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弱点》day02 第一篇 待人的基本技巧 (上)

《人性的弱点》day02 第一篇 待人的基本技巧 (上)

第一章如欲采蜜,勿蹴蜂房
在一九三一年的五月七日,纽约市民看到一桩从未见到过,骇人听闻的围捕格斗!凶手是个烟酒不沾,有「双枪」之称,叫「克劳雷」的罪犯。他被包围,陷落在西末街——他情人的公寓里。
一百五十名警方治安人员,把克劳雷包围在他公寓顶层的藏身处。他们在屋顶凿了个洞,试图用催泪毒气把凶手克劳雷熏出来。警方人员已把机枪安置在附近四周的建筑物上,经过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问,这个纽约市里原来清静的住宅区,就一阵阵的响着惊心刺耳的机枪、手枪声。克劳雷藏在一张堆满杂物的椅子后面,手上的短枪,接连的向警方人员射击。上万的人,怀着激动而兴奋的心情,观看这幕警匪格斗的场面。久住纽约的人都知道,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变故。
当克劳雷被捕后,警察总监「马罗南」指出:这暴徒是纽约洽安史上,最危险的一个罪犯。这位警察总监又说:「克劳雷他杀人,就像切葱一样.…:他会判处死刑!」
可是,「双枪」克劳雷认为自己又是何等的一个人呢?当警方人员围击他藏身的公寓时,克劳雷写了一封公开的信,写的时候因伤口流血,使那张纸上留下了他的血迹!克劳雷的信这样写着:「在我衣服里面,是一颗疲惫的心--那是仁慈的,一颗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心。」
在这件事不久之前,克劳雷驾着汽车在长岛一条公路上,跟一个女伴调情。那时突然走来一个警察,来到他停着的汽车旁边,说:「让我看你的驾驶执照。」
克劳雷不说一句话,拔出他的手枪,就朝那警察连开数枪,那警察终于倒地而死。接着克劳雷从汽车里跳了出来,捡起那警察手枪时,又朝地上这具尸体放了一枪。这是克劳雷所说:「在我衣服里面,是一颗疲惫的心-- 是仁慈的,一颗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心。」
克劳雷被判死刑坐电椅,当他走进受刑室时,你想他会说:「这是我杀人作恶的下场?」不,他说的是:「我是因为要保卫我白自己,才这样做的。」
这段故事所指的含意,是「双枪」克劳雷对自己没有一丝的责备。
那是罪犯中一种常见的态度?如果你是这样想,再听听下面这些话:
「我将一生中最好的岁月给了人们,使他们获得幸福愉快,过着舒服的日子,而我所得到的只是侮辱,一个遭人搜捕的人。」
那是「卡邦」所说的话,他是美国的第一号公敌,横行在芝加哥一带,一个最凶恶的匪首。可是,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益于群众的人——一个没有受到赞许,而且是个被人误会的人。
「休士」在纽华给枪弹击倒前,也有这样表示。他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位有益于群众的人。其实,他在纽约是个令人发指的罪犯。
我曾经和「星星监狱」负责人「华赖.劳斯」,有过一次有趣的通信。他说:「在「星星监狱」 中,很少有罪犯承认自己是坏人,他们的人性就跟你、我一样,他们有这样的见解、解释。他们会这样告诉你,为什么要撬开保险箱,或是接连的放枪伤害人,甚至为他们自己辩护反社会现实的行为,因此坚持不应该把他们囚禁起来。」
如果卡邦,「双枪」克劳雷、休士,和在监狱中的暴徒,完全不自责,归咎在自己身上……那你我所接触的人又如何呢?
