,问你个事。”

那鬼点了点头。

“最近这山上来了什么人?怎的山下人都说近日怪事连连?是不是你们在作祟?”

那鬼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几圈,又像是咽了口唾沫,仍然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我们,来…来了个红衣服的鬼,厉害的很。”

听小鬼说起红衣服的鬼,魏无羡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是花城,前些日子不就见过么?

只是那天被蓝忘机和魏无羡腻歪走了。

花城本就是一个人过来的,且不说他受了重伤,就光看着魏无羡和蓝忘机明里暗里撒狗粮,花城也受不了。

“若真是他,倒也没什么事。”

魏无羡放开那小鬼,对着蓝忘机说。

蓝忘机瞬时明白魏无羡口里的那个“他”是谁,只是听着魏无羡语气里的亲切和信任,还是皱了皱眉。

“魏前辈,你说的是谁啊?难不成是鬼将军?”

景仪问,魏无羡拍拍手,缓缓站起来,走到几个小辈身边:“说你笨你还不信,要是温宁回来了,他至于吓着住在山下的人家?再说了,他回来也不会召这么多鬼回来,他可不是个爱热闹的人!”

景仪撇撇嘴,企图挽回点面子,毕竟还有那么多同门在呢。

“鬼将军是凶尸,不是人!”

魏无羡看着景仪那副认真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要不是思追出来打圆场,景仪那脸就要红透了。

“不扯了,既然来了,上去看看?”

魏无羡摸出陈情,“不过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说不准不是他,是个难对付的,打不过你们就跑,别硬撑着,到时候反倒没帮上忙,还成了我与蓝湛的拖油瓶。”

思追与其他几个小辈都点点头,景仪有些不服气的哼了口气,腮帮子鼓鼓的,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小声嘟囔:“回去我定要好好修炼。”

魏无羡也不管景仪心里给自己演了多大一部戏,跑过去偷偷牵了蓝忘机的手:“二哥哥,等下要是个厉害的,你可得保护我。”

蓝忘机斜了魏无羡一眼,前面走了,魏无羡又黏了上去,后面一群小辈皆捂着胸口思考下次还要不要跟魏前辈和含光君一起出来历练了。

这时魏无羡还不忘回头喊一声:“孩儿们,再不跟上来就丢咯!”

景仪仿佛更受伤了,扯扯思追的袖子:“当初在大梵山他也是这么叫我们的。

谁知道如今真成了,明明长着一张同我们一般大的脸,却偏偏是前辈,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思追笑了笑:“好了,快跟上吧,不然含光君与魏前辈真要走远了。”

“谁要跟上去看他撩拨含光君。”

景仪话虽这么说,平日里就数他偷看得多……

魏无羡找了个树把小苹果栓在上面:“犟驴,你先在这待着,我们上去看看先!”

小苹果不服地叫了两声,却也只能乖乖呆在那。

当年的石兽依旧倒在那里,上面爬满藤叶,凹凸不平,在这么多年风雨的洗礼中也带了几分沧桑的味道。

一不注意踩上了一处青苔滑了下去,魏无羡心想这回玩完了,却落入一个温暖又坚实的怀抱里,闻着蓝忘机怀里那熟悉的檀香味,魏无羡的心也跟着暖暖的。

继续往上走,声音越来越大,吵的魏无羡有些头疼,还有些控制之外的暴躁。

魏无羡捏了个诀扔出去,那声音也没减少几分。

“怎么了?”

蓝忘机虽看不到,但也感觉有异。

“咳,不知道从哪里聚集来的小鬼,叽叽哇哇吵的人头疼。说来也怪,这么多鬼,却没几分怨气。”

一阵冷风吹过,万千树叶簌簌作响,那声音更大了。

魏无羡示意让众人多加小心,一掌已向右前方挥出去,打的一个鬼现了行。

魏无羡揪住他的后颈,拍了一张符上去,那鬼瞬间哆嗦起来。

“魏婴,别来无恙啊!”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伴着熟悉的银铃声缓缓靠近。

不一会儿,那人已在眼前,黑发如墨,红衣胜枫,异常白皙的脸上带着几分疲惫,仔细一看,那身子还有些透明。

他依旧笑着,可那笑意不像魏无羡那般直达眼底,而是邪气横生。

虽说笑着,却让人如置身寒潭一般,不是花城还是谁?

