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余华曾在序言中说过,我始终为内心的需要而写作,理智代替不了我的写作,正是因为如此,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愤怒和冷漠的作家。

《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活着》这部小说,名为活着,内容则为死亡。

一个叫做福贵的老人,向“我”讲述了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

故事中一个活着的福贵,看着家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福贵年轻的时候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在城里嫖妓赌博,最后倾家荡产。父亲随着家庭的落败而故去。

母亲身患重病时,福贵被抓了壮丁,回来时母亲早已病逝。

福贵回来不久,妻子家珍得了软骨病。

新中国成立后,年幼的儿子有庆在为县长夫人献血时,由于抽血过度而死。

聋哑的女儿凤霞,找到了憨厚能干的丈夫二喜,本以为生活会由阴转晴了,但是后来凤霞却因为难产死了。

一直重病缠身的妻子家珍在女儿和儿子都离开的打击下,也离开了人世。

一家人都已经离开,好在还有女婿和外孙,但是女婿在一次工作意外中被墙板压死,而小外孙则吃豆子撑死了。福贵的家人一个个走向死亡,名为活着的小说,却给我们讲了一个个死亡的故事。

小外孙死后,福贵买了一头老牛,以为自己和老牛一样没两年就会死,但是他和老牛一起活了十多年。

这也是为什么这部小说看似在写死亡,题目却是活着的原因。因为福贵才是这部小说的魂,活着才是这部小说的根。

正是福贵家人的死亡,突显出死亡的无奈和残忍。但是无论面临怎样的痛苦,福贵都活着。《活着》用死亡,彰显出生命的顽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