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的连阴雨,天终于放晴
傍晚,七月的公园如一口蒸锅
我们俩跑步在湖边的小路上

忽然,一阵凉风从远处袭来
荷花清澈透骨的香,刚好吹到
蛙鸣,从左边欢叫到右边

一丛丛鸢尾花张开了久违的笑脸
一棵松树把摇头的欢笑传染给另一棵
你回头灿烂地笑了,我也笑了
一朵笑红脸的云,不小心掉进碧波

看图作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