“我当是谁呢,一来就动我鬼使。”

花城抬手想拍魏无羡的肩,却被蓝忘机的刀子眼给硬生生挡住了,避尘已出鞘三分,魏无羡立马跑到蓝忘机身旁,轻轻扯了扯他的袖角,避尘虽入鞘,但蓝忘机的脸却冷的吓人。

“我救过你,所以借你宝地修养修养。”

花城丢下这么一句就走了,想他一代神官都怕的鬼王,如今却落得个连个修养的地方都要找人借的地步,这也就算了,毕竟身在异界。

可一来动不动就吃狗粮,这让刚离开谢怜的花城怎么受得了?

什么时候能回得去还不一定呢,要是魏无羡在乱葬岗待上几天,得看他俩腻歪到什么时候?

花城越想越糟心,踩碎了好几个骷髅头。

魏无羡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这边是喝了醋没顺好毛的二哥哥,那边是于自己有恩现在落难的花城,真是……

蓝忘机的脸一直臭臭的,魏无羡一会儿拿下巴蹭蹭他的肩,一会儿拉拉他的袖子,可不管他怎么示好,蓝忘机都不为所动。

魏无羡有些窝火,却忍着没说,有时候魏无羡根本没法理解蓝忘机的占有欲怎么这么强,动不动就喝醋!

看蓝忘机一直拉着脸,魏无羡心烦意乱的。

想着花城状态不太好,大步向伏魔殿走去,看着魏无羡的背影,蓝忘机的眼里红红的。

这边魏无羡却被伏魔殿里的陈设吓了一跳,要知道魏无羡当初还住在这里的时候,殿内就一条破毯子,和横七竖八乱扔一通的东西。

可如今殿内灯火通明,虽然有些妖艳、有些轻浮,但不得不承认真是华丽到极致。

“果真还是你那极乐坊的调调,话说你这把我的地盘搞成这样,也不提前同我打声招呼?”

花城的脸臭臭的:“我怎么从铜炉山到这里的我都不知,哪里知道这是你的地盘?我堂堂鬼王难不成要裹着你那破毯子睡这破洞?”

魏无羡刚哄完蓝湛又看到花城这般,心里更加不快,好一会才压下这股躁动。

又想到花城的伤,伸手探到花城腕间:“我先瞧瞧你这是怎么回事!”

谁知正好被觉得自己冷落了魏无羡满心愧疚前来道歉的蓝忘机看到,几个小辈们也惊呆了,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魏前辈像是坐在那红衣公子的腿上,手还搭在那人腕间,这这这……

真是让人有些风中凌乱,可因为隔得远,魏无羡并未看到他们。

“呦呵,伤的不轻哪!

要换做他人,哦不,他鬼,怕是早连鬼体都保不住了吧!怎么着,遇着厉害东西了?”

魏无羡笑着说,花城瞪了他一眼,魏无羡笑的更甚,花城一拳呼过去,魏无羡跳起身。

可这看在蓝忘机眼里,倒像是在打情骂俏,顿时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生疼!

想到之前种种,心里百般滋味,转身就走。

思追忙喊了一声含光君,魏无羡这才发觉,可他看到的只有一片白色的衣角……

魏无羡心下一紧,想要去追,却想到了什么,生生收回了迈出去的步子。

花城心下有疑,却也懒得多问。

见蓝忘机走了,几个小辈左右为难,魏无羡挥了挥手:“回去吧!我在这里住些日子。”

思追景仪均张了张口,却也不知该如何劝说,跺了跺脚就追出去了。

魏无羡一阵头疼,差点跌了下去,花城听到动静瞧了一眼,魏无羡摆摆手:“饿了,我去找点吃的来。”

魏无羡出了伏魔殿,外面鬼来鬼往,好生热闹。

群鬼闻到人的气味都凑了过来,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都是知道他一来就灭了几个鬼使的。

魏无羡在鬼市晃了好几圈,也没找到能吃的东西,闻着那些腐肉,胃里一阵翻滚。

“虽说我前些年天天与死人接触,但这死人肉,可真的是让人受不了。”

正走着又一个踉跄,接着又一阵头疼,额头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看什么看,还不来扶我一把!”