已故的华纳梅格,有一次这样承认说:「三十年前我就明白,责备人是愚蠢的事,我即使不抱怨上帝没有将智能均匀的分配,可是我对克制自己的缺陷已感到非常吃力了。」
华纳梅格很早就学到这一课,可是我自己在这古老的世界上,盲目地行走了三十多年,然后才豁然会悟……一百次中有九十九次,没有人会为了任何一桩事情来批评他自己,无论错误到如何的程度。
批评是没有用的,因它使人增加一层防御,而且竭力的替自己辩护。批评也是危险的,它会伤害了一个人的自尊,和自重的感觉,并激起他的反抗。
德国军队里的士兵们,在发生某一件事后,不准许立即申诉、批评。他需要怀着满肚的怨气睡去,直到他这股怨气消失。如果他就即申诉,会受到处罪。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似乎也有这样一个规律的必要——就像嘀咕埋怨的父母,喋喋不休的妻子,斥责怒骂的老板……和那些吹毛求疵,令人讨厌的人。
从上千页的历史中,你可以找出很多很多,对 「批评」毫无效果的例子。罗斯福和塔夫特总统那著名的争论:.…这争论分裂了共和党,而使威尔逊进了白宫,使他在世界大战中,
留下了勇敢、光荣的史迹,而且还改变了历史的趋势。
让我们快速的追叙出当时的情形:
一九O八年,罗斯福离开白宫的时候,他使塔夫特做了总统,然后自己去非洲狩猎狮子。当他回来的时候,情形就发生了,他指塔夫特守旧,想要自己连任第三任总统,并且组织了「勃尔摩斯党」。这几乎毁灭了共和党。就在那次选举的时候,塔夫特和共和党,祇获得两州的赞助——那是「夫蒙」和「雨脱」,这是共和党一次最大的失败。
罗斯福责备了塔夫特,可是塔夫特有没有责备了他自己?当然没有。塔夫特两眼含着泪水,说:「我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和我所已做的不同。」
究竟是谁做错了?这情形我不知道,也不需要去关心。不过我所要指出的一点,那是罗斯福所有的批评,并没有使塔夫特自己觉得不对。那祇使塔夫特尽力替自己辩护,眼中含着泪水,反复的说:「我不知道怎么样做,才能和我所已做的不同。」
铁泡脱,顿姆的煤油舞弊案,这件事还记得吗?它使舆论忿怒了好几年,震荡了整个国家! 在任何人的记忆里,美国公务生活中,从没有发生过这类的情形。
这里是这椿舞弊案的事实经过:哈尔信脱.福尔,是哈丁总统任上的内政部长,当时委派他主事政府在「爱尔克」山,和铁泡脱油田保留地出租的事。那块油田,是政府预备未来海军用油的保留地。
福尔是不是公开投标?不,不是那回事,福尔把这份丰厚的合约,干脆给了他的朋友「图海尼」。图海尼又如何呢?他把自己愿意称为「债款」的美金十万元,给了这位福尔部长
福尔接着用他高压的手段,命令美国海军进驻那地区,把那些竞争者赶走,因为他们的邻近油井,吮吸爱尔克山的财富。保留地上那些竞争者,在枪杆、刀光下给赶走了,可是他们不甘心,跑进法庭,揭发了铁泡脱美金一亿元的舞弊案。这件事发生后,影响之恶劣,几乎毁灭了哈丁总统整个的行政,全国群起哗然,一致痛恨;共和党也几乎垮台,而福尔也被判下狱。
福尔被斥责的焦头烂额——在公务生活中,很少有人被这样的谴责过!他后悔了?不,根本没有!
