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巢青年,这四个字其实没看上去那么惨

96
大雨将至将至
2017.07.13 15:06* 字数 1426

在青年节前一天,淘宝对外发布了《中国空巢青年图鉴》,声称在全网找到了5000万“空巢青年”(指那些独自生活在异地、年龄在20-39岁又恰好单身或者异地恋的年轻人),一时间,这个不算新鲜的词儿又一次在网上火了一把。

“空巢”这个词原本用来形容儿女离家极少归来的老人,如今用在80、90后身上,区别在于前者被动,后者则是主动选择的结果。

他们带着对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的向往、认同一个人自身所获得的事物、以及对独特自我的追求脱离了集体主义,主动选择在城市里独自挣扎并享受着。

所以相比于“空巢青年”这个形容词,小编更愿意用“大城市奋斗者”来形容这一类人。

孤独感?或许是有的。出门倒个垃圾,发现没带钥匙的自己对着门欲哭无泪;难得自己做个饭,吃掉一半冷藏一半;“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知乎上有一个“如何看待空巢青年”的话题,一些知友写下了自己的感受:

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孤独得像条狗,但其实连狗都养不起。

过年回家,我妈要我留一个我在上海的紧急联系人电话,万一找不到我可以找那个人,结果我一个名字都想不出来。

我和siri成为了好朋友。在沙发上看电视睡着了,醒了发现一切如旧,没人给我盖被子,没人关电视……

有人质疑,对年轻人来说,“空巢”的状态是普遍而正常的,不应该打上标签,太多的悲情主义只是自怨自艾。 也有人说,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饱受孤独煎熬和失落折磨的滋味:亲人远离,老朋友不在一个城市,想倾诉找不到信任的人,成为繁华都市里的孤独患者。

在中国,有一种现象类似于日本提出的“容器人”概念。那就是出现在上个世纪的独生子女现象。因为种种原因,80后、90后们大多都是独生子女,他们从小享受着父母老人全心全意的宠爱,不免都是家里的小公主小王子,而独生子女从小没有兄弟姐妹,常常自己一个人玩玩具,慢慢的成长为独立的大人,其实也是孤独的一代。

谁来“解救”空巢青年

发展节奏越来越快的都市,似乎已经等不了空巢青年们的小情绪,他们只能收起失落和孤独,继续咬牙向前走。那如何创造更多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解决”他们的孤立无援呢?

我想,社会应当在此时为空巢青年“保驾护航”。当然更需要的,是他们自己打破舒适区的思维。人当然是不会一直孤独的,只要生活在社会中,都会和人产生联系。也许过程漫长,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在社会保护和自我成长中,他们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好在城市是不会让年轻人感到太过孤单的。有太多的活动可以参加,比如周末舞会,电影沙龙,红酒品鉴小组,等等不一而足,这也是拓宽他们社交面的一个方式。而这种因为兴趣而相聚的人们,往往会更聊得来,也更容易转身相忘于江湖。

而一个人的活动也许会更吸引空巢青年的注意,养猫、养多肉植物,鼓捣画画、插花、茶艺、刻章、皮艺,做这些小爱好倒成了他们更倾向的选择。这是对孤独感的一种缓解。


《孤独六讲》(节选之情欲孤独)

我拥抱着一个挚爱的身体时,我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孤独的,我所有的情欲只是无可奈何的占有。

其实美学的本质或许是──孤独。

我的对话只是自己的独白。

当我们随着新闻媒体喧哗、对事件中的角色指指点点时,我们不是在聆听他人的心事,只是习惯不断地发言。

我想谈的就是这样子的孤独感。因为人们已经没有机会面对自己,只是一再地被刺激,要把心里的话丢出去,却无法和自己对谈。

我们也可以自我检视一下,在没有声音的状态下,你可以安静多久?没有电话、传真,没有电视、收音机,没有计算机、没有网络的环境中,你可以怡然自得吗?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