魏无羡对着一旁凑热闹的小鬼喝了一声,随手捏了个诀。

群鬼虽然听命于花城,但对眼前这黑衣公子也不得不忌惮,几个小鬼推推搡搡谁也不敢上前,魏无羡顿时怒了,扔出一张符,其中一个小鬼瞬时化为一道青烟。

看到这架势,其余几个也顾不得其他了,争先抢后地来扶,生怕晚了一步又惹得眼前这人不快。

魏无羡的出现在鬼市引起了群鬼的恐慌,他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大了,动不动拿鬼出气,花城也是一声不吭。

小鬼们个个胆战心惊,都道:“大伯公虽是天上的神官,但每次来都是和和气气的,怎的这人一来就跟个煞神一样!”

可它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魏无羡一连在乱葬岗住了半月,蓝忘机也没有来寻,他除了下山喝酒就是发脾气打鬼。

偶尔也有心情好的时候,总喜欢拿些东西在厨房鼓捣,做出来的东西鬼都嫌弃,花城虽然很给面子地吃了几口,却是满腹心事。

魏无羡愈发控制不住自己了,也愈发想蓝忘机了……

又过了半个月,蓝忘机还没来,在乱葬岗待的百无聊赖的魏无羡决定偷偷去云深不知处看看。

再次走到云深不知处山门外,魏无羡可谓是百感交集。

“蓝湛在干什么呢?

怕是又在抄书吧!”

魏无羡朝藏书阁方向走去,途径雅室时却听到了蓝忘机的声音。

隔了一个月,再听到蓝忘机的声音时魏无羡有些难过。

不由自主地凑近听了听。

“忘机,从小你就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之一,我在你身上寄托的期望众多,可你偏偏为了魏婴走偏路!”

听到这儿魏无羡挠挠头:“这是趁着我不在诋毁我呢?叔父果真还是讨厌我讨厌得紧。”

正打算走,又听到蓝启仁开口,瞬时让他感觉如晴天霹雳。

“可如今叔父也是被逼无奈,岳阳王氏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当日也允诺他们一个承诺,不论何事,定当兑现。可那王氏独女心仪你多年,我……”

魏无羡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怎么走到山门外的他也不知,只觉得每一步都走的分外沉重。

他万万没想到蓝启仁厌恶他到了这种程度,竟是要让蓝湛与人联姻。

途经彩衣镇时,昔日种种还在眼前,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可这人,却不再是往日那般了。

魏无羡头一回路过彩衣镇没买天子笑。

到乱葬岗后也没理那些跑来献殷勤的小鬼,径自向屋内走去。

躺在床上头痛欲裂,体内那东西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愤怒,愈发躁动起来。

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破碎,屠杀莲花坞、穷奇道截杀、血洗不夜天、师姐中剑、乱葬岗围剿……

一件件、一幕幕地浮现在魏无羡眼前,愤怒与怨恨慢慢被放大,魏无羡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密,拳头也越握越紧。

屋内的东西慢慢震动起来,有几个小鬼在门口探了探,看到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魏无羡也没敢进来。

“魏无羡,愤怒吧?怨恨吧?你对世人终究心存感激,可他们呢?他们从来没有对你有过一丝一毫的感念……”

那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魏无羡的眼睛也蒙上一层红色雾气,叫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怎么?这是要拆了这屋子?”

听到动静的花城揉着眼睛进来,却看到痛苦不堪窝在墙角的魏无羡。

心道不妙,快步上前握住他的手腕,却发现他体内气息紊乱,像是有两道强大的气在体内打架。

“废物,在你的地盘还要我救你!”

花城虽这样说,却还是向魏无羡体内传送灵力,魏无羡慢慢安静下来,眼睛也清明起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魏无羡才长呼一口气,看着眼前又半透明起来的花城,有些抱歉地说了声谢谢。

花城轻哼一声:“你这是怎么回事?怕不是与蓝湛吵架这么简单吧?”

魏无羡笑了笑,脸上还有些苍白:“咳,我哪有与蓝湛吵架,实不相瞒,前些日子我捡着一块铁,瞧着甚好就带了回去,谁知道那东西邪气横生,能控制人的心性,我这身子也不如原来那副,压着压着就压不住了!”

魏无羡随手抹了把额头的汗,又道:“你是不知道,那蓝家破规矩多的我一年都与你说不完,这要是让叔父知道了,不又得骂我邪魔外道?蓝湛那小古板铁定护着我,这要一护,事情不又闹大了?虽然我不喜待在那里,倒也不能让蓝湛为了我叛离家族。本来我还没想到什么好的法子,刚好那日这东西又作祟,蓝湛看到我与你说话,喝了醋跑了,我这才想到可以借着此事在乱葬岗呆一段时间,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法子。”

花城皱了皱眉,看着魏无羡的样子不禁心生怜意:“我最受不得规矩多,如此说来,哥哥那里倒是好很多。”

这是花城到乱葬岗后第一次与魏无羡说起谢怜。

“为了救你这个废物,又浪费我这么多法力,也不知何时才能回去见到哥哥了!”