那是几年后,胡佛在一次公共演讲中暗示,哈丁总统的死,是由于神经的刺激,和心里的忧虑,因为有一个朋友曾经出卖了他。当时福尔的妻子也在座,听到这话后立刻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她失声大哭,紧紧握着拳头,大声说:「什么……哈丁是给福尔所出卖的?不,我丈夫从未辜负过任何人。即使这间屋子一景堆满了黄金,也不会诱惑我丈夫做坏事。他是被别人所负,而才走向刑场,被钉十字架的。」
这情形你可以明白,人类自然的天性,是做错事只会责备别人,而绝不会责备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的。所以你我当明天要批评别人的时候,就想想卡邦、克劳雷,和福尔这些人。
批评就像饲养的鸽子,牠们永远会飞回家的。我们需要暸解,我们要矫正或谴责的人,他也会为自己辩护,而反过来谴责我们的。就像温和的塔夫特,他要这样说:「我不知怎么
样做,才能和我所已做的不同。」
一八六五年四月十五日,星期六的早晨,林肯躺在一家简陋的公寓的卧室中。这家公寓就在他遭到狙击的福特戏院对面。林肯瘦长的身体,躺在一张短短而往下沉的床上,靠床的沿壁,挂着一幅朋汉「马群展览会」的复制画,一盏煤气灯散发出幽黯、淡淡的光亮。
林肯躺着就将去世的时候,陆军部长斯坦顿说:「躺在那里的,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元首。」
林肯待人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我曾费了十年左右的时间,研究林肯的一生,同时我整整费了三年的时间,撰着了一部有关他的书,我替这部书题名叫「人们对林肯尚未清楚的一面」。
我相信我详尽的研究有关于林肯的人格,和他的家庭生活,已到任何人所能做到的极限。我又找出有关于林肯待人的方法,作特殊的研究。林肯是否有放任批评过人?是的,当他年轻时候,在印第安纳州的鸽溪谷;他不但批评,且还写信作诗去讥笑人,他把写好的束西,扔到一定会给人捡到的街路上,其中有一封信,引起人对他终身的恶感。
林肯在伊利诺斯州的春田镇,挂牌做了律师后,他还在报纸上发表他的文稿,公开攻击敌对他的人,但是像这样的事他只做了一次。
一八四二年秋季,林肯讥笑一个自大好斗的爱尔兰政客,这人叫「西尔滋」。林肯在春田的报上,刊登出一封匿名的信讽刺他,使全镇的人轰然大笑。西尔滋平时敏感而自豪,这件事激起他心头盛怒。当他查出是谁写这封倍时,跳上马,立即去找林肯,要和他作一次决斗。
林肯平时不愿意打架,反对决斗,可是为了顾到自己面子而不能避免下来。他的对手西尔滋让他自己选用武器。林肯两条手臂特别长,就选用了马队用的大刀,他同一位西点军官学校毕业生学习刀战。到了指定的日期,他和西尔滋在密士失必河的河滩上,准备一战生死,就在最后一分钟,他们两方面的助斗者,才阻止了这项决斗。
那次对林肯来讲,是桩最惊人、可怖的事。可是这件事在林肯待人的艺术上,却给了他一个极宝贵的教训。他、永远不再写凌辱人的信,、永远不再讥笑人家。从那时候开始,他几乎从不为任何事而批评任何人。
美国内战的时候,林肯屡次委派新将领,统率「波托麦克」军队,可是一个一个都遭到沉痛的惨败……使林肯怀着失望而沉重的心情,单独一个人在屋子里踱步。全国几乎有半数的人,哗然指责这些不能胜任的将领,可是林肯保持着他平和的态度。他最喜欢的一句格言,那是——「不要评议人,免得为人所评议」。
当林肯的妻子和有些人,刻薄的谈论南方人时,林肯总是这样回答:「不要批评他们,我们在相同的情形下,也会像他们一样。」
可是,如果有人有机会批评的话,那就是林肯了,我们看下面这个例证:
七月四日的晚上,南方「李」将军开始向南边撤退。当时全国雨水泛滥成灾,那时「李」带领败军到达波托麦克时,看到前面河水暴涨,使他们无法过去,而胜利的联军就在后面。「李」和他的军队,进退维谷,处于围困中。
林肯知道这正是个极好的机会,把「李」的军队俘虏,立即可以结束这场战争。林肯满怀着希望,他命令弥特,不必召开军事会议,而立即袭进「李」军。林肯先用电报发出命令,然后派出特使要弥特就即采取行动。
可是这位弥特将军,又如何处理呢?弥特所采取的行动,却跟林肯的命令相反。他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违反了林肯的命令,还迟疑不决的延宕下去。弥特用了各种借口覆电,实际上是拒绝进袭「李」军。最后河水降退,「李」和他的军队就这样逃过了波托麦克。
「弥特这样做是什么用意?」林肯知道这件事后,震怒至极。林肯向他儿子劳白脱大声说:「 老天爷,这是什么意思……?「李」 军已在我们掌握中了,祗要一伸手,他们就是我们的了……在那种情形下,任可将领都能带兵把「李」 打败,如果我自己去己经把他捉住了。」
在沉痛失望之下,林肯写了封信给弥特!林肯在他一生的这段时间中,他是极端的保守,用字非常拘谨的,所以在一八六三年里头,这封信出自林肯手笔,该是最严厉的斥责了。林肯这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亲爱的将军:
我不相信你能领会出,由于「李」的脱走,所引起的不幸事件,和重大的关系。他已是在我们轻易的掌握中,如果将他捕获,再加上最近我们其它地方的胜利,立即可以结束这场战争。
可是照现在的情形来推断,战事将会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上星期一你不能顺利的袭击「李」军,你又如何能再向他袭击……我不期望你现在会有多大的成功,因为你已让黄金般代
价的机会消失掉了,这使我感到无限沉痛。
据你的猜想,当弥特看到这封信后,他将会如何呢?
