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最后你选了江山还是美人?

在古代,“江山”与“美人”更多的被放在对立面。有人说,小情小爱过于儿女情长,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应心怀天下,哪能因小小牵挂断了前程;也有人说,江山易得不易守,不如找个红颜知己,老婆孩子热炕头,舒舒服服过日子。

正因为选择如此艰难,才有人生最快活莫过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么一说。

很多事情不能两全,就像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你妈和你老婆同时落水,并且都不会游泳,你先救谁?它的先决条件让你无法含混而过,必须做出取舍。前几天与齐公子吃饭,我们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忽然他点燃了一支烟,跟我说,他决定回家乡了。

烟雾缭绕,我看不太清他说这句话的神情。

但不可否认,那个瞬间,我有一点惊诧与错愕,仿佛时间一下子回到了他劝解我的那个夜晚。

我依稀记得毕业那会儿,我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可以做什么,内心满是迷茫。他开解我说:“没事,刚出来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很正常,慢慢试呗;你看哥哥我不也摸爬滚打了好几年嘛。

同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路漫漫其修远兮...”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一副前辈传授经验的样子,有点滑稽,我扑哧一声笑了。齐公子比我早出社会几年,所以我工作以来的日子,他一直扮演着指导者的角色。曾经,他满怀热情地对我说,我得混出个人样啊,否则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当时我还打趣他“你说这句话问过江东父老的意见了吗?你确定他们想见你?”而每一次他都会回我一句,你再说一遍。我立马认怂不说了。

那个时候的他意气风发,好像把全世界都握在手里。


讲这一段故事的原因是,我从来没有想过齐公子有一天会离开这座城市。每一次见面,他的脸上分明洋溢着骄傲与满足,那种神情是装不出来的。

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份工作带给他的一切。所以,我根本无法将印象里的人与眼前的人划上等号,我问他,怎么突然要回家乡了?他说,女朋友在那儿,长时间的异地也不是办法。我问,她怎么不过来?齐公子说,她不愿意。

轻描淡写两句话,我却在仅有的只言片语间捕捉到了一丝遗憾。

为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我又迅速开启平常的相处模式,道“同志,看来你是铁了心不要江山要美人了,在下佩服佩服”说着做了一个佩服的手势。齐公子估计是没料到我这神反转,咧嘴笑了一下。

随后我们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如果继续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那促成事业的进阶,可以说是迟早的事。但我不会武断地评判齐公子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因为每一种选择背后都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我想,他大约深深地爱着那位姑娘,才会在中途退场,放弃三十年功名尘与土,去追逐八十里路云和月。

这何尝不需要勇气。


面对同一个问题,吴公子做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他与女友交往了三四年,女友要回家乡,进入体制内,谋求稳定;而他坚持在这个城市,誓要谋得一席之地。由于人生规划的不同,这段感情最后无疾而终。

每每提起,他总会忍不住叹息,又什么也不说。他很清楚,要了江山,便不能再觊觎美人。这背后的决绝与无奈或许只有自己一个人咀嚼。

当事业与爱人产生碰撞的时候,就必须要选择一部分。讽刺的是,无论你选择哪部分,被割舍的那一块都会成为你心里永远的遗憾,你逃也逃不掉。

初中课本上有一首诗,我记忆犹新,它是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创作的《未选择的路》。读书的时候不太懂其中的深意,如今才慢慢理解了。诗里说,黄色的林子里有两条路,很遗憾我无法同时选择两者,身在旅途的我久久站立....

最后诗人选择了一条人迹更少的路,他不懊悔选择了这一条路,但却分明在惋惜没有选择另一条路。


人生际遇,千变万化,难免碰到两难之境。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做出舍一就一的选择,不论这个选择是对,是错。或许是人性使然,我们一旦择定,就会对那个未选择的部分怀着深深的眷恋,会想,如果做了另一个选择,结果会怎样。

但不管怎样,当一种选择成为现实,人们必然会放弃另外一种选择,而且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不能返回选择的起点。

这就是人生无法解决的悲剧。

所以,无论你最后选了江山还是美人,你未选择的那部分还是会继续存在着,佳人可能另觅良人,事业也许翻云易主。当你若干年后回忆起来的时候,心底仍然会闪过一丝淡淡的哀愁,那是对曾经必须割舍的那部分的感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六月份天津的天气飘忽不定,昨天气温逼近40度,把你烤的外焦内更焦,今天就可以来场妖风,分分钟把你吹成狗,并帮你DI...
    左左左小茜阅读 391评论 1 3
  • 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有的人喜欢钱,有的人喜欢权,而我的幸福很简单或许也很复杂,介于小时候的生活所迫,我很在意别...
    枫儿宝贝阅读 79评论 0 0
  • 今天是国庆第三天了,对于大一的同学来说时间或许还很长,毕竟大学才刚刚开始。而对于大四的同学来说时间却很紧张,尤其对...
    不要太懒阅读 64评论 0 1
  • 掀开窗,一道蜿蜒而来的光,沿着柔和点点的地板,穿越屋檐思念成线,铺洒莹莹于夜蔓延。梦魂挂牵床前故土,踱步相随天涯一...
    青春被忘路阅读 118评论 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