花城看着自己又变成半透明的身体,踹了魏无羡一脚。

魏无羡疼的呲牙咧嘴:“喂,我说你要不要这么歹毒,我是病人!

花城见他无事,白了魏无羡一眼便出去了。

魏无羡刚打算躺会,便有小鬼来报有个抱着琴的白衣公子上山来了。

听到蓝忘机来了,魏无羡心下一喜,跳下床就往外跑,走到门口才想起在云深不知处听到的那些话,瞬间像晒焉的瓜一般“这下倒好,我没压得住这剑,蓝湛就要娶别家姑娘了。”

低头又看到自己鞋都没穿,心里更是一阵苦涩。

“滚开!”

是蓝忘机的声音,魏无羡又没忍住笑了:“这小古板又会骂人了,想当初还是我给他看了极品春宫才这般骂人!”

正想着又听到几个小鬼哆哆嗦嗦地说:“老……老……老老老祖,那白衣公子怎的比你还厉害?一……一……一路打上来了!”

魏无羡走到床边穿鞋,心想还是得让蓝湛离开,花城还要在这里养伤呢,这般大闹终归不好。

还没起身,一双白靴映入眼帘,魏无羡愣了一会,缓缓抬头。

依旧是一身白衣,丝毫不像是刚打过架的样子,只是那冷冷地脸上像是多了丝慌乱,只是……好像……比一个月前瘦了些。

“蓝湛啊!”魏无羡站起来。

“你来便来,干嘛打打杀杀的?我这地儿可经不起这般折腾!”

蓝忘机听着这有些敷衍又有些疏离的声音,脸色更苍白了,眼睛里隐隐浮起红丝。

上前握住魏无羡的手:“魏婴,跟我回去!”

魏无羡一根一根掰开蓝忘机的手指,“回去?回哪?蓝湛你怕是忘了这乱葬岗才是我的老巢!”

“魏婴,别闹!跟我回去。”

蓝忘机一字一句地说,魏无羡却转过身子:“蓝忘机我告诉你,云深不知处那破地我呆够了,规矩繁多,饮食清淡,上有蓝老头镇压,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天天挑我刺。下有你天天吃醋,这不能碰那不能碰,你当我是你养的一个宠物呢?让我回去?门都没有!”

蓝忘机像是没想到魏无羡会这样,有些微微颤抖。

“魏婴……”魏无羡不敢回头看,他怕看了,又舍不得让他走了。

“好了,你别说了,赶紧滚!”

魏无羡甩甩袖子,满是不耐烦地说。

“当年觉得你这么无趣的人逗着好玩,如今我是真的觉得你这人无趣!”

见蓝忘机还站在那里,魏无羡接着说,每个字都像一把刀子,刻在蓝忘机的心上,也刻在魏无羡的心上。

魏无羡又一阵头疼,他知道,又是那东西作祟了,心想一定不能让蓝湛看到他这般模样,他怕……

“吵什么吵!”

在群鬼叽叽喳喳的声音里花城来了。

“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花城的出现让众鬼瞬时禁了声!

蓝忘机大约是没被人这么吼过,瞬时脸红,却也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冷冷地看着花城。

花城不屑地轻哼一声:“真是什么东西都往来闯,滚!”

“魏婴,跟我回去!”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短短一句话说的有些颤抖,魏无羡好像真没见过蓝忘机这般失态的样子。

头一阵一阵地疼,魏无羡转过身,生怕蓝忘机看出什么不妥,拉着花城往里走去。

蓝忘机周身冷的吓人,众鬼虽想看热闹,却也不想丢了小命,额,虽然它们已经死了,但这里的三个人,不管是红衣服的还是黑衣服的或者是刚来的这位白衣服的,都不是它们能惹得起的,众鬼感觉不妙一哄而散。

魏无羡躲在洞里看洞外的蓝忘机,他一个人站在那里,眼里满是隐忍,甚至,隔了一段距离,魏无羡都能看到他在颤抖。

这一刻魏无羡很想冲出去,不管不顾地跟他走,反正蓝启仁已经那么讨厌他了,他也不怕再多一点,可是脚却迟迟没踏出去,毕竟死过一回,没有了当初的年少轻狂。

蓝忘机站了一夜,魏无羡看了一夜,花城瞪着魏无羡瞪了一夜……

“何必这样?跟他回去不就得了?”