可是弥特从没有看到那封信,原因是林肯并没有把这封信寄出去。这封信是在林肯去世后,从他文件中发现的。
我有这样的想法——这只是我的猜想。林肯写了这封信后,望着窗外喃喃自语:
「慢着,或许我不能这样匆忙,我坐在这宁静的白宫里,命令弥特进攻,那是一桩很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如果我到了吉地司伯,我也看到弥特上星期所看到的那么多血,我的耳朵也听到死伤者的呼叫、呻吟,也许我也不会急于要向「李」军进攻……如果我也有跟弥特一样懦弱的个性,或许我所做的,会跟他做的完全一样。
现在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了,如果我发出这封信,固然解除了我心一果的不愉快,可是弥特也会替他自己辩护。在那种情形下,他会谴责我,引起他对我的恶感,而且会损伤他以后做司令官的效果,甚至还会逼他辞去军队的职司。」
有我想象中那回事后,林肯没有把信发出,就放在一边了。因为林肯从苦痛的经验中知道,尖锐的批评、斥责,、永远不会有效果的。
罗斯福总统曾经有这样说过,当他职任总统,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他会把座椅往后面一靠,仰起头,朝着写字台壁上,那幅很大的林肯画像看去。他这样问自己:「如果林肯处在我眼前这种困难下,他将会如何?他将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以后我们如果想要批评人家时,让我们从口袋拿出一张五元的钞票来,看看钞票上林肯的像,这样的问自己:「如果林肯遭遇到这类的事,他将会如何的去处置呢?」
你所认识的人,你愿意他改变、调整,或是进步吗?是的,那是最好不过的。可是为什么不从你自己先开始呢?从自私的立场来说,从自己开始要比改进别人,获益得多。
「当一个人的争论、激辩起于自己时,」鲍宁这样说:「他在若干方面已不是寻常的了。」
在我年轻的时候,就很想让人家知道我,我曾写过一封信,给美国文坛上一位极负声誉的作家,他叫「台维斯」,那时我准备给一家杂志社,写些有关文坛作家的文章,所以我请台维斯告诉我,有关他写作的方法。
数星期后,我有接到一封信,信上附注着这一句:「信系口述,未经重读」。看到这两句话后,很引起我的注意,相信写这信的人,一定是位事务繁忙的大人物,而我却一点也不忙。可是我急于引起这位大作家台维斯的注意,我在写了一封简短的回信后,后面也加上这样几句:「信系口述,未经重读。」
台维斯不屑再给我回信,祇是把我那封信退了回来,可是下面潦草的写着几个字:「你态度之不恭无以复加。」
是的,我做错了,或许我应该得到这样的斥责。可是,人性使然,这使我深深的痛恨,对他怀着极度的愤恨。甚至十年后.我知道台维斯去世的消息时,我心里还深深恨他。而我却羞于承认,就是他给了我的伤痕。
如果你明天要激起一股愤恨,使人痛恨你十年,一直到死,我们可以放任一些对人具有
刺激性的批评。
当我们要应付一个人的时候,应该记住,我们不是应付理论的动物,而是在应付感情的动物。
而且批评是一种危险的导火线——一种能使自尊的火药库爆炸的导火线,这种爆炸,有时会置人于死池。就有这样的例子:胡特将军受到人们的批评,又不被允许带兵去法国,对他自尊的打击,几乎缩短了他的寿命。
苛刻的批评,曾使敏锐的哈代……他是一位英国文坛上最好的小说家……使他、永远放弃执笔写小说的勇气。
佛籣克林在年轻的时候,并不伶俐,可是后来成为极有手腕,和处世待人极有技巧的人,甚至担任过美国驻法的大使。他成功的秘诀,是:「我不说任何人的不好!」他又这样说:「而说我所知道的每一个人的好处!」
任何一个愚蠢的人,都会批评人,斥责人,和抱怨人同时,也是绝大部份愚蠢的人才这样做的。
但若要宽恕,和了解,那就需在于人格、克己上下功夫了。
卡莱尔曾经这样说过:「要显示一个伟大人物的伟大之处,那就要看他如何对待一个卑微的人。」
正如强森博士所说的:「上帝在末日之前,还不打算审判人!」
你我又为什么要批评人呢?