花城终于看不下去了,跺着脚恶狠狠地说,银铃也轻轻作响。

腰间弯刀上的眼睛也轱辘轱辘转,像是要看热闹一样。

魏无羡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洞外的那抹白色身影。

“喂,你们这样闹来闹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我还要去见哥哥呢!”

花城的身体已经不再透明了,冷峻的脸上带着几分少年人稚气,又带着几分邪气,直直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又一阵头疼,这次好像比以往每一次都要严重,又怕蓝忘机听见,死死咬着牙,黑色的身影有些颤抖。

一回头,洞里又多出一个人来,额……暂且当他是人。

这人也是一身白衣,却没有蓝忘机那般仙气,眉眼带笑,有一两分少年稚气,有几分温润,又觉得隐隐约约带着点儿邪气,却不像花城那般邪气横生,因而教人分不清他是敌是友。

那少年好像也没想到眼前是这般场景,挠了挠头,轻咳两声,朝魏无羡走来。

魏无羡警惕地看着来人,从腰间摸出陈情,谁知那少年笑嘻嘻地说:“二弟妹莫慌,我……就是来拿个东西。”

听到这声“二弟妹”魏无羡差点晕过去,不是被疼晕,是被气晕。

试问哪个大老爷们能接受得了一个女性称呼?

花城纵使活了将近千年,却也没忍得住笑了出来。

魏无羡瞪了一眼花城,花城也当做没看到。

那少年见眼前这两位不理自己,觉了撅嘴,心里大为不快,若是师尊这样对他他尚且能哭两下,可现在却是哭都不能哭。

魏无羡还没接受被冠上二弟妹的事实,又看到眼前这位“罪魁祸首”一脸无辜还带点委屈的样子,瞬间感觉头更疼了。

“你你你……是个什么人?”

看着魏无羡一脸惊恐的样子,那少年径自笑了起来。

“冰河,别闹!”

又莫名出现一个人,魏无羡一时接受不了,来人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是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像是“装”的又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听到动静也赶了进来,五人你瞪我,我瞪你。

“蓝湛你别误会,那俩人我是真的不认识,不管是我做鬼的时候还是做人的时候。”

魏无羡指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人,管他是敌是友,先撇清关系再说,魏无羡有些头疼的地摸摸腰,又看了看蓝忘机。

“二弟莫慌,我与冰河只是来取个东西,取个东西。”

一看阵势不对,沈清秋忙出来解释,又不忘瞧了蓝忘机几眼,心想:“原来墨香大大笔下姣姣如明月的蓝二公子是这样的。”

还没看够,就感觉有两道目光像刀子般杀了过来。

“看什么看,他是我的!”

魏无羡恶狠狠地等着沈清秋,蓝忘机听到魏无羡这般说,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魏无羡又想到这人喊蓝湛二弟,那少年喊自己二弟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花城的脸色更是难看,左边魏无羡和蓝忘机眉来眼去,右边洛冰河与沈清秋“师徒情深”,合着面前四人是一块来虐自己的。

沈清秋看着脸快黑成炭的红衣公子:“想来阁下是血雨探花吧!”

听到这话,花城很是意外,沈清秋却一脸得意:“小样,我连向天打飞机写的那种毫无智商还要我填坑的种马文都看,墨香大大的文我怎能没看过?”

当然他也是心里这样想想,面上还是得保持风度(一贯装13)的。

三人对着新来就强行认亲的两人一脸警惕,那两人也不慌,洛冰河一脸人畜无害地说:“二……”

弟妹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魏无羡给瞪回去了,大有你敢说我就敢打的样子,洛冰河只好略过这个称呼:“你是不是捡到一块铁?黑乎乎的样子,但是可以控制你的心性?”

听到这话蓝忘机秒回头看着魏无羡,魏无羡有些尴尬:“啊,是有这么回事!”