不要批评,责怪或抱怨。

第二章 与人相处的大秘窍

天底下只有一个方法,可使任何一个人去做任何一件事,你有没有静心下来,想过这件事呢?是的,只有这样一个方法,那是使人愿意去做那一件事。
记住,再也没有其它方法——。
当然,你可以用一枝左轮手枪,对着一个人的胸脯,那人会乖乖的把手表给你。你可以用恫吓解雇的方法——在你尚未转身过来前——叫一个雇用的人跟你合作。你也可以用鞭笞,或是恫吓,让一个孩子做你所需要他做的事。可是这些粗笨的方法,都有极端不利的反应
我能叫你去做任何事情的唯一方法,那就是把你所需要的给你。
你要些什么?
维也纳一位二十世纪最享盛誉的心理学家——「佛洛伊德」博士,他曾这样 说:凡你我所做的事,都起源于两种动机,那是性的冲动,和能成为伟人的欲望。
美国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杜威教授,对这上面所用的字句,稍有不同的见解。杜威博士说:人类天性中最深切的冲动,那是「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 .记着「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这句话,是很重要的,你从这本书中将看到很多关于这句话的话。
你要些什么?并不是很多的束西,可是真正所需要的几种东西,你不容拒绝的坚持着要追求。差不多每个正常的成人都想要——
一、健康,和生命的保护。
二、食物。
三、睡眠。
四、金钱,和金钱所能买到的。
五、生命的后顾。
六、性生活的满足。
七、子女们的健全。
八、自 重感。
差不多所有这些欲望都能满足,可是其中有一种欲望,同食物、睡眠一样,既深切,又难得满足,那就是佛洛伊德所说的,「成为伟人的欲望」。也就是杜威所说,「成为重要人物的欲望」。
林肯有次写信开头就说:「每个人都喜欢受人恭维。」威利,贾姆士也有这样说过:「人类天性至深的本质,就是渴求为人所重视。」他并不是说「希望」,或「欲望」,或是「渴望」,而是说了「渴求」为人所重视。
这是一种痛苦的,而且急待解决的人类「饥饿」,如果能诚挚的满足这种内心饥饿的人,就可以将人们掌握在他手掌之中。
寻求自重感的欲望,是人类和动物间,一项重要的差别。就有这样一个例子。那时我是米苏里的一个农家儿童,我父亲饲养一种品种优良的猪,和一种白脸牛。那时我们常在牲口展览会中,陈列我们的猪和白脸牛,我们曾经获得几十次的头奖。
我父亲把蓝缎带的奖章,用针则在一条白布上,当有亲友们来我们家时,父亲就拿出这条白布来,我握着这一端,他握着那一端,将中着头奖的蓝缎带,让亲友们来观赏。
猪、牛并不在乎牠们赢得的蓝锻带,可是父亲却十分重视,因为这些奖品,替他带来了一种「自重」的感觉。
假如我们的祖先,没有这种「自重感」炽烈的冲动,我们不会有文化,就跟其它动物差不多了。
就是这种自重感的欲望,激起一个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在一家杂货店工作的贫困店员,翻遍了整个满堆杂货的大木桶,找出他用五分钱所买的几本法律书籍,痛下决心去研究。你或许听说过这杂货店的店员,他的名宇叫「林肯」。
这自重感的欲望,激发了狄更斯写出他不朽的名著。这自重感的欲望,使华伦完成了他的设计。同时由于这自重感的欲望,使洛克菲勒积存了他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也就是这个欲望,使你城里的巨富,建造一座他所需要的大房子。
这个欲望,能使你穿上最新颖的服饰,驾驶最漂亮的轿车,谈谈你白己聪明伶俐的孩子
也就是这种欲望,使许多青少年成为盗匪。前任警察总监玛罗尼,他曾这样说过:
「今日一般年轻的罪犯,充满着对虚名的盲目追求,在被捕后他们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阅读把他们写为英雄的那种不上流的报纸。他只要能看到自己的相片,就像跟爱因斯坦,林白,托斯加尼,或罗斯福等名人,同样在报上占到篇幅时,他根本没有想到,进受刑室坐电椅是那回事了。」
如果你告诉我,你是如何得到你的自重感,我就可以告诉你,你是怎样的人;确定你的性格,对你来讲,是桩最重要的事。现在有这样的例子。洛克菲勒捐钱在中国北平建造最新式的医院,照顾了许多他没有见过面,同时也永远不会见面的贫民,藉此得到了他的自重感
反过来说,狄林克做土匪、抢银行、杀人,也是在满足自重感。当警方人员搜捕他时,狄林克奔进人家农舍里……他以他是第一号公敌为荣,所以他大声的说:「我是狄林克……我不会杀害你,但我是狄林克!」
是的,狄林克和洛克菲勒最大的差别,就在他们如何获得自己的自重感。
历史上有很多是名人为了自重感挣扎的有趣事例。甚至于华盛顿,都愿意有人称他是至高无上的美国总统;哥伦布向皇家请求获得「海洋大将」,和「印度总督」的名衔;女皇凯撒琳,拒绝拆阅没有称她「女皇陛下」的信件;林肯夫人在白宫,向格兰脱夫人像头雌老虎似的吼叫:「我没有请妳之前,妳怎敢坐在我面前!」
有一些百万富翁,资助「白特」将军去南极探险,附带一个条件,是许多冰山都需取用他们的名宇。而那个「夫古」,甚至希望把巴黎,改称成他的名字。
人们会为了取得同情、注意,和一种「自重感」而故意装病。例如麦金利夫人,强迫她任职美国总统的丈夫,放下国家的重要事务,要他倚偎在她床边,搂抱着她,抚慰她睡去,这样每次需要数小时的时间,麦金利夫人藉此得到她的中自重感。
麦金利夫人坚持麦金利在她医牙的时候,陪同她在一起,藉此满足她医牙痛楚时被注意的欲望。有一次麦金利和强海有约,不得不让她一个人留在牙医处这样便使她大发脾气。
琳哈特夫人有一次告诉我,有个年轻能干的少妇,为了要得到自重感,而装成一个病人。琳哈特夫人说:「有一天,这妇人不得不面对一种事实……或许是年龄的关系,使她永远不能结婚的事实,想到孤独的晚年就将在她面前展开,可期望的事,实在太少了。」
琳哈特夫人又说:「她躺在床上有十年的时间。她年老的母亲,每天上下三楼,捧着碟盘去侍候她。有一天,这位年老的母亲由于过度的疲惫,终于倒地去世,床上的这个病人,沮丧了数星期后,她穿衣起床,身上的病也消失了。」
有些专家宣称……人可能真的会发疯,为的是要在疯狂的幻境中,寻找冷酷的现实世界上所得不到的自重感。在美国医院中,患精神病的数目,要比患其它病的总合还多。如果你年纪在十五岁以上,又住在纽约州这地方,你可能有二十分之一的机会,在你的一生中要住七年以上的疯人病院。
精神错乱的原因是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出那样笼统的问题,不过我可以知道有若干的疾病……像性病,会摧残伤害脑细胞,结果导致癫狂。实际上,约有半数以上的精神病,可以归源于这类的生理原因,
像脑部受到损伤,酒醉、中毒,和由于其它原因所造成的伤害。
可是另外那半数……这是令人惶恐的部份……那其它半数疯狂的人,明显的,他脑细胞机构中并没有任何病态。在他去世后解剖检验,用最高性能的显微镜研究他的脑细胞组织,发现他的脑细胞,完全跟我们一样健全。
为什么这些人会精神错乱?