蓝忘机脸更冷了,有这种事情魏无羡竟然没同自己说过。

魏无羡拿袖子遮了遮脸,企图挡一挡蓝忘机的刀子眼。

谁知道蓝忘机竟然很不雅正地掐了一把魏无羡的腰,魏无羡老脸一红,也不说话了。

沈清秋又说:“那剑是魔界之物,善于控制人的心性,额,好像也不对,你捡到的是它的一个碎片,反正我同冰河来是要把它带回去。”

魏无羡还没从“魔界”这个词里回过神来,又听出了对面这人话里鄙视的意味,感情这是来了个鬼王,又来个魔界混小子?

只是这魔界混小子怎的看着还没花城有气势?

倒跟个哭包一般?

不对,又来两个,怎么着,这乱葬岗从此就成别人的地盘了?

“蓝湛,我跟你回去。”

想到这儿,魏无羡转身扯蓝忘机的袖子,满脸都是你不带我我也回去的样子。

蓝忘机好像也没反应过来眼前几人是什么来头,只听到魏无羡说要跟他回去,满心欢喜。

又想到两人一月未见,本来有好多话想要说,可这洞里还有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心里又有些不快。

蓝忘机还沉浸魏无羡给的欢喜之中,一直扯着他袖子的那手却赌气似的甩开了。

魏无羡猛然想到他去云深不知处听到的叔父让蓝忘机娶那王家姑娘的事。

“蓝二公子都要同别家姑娘成亲了,我还回去作甚?”

听了这话蓝忘机一头雾水:“魏婴,你这是何意?”

魏无羡一听更委屈了:“怎么的,蓝湛你这是要娶两房?咳,好像你也没娶我,反正就这么个意思!哼!”

蓝忘机此刻有些茫然,别说压根没这回事,就算是有,不管谁说他都不会答应的,只是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想到方才沈清秋说他们是来寻那剑的,求助似的看看洛冰河与沈清秋。

沈清秋看了看洛冰河,洛冰河一副不打算管的样子,沈清秋只得自己出来打圆场:“二弟……”

魏无羡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给自己冠一个女性的称呼,没等他喊出来就一记刀子眼杀过去。

沈清秋略微有些尴尬,轻咳一声正色道:“魏公子有所不知,方才我同你所说那剑名为心魔剑,我与冰河本已将它摧毁,怎奈这剑太邪。方才我说它能控制你的心性,其实除了能控制你的心性之外,还会造出一些你心里最怕的场景。所以你看到的……”

一听这话魏无羡觉得自己怕是又要离家出走了。

其实这酷吃的也不是没道理,虽然蓝忘机对他百依百顺,有求必应,但魏无羡心里终归没个底。

加上他从小流落在外,虽在江家被当做亲儿子养着,但后来莲花坞没了,还和江澄闹了那么一出,他又没了家。

眼下跟着蓝忘机回了云深不知处,叔父始终不喜,魏无羡也多少有些担心。

毕竟如今对于很多事情,也看的没当年那么开了。

他不知道再失去一次之后自己会怎么样,魏无羡有些尴尬,尴尬之余又有些紧张。

蓝忘机却难得话多地问了句:“此话当真?”

语气冷冷的,却有有几分期待与欣喜,仔细一听,还有几分醋意。

沈清秋看了眼一旁臭着脸的花城,心下了然。

沈清秋瞬间觉得这姑苏醋王的名号果然不是乱叫的。

“自然当真,误会一场、误会一场!二弟二弟妹切勿伤了感情。”

如此一来反倒是魏无羡有些站不住了,原来是自己没头没脑就吃了飞醋。

连沈清秋喊他二弟妹也没注意到,心里隐隐在想自己的腰受不受得了……

又看到站在一旁的蓝忘机,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丰富,一会儿原地打转,一会儿偷偷看蓝忘机,嘴里还一直小声嘟囔。

可他思来想去也没想到要用什么语气跟蓝忘机说话,蓝忘机却径自走了出去。

这下魏无羡更担心了,毕竟才刚刚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这就不是小事了,这蓝湛要是真生气了,他又该如何是好?

终于,魏无羡在三人的注目礼下追了出去……

一身白衣的蓝忘机在月光下更让人移不开眼,魏无羡看到这一幕心下一动,默默上前抱住蓝忘机,下巴抵在他肩上,软软的说了一句:“蓝湛,我错了,我们回家吧!”

蓝忘机却冷冷地转过来:“魏婴,我有事同你说。”

看着蓝忘机认真的模样,魏无羡有些紧张,心想:“莫不是蓝湛还在生气?这可如何是好?”