我最近曾向一位疯人医院的主治医师,提出那样的问题这位医师由于他有渊博的,有关精神病理方面的学识,使他获得最高的荣誉。他实在的对我说,他也不知道人们如何会精神错乱。可是他却作这样的解释……许多精神错乱的人,在他疯癫中,找到了真实世界中所无法获得的自重感。这位医师,他告诉了我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现在有个病人,她的婚姻是一出悲剧,她需要爱情、孩子,和社会上的声望。可是现实的生活,却没有赋予她梦幻中的希望。她丈夫不爱她,甚至于拒绝跟她一起用餐,她丈夫并且强迫她服侍他在楼上房间吃饭。她没有孩子,没有社会地位。终于造成了她精神错乱,而现在在她疯癫梦幻中,已跟她丈夫离了婚,恢复了她少女时的姓名。她现在相信自己,已嫁给英国皇家贵族;并且坚持要人家称她是斯密司夫人。
至于她所希望的孩子,现在她幻想中也已经有了。每次我去看她时,她说『医生,我昨夜生了一个孩子。」」
这故事悲惨吗?我不知道。那位医师对我说:
「如果我能伸出我的手,去治愈恢复她的清醒,我也不愿意那样做,她现在似乎获得了她真正所期盼的快乐。」
以整体来讲,精神失常的人,似乎要比你我快乐。既然许多人以疯癫为快乐,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呢?他们已经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签出一张百万元的支票给你。或者给你」封介绍信,去见一位有名的人物。在他们所创造的梦境中,他们能找到他们所期望的自重感。
如果有人对自重感,这样的迫切饥渴,甚至于真的成了精神失常只为获得它,试想若是在人们尚未疯癫前,就给他真诚的赞扬,那时你我的成就,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奇迹?
据我所知道:有史以来,年薪百万元的只有两个人,那个「克莱斯勒」和「司华伯」。
「恩地.卡耐基」为什么要付司华伯年薪百万元,或是三千余元一天呢?那是为什么?
恩地.卡耐基付司华伯年薪百万元,那是由于司华伯是位优秀的天才?不,不是的。那是由于司华伯对钢铁的制造,有特殊的专长?不,也不是的。
司华伯曾这样告诉过我,有许多在他手下做事的,对钢铁的制造方面,比他知道得多。司华伯有这样高的薪金,那是由于他有特殊待人的能力。我问他是怎么做的这里就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情形……这些话应该刻在能永久保留的铜牌上,把这面铜牌悬在全国每个家庭、学校、商店、办公室里。这些话,当在孩子的时候,就应该背诵下来……如果我们真能照着那些话去做,你我的生活方式,跟过去就完全不一样了。
司华伯他这样说:「我认为,我在人群中有激发他们热诚的能力,那是我所具有最大的资源……我充份发展每一个人才能的方法,是用赞赏和鼓励!」
他又说:「世界上最容易摧毁一个人志向的,那就是上司所给他的批评。我从来不批评任何人,我只给人们工作的激励。我是急于称赞,而迟于寻错,如果说我喜欢什么的话,那就是诚于嘉许,宽于称道。」
那是司华伯平时所做的,也正跟普通一般人相反的。一般人不喜欢一件事,他会尽量的挑剔错误,如果真的喜欢,他会什么话也不说一句。
司华伯又这样说:「在我一生的广阔交往,和世界各地知名之士见面中,我还没有找到一个人,无论他如何伟大,地位如何崇高,不是在被赞许的情形下,比在被批评的情形下,更能够成就伟大的事业。」
是的,他所说的,就是「思地.卡耐基」惊人成就的一项显著的理由。思地.卡耐基并非私下的,而是公开的称赞他的同仁。

思地.卡耐基甚至于在他的墓碑上,还称赞他的助手。这是他为自己所写的碑文:「埋葬在这裹的,是个知道如何跟比他自己聪明的人相处的一个人。」
诚恳的赞赏,是洛克菲勒对待人的一个成功的秘诀。例如有这样一件事……当他的一个伙伴:倍德福,措施失当,在南美做错了一宗买卖,而使公司亏损了一百万元时,洛克菲勒对他并没有任何批评,或指责。
他知道倍德福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同时这件事已告结束。所以洛氏找些可称赞的事来,他恭贺倍德福,幸而保全了他投资金额的百分之六十。洛克菲勒这样说:「那已经不错了,我们做事不会每一件都是称心如意的。」