魏无羡试探性地亲了亲蓝忘机,见他并没有推开,心里像吃了个定心丸,胆子也大了起来。

唇齿相交,魏无羡的手不安分的在蓝忘机腰间摸来摸去,最后带点报复性地掐了一把,蓝忘机顿了顿,咬了魏无羡一下,魏无羡笑出声来,蓝忘机红了耳根。

魏无羡的手一边不安分地游走,一边笑嘻嘻地看着蓝忘机:“二哥哥,你方才要与我说什么?”

蓝忘机正了正色,刚打算开口,魏无羡又亲了上去,如此反复几次,蓝忘机的脸红了个透。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相拥,却刺伤了某个人的眼。

这还得从魏无羡追出去开始说,花城本想着要给他们二人留点空间,谁想到呆在洞里却被不停喂狗粮,花城气不过和那魔界混小子打了一架,谁想到打架还要被喂狗粮,嘴里喊着师尊,却眉来眼去摸来摸去。

花城实在气不过就想着出去看看魏无羡和蓝忘机谈的怎么样了,要是不行还能劝劝架,就看到了两人魏无羡与蓝忘机腻歪的一幕,花城气的直跺脚。

“魏无羡,你个废物!”

花城走上前去,魏无羡笑意更深:“花城啊,这小别胜新婚,你也该习惯了。”

回头看到蓝忘机又“雅正”地站在那里,一月未见,魏无羡觉得蓝忘机好像又好看了,魏无羡挪着小碎步挪到蓝忘机身边:“蓝湛,不若我们早些回去?”

蓝忘机轻轻应了一声,魏无羡瞬时喜笑颜开,心里默默感谢起那块被他捡到的铁来。

两人也不管花城怎么想,御剑走了。

沈清秋和洛冰河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像个傻孩子一样对着两只银蝶说话的花城……

两人赶到云深不知处时已过了宵禁时间,魏无羡气喘吁吁地看着蓝忘机,蓝忘机眼里竟有些懊恼,像是在气没在宵禁前赶回来似的。

魏无羡伸出手指勾了勾蓝忘机的小拇指:“蓝湛,你是不是没翻过你家墙?”

魏无羡眼里放着精光,蓝忘机怔了怔,长呼一口气,喉结动了动,半天才说:“不妥。”

魏无羡叹了口气:“果真还是个小古板,走啦!”

魏无羡扯着蓝忘机的袖子往山下走。

“去哪?”

蓝忘机边走边问。

“下山生火,给你烤鱼吃!”

魏无羡看上去很高兴,蓝忘机也不由得弯了嘴角。

可这捉鱼的道路好像有些不太顺,摸了半天才摸上来三条小鱼。

魏无羡轻车熟路地处理好鱼,这时蓝忘机也找来了好些树枝,有些还湿湿的,废了好大劲儿才把火生起来,魏无羡的脸被熏的黑黑的,蓝忘机伸手去擦,却越抹越黑,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魏无羡一边吃鱼一边与蓝忘机说自己小时候,蓝忘机时不时地应一句,眼里尽是宠溺。

“蓝湛,不是我说,你们家的规矩是真的无趣,吃东西要大口吃才香嘛!像你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是吃不到精髓的。只是可惜了,今晚没天子笑!”

正说着,魏无羡啊啊地叫起来,蓝忘机连忙放下手里的鱼,魏无羡一脸痛苦状地指指蓝忘机,又指指自己,让他凑近看一看。

谁知蓝忘机刚要凑近看的时候嘴上一凉,魏无羡的舌头已经探了进去。

蓝忘机的脸上也被蹭的黑乎乎的。

魏无羡还不忘扭扭腰,蓝忘机满眼疑问地看着魏无羡,魏无羡又扭扭腰,目光落到了蓝忘机手上。

蓝忘机这才恍然大悟似的把手放了上去,魏无羡咬了蓝忘机一下,又恶狠狠地瞪了蓝忘机一眼。

蓝忘机一只手放在腰间,一只手从魏无羡后背探了下去,指尖凉凉的,可不知怎的,魏无羡却感觉全身酥酥麻麻的,叫了声二哥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蓝忘机应了一声,声音比平日多了分迷离。

魏无羡那只本来在蓝忘机胸前画圈圈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条抹额,蓝忘机的长发垂了下来,衣领微微有些乱,倒是比平日里多了几分慵懒。

之后省略无数字,大家自行脑补………


猫猫碎碎念:本文在微信公众号 小懒猫儿的窝 已更完,有兴趣的可以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