齐格飞,这位闪耀于百老汇,最有惊人成就的歌舞剧家。由于他有使美国女子?赫 技巧而出名,他屡次把人们不愿意多看一眼,很不出色的女子,改变成在舞台上一 神秘诱人的尤物。
齐格飞很实际,他增加歌女们的薪金,从每星期三十元,到一百七十五元。他也重义气,在福利斯歌舞剧开幕之夜,他发出贺电给剧中明星,并且赠予每一个表演的歌女一朵美丽的玫瑰花。
我曾经有一次为「流行」的绝食所迷,有六个昼夜没有吃束西。那种情形并不困难,到第六天时,似乎比第二天还不感到饥饿。可是你我都知道,如果有人使他的家人,或是雇员,六天内没有东西吃,那就犯了罪。可是他们却会六天,六星期,或是六十年不给家里的人,或是雇员所期盼中得到像食物一样的赞美。
当年,「爱尔法利特.仑脱」在「维也纳的重合」剧中担任主角的时候,曾经有这样说过:「我最需要的东西,是我自尊的滋养。」
我们照顾了孩子、朋友,和员工们体内所需要的营养,可是我们给他们自尊上所需要的营养,却又何等稀少。我们给了他们牛排、马铃薯等的食物,培植他们的体力,可是忽略了给他们赞赏,和那些温和的言语。
有些读者看到这几句话时,可能会这样说:「这是老套,恭维,阿谀,拍马屁,我都已尝试过那些了,一点也没用………这些对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是没有用的。」
当然拍马屁那一套,是骗不了明白人的,那是肤浅,自私,虚伪的,那应该失败,而且
经常要失败。可是,有些人对赞赏,出于内心的赞赏,简直太需要了。
有这样一个例子:屡次结婚的狄文尼兄弟俩,为什么在婚姻方面,会有这样炫耀的成功?为什么这两位所谓「公子哥儿」的狄文尼兄弟,能与两位美丽的电影明星,和一位著名的歌剧主角,和另外一位拥有数百万家产的哈顿结婚?那是什么原因?他们是怎么做的?
圣约翰在自由杂志中,曾这样说:「狄文尼对女人的魅力,这许多年来,是人们心里的
一个谜……」
他又说:「妮格雷这女人能识别男人,也是一位艺术家,有一次她向我解释说:「他们了解恭维、谄媚的艺术,比我所看到其它所有人的都成功。这恭维的艺术,在这真实幽默的时代中,几乎是一件给人忘了的东西,狄文尼对女人的魅力,或许就在这上面了。」」
赞赏和谄媚的区别在……那很容易识别出来,赞赏是出于真诚,而谄媚是虚伪的。一个出于由衷,一个出于嘴裹 ——一个是不自私的,一个是自私的。一个是为人们所钦佩的,一个是令人不耻而扬弃的。
最近我去墨西哥城的「吉伯尔铁匹克」官,看到「奥伯利根」将军的半身人像。半身像的下面,刻着奥伯利根将军的名言:「别怕攻击你的敌人,提防谄媚你的朋友。」
不!不!我不是叫人去谄媚、恭维,那相差远了,我是在讲一种生活的方法,一种新的方法。
英皇乔治五世他有一套格言,共有六条,悬在白金汉宫书房的墙上。其中有一条是说,「教我不要奉承或接受卑贱的赞美」。「卑贱的赞美」,就是「谄媚」的解释了。我曾经看到一句关于谄媚的话,很值得写在这里,那是「谄媚是明白的告诉别人,他想到他自己的种种」。
利夫华尔特.爱默逊说:「你用任何的言语,而所要说的,总离不开自己的种种。」
如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用恭维、谄媚,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学会,都可以成为「人类关系学」的专家了。
当我们不在思考某种确定的问题时,常用我们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去思考自己。而现在如果停止一刻不去想我们自己,开始想想别人的优点;我们就不必措辞卑贱、虚伪,在话未说出口时,已可以发觉是错误的谄媚了。
爱默逊又说:「凡我所遇到的人,都有胜过我的地方,我就学他那些好的地方。」
爱默逊这样的见解,是非常正确,是值得我们所重视的。停止思考我们自己的成就和需要,让我们去研究别人的优点,把对人的恭维、谄媚忘掉,给予人由哀、诚恳的赞赏。人们对你所讲的,将会重视和珍惜,终生藏之背诵……即使你已把这件事忘了很久;可是他还牢牢记着你所说的话。
献出你真实,诚恳